女教师孙晴晴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窗外,雪花像柳絮一般下落,一个身着淡蓝色裙裳的女子临坐窗前,挑针轻绣,时不时的有呀的一声传来。

那边丫鬟碧儿正用火钳子拨弄火炉,听到这声音,瞥头望过来,就见

女教师孙晴晴完整版在线阅读

女子正一脸懊恼的瞅着自己食指上的针眼。

碧儿在心底轻叹一声,自家姑娘琴棋书画样样出类拔萃,唯独这绣活,就像一道过不去的砍,怎么努力都不见成效,偏有固执的厉害。

碧儿站直身子,去拿了桌子上的白瓷玉瓶过来,心疼的道,“二姑娘,一早上,您都戳了七八个针眼了,回头午饭都没法使筷子了。

奴婢绣活还过得去,您要绣什么,奴婢帮您绣,奴婢要是不行,绣坊的柳妈妈也能帮您。”

女子挑了点药抹在指尖,轻叹的瞅着膝盖上的绣绷子,抬眸看着碧儿,拗上了,“为什么我就绣不了呢?”

碧儿不知如何作答,但还是劝道,“姑娘会的够多了,不会绣活也没关系。

老夫人不就说了么,绣活不好没关系,回头您出嫁,她帮您多准备几个绣娘。”

碧儿说着,还捉狭的瞅了眼女子,女子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胡说八道……”

女子话还没说完,外面一阵笑声传来,“云谨,碧儿这话说的不错,不会绣活可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要是每个大家闺秀都跟你一般执着绣活。

那些绣娘靠什么吃饭,咱得给别人一些活路不是?”

这个懊恼自己绣不来针线的女子便是国公府二姑娘,温云谨,这会儿听见调笑声,忙把绣棚子放在窗前桌子上,起身相迎。

碧儿在一旁行礼,轻唤了声大少奶奶,就下去倒茶。

云谨嗔骂却不掩担心,“大嫂,她打趣我,你也打趣我,天这么冷,还下着雪呢,你怎么不在屋子里好生养着,你身子……?”

大少奶奶神色有一瞬黯淡,轻摇了头,“不碍事,我在床上连趟了半个月,骨头都软了,今儿下了雪正好出门透透气,让我看看你的手。”

大少奶奶牵着云谨的手,顺道坐在小榻上,拿起药帮着抹着,再瞥一眼那绣的绣品,一团红,还看不出绣的是什么。

只是这一瞥,云谨就忙把绣篓子往身后藏,脸上有抹羞赫,估计是因为那拿不出手的绣品,只是这一动,身子倾斜。

大少奶奶帮着抹药的手就把握不住力道了,呲的一声传来。

那边大少奶奶瞪了她道,“都戳了这么多针孔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要你这么拼命?”

云谨轻摇头,“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府里上上下下都知道我绣活不行。

自然捡最简单的绣了,祖母病重,我想绣点东西聊表心意,只是我太笨了。”

大少奶奶听了眼里吧嗒一下就掉了下来,“都怪我,是我护不住孩子,不然老夫人她也不会……”

看着

女教师孙晴晴完整版在线阅读

大少奶奶的眼泪,云谨立时手了手,拿起帕子帮大少奶奶擦眼泪。

“什么怪你,太医不是说了你不能哭吧,你偏不听,非得让祖母训斥你,你才听是吗,我去祖母跟前告状去。”

云谨说着,起身就站起来,大少奶奶忙拉住了她,“好了好了,我不哭了还不成吗?”

云谨这才满意的坐下来,瞅着她那微红的眼睛还有故意挤出来的笑,自己也跟着挤出来一个难看的笑来。

那边大少奶奶继续帮云谨抹手,十个指头都有针孔。

大少奶奶故作打趣道,“你倒是会挑颜色,不然依着你这一手的针孔,什么绣品也得给你毁了,人家绣活用的是线,你用血。”

云谨挠着额头,不说她还不知道自己这么有眼色,挑了个红色。

正欲说话,外面大少奶奶房里的大丫鬟琢儿进屋来,脸色有些难看,福身禀告大少奶奶道,“夫人把她身边的大丫鬟给爷做通房了……”

琢儿话还没说完,云谨立刻站了起来,“娘怎么会这么做,大嫂才小产半个月,她就给大哥房里放人,我去找她,大嫂,你也一块儿去。”

云谨说着,去扶大少奶奶起来,却被大少奶奶捉住了双手。

“别去了,这事我早知道了,也同意了,我这身子三两年难再怀上。

放人是迟早的事,老夫人是因为孩子没了才病重的,玉蝉能怀上,我也能心安些。”

云谨不可置信的看着大太太,捕捉到她眸底那不得不的凄哀之色。

云谨真是恨铁不成钢,“祖母想抱得是你生的,又不是不能生,你和大哥成亲才几个月,是不是二嫂在娘跟前唆使的?”

