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 书包网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一个月后。

风尘仆仆的三人出现在官道之上,朝着远处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岛屿远眺。

陆沐卉美眸泛起涟漪,喃喃开口:

“那就是仙岛?”

却见在那片海域之上,云雾蔼蔼之中,一座岛屿好似巨兽般匍匐在水面,岛屿面积之广阔,怕是不亚于东安府府城。

肉眼可见,一艘艘巨型货船,不停来往于岛岸,吞吐着海量货物。

细细一想,自陆府遭劫到现今,已是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终于……

到了传闻中的仙岛!

陆沐卉心念转动,不由心生感慨。

“应该不是。”童元阜比照了一下童老的说法,道:

“当是仙岛卫城。”

仙岛周遭,有大大小小几十个小岛,诸多小岛好似卫城拱卫仙岛。

周遭数国,各占一个小岛,他们自大晋方向而来,眼前这座应该属于大晋。

“几位,要坐船吗?”

道路上,随处可见招揽顾客的船家,此即就有一人迎了过来。

相较于其他地方,这里的船家个个身着锦缎,面对修仙者态度也是不卑不亢。

莫求随口问道:

“船资如何?”

“去仙岛,一人一两金子,去大晋卫城,十两银子,这是行价。”

“呵……”

对于这里的物价,莫求无力吐槽,唯有摇了摇头,摸出一块金子抛了过去:

“大晋卫城!”

“好勒!”船家面泛欣喜,招呼一声,就有过来帮忙牵马抬货。

“好多修仙者。”陆沐卉扫眼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忍不住低声开口:

“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修仙者。”

“嗯。”

莫求点头。

不止修仙者,武者更多,而且多是仆从。

举目望去,可谓一流高手不如狗、先天强者遍地走,就连船夫都是炼体有成的后天武者。

“开船喽!”

待到集齐船客,客船拔锚起行,在船夫巨力操浆下,客船前行速度惊人。

半个时辰后。

大晋卫城岛屿,已是清晰可辩。

呼喝声,不断。

“冀州来人,到这里汇合!”

“来自云州的道友,如若没有去处,可到这里来,安亲王为诸位备有住处。”

“南蛮三州之地的修仙者,可至镇南将军府下辖客栈,有诸位同道,方便交流。”

“朝廷在此地设有群仙阁,练气六层以上修士,如若未能加入仙家门派,可在其中任职,每年有灵石、丹药作为俸禄。”

“……”

三人彼此对视,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

想不到,朝廷在这里专门设有各种衙门,招揽前来的修仙者。

魔魅 书包网全文完整版

或许……

陆家之所以能占得东安府,就是因为从朝廷那里得了允许。

大晋如此,想来其他卫城岛屿也是一样。

只不过。

相较于投身朝廷,吃其供奉,加入仙家门派,显然更加有吸引力。

陆沐卉扫眼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由低声开口:“这里,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嗯。”童元阜点头:

“像是凡人坊市,没点仙家气象。”

莫求却不做反应,仙岛周遭经由那么多年发展,形成这般模样,定然有它的原因。

初来乍到,先适应再说。

“元阜!”

这时,一人高声呼喊,更是用力分开人群,朝着三人行来。

“你是……”童元阜审视来人,面带迟疑:

“陈爷爷?”

“怎么,几年不见,已经不认识我了?”来人身着长袍,道骨仙风,见状哈哈大笑:

“童兄在哪?”

问话间,他左顾右盼,眼带急切寻找其他人。

“二爷爷……”童元阜双眼一红,垂首低声抽泣:

“他,去世了。”

“啊!”来人面色一变:

“怎么会?”

他目视童元阜,眼中灵光闪动,随即有些迫不及待的低声开口:

“怎么会这样,童兄有没有让你带……”

话吐半截,似乎是意识到地方不对、也不是时候,戛然而止。

“先回去再说!”

招了招手,身后几位仆从跟上,簇拥着几人朝着岛上行去。

魔魅 书包网全文完整版

途中,童元阜也把此前的经历一一说了,几人也明了此人的身份。

陈及岩,仙岛的一位内务管事,炼气十层修为的高阶修士。

以此人的身份,得到传讯,能立马赶来,这点怕不是关系不错能够解释的。

莫求扫眼对方,若有所思。

“镜空门!”听闻消息后,陈及岩眼中的期待消失不见,面色变沉,目光闪烁,良久才轻叹一声,略带不甘道:

“童兄的事,过去就过去吧,元阜你天赋不错,我会找机会让几位仙派招收弟子的执事见一见你,看能否预定某家宗门。”

“多谢陈爷爷!”童元阜急忙躬身,又道:

“陆姐姐的事,也要有劳您费心。”

这一路上,兴许是遭遇相仿,陆沐卉对他照顾颇多,他自然也都记在心里。

“她……”

陈及岩眼神闪了闪,道:

“目前仙岛招收弟子的门派不多,你们可以等一两年再做决定。”

“我在招收弟子的地方办事,有消息的话,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多谢前辈。”陆沐卉拱手。

