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一章

第4893章千古奇才,前所未有
“那紫璇怎么办?”
银空道。
“带她走,让她进入我的洪荒戒之中。”
陆鸣道,随后给紫璇传音,让紫璇配合,然后将紫璇收进了洪荒戒之中。
“顾长风前辈,你也到洪荒戒中疗伤吧。”
陆鸣的目光,又看向了顾长风。
“陆鸣,你是不是参悟出了第三千种大古

文学

秘术了?”
顾长风目光炯炯,盯着陆鸣。
“不错,前辈慧眼如炬!”
陆鸣点点头,并没有隐瞒。
听到陆鸣的话,顾长风露出震惊之色,道:“你居然真的参悟出三千种大古秘术,这简直不可思议,前所未有啊。”
“前辈谬赞了,当年的大古神庭之主,不也早就参悟出第三千种大古秘术了吗?”
陆鸣道。
“那只是传言而已。”
顾长风摇头一笑,随后以传音的方式对陆鸣道:“实话告诉你,我曾经听一位大古神庭残存下来的前辈说,当初大古神庭之主,并没有参悟出三千种大古秘术,实际上,他只参悟出两千九百九十九种。”
陆鸣愕然,也已传音回应:“这怎么可能,不是都说,大古神庭,有三千大古秘术吗?”
“你看到有人集齐了三千种大古秘术吗?”顾长风反问。
陆鸣愕然,无法回答。
是啊,一直都只是传言,大古神庭有三千大古秘术,但从来没有人集齐过。
传说,自从大古神庭之主陨落后,就没有人集齐过三千种大古秘术。
“所以说,这只是传言,实际上,大古神庭的大古秘术,只有两千九百九十九种,第三千种大古秘术,一直只是大古神庭之主的推测,但并没有参悟出来,没想到,你居然能够参悟出第三千种大古秘术,所以说,你是前所未有的,我能感觉出来,你的禁忌之力,变得更加可怕,应该也和这个有关吧?”
顾长风道。
“不错!”
陆鸣没有隐瞒。
“千古奇才啊,在我之前的禁忌之体中,恐怕属你的成就最高了,当初大古神庭之主没有走通的路,被你走通了。”
“不过我听说,禁忌剑祖唐枫,似乎走上了另外一条路,似乎也前所未有,真想有机会见他一见啊。”
顾长风道。
论年龄,顾长风算是唐枫的前辈,不过在唐枫出世的时候,顾长风已经沉睡了,两人并没有见过。
和顾长风一番交流,陆鸣心潮起伏。
原来他无意中,走出了一条前所未有之路。
他本来还以为,大古神庭之主,也参悟出三千种大古秘术呢。
没想到,大古神庭之主,居然没有成功,而是卡在了两千九百九十九种。
也还好有这个传言,陆鸣才参悟成功,如果他早就知道,大古神庭之主没有参悟成功,他也未必能参悟成功。
因为他之前一直以为,大古神庭之主,是参悟出三千种大古秘术的,他认为,既然别人能成功,说明这条路是走得通的,他也能成功,所以一直坚持,没有放弃。
若是他早就知道,大古神庭之主没有成功,他也会泄气,以为这条路走不通,说不定就失败了。
真是世事难料。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二章

和闫曼分别,离开教学楼区,陈一闻难得感觉到大学生活开始惬意了起来。今天这个和校方的意向达成之后,后续自然还要一定过渡时间,但相信这一块推动起来还是会很快,一个团队可以搞起来,而且他这个艺术队队长还有推荐的特权,进艺术队的,两年下来最起码的学分是不必操心了,这要放在刘昱那几个家伙面前,还不争先恐后叫他爸爸。
闫曼那边,以后说不得还大有用到这位辅导员的地方。
陈一闻兴致不错迈步走在园区,看到下沉式的体育场那边一个熟悉的身影。
秦卿似乎正在和人比赛,身上挂着牌子,正在跑圈。
站在这边看那短发女孩的身姿,陈一闻嘴角一扬,走了过去。
这不正是心情挺好么。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青梅青梅,绕床逗青梅。
秦卿正在进行校内长跑训练,为一周以后的综合运动会做准备。实际她平时也会经常这么跑步,每天锻炼都是雷打不动,这些长跑都是小意思了。
她匀速的跑着,也没有刻意追求成绩,但也是一直在最前面的几个,身后偏偏就有个女生似乎不服气,咬着牙一直紧追着。露天体育场各个区域都有在训练的,有踢球的,看台那边也有不少观众。
和秦卿要好的法学系袁丽红和几个同班女生在那边朝她挥手,时不时喊两句“加油!”因为毕竟只是训练,大家也是看着秦卿极好的耐力心中惊叹呼喊,到不需要真正为她打气。
有不少男生目光则是在追了一圈女生之后,最终还是齐刷刷落在挂着9号号牌的秦卿身上。无他,确实是身材最好,无一分赘肉,体态动起来矫健而纤长,光远远看着就是一种流哈喇子的享受啊!
偏偏有人不满足于远观,一道身影就那么莫由名来的出现在和秦卿并行的跑道内圈,秦卿眼珠子顿时眯起来了,陈一闻!?
还不待问他搞什么鬼,陈一闻就一边跑一边在旁边挥手大声喊,“加油!秦卿!”“加油!卿姐!”
那边站在体育场跑道区中心处的秦卿朋友袁丽红等人都有个微小的错愕,这人是捣乱的还是真心加油的?捣乱的这幅模样也半点不像啊!真心加油的话,未免太殷勤了,这不就是在训练吗?有这份精力留到真正比赛的时候不好?还是说这是想要在秦卿面前刷存在感的?
说了句滚不见陈一闻消停后,秦卿一蹙眉提速。
结果没把他甩开,反倒是让陈一闻就一路这么给她嚷嚷加油着抵达终点。
到最后结果是把几个原本跑

文学

在前面的女生搞得异常郁闷,这啥意思啊,跑个训练赛都还带啦啦队啊?你在后面喊着,大家心里很吃亏才拿给你追上了啊!
而此前本来在第五落后秦卿几个身位,如今已经被甩下了大半圈也就三百米的女生在那边兀自崩溃。对这突然冒出来的陈一闻那是一个恨啊!
远处的一干远观身材的男生面面相觑,心忖还能这样,哥们儿你未免太会玩了,那可是卿姐啊,不怕被追着摁在地上打啊?
结果还真没有如那些巴不得幸灾乐祸的旁观者所愿,秦卿只是跑到终点,看着四面八方望着两人神色都不对的一张张面容,秦卿恼火冲陈一闻道,“你有病啊!?”
看着她骤然的发飙和这副红艳艳的脸庞眼眉恼然的模样,陈一闻换上一副为难表情,“这不想起了中学时候你跑步,我就在旁边给你喊加油的时候嘛……想着高中没和你在一个学校,大概没有男生这么给你加油吧,所以大学弥补一下,是不是让你丢脸了?那我以后不喊就是了……”
果不其然,陈一闻一提及这个过往,秦卿就愣了一下,那本来满眼的恼然这个时候也凝住了,那些本来蕴着风暴的眸眼里,这个时候好像又消敛了不少,但她仍然带着一股子生冷的火药味,“你不会看情况?这是正式比赛吗?……需要你在旁边喊加油!?”
有进步有进步,没有当场把自己给过肩摔丢翻就说明了刚才自己打友情牌的正确。
还是以前的记忆有用啊!
中学那些泛着烟黄的记忆里面,就有某个下午的操场,在人潮涌动的跑道上,陈一闻拿着水,抱着衣服,跟着秦卿呼喊着加油的情形。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