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一章

张浩宇拿出手机,上面的备注显示的是‘王杉’,是的,张浩宇的手机备注就是直呼其名,当然这并不是他不尊敬,而是因为他原先对名字有健忘症,或者说,他短时间内记不住名字和对方的脸型,所以他一般都是直接写姓名,不过在他当上特种兵以后,系统对他的技能灌输就好了很多,拥有了对事情快速记忆的技能。
“喂,我是张浩宇”声音显得平淡。
“我是王杉,你现在在哪里?”而王杉的声音显得很是沉重。
“我在北家乐对面的银行”
“你在那里?!”王杉的语气有些惊讶。
“没错,怎么了?”张浩宇有些疑惑的问道,至于吗,不就站在银行旁边嘛,至于这么激动嘛,虽然里边在劫持人质。
“那里是不是发生了持枪劫持事件?”王杉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继续问道。
“没错”张浩宇虽然不知道王杉怎么知道,但还是如实说了。
“太好了,你们在那真的是太好了,听着,银行内有四个劫匪劫持了人质,里边有林淑雅,具体情况先不说了,我就问你一句话,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王杉的话显得很是严肃了。
张浩宇一听发生了这种情况,也是显得严肃,之前不出手是因为没有命令,强行插手的话,只会适得其反,甚至情况严重的话,会被警方先行控制住。
“我需要四个劫匪的资料,而且我现在没有装备,我需要你提供装备的支持”
张浩宇没有任何的推辞,直接提出了自己的需求。
“资料我可以解决,装备我也可以给你解决,但是你要告诉我,你们有没有把握,解决里边四个劫匪?我不希望人质受伤,更不希望我的侄女受到伤害,你可以理解成我的自私”王杉的话,显得更是严肃了,这种状态,大概也就只有在亲人受到伤害的时候才有的吧,毕竟,王杉在平时是一个很和蔼的老头。
“首长,您是军人,您应该知道,任何军事行动都没有完全成功的概率,我希望您能理解并且请求您批准这次的行动”
张浩宇知道,王杉已经有点被情绪所感染了,对此他并没有觉得王杉做得不对,因为人之所以称之为人,除了会制造并使用工具以为,还有情感。
“我知道”王杉叹了一口气。
“你们受过专业的训练,我相信你们是最好的士兵,干掉这些敌人,绝对不给他们任何后悔的机会”王杉说出了充满‘杀意’的话。
“请首长放心”
“好了,你把电话给现场的指挥,我跟他说,让他配合你,你会得到所有你想要的,你穿好装备以后,等会我,我还有五分钟就能到现场”王杉说着。
张浩宇拿着电话,脑袋开始四处张望着,他在寻找着警衔最高的人,便看向

文学

了站在自己身边,一脸痴呆的警察问道:“喂,你知道你们的领导在哪吗?”
此时的小警察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只是听到张浩宇打电话的内容,并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直到张浩宇问他话,他才有些呆呆的指向了公安局局长马远山。
张浩宇冲他笑了笑:“谢谢啊”
说完边走向了马远山。
“我找马远山,请问你们谁是?”张浩宇走到两个人的面前问道。
“我就是啊,什么事啊?”马远山有些疑惑的问道,毕竟,他还不知道什么事。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二章

第769章儿子,以后你就当家吧
王世充:涉猎经史,爱好兵法。开皇年间,屡建军功,拜兵部员外郎、仪同三司。隋炀帝大业年间,负责修建江都宫,参与平定杨玄感叛乱以及各地民变各地,发展河南地区的势力。攻打李密领导的瓦岗起义军战败进入洛阳。得知隋炀帝被杀后,越王杨侗即位,封为郑国公,领军大破李密,招降瓦岗众将。之后,废主自立,建立郑国,年号开明。
武德四年,秦王李世民攻破洛阳,率部投降,免死流放蜀地,途中为仇人独孤修德所杀。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众人是真没有想到,而现在北方真正掌握兵权的居然就是王世充的后人。这盘棋下的有点大啊。
不过现在已经不归程处瑞管了,整个江南在李世民的军队到来之后,各种清理,各种杀!可以说江南迎来了百来年最太平的日子,而这种

文学

太平日子也是建立在血流成河之上,各种的杀伐!有些时候血腥暴力也并非不是一种解决办法。
程处瑞也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原因就是他想兵不血刃的去解决这件事情,并且他还想着或许能收一些有用之才为朝廷所用,最后他发现自己太过于想当然,人如果疯狂起来,在利益的驱使之下,他们根本就不会妥协。
这一次程处瑞又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他现在想法很简单,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现在他不是“死”了吗?那就继续死下去,他觉得他做一个“死人”也确实不错,这样挺好的。
而且自己又不是后继无人,自己那个妖孽的儿子,呵呵,是时候让他展示一下,自己坐阵后方,让自己儿子好好的得瑟一下。臭小子,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的来历,还在那里装。
“老大,我去!你这身体好的也太快了吧,对了,这几天公主要来,您什么意思?”李怀仁又一次押运物资来到这小村子。
“没什么啊,来就来呗,我都想公主了,让她以接大娘子的名义来,我现在还不想“复活”这样挺好,不累,还能在关键时刻阴一下别人。”对于阴人的想法,李怀仁是一百二十个同意。
“说起来老大,这次可牛B大了,那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好家伙,也是一个牛人,这是时运不好,不然也是如公主一般的女将。来的时候公主让我问你,怎么办,是杀还是留?”
“怀仁啊,我问你啊,你说焦家兄弟怎么样?”程处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问起焦家那二位兄弟。
“我就知道你看上那两兄弟了,不过说起来那两个兄弟还真是不错,目前来看还可以大用,唯一不足之处就是王世充的女儿勾搭那位焦老大,看样子焦老大应该用情了。这样的事情太麻烦也有太多的不确定。”
“呵呵,也是啊,说起来我那儿子现在咋样?”程处瑞今天说话属于没头没尾,李怀仁也是不知所以然,最后笑道:“明天就来了。到时候你自己问了,行了!我可是有任务的,今天就和老大聊到这里,顺便说一句,这次大战可是因您而起的,听说北方也开战了。”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三章

