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肉肉的文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说实在的,“来人”的声音也好、面目身形也罢,都缺乏可以直接辨识的特质,唯有“到来”的方式,还有现身之后,周边黑暗持续反常又有序的波动,才能让现场的人确认,这确实是一位不同寻常的大人物。

罗南的视线,在“来人”周边似乎刻意区隔真实与虚幻的空气波动边缘扫过,依稀听到了与不远处潮汐相似又不同的波涛声。

那来自于地球百亿人共同汇聚的“精神海洋”中翻腾的细浪。

这位先生,让自己的意志,跨越上万公里的距离,甚至都没有借用渊区力量——就算有主祭与祭骑士之间的特殊通道作为前提,这份驾驭灵魂力量、驱动精神海洋的手段,也是精妙到了极致。

罗南也是借此提醒,才最终确认了来人的身份:

“拉尼尔先生,你好。”

公正教团大主祭拉尼尔,教团的第二号人物,地位仅在公正首祭之下。罗南曾在超凡种的巅峰会议中,与这位在虚拟会场有一面之缘。

当时,竟然没有留下关于这个人的任何明确印象,记忆中,他也并未发言。

罗南在刚开始学习里世界常识的时候,有时会把公正教团的首祭和大主祭搞混。后来深入了解一番才明白:

在公正教团内部,首祭是与真理天平这个教团圣物保持最密切沟通的人,某种意义上是圣物锚定在物质世界的坐标,宗教意义最浓。

至于大主祭,其实是由教团内地位最高的几位心照主祭轮流担任,主要是负责祭祀时各种礼仪方面的规范。

只不过,这一任大主祭拉尼尔,实力实在太过突出,号称是里世界入梦法第一人,是世界上最最顶尖的精神侧超凡种之一。

他在《牌组》中的牌面是梅花K。

罗南还听过一些半真半假的情报,说是公正教团的世俗侧和真理侧,近年来越发地针锋相对、乃至势不两立,很大程度上也是发端于这位大主祭阁下实力高绝、长年占位,和公正圣堂首席、最强祭骑士魏斯曼多有龃龉,这才日渐激化的。

他还听说,这里面其实暗含着首祭和大主祭之间的矛盾。

是否真的如此,外人无从证明。反正公正教团仍然是牢牢占据三大秘密教团之一的位置。

至于现在,罗南更没有必要过多考虑。

拉尼尔没有更多的繁文缛节,接下来的表述清晰明白:“宋国阳与我教团既有货物购置运输协议,也有常年合作……畸变性状的出现也和教团分部的操作有关联。如果罗南先生认可,我方希望能够借这个契机更深度介入,不论善因恶因,都置换出一份能够匹配的结果。”

排除掉外交和宗教词汇的一些含糊处,拉尼尔的姿态可以说放的很低了,摆明了征求罗南意见,同意了大家再做交易。

当然他直接忽略了宋总的意见,也没给这位理论上具备选择权的当事人任何讨论空间。

宋总支撑着坐起来,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位由崔大变化而来的大人物,竟也没有申辩的意思。

常年和公正教团打交道,就算对教团内部等级排定不算特别了解,也知道能够给予崔大这样的祭骑士加持的,基本上都是更高级的主祭,总之就是可以主宰他命运的人。

他不可避免的恐惧,但恐惧之中又派生出一点儿微弱的期待——这算是自我安慰式的心理调整,反正他必然沦为实验品,但实验品和实验品之间也是不同的。

能不能成,全看之后的命数,不,全看那个真正主宰他命运的人,究竟给出了怎样的馈赠。

宋总的视线投向了罗南,后者就那么点点头:

“可以,你们自己谈。”

就这么一句话,宋总的命运航向就改变了。也是这个时候,他注意到罗南身边那位少女,往他这边瞥了一眼,意蕴莫名。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宋总才对自己的人生归属的失控,有了一份最现实的感受。

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赔偿置换”是吗?仅仅是罗南对他人生定位的修正……

哦,应该是判决!

宋总心中骤然明悟,刚刚支撑他坐起来的情绪,一下子散尽,死沉沉地躺倒回去。

而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旁边的龙七看得头皮发紧,想和罗南说话,但这个时候罗南又和拉尼尔正面相对,末了只能偷偷地对瑞雯讲:

“我自愿把这根头发贡献出去……”

瑞雯没搭理他。

反倒是罗南,扭头对他说了一句:“等这一轮任务结束再说。”

这一轮……

也就是等瑞雯的直播节目结束?

