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招聘结束,被万众瞩目的第二组总算回到了座位,沿路迎接了其他实习生形色各异的注目礼。

压轴的作品搞这么刺激,观众们都忘了后面还有一个小组等着展示。

与组名相反,表演顺序排在了最末的第一组终于有了存在感,林宇钦把组员编制报了一遍,正式进入了展示环节。

这次刘哲遇到了老熟人,第一组的导演是执导《多重人格》的两个导演之一,可惜在第一轮之后都没拿出特别亮眼的作品,不免被人吐槽“全靠演员拉高水平”,也不知这次能否为自己正名。

他们组的作品叫做《同在屋檐下》,讲述的是一对男女因生育问题领养了一个孩子后发生的故事。

男主角刘哲便是那个孩子,他聪明懂事,和养父母的相处也很温馨。然而某天,刘哲在学校里突然晕倒,去了医院以后被检查出患有某类严重的先天性疾病。

这个病很特殊,会逐渐丧失行动能力,进而出现更多的并发症状,属于前期治疗不好下手,只能勉强维持,中后期治疗又为时已晚,无法根除的恶性病,非常棘手。

好好的孩子突然间就成了药篓子,让家里多了一笔庞大的医疗开销。

屋漏偏逢连夜雨,家里父亲的公司突然破产了,而母亲却在此时意外有了身孕。

一连串的争吵由此迸发。

先是极其现实的丈夫怀疑妻子出轨情节,但两人很快解除了误会,从报告的结果上看,男人并非没有生育能力,只是患有罕见的少精症,这一次怀孕可以说是天降之喜。

然而喜讯的背后,刘哲的处境顿时变得尴尬。本就没有血缘关系,现在还重病缠身的他,毫不意外地让养父母心里产生了动摇。

起初,这对夫妻还念着这些年来的深厚感情,但随着经济的压力和亲生骨肉的出生,他们和养子之间的裂缝也越来越大。

已经半瘫痪的刘哲对此心知肚明,可他无法搬走,更请不起人照顾,只能在网上找了份工作,表示自己会支付房租,能不能继续留在

黄文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这里。

养父母嘴上谈着感情,却也半推半就地收下了钱。

再后来,他们的亲生孩子长大了,女孩很看不惯刘哲,经常在家里为难他,而父亲却渐渐介意起妻子生了个女儿这件事,曾经得知怀孕时的喜悦和感动也一点点在时间的长河里消散,反倒开始偏心起聪明懂事又能挣钱养家的养子。

家庭矛盾逐渐激化,很快又有了突发事件,女儿也被查出了重病,性命岌岌可危。

父母叹息之际,事业已小有所成的刘哲主动拿出了高额的医药费……

如此这般,故事的末尾,是极其俗套的“重大变故后全家和解,幸福美满地继续生活”这一结局。

怎么说呢,《熔炉》看得观众满腔愤懑、心生悲凉,《同在屋檐下》虽然也让人感同身受,但总体的观感只有四个字:血压上升……

身为聋哑人的琴在光天化日下被欺压,好歹最后杀回去了,可刘哲作为某种意义上的受害者,最后却选择了原谅,虽然的确传扬了真善美,升华了人物,但还是看着相当来气。

明明是大团圆的结局,观众反而看得极其憋屈,感觉自己智商被侮辱。

别的不说,刘哲事业有了起色,干嘛还留在这个家里啊,趁早搬出去不好吗?

养父母的人品他又不是不清楚,非要“念及旧情”、“还是想要一个家”,就这么留了下来,真是槽多无口。

连岳扬都评价说,这部作品明显想要讽刺现实,却又自陷囹圄、不敢突破,最后妥协出个四不像。

曾欣慧琴则直白道:“演员和妆造撑起一半的看点,但也就这样了。”

古文松的化妆技术加上几个年轻演员的演技,成功塑造出了一对在年龄上没有违和感的夫妻,这点很值得肯定。

除此之外,祝溪负责的道具置景,张越负责的拍摄也都可圈可点。

但再好的演员和服化道摄录美都不足以拯救垃圾剧情,仿佛拿了一大堆稀有食材和调味料,最后却端出一盘恶臭的黑暗料理似的,着实令人迷惑。

点评环节里最尴尬的就是编剧,她的个人分数总体排名并不低,之前和邵清龙合作还拿过高分,结果没想到这次拉胯成这样。

黄文小说网全文在线阅读

朱子疏难得露出了无语的神情:“你们是被上一轮的《空碑》误导了么?”

以为塑造出一个无辜者,再加上各种报复社会的剧情,就能创作出深刻的作品了吗?

相比之下,方友文执导、何佳逸编剧的《错》就是个很优秀的正面例子,显然在《空碑》的刺激下开始追求作品深度,探讨起了道德缺陷的话题。

但《同在屋檐下》却明晃晃地让评委感觉到,是这个编剧单方面认为“我也学着这么写,肯定能得高分”,结果学废了。

两相比较,有些观众都忍不住说道:“袁萧虽然不做人,但得承认他有实力啊,这组就……”

真以为成为“爱的战士”特别容易吗,孩子,你太天真了。

过了不算热闹的招聘环节,终于六个小组都展示完毕,《娱乐实习生》的第四轮录制也完成了最重要的部分,接下来就要开始淘汰了。

所有实习生重回台上,林宇钦依次公布分数排名。

只剩五人的导演组,第一组执导《同在屋檐下》的那位导演实习生没能成功自救,惨遭淘汰。

除他以外,第四组的组长,以前执导过《父子互换》的那个人以签约为由主动离开了比赛。

从他们这次的《餐厅》也看得出来,这个导演显然是已有了工作offer,没太上心,就算再多留一轮也迟早分数垫底被淘汰,还不如体面地退出。

这么一来,现场的导演只留下三位,邵清龙、方友文、曲楠。

编剧组这边,《同在屋檐下》的编剧因为前几轮分数还凑合,加起来的总分勉强让她留在了倒数第二,但好巧不巧,排在最后也就是《餐厅》的那位编剧实习生拿着offer溜了,按照最新规则,还得淘汰一个。

于是这个编剧还是没了……

观众席里有人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紧接着,服装组签走两个,淘汰一个,只剩三人。

化妆组里,邬盎凭借着这轮的高分堪堪保住了位置,算上她和古文松,留下来的化妆实习生还有四个。

道具组这边,曾与秦绝在《父与子》里有过合作的道具师纪璋也被签走,乔远苏和祝溪却面对各种offer毫不动摇,包括他俩在内,道具组的最后人数和化妆组一样多。

喜欢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