玉真公主与李隆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每年情人节都会被单身狗衷心祝福的那种。
公主这类人在物质和地位上都是崇高无比的,理论上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但是公主也有公主的烦恼,她们的烦恼是钱无法解决的。
历代公主都逃脱不了宿命,那就是婚姻。
在帝王眼里,公主是工具,是棋子,是礼物。番邦国王交好,送个公主去和亲,臣子功劳太大,送个公主以示恩抚,门阀世家要笼络,送个公主来联姻。
总之,公主就是帝王霸业里的祭品,注定无法逃脱的宿命。
也有的公主比较聪明,她们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命运,于是在年轻的时候开始布局,假装崇信佛道,年岁稍长之后便请求出家为尼为道,从此一生自由,虽然无法正常的嫁人,但至少能够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至于男女之情,除了没有名分,还怕找不到男人?
活蹦乱跳的男人抬进来,榨成人渣抬出去,按厨余垃圾分类。吃的就是个生猛新鲜,广东人再敢吃,敢跟唐朝公主比吗?
玉真公主就是典型的例子,不愿成为祭品就索性出家,出家后公主待遇不变,也没人逼着她嫁人,她的道观成了她狂欢放纵的伊甸园,而她,仍是唐朝公主。
玉真入皇宫很频繁,常年来往于皇宫和道观之间,见李隆基更是家常便饭,自己的亲兄长,想见就见,从来不在乎时间场合。
李隆基见到这个亲妹妹不由有些头疼,年纪一大把了,听说在道观里男男女女的夹缠不清,这辈子大约是没有嫁人的念头了,将来给她送终的只有他的皇子们,勉强算是不负此生吧。
玉真今日来得风风火火,见了李隆基也不行礼,劈头便问道:“皇兄,长安市井皆言安禄山反了,可有此事?”
李隆基叹道:“皇妹,你是方外之人,军政之事不需多问。”
玉真走到李隆基面前,对高力士的行礼敷衍地点点头,然后扯了个蒲团在他身边坐下,道:“怎能不问?我的道观就在终南山,若安禄山那贼子真打进长安,我的道观怎么办?”
李隆基冷着脸道:“若真被他打进了长安,朕的兴庆宫太极宫都保不住,区区一座道观算什么?”
玉真见李隆基脸色难看,不由忐忑道:“安禄山真反了?长安城……不会守不住吧?”
李隆基皱起了眉:“你今日来做甚?朕很忙,你若无事便去后宫找娘子,找睫儿,莫耽误朕处置国事。”
玉真定了定神,道:“我今日来找皇兄有正事,想给睫儿保一桩媒……”
李隆基饶是心神不宁,此刻也不由提起了兴趣:“何人配得上朕的睫儿?”
玉真是女流之辈,显然对安禄山叛乱一事并未放在心上,她久居方外,对大唐的王师很有信心,在她看来安禄山之乱无非派兵平了便是,大唐如此强盛,还怕区区叛乱?
所以此刻她对万春的亲事更上心。
“顾青此人配睫儿正可,简直是天作之合,皇兄难道不觉得吗?”玉真兴奋地道。
“顾青?”李隆基愕然,随即苦笑。
刚才还在与高力士议论顾青,没想到皇妹来了又提到顾青,而且要保他和睫儿的媒,这事儿在如今这个时节提起来,感觉颇为怪异。
叛军二十万兵马压境,你居然还有心情做媒……
李隆基摇摇头:“此事压后再说,朕须先平了叛乱,否则大唐危矣。”
玉真不甘心地道:“皇兄,顾青和睫儿很配的,而且我知道睫儿心里有顾青,默默喜欢他好几年了,顾青去安西赴任后,睫儿还给他捎去了一副明光铠呢,皇兄您仔细品品……”
李隆基眉梢一挑,意外地道:“睫儿和顾青……何时竟有了情愫,朕却浑然不知?”
玉真哼了哼,道:“皇兄每日沉迷在贵妃娘娘的温柔乡里,哪里管得了身外之事。”
李隆基沉默片刻,渐渐露出恍然之色:“难怪顾青杀商州刺史后,睫儿来为他说情,难怪顾青的平吐蕃策送来长安,她兴致勃勃说服朕纳其策,难怪顾青在安西这几年,朕每次见她都闷闷不乐……呵呵,原来如此。”
玉真见李隆基似乎对此事渐渐重视起来,不由劝道:“皇兄,睫儿说话可是二十出头的老姑娘了,皇兄曾经允诺过让她自己寻找心仪的男人为驸马,这些年能入睫儿之眼则,唯有一个顾青,既然睫儿对他动了心,皇兄若再不从旁推一把,以睫儿高傲的性子,恐会错失美好姻缘。”
李隆基点点头,随即一叹。
这段姻缘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早些说出来该多好,偏偏是现在,大唐北方烽烟四起,半壁江山已被叛军搅乱,此时再提公主婚事,实在是不合时宜,连朝臣都会骂他昏庸至极。
叛军都快打进大唐国都了,你大唐天子却还在想着给公主许配婚事,李隆基咂咂嘴,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昏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