瑞雯当然不会一辈子做主播,可照这种趋势下去,不用一轮,再来一回基本上他就是绑死在贼船上……

话说和现在有什么差别吗?

龙七站在那里,想摊一下手,但抬到半截又无力垂落回去,最终只是一声叹息,还要用苦笑来中和。

拉尼尔并不介意罗南分心,又主动开启了新话题:“罗教授,你的实验场展示了一系列丰富的可能性。如果有可能,我希望箕城一些参与了深蓝平台测试的祭骑士,能够参加与实验场相关的活动。”

直播间里产生了一波骚动,与前面拉尼尔到来时,辨认并惊叹于其身份的弹幕挤压在一起,铺满了画面,形成了连续几个波次,几无休止。

“这算什么?双方要和解了吗?”

“看这态度!拉尼尔大佬啊!”

“我怎么记得这里面有人命啊?”

“夏城分部几乎全灭……这就结了?”

众所周知,公正教团在夏城的分部,遭到罗南和夏城分会的无情打击,遭受巨大损失。公正首祭据说还因此与武皇陛下隔空对战,却也为武皇陛下成为超凡种,做了最有力的见证。

公正教团的一些激进人士,甚至还在其他城市展开了报复行动——这都是脑子不清楚的。

不管怎样,双方的关系无疑是相当紧张。

可如今,拉尼尔的到来,明显有礼节性的表达——本来嘛,就算是公正教团对“宋总的头发”有意思,既然有人在这里,按照最经济做法,直接由崔大传话也不是不可以。偏偏还要由拉尼尔不远万里寄魂加持,形成了对等交流。

你让观众怎么想?

“要的就是那一个尊重的态度!”

“这也算是盖章认证了吧——游戏厅,啊不,实验场的价值。”

“血妖大大,我现在报名!”

“@血妖,已私信,求带!”

有公正教团背书,直播间里热情高涨,一堆要紧急上车的。

当然,也有人在置疑:“未必吧?公正教团可是世俗侧和真理侧流畅互换的,随时都会翻脸不认人。”

全是肉肉的文全文完整版

立刻有人反驳:“在全球能力者的见证下?是你疯了还是拉尼尔大主祭疯了?”

“没错,这位正是世俗侧的大佬啊!”

更多的

全是肉肉的文全文完整版

人其实仍只算是纯粹的观众,他们了解的知识,并不足以支撑他们进入相关领域的探讨。

但这一点儿都不妨碍他们为旁观乃至于参与见证这件事情,而感到精神振奋、血压上升。

大事件,真正的大事件!

问题是,在海滩这边,对于拉尼尔的“请求”,罗南倒是反应平淡,回问了一句:“既然这是一个实验场,贵教团加入进来,是有什么明确的实验目标吗?”

“当然。”

眼前这位身份极高、却很难给人以明确印象的中年人也是平静以对:“简单来说有两点:第一,我们希望能够在更高效利用当今世界各类资源、尤其是畸变物产这方面,和罗教授您形成更多的共识,进行更深入的合作。”

两位当事人平静交流,直播间里却淡定不能。

“靠!这眼界,这站位!”

“水平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怎么突然就跳到资源利用上去了?不是在培育‘碎片’吗?”

“所以罗教授前面的话你全都忘光了对吗?”

“大佬就是大佬,迎合起来都这么到位!”

直播间的喧嚣,并未影响两位大佬的交流。

“……希望我们能够在当今世界资源利用上,获得一套更高效的解决方案,思路亦可。”

罗南点头:“然后,第二点呢?”

“我们希望能够加速实验场的孵育进程。”

空气的规律波动,为拉尼尔再普通不过的笑容,赋予了更深邃的意义:

“如果通过罗教授你所说的‘碎片’的成长,能够验证这个世界是否存在扭曲,并加以认知和校正,那是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

罗南微微点头:“很好的理由,等到一切准备就绪,我会向贵教团发出邀请的。”

不管直播间观众,如何解读这场“会面”,如何增加意义和价值,在当前的海滩上,无论是罗南还是拉尼尔,都只是简单交换了态度和意见,并让事情快速了结。

末了,罗南对拉尼尔说:“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和大主祭阁下探讨一下有关入梦法的问题。”

“公平置换,无上神圣。”

拉尼尔向罗南点了点头,身体向后退了一步,唯一能够证明他的超凡力量到来的空气波动渐渐趋弱并消失,崔大的面容和身形也同步还原。

后者有些茫然地看过来。

罗南对崔大点点头:“看来需要加快进度了。”

“啊?”

罗南没有后续,因为这一刻直播信号断掉,画面转黑,直播结束。

喜欢星辰之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