那边二少奶奶进来,正好听到云谨这话,脸色有些微微变,却是一脸笑的进屋来。

“方才听丫鬟说大嫂来云谨这儿了,果真在呢,你们两个感情可真是好。

大嫂出门,不是去老夫人那里,头一个就来你这里,只是娘给大嫂屋里放人。

可不关我什么事,昨儿我还劝了娘来着,只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大嫂自己都同意了,我们这些外人还能逼着大嫂不贤惠了?”

云谨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给她行礼,轻唤一声二嫂,一点背后说人坏话的羞愧都没有。

碧儿传回来的,还能有错了不成,只是那些话她不能说罢了。

但是该反驳的话不能少了,“大嫂才出门,身子还没好爽利,不好去见祖母,先在我这儿解解闷,过两日再去看祖母。”

那边二少奶奶笑着,过去关怀大少奶奶,说出口的话带着关心却也带着刀,把大少奶奶心底的伤疤一点点挖开。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老夫人盼重孙儿都多久了,好不容易才如愿,高兴成什么样了。

今儿娘还把我找去,一顿训斥了,你进门便怀上了,我都进门两个月了还是半点音讯都没有。”

云谨在一旁听着,扶着大少奶奶的胳膊道。

“大嫂院子里的寒梅昨儿看就开的差不多了,昨晚下了一宿的雪,肯定全开了,不知道有没有压坏,我们去瞧瞧吧?”

大少奶奶也不想和二少奶奶说话,点点头,随着云谨的手就起身了。

却是笑道,“知道你钟爱我院子里那棵梅花,昨晚就让丫鬟小心的扫雪了,没压坏。”

二少奶奶见两人不搭理她反倒有说有笑,脸色有抹难看,却是从袖子里拿出来一张大红请帖,站起来笑道。

“一株梅花有什么好看的,宁王府今年设了梅花宴,邀请才子佳人去赏梅,这是给你们姐妹的请帖,娘让我给你送来了。”

那边大少奶奶听得回头,瞅着那大红帖子,笑道,“五皇子年纪轻轻的就封了王,将来只怕前途无量。”

二少奶奶把帖子递到云谨手里,笑道,“可不是,虽然他母妃早亡,可养在皇后膝下多年,又有一个太子哥哥,差不了。

弟妹听说这梅花宴可是大有来头呢,一来祝贺他封王之喜,二来选王妃,不当他选。

不少人都看好这梅花宴呢,云谨和云馨样貌才情样样出挑,京都双姝的名声可是在外了呢。”

二少奶奶说着,眼睛瞥了眼那绣篓子,眉头挑了一下。

那边云谨轻鼓了下嘴,“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及屛还早着呢,你去跟大姐说去。

我不过就是给她凑个数,我有那个自知之明,大嫂,我们走。”

大少奶奶点点头,那边二少奶奶见主人家走了,自己也不好留下。

这不就一道出门,一边笑道,“云谨也别太自谦了,云馨才情不错,你也不差,你是年纪小了些,等你快及屛了,国公府的门槛估计又要被踏破一回。”

云谨挑了下眉头,“又有人来给大姐说亲了?”

二少奶奶点头笑着,“可不是,这个月已经来七八回了,要不是大嫂那事,估摸着还要更多呢。”

二少奶奶正说着,那边一个粉红色裙裳的姑娘一脸薄怒的走进来。

“还提这事,我走哪儿都听到,都说了我不嫁,还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我还想在云谨这里躲躲呢。”

云谨瞧见云馨,一脸捉狭的笑,“你躲我这里有什么用,你不去看着点,回头娘给你定了亲怎么办?看把你气的,这回又是谁,娘同意了?”

云馨抬眸瞪了云谨一眼,“谁知道是谁啊!”

云馨没有答话,一旁的小丫鬟嘴快,回道,“是个小侯爷,家世样貌样样出挑,夫人有些动心,把大姑娘找去说了,可是大姑娘不……”

小丫鬟没说完,就被自家主子给瞪停了,那边云谨眉头挑起。

“听这么说,好似不错,不过娘说大姐能配的上天下最优秀的人,大姐不同意,娘应该不会答应。”

那边大少奶奶笑着,“娘不同意,看把云馨气的,你及屛才几个月,娘才舍不得轻易把你嫁出去,慢慢物色,定会让你满意的。”

云馨听得满脸通红,“谁要满意了,我才不嫁呢。”

云谨瞅着云馨那脸色,忍不住掩嘴笑着,却是没有说破,“大姐,我们要去大嫂院子赏梅,你去不去?”

云馨摇头,“一株梅花有什么好看的,我种的梅花又没活,我就奇怪了。

当年我们几个一起种的,为什么就你的活了,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背地里用了什么好法子?”

云谨睁大了眼睛,轻摇头,“我要是有好办法,就不会只活了一棵了,不说了,我们要去赏梅了。”

那边二少奶奶笑着,“云馨就在这里玩吧,顺带把云谨绣的那什么给她添两针,也好拿的出手。”

云馨听得挑眉,随着二少奶奶往那边望去,“绣了两天了,还没放弃呢,我倒是要看看绣了些什么。”

喜欢重生嫡女炸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