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挤在墙上掀开衣服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陆洋和雪风所在的这个建筑,是整条小巷最末端的房子,因此当他屏住呼吸后,甚至能隐约听到这几个黑衣人的对话。

不知道是因为没有保密需要,还是因为不知道这座民宅里有外人,几位黑衣人谈论的正是这次火刑的事情。

“伊西多尔,索菲亚裁判官去哪里了?”

由于不敢距离窗户太近,陆洋没能看清这位晚上险些打过交道的伊西多尔骑士的具体长相,只是用余光,瞥见其中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人答道:“今天是索菲亚裁判官前往‘人口与教育委员会’总部述职的日子,她昨天一早就出发了。安提莫斯骑士,打探裁判官大人的行踪,应该不在你们内控委员会的职权范围内吧!”

安提莫斯淡淡道:“我只是好奇而已。毕竟火刑这么重要的事情,裁判官缺席总归不太合适。”

伊西多尔冷笑一声:“呵呵,其它几位裁判官不也同样没到场吗?这次火刑,由我代表索菲亚裁判官出席就足够了。”

安提莫斯并未生气,继续用他不咸不淡的语气答道:“本次火刑,是由大裁判长阁下亲自安排,可能会有数千人到场观礼,我也是担心出什么岔子,这才有此一问。”

伊西多尔冷哼一声,不再搭理面前这个直属于内控委员会的科学骑士,对远处另一位科学骑士高喊道:“萨尔瓦多骑士,你那边的安保工作怎么样了?”

名为萨尔瓦多的科学骑士回应道:“已经有两支全副武装的反巫师小队到场维持秩序了!”

伊西多尔随即指着陆洋和雪风两人所在的位置道:“这几栋距离比较近的民宅,最好也安排几个人过去看看!这次火刑是科学裁判所震慑巫师的大好机会,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我总觉得巫师们不会轻易服软。”

“伊西多尔,你已经不是第五教区反巫师部队的一员了。这些事情交给我们办就好!你只管做好自己的行政工作。”

这位反巫师部队高阶科学骑士嘴上这么说着,但行动上依然听从伊西多尔的建议,随口点了几个人,向陆洋所在的这片住宅走来。

当陆洋看到伊西多尔对着自己藏身之处指指点点的时候,就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闪身躲进了衣柜后的任意门内。只不过由于时间仓促,他并没来得及将衣柜完全摆回原位。

很快,陆洋就听到两位科学骑士进入了自己所在的民宅。粗粗查看了房间的情况后,他们就分别占据了两个视野最好的窗口。

似乎没料到这个民宅中真藏着外人,这两位科学骑士对于位置歪了一截的书柜并没有产生怀疑,只是全神贯注地盯着火刑场的方向。

两人之间的低声对话,也从任意门外清晰传到陆洋二人的耳中。

“你说,这次真的会有巫师来捣乱吗?”

“我看未必。第七教区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发生过任何巫师作乱事件,据说负责教区行政工作的裁判官索菲亚,这次去总部述职之后就会立刻高升了。”

“她这么年轻就担任了教区裁判官,再高升,难道是要当第七教区反巫师部队负责人?还是说要接任内控委员会负责人?”

“谁知道呢……咱们这位索菲亚裁判官可不简单。据说这次破获第六教区巫师组织【龙眠】的重要情报,就是由咱们第七教区这位索菲亚裁判官截获的。”

“话说,这次火刑没有裁判官携带圣物到场压阵

把她挤在墙上掀开衣服小说完整版

,要是真的有巫师来捣乱,可能会有不小麻烦啊。”

“索菲亚裁判官去述职的事情,裁判所内知道的人都不算太多,巫师们怎么可能知道?”

“我听说,裁判所内有不少同情巫师的人,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把消息透露出去……”

“慎言,妄议裁判所的事情,小心被内控委员会的人听到!”

