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娇软迷人h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几乎是下意识的,沈璃立刻从床上起身退后两步,看着那张宽敞柔软的大床,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整

快穿之娇软迷人h无删减全文阅读

个人都不好了。

她说过那句话?

她怎么会说出那句话!

一股热气陡然从心底升起,令她脸颊滚烫,脑子发蒙。

怎么、怎么会——

她僵立在原地,想要将那句话从脑海之中挥散,却发现越是想这样,那句话就越是牢牢占据她的注意力。

不止如此,连当时的场景画面,都开始一点点的清晰起来了!

哦,当时是陆淮与跟她说,该回家了。

于是她抬头回了这一句。

他说,回家。

她问,你不抱我回床上吗?

.......

前一刻,沈璃还在想,绝对不会有比当着自家亲爹的面,往男朋友怀里钻更令人羞窘难堪的场面了。

而现在,她才发现,真的有。

——她当着自家亲爹的面,问男朋友为什么不抱她回床上。

沈璃屏住呼吸,只觉得这卧室空间虽大,此时此刻也突然变得狭窄逼仄了起来,连喘口气儿都困难。

她拿出手机,再次点开和陆淮与的对话框,查看着两人的聊天记录。

刚才出门之前,她看着还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但现在再看,却觉得陆淮与发来的每一个字,都的的确确是透着股非同寻常的意味。

——晚安,祖宗。

——昨晚睡得好吗?

联想到昨晚上她做的那些事儿,沈璃甚至都能想象出陆淮与打下这些字句时候的表情!

她微颤着手,拨出了一个语音电话。

响了一声,那边就接了。

男人低沉慵懒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阿璃?”

熟悉的懒洋洋的腔调,一如既往的散漫。

但听在沈璃的耳中,就是和平常不一样。

她嗓子干涩,捏紧了手机,声音压低:

“.......二哥。”

陆淮与略略停顿了下,似乎听出了她嗓音中的那一丝紧张,旋即笑了声。

“怎么?”

沈璃却并未因为他这一声笑放松下来。

她硬着头皮:

“二哥,我......我昨天喝醉了.......”

“嗯,两杯六度VL桃子酒。”陆淮与的语气十分轻松,如数家珍般开口,“去年三月份的酒,产地菲亚酒庄。”

沈璃:“......”

分明陆淮与是笑着的,可不知为何她觉得心更凉了。

庆功宴是自助,提供的酒水种类也很多样,她喝那两杯酒的时候,陆淮与并不在她身边。

而现在,他却能说出如此精准的信息,只能证明——他已经专门查过了!

至于他为什么要查这种东西......

沈璃的掌心汗涔涔。

“......二哥,你昨天......昨晚睡得怎么样?我喝醉了,没给你和爸惹麻烦吧?”

陆淮与挑了挑眉。

“我睡得挺好的。至于麻烦——你没问沈老师吗?”

轻轻松松的一句,就把皮球重新踢了回来。

沈璃:“......”

她轻吸口气,微微咬牙:

“没有,刚刚起来喝了爸煮的醒酒汤,其他的也、也没说什么。”

“哦,这样。”

陆淮与了然颔首,又笑,语调非常温柔,

“阿璃这么乖,怎么会惹什么麻烦。不过就是对我的床产生了几分兴趣罢了。”

“......”

沈璃绝望捂脸。

果然是真的。

果然是真的!

她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

“二哥,我、我不太记得了......”

陆淮与对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非常理解地点头,宽慰道:

“没关系,反正你也不是第一天对我的床感兴趣了。”

之前她喝醉,也是会自动把他的主卧当成自己的地盘。

唯一的不同就是,这次恰巧被沈知谨听见了,而已。

沈璃:“......”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但她好像也没有立场和证据反驳。

倒是陆淮与,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说的可真是理直气壮。

想到脑海中的那些动人画面,沈璃仅剩的那点底气也没了。

双方都安静了会儿。

沈璃低头,软着声音认错:

“......二哥,我保证以后不乱喝了.......”

陆淮与从接到她这个电话开始,就知道她肯定是想起来了点什么。

至于到底是想起了哪一部分,又或是全都记得,他没有要追问的意思。

——反正全程高能,一句和全部又有什么区别?

他往沙发后背一靠,看着客厅落地窗外的景色。

此时刚过早上九点,阳光洒落,一片灿烂。

听着小姑娘委委屈屈,又隐约带着点歉疚的声音,他薄唇微挑。

“阿璃,你记得,这是你第几次说这样的话吗?”

对面果然瞬间就没了声音,理亏的不行。

啧。

知错不改,能拿她怎么办?

“不是真的不让你喝。”陆淮与话音一转,“昨天你高兴,想喝,我怎么会拦。”

虽然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实在是超出预想,但如果再给一次选择的机会,陆淮与还是会随她的意。

她亲口说她很高兴,这比什么都重要。

沈璃听懂了他的潜台词,唇瓣微微抿起,心底像是有酸甜的泡泡涌上。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道:

“谢谢二

快穿之娇软迷人h无删减全文阅读

哥。”

“不过——”

陆淮与扯了扯领口,低笑了声,

“小祖宗,您这帽子都给我扣上了,是不是考虑考虑,什么时候坐实一下?”

沈璃:???

她微微扬了扬声调:

“什么?”

陆淮与懒懒笑道:

“我也不能白担这些个罪名不是?”

沈璃的耳尖一片绯红。

那些都是醉酒时候说的话,他怎么能当真!?还如此一本正经的说要“坐实一下”?!

她干脆问道:

“你和一个喝醉酒的人也计较这么多?”

“不行吗?”

“......”

沈璃咬了咬牙:

“但我对你的床没有兴趣!”

那边安静了会儿,直到沈璃怀疑这通电话是不是已经挂了的时候,才传来一声低笑。

“沈糖糖。”

陆淮与慢条斯理喊着她的名字,腔调微微拖长,便像是融化的热巧克力拉成了丝,连空气中都弥漫暧昧的甜味,

“我说的是你先前指控我的那些,不是.......”

他顿了下,才像是忍着笑意继续开口,

“不是床的事儿。”

不是床的事儿。

不、是、床、的、事、儿!

沈璃反应了一瞬,整个人都烧起来了。

“我指控你什么了?”

“嗯?”

陆淮与笑着反问,

“你不是说,我胡子扎的你脸有点疼么?”

沈璃的心顿时跳漏了一拍,声音都细微的颤。

“什么?”

喜欢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