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二章

“好了,说正事。”
说着,墨凤舞凤眸一转,看向牛央,问道:
“牛央,你知道刻甲族吗?”
其实,墨凤舞之所以特意将牛央带入墨家小世界,为的就是询问刻甲族的关系。
要知道,牛头部作为帝族死忠,就算因为当年的荒古大战,但有关当年的传闻和传说,也必然要比天域各族多的多。
至少凤族老祖等人都不知道环兽是什么,可偏偏牛央就知道,这就是例子。
而这会儿牛央正坐在对面的一把特制的大号椅子上,双手捧着环兽,一脸虔诚。
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甚至这会儿闻言,牛央看都没看墨凤舞,只随口道:“刻甲?不知道啊……哎,你别打扰本王,本王现在忙着呢……”
你忙个屁!
墨凤舞顿时翻个白眼,随后越看越生气,当下没好气的说道:
“差不多行了!环爵是八阶魔兽,不是你家刚出生的小牛犊子,摔不坏!”
牛央一听,顿时瞪眼:“你这妖女,胡咧咧什么?我家小牛犊子算个屁?也配和环兽大人相提并论?”
“那和你祖宗相提并论?”
“哼!祖宗也不行!”
墨凤舞也是服了:“既然如此,你还捧着干什么?直接放你脑袋上,供着!”
墨凤舞不过随口一说,没想到一听这话,牛央竟顿时眼睛一亮。
“咦?有道理!”
说着,牛央竟真的小心翼翼的捧起环爵,然后也不知道念念有词的叨咕了一堆什么,便径自将环爵放在了自己脑袋上!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三章

昌平公主一怒离宫,众目睽睽亲眼目睹的人着实不少。
说起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三个月前便曾有过一回,再往前,半年前母女两人也争执大吵过一回。
于京城贵妇们而言,不过是又多一桩说笑谈资而已。
对顾清来说,却不是什么美妙趣事!
“公主为何这般恼怒生气?”顾清是出了名的温和好脾气,声音温润悦耳。往日,顾清一张口,便能迅速抚平昌平公主的怒火。
可今日,昌平公主委实气得狠了,一张美艳的脸孔被旺盛的怒火扭曲:“母后想让瑾儿嫁入楚家。”
顾清顿时笑不出来了,急急问道:“你没答应吧!”
昌平公主怒哼一声:“我怎么可能应下!事关瑾儿的终身,岂能任由母后摆布!”
如果建安帝没死,和楚家结亲倒是无妨。楚家高门大户,楚大公子是年少俊彦,也算得上门当户对的好亲事。
可现在,坐了龙椅的是盛鸿。帝后和俞太后争斗激烈,俞太后已呈溃败之势。她如何肯让唯一的女儿做俞太后手中的棋子?
俞婉就是最好的例子。身为俞家女,以后嫁为谢家妇,日子不知何等难熬。
不!她绝不会牺牲女儿的终身幸福!
顾清也颇为恼怒,压低了声音说道

文学

:“公主,此事我们得早做准备。万一母后直接赐婚可就糟了……”
昌平公主一愣,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母后不会如此绝情。”
顾清默然不语。
数日前,他接到了顾山长的一封信。
姑侄两人见面机会不多,感情却颇为深厚。顾山长去了蜀地后,两人时有书信往来。顾山长之前“病”了一场,足足有两个多月未曾来信。
他心里不免存了疑惑。只是,京城和蜀地相隔遥远,他又有腿疾,不便长途奔波,只得歇了去蜀地探望的心思。
接到顾山长的来信时,他十分喜悦。看完信后,却震惊不已。
顾山长并未提及和俞太后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斩钉截铁地表明了和俞太后

文学

决裂之意。并且对顾清言明,希望顾家“激流勇退”,和俞家划清界限。如此,她才能和帝后张口求情,保全顾家。
他思虑了一日一夜,将这封信悄悄送回顾家,送至父亲手中。
俞家迅速颓败,俞太后在宫中失势。帝后如日中天,顾家会如何选择,顾清心中自然清楚。
夫妻情意再深厚,有些话也不能说。此事,顾清一直瞒着昌平公主。
“等先帝孝期一过,我们立刻为瑾儿定下亲事。”昌平公主很快下定决心:“不管如何,我们不能给母后可乘之机。”
昌平公主身心俱疲,回了寝室歇下。
顾清思忖片刻,命人暗中送信回顾家。
瑾儿是郡主,亦是顾家的嫡女。她的亲事,该由顾家人操心,绝不能落入俞太后之手。这也正是顾家和俞太后彻底决裂的最佳机会。
……
这一日过后,昌平公主连着数日未曾进宫。
公主府里的动静,自然瞒不过谢明曦。
谢明曦低声对盛鸿说道:“驸马送信去了顾家,顾家近来动作频频。似有为瑾儿择婿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