听得出,对方并无多少诚意,不过能攀上关系,已是不错。

有位熟知仙岛情况的人,还负责招收弟子事宜,更是大善。

只可惜,陆沐卉修为不高,年纪也已超过二十,几乎没有拜入仙派的机会。

对方不看好,态度自然冷淡。

“先在这里住下吧。”把几人领到一处客栈,陈及岩再次轻叹:

“最近不要乱跑,在四处看看就好,我会尽快唤人来通知你。”

这话,自是对童元阜所说。

“是。”

随后稍作交代,对方就告辞离去,留下几人入住一处院落。

“我出去一趟。”莫求沉吟一下,道:

“刚才,可能遇到了一位朋友。”

…………

卫城广阔。

除了来自大晋各地的修仙者,更多的,依旧是世代居住此地的凡人。

相较于其他地方,这里凡人的生活,显然要优渥太多。

街道上。

青石打理的一尘不染,沿街草木,也被各家各户打理的颇有情调。

出了修仙者的聚集地,行入城中,熙熙攘攘的凡人,当即入目。

莫求循着气息行过几处街道,最后在一家酒楼前站定。

这个点,酒楼几乎空无一人。

“客官,里面请!”小二热情迎来:

“您要点什么?”

“我找人。”莫求挥了挥手,递过去一块碎银,踏步行上二楼。

靠窗位置,果真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董小婉!

此时的董小婉,气息虚弱、神情消沉,身上更像是几个月没有打理过一般,发丝散落、衣衫不整,一双美眸遍及血丝。

若非太过熟悉,莫求几乎未能认出来,刚才更是一路迟疑。

“师姐?”

董小婉身躯一颤,缓缓侧首,待看到莫求,一片死寂的眸子里终于露出一抹喜色:

“你也来了。”

嘶哑的声音,让莫求下意识皱眉。

在他的印象里,董小婉一直朝气蓬勃,充满活力,即使陆府变故、身受重创,也是面不改色。

现如今,又是什么情况?

“怎么了?”

他在对面坐下,给自己斟满一碗酒水:

“气色这么差,还独自一个人买酒,不会是二小姐出事了吧?”

“……”董小婉轻轻摇头:

“二小姐去了仙岛,我们身上没有灵石,我只能暂时留在这里。”

“那又为何?”莫求更是不解。

“我……”董小婉抬头,满是血丝的眸子微微颤抖:

“我见到我娘了。”

“哦!”莫求手上动作一顿:

“前辈现今如何?”

“她很好。”董小婉嘴角一撇,突然泪如雨下,垂下头,声音哽咽:

“她过的很好。”

“这难道不是好事。”莫求声音放缓:

“师姐难过什么?”

“呵……”董小婉轻呵,肩头耸动。

良久。

她似乎恢复了些许精神,稳住声音,道:

“二十多年了,我爹一直在惦记着她,我……也一直想见到她。”

端起面前的酒坛,董小婉疯狂灌了一口,任由多余的酒水落在身上。

打了个酒嗝,她才继续开口:

“当时,她是被人掠走的,我们……都很担心她,怕她日子不好过。”

“现今,她却……过的很好!”

莫求沉默。

“过得好,这是好事!”董小婉连连点头,银牙几乎咬破嘴唇:

“那个男人没有亏待她,甚至把她照顾的很周到,还助她成就了先天。”

“可我不明白!”

她双手紧握,手背青筋高鼓,美眸怒瞪:

“她既然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不能往家……往东安府送封信?”

“哪怕,一个口信也好!”

“也许……”莫求张了张口:

“她只是,不想让你们太难过?”

这话说出口,他自己已是摇了摇头,举起酒水,一饮而尽。

“呵呵……”董小婉更是哭笑不得,神情癫狂:

“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跟着那个男人逛街,你知不知道她那时候的表情?”

“兴高采烈、满心欢喜,眼里面只有那个男人,明明一大把年纪还像个小女孩一样撒娇。”

“我……我当时就站在他们几步远的地方,一开始看到她时候,只觉爹爹画的画像走了下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想上去打招呼。”

“哈!”

她抬起头,想止住泪水,奈何丝毫无用。

“我怀疑,她是强装欢喜,所以在那男人走后偷偷去见了她,结果……”

“她给我灵石,求我离开这里,不想让我打扰他们的生活?”

“呜呜……”

“她是我娘!”

“我娘啊!”

莫求坐在对面,一声不吭。

哭了一阵,董小婉颤颤巍巍抬头:

“师弟,我不怨她,真的,我一点不怨她,我和爹爹一直希望她能过的好好的,我只是觉得不甘心。”

“为什么她能过的那么心安理得?”

“我爹却饱受这么多年折磨,我也一直把找到她,当做拼命努力的原因。”

“因为她,我们日日煎熬,而她,却能因为那个男人,把我们忘的一干二净,甚至连我这个亲生女儿,都可以赶走……”

“我好不甘心……”

“我该怎么办?”

“唔……”

心中多日来的悲愤、不甘、委屈,此即尽数发泄出来,酒意上涌,她的声音渐渐低落,最后身子一歪,已是一头栽倒在地。

“师姐,我还没有告诉你董前辈的消息。”莫求垂首,轻轻摇头:

“还有……”

“灵石应该收下来。”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