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线上的地平线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教子培养下一代,这真的是一件令人头疼的问题,骆涛也不知道怎么有效的去管教。

因为他上一辈子就是一个失败的父亲,他有教子失败的经验,成功的例子就看这一世。

这一世该怎么教育孩子,他也没有具体的方案。

依目前来看只能说多陪伴他们兄妹,再加强跟他们的沟通,然后再严格要求他们,有错就及时帮助他们更改。

“我也不知道怎么能教育好他们,我只求他们兄妹做个平凡人就好。

但这个要求又非常难,他们做为你我的儿女,这辈子要想平凡的过完一生恐怕很难,除非你我前提就是平凡人。”

骆涛说完这番话,眼睛里充满了慈爱,低头亲了一口老实待在自己怀里什么都不懂地小丫头的脸蛋。

朱霖也不说话,她轻轻拉过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十月,看着那双疑惑的眼神,揉着他的脑袋。

转而是一脸的笑意,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

教子的路很长,有可能要熬干父母的岁月,又也许是父子两代人。

……

徐乐和老张头带着白花花的银子载金而归。

兰园的正房。

“怎么样?春城的君子兰市场火不火爆。”

“哥,那真的是太火了,就我们带去的三盆君子兰就卖了十八万。”提起这事儿徐乐也是与有荣焉,激动之情溢

境界线上的地平线小说全文完整版

于言表。

“还是你小子的眼光毒,人家才开始你就能算到会挣钱,说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事儿。”

老张头嘴里叼着大烟袋锅子,十分好奇这事,他才不会相信骆涛能掐会算。

骆涛闻言淡淡的一笑,总不能和他说:俺是重生者,前知五千年,后知三十六年。

用手指了一下脑子,“分析。”

就这么任性。

“边去,糊弄谁呐!”老张头这一脸的嫌弃。

“嗬!不信是吧,我今儿个给你们上一课……”

骆涛把这阵子报纸上所有关于君子兰的信息都给他们捋了一遍,问道:“从中你们发现了什么?”

老张头就是个木匠的脑袋,哪里都想通这里面的事,他天生不是做生意料。

徐乐就很有悟性,“哥您是不是想说,这事情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骆涛也没说话,嘴里含着茶水,点头表示非常认可。

老张头还是不太明白,就这么一盆君子兰有这个必要嘛。

“你们到那是不是有什么花魁的比赛。”

骆涛盯着他们问道。

他们这表情,一看就知道骆涛说对了。

“小子,你不会跟踪我们吧!”老张头有点不可思议。

“我闲的。这就是分析,够你们爷俩儿学的。”

老张头就看不得骆涛这得意样,别过脸去也懒地答理他。

你不答理有人上赶子捧,“哥,今儿个我是服了。还真让您蒙…不是,说对了,他们还真弄了个君子兰大赛。”

“咱们家就有一盆君子兰被选上了,还进了前十,就这个名次,愣是让那盆君子兰多卖了五万块。”

徐乐说起这事,现在他再回想起来都感觉有点不可想象,像是梦一样太过虚幻。

“多挣钱还不好,……那让你打听的事没给忘吧!”

“你交待的事我那敢忘,给,这是春城几家最大的养兰花的大户。

我都记在这个小红本子上了,地址,老板叫什么名字,包括联系方式都有。”

徐乐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红本本,骆涛接过一看,记的很全跟他所说一致,就是字太丑了。

“干的不错。这五万你的,这五万老张头的,这个我的。”骆涛把红本本放进自己的兜里,就开始了分钱。

他们倒是实诚,也没谦让一下,就笑着收下了。

“谢谢哥!”

“客气了,这是你应得的,好好干,以后挣钱的机会多着呐。钱不要乱花,自己留着娶媳妇用。”

徐乐一直以来都没从骆涛这里领过工资,骆涛也没想过给徐乐开工资。

这一年多都是过段时间就给他一些钱,每次都是几千块,也不曾短了他的花销。

说实在他一个人也花不了几个钱,吃喝拉撒住,包括穿衣出行什么,骆涛都是包的。

“嘿嘿,您给我的钱都攒着呐,早就够娶媳妇的了。”他起初还有点不好意思,接着又很自然地坦露心胸。

“嚯!你小子都想媳妇了。……大爷给你说,千万别娶媳妇,光棍好,无拘无束想干嘛就干嘛。娶过媳妇之后,看看你哥就知道了,怕老婆。”

这老张头忒坏了,自己不找老伴,还霍霍人家徐乐,更可气的说骆涛怕媳妇,这纯属于造谣诽谤。

“乐子,别听这老头胡沁,我和你霖姐那是爱。他啊就是怕你结婚之后,没人给他倒尿盆。”

老张头也是一肚子坏水,自从徐乐跟他住在了一起,这倒尿盆的活也都归了徐乐。这小子也是心实,另外对老张头和金爷都非常尊重。

“咳咳!这说明咱乐子尊老爱幼,不像你小子一天天就知道欺软怕硬。”

骆涛那话是说到他的不好意思之处,他便想着反怼。

“我是没时间和您老瞎扯,我还是回家陪我闺女去。”

骆涛把桌上的钱往包里一装,拍拍屁股走人。

“慢走不送。”老张头屁股都不起,望着骆涛离去的背影,把这四个字的音咬的都非常重,这是故意气骆涛。

骆涛笑笑摆手回了一句:“

境界线上的地平线小说全文完整版

回见您嘞!”

待骆涛离去,此时的兰园就剩下他们爷俩了。

“张爷,我哥说的是不是真的。”

老张头看了他一眼,心里乐开了花,这小子不会真变傻了吧!刚认识那会挺机灵的啊!

用手贴着他的额头,这就是走个形式。“没发烧,说什么胡话。他故意的,你小子听不出来。”

“今儿个正好有钱,爷儿带您去正阳门的小酒馆看寡…喝酒去。”

老张头拍拍屁股起了身,徐乐也不知道他那未说完的一句话是看寡人,还是看寡妇。

也不想那么多,推着自行车就驮着这比石磨还重的老张头往正阳门去看寡……

【月票推荐票】

喜欢1979闲鱼人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