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来,由于各种直播平台的兴起,东北人似乎霸占了半边天,人们对东北人的印象停留在喊麦、大嗓门,东北腔这些词上。东北人三个字是最容易被标签化的一个群体,不管是在北京还是海南,只要能隐约听出口音中的一点大碴子味,马上就会被人打上东北人的标签。

你在东北就知道吃<a href=https://www.zzskd.com/>烧烤</a>?” inline=”0″></p>
<p><span>说起东北人,人们会马上想到霸道,脾气暴,但是讲义气,性格直爽,热心肠。又或者是</span><span>开朗,能说会道,爱忽悠。说他们都</span><span>长得都又高又壮,皮肤白白的。男的带金链子,女的爱穿貂,不管男的女的都爱吃酸菜猪肉炖粉条子。</span><span><br /></span></p>
<p><img src=

其实现在的东北,很多人前几辈都是华北地区过去的移民。东三省的人包罗万象,除去口音相同、热爱烧烤之外,很难再找出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今天来说说东北三省里面三个最有代表性性的城市:哈尔滨、长春和沈阳。

哈尔滨在全国来说是个比较特别的城市,这里一度有几十万俄罗斯移民或后裔,建筑风格也是中俄合璧,身处哈尔滨的某些地方,甚至感觉是在莫斯科。

你在东北就知道吃烧烤?

这几年的流行语“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颇为精准的描绘了哈尔滨人的审美和对烧烤的热爱。街边数以万计的竹签,还有踩着啤酒箱,赤膊吹牛皮的东北糙老爷们,是这座城市给人的第一印象。朋友圈常有爆款文,论述东北衰落的工业大城宁愿倒贴也要进体制的故事。然而,在北京、深圳、东京、纽约,也常遇到一个哈尔滨人,和你诉说因无法忍受这种生活而出走。一百年前,从俄国开来的火车把哈尔滨切成两半。铁路西边是洋人城区,铁路东边则是华人城区。鱼叉一样的车道预示了哈尔滨的分裂。从俄国人到日本人,从犹太人到朝鲜人,不同族群从世界各地移民到这里,他们的碰撞交流,塑造出哈尔滨别具一格的“洋气”文化。这座城市的人们是如此的分裂——你在中央大街上遇到拉小提琴的青年时,300米外是一队拿手绢伴放大喇叭开工的广场舞团;圣索菲亚大教堂穹顶之下,赵本山一样的口音与白岩松一样的口音一起祈祷;有哈尔滨人李健把莱昂纳德科恩的诗集带到真人秀里,也有哈尔滨人孔X东在大学里骂街。

你在东北就知道吃烧烤?

长春的冬天长达半年,春天五月份才来,但长春人的热情不会让你觉得冷。长春曾被评为中国最具人情味的城市,人情味体现在市民乘坐公交自觉排队,马路上经常会遇到给外地人热心指路的大爷大妈;公交车的内部装饰宛如童话世界,老菜馆里热腾腾的饭菜绝对够量,大排档烧烤的气氛让你喝到爽。长春是新中国重要的工业基地,日本人规划的城市里,一座座苏式建筑拔地而起,现在用来生产德国汽车。 长春的城市化率很高,长春人民的整体教育水平可以说是非常高。这里曾经是最接近共产主义的地方,企业下辖警察局,医院,消防队和托儿所,负责员工的生老病死。 如果你想请长春朋友吃饭,又不知道吃什么,那就选烧烤吧。来自隔壁县的哲学家赵四告诉我们,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烧烤解决不掉的,如果有,那就两顿。长春的男青年一般非常注重外貌,普遍穿着得体,发油的使用率很高,与另外两省的豆豆鞋,金链子,手包等男青年标配显出品味上的差异。

你在东北就知道吃烧烤?

沈阳人其实很难标签化。作为土生土长的沈阳人,我没听过一句“你瞅啥”,一言不合就抡胳膊早就过去了。个人眼中代表沈阳的不是网络上的主播和东北F4,而是金星和郎朗。沈阳人没有那么热情豪迈,也没有那么粗俗低趣,但扯嗓子说话是常见的,让人产生粗犷感。作为有猫冬风俗的地方,沈阳人保留了二人转和大秧歌的特色。街边巷里最常见三种人,打牌的,烧烤的,卖房的——重工业国企迁离市内的过程中,沈阳造了太多房,结果连炒房团都没兴趣了。年轻人都在往外走,留下很多喜欢坐公交车而不是地铁的老人,这里的青壮年反而很多是外地淘金者。有一次,一个青年人在等公交的时候强行插队,被一个50多岁的大叔制止无果,两个人一直喷到车上,最后以满车人把青年人轰下车告终。这让现场的我找回了家乡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