“你怕什么,这里就咱们两人,内控委员会的安提莫斯骑士还在下边站着。除非你告发我,否则有谁听得到?”

“还是小心点好,祸从口出啊!行了,这栋民宅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我去另一边的房子查看一下,你自己守好这个窗口。”

紧接着,陆洋就听到其中一名科学骑士推门离开的声音。

把她挤在墙上掀开衣服小说完整版

两人对话之时,窗外火刑台的情况也发生了变化,不过这些情况,陆洋躲在任意门后就完全看不到了。

此时此刻,那名脏兮兮的巫师已经被绑在了一个木头十字架上,身下堆满了木头和柴草一般的引火物,几名拿着火把的黑袍人就站在他不远处。

火刑台周围也已经密密麻麻聚集了上千号灰衣人,将巨大的广场挤得满满当当。

但诡异的是,这上千灰衣人几乎全部沉默不语,现场气氛简直压抑到了极点。

这时,伊西多尔骑士站上了火刑台,开始代表科学裁判所和索菲亚裁判官,朗声宣读对这名巫师的判决。

判决的内容十分简单,无非就是指控他宣传异端思想,散播唯心主义言论蛊惑人心,造成社会不稳定,浪费社会资源等等。

等指控结束后,伊西多尔转身对着观礼下的众人问道:“面对肮脏的巫师,我们应该做什么?”

“烧死他!”

上千灰袍人发出了异口同声的呐喊,就像是军训喊口号一般整齐划一。

“再大点声,让邪恶的巫师听到来自人民的正义呼声!”

“烧死他!”

这次灰袍人们的声音比上次更加大、也更加整齐。

伊西多尔骑士满意地笑了笑,缓缓向着十字架上的巫师走去:“你可还有什么话说?如果你能供出‘银狐’卢卡斯的行踪,我倒是可以考虑在你临死前,满足你一个不算过分的要求!”

巫师嘿嘿一笑,用虚弱的语气说道:“给我来包烟抽好不好?这玩意我眼馋好久了!”

香烟乃是特供科学裁判官的高级货,伊西多尔自己都没见过。

他只当这个巫师是在死前戏弄他,于是一枪托就打在他肚子上,让这名巫师的身体都痛苦得佝偻起来。

或许是知道自己死到临头,这名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巫师,鼓起最后的力气指着伊西多尔、还有台下上万名灰袍人破口大骂道:

“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科学,这都是科学裁判所编造出来的谎言!看看你们这些人,就像是被圈养的猪一样,连做人最基本的感情都没有!你们所谓的科学,难道就是把人变成行尸走肉吗!这个虚伪的世界已经彻底腐朽了,只有跟随卢卡斯先生推翻裁判所的统治,才能还原世界的真相,才是这个世界的唯一出路!”

虽然这名巫师声音嘶哑,但这一番控诉仍可以称得上慷慨激昂,即使是躲在任意门后的陆洋也能听清他在说什么。

然而无论是火刑台上的科学骑士,还是台下的众多灰衣人,都对此毫无反应。

伊西多尔只是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巫师们只顾一己之私,而科学裁判所是为了全人类的未来。你这种唯心主义异端,根本理解不了科学裁判所的伟大之处!”

说着,他抬手对着几位黑袍人轻轻一挥:

“动手吧!”

两位手持火把的黑袍科学骑士收到指令,便高举着火把走上前来,准备将这位唯心主义异端活活烧死在广场上,

虽然这位异端巫师嘴上仍然叫嚣着“卢卡斯先生会为我报仇的”,但看着逐渐逼近的科学骑士,眼神中仍然不由自主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人类的感受神经大多都分布在皮肤上,被活活烧死的痛苦,足以让最坚强的巫师动摇。虽然巫师们都不怕死,但面对这种残忍的死法,仍然会本能感受到恐惧。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残忍一幕即将发生时,惊变发生了!

喜欢银河系殖民手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