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影后难当21
陆和景气得要死。
脸上的情绪几乎绷不住。
居然遇上直播?
可真是……流年不利!
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花茶是不是知道这些人会来,所以故意说了那样的话。
也不知道她说的那些话,有没有被这些人录到。
过了一会儿。
节目组的人终于出声,“是这样的,薛艳跟洛寒是来还食盒的。”
他给薛艳使了个眼色。
示意他们把食盒快点儿放下。
与此同时。
摄像组默默的把画面移到薛艳的身上。
不敢再拍花茶跟陆和景。
这事,一看就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而且刚刚,他们好像还出现了失误。
听到了不该听的话……
完了。
也不知道陆总反应过来以后,会不会跟他们算账。
工作人员心里苦。
不知所措。
慌得一批。
彼时直播间里的弹幕上已经乱成一团。
吃瓜群众无比激动。
【卧槽卧槽!】
【花茶是不是说了暮婳是陆和景小情人?】
【不是花茶出轨吗?】
【所以这事情,其实还有隐情?】
【卧槽,怎么就停了呢?我还想继续听啊!】
【节目组太牛逼了,居然误打误撞赶上现场直播!】
【行了吧,谁知道花茶是不是在瞎扯的。】
【花茶说话的时候,大门都还关着,里面的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你们别胡乱带节奏。】
【暮婳清清白白,花茶不要碰瓷,滚!】
【可怕,花茶现在居然还有粉丝吗?】
【暮婳粉丝闭嘴!不要耽误我们吃瓜!】
【可惜节目组明显怂了,都不敢拍陆和景了!】
……
节目组的人拼命给洛寒还有薛艳使眼色,让她们离开。
可是这两人就跟看不懂眼色似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陆和景的耐心渐渐告罄。
原本他就没什么耐心,正在气头上。
这会儿脾气十分不好。
他冷漠的扫了眼工作人员扛着的机器。
吩咐道,“砸了!”
保镖意会。
工作人员没反应过来。
陆和景的保镖就那么直接走过来,不由分说,把他们扛着的机器抢过去,直接就砸到了地上,跟土匪似的。
这一幕,众人目瞪口呆。
要知道,这踏马还在直播中。
陆和景未免太肆无忌惮!直播间的观众正讨论着,屏幕突然一黑。
他们看不到画面了。
隐约间,倒是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似乎还能听到声音?
直播间的观众,“……?”
哦豁!看不到画面,能听到声音,也很刺激!
紧接着。
观众听到一道男声,“陆总,您这是什么意思?”这声音是洛寒的。
洛寒没见识过这种事情。
不仅诧异,还有些震惊。
光天化日,竟然还有这种强盗行为?
陆和景瞥了一眼被砸的机器,面无表情,“我的意思难道不是很明显?你们撞见了不该撞见的场景,那就应该尽快离开,而不是还在这儿逗留!既然在娱乐圈混,那就应该识趣点儿!”
薛艳张张嘴,没敢出声,有些同情的看了眼茶茶。
看来,网上那些‘真相’,果然是假的。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三章

<!–go–>隔着人潮的缝隙,我现在发着红,锐利极了的眼睛,也看到,不远的地方,隐藏着许多屠神使者。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但恰巧相反,没有靠近。
他们也要走。
熊皮人身体这才松弛了下去——他绝了望。
可他忽然转脸看着我,喃喃的说道:“你会后悔的……”
后悔?
也或者,这才是我压抑太久了的本能。
我不再是那个烂好人了,我忽然有些迷惘,这是我的进步,还是我的妥协?
这是他们逼的。
“李北斗!”
这个时候,一个尖锐的女声响了起来:“你松开先生——你看看,我手上是啷个!”
白藿香。
白藿香的指甲和嘴唇,开始发紫。
“你再动先生一下,这个娇滴滴的鬼医,就再也没得咯!”
那声音脆快的跟银铃一样,可却带着阴毒和威胁。
我猛然回过神来,白藿香……
对了,她是个很重要的人。
五毒女露出了洋洋得意的表情来:“你再强,又有啷个用?你手底下的,一个比一个没用……”
她一只手一动,就露出了一柄秋水似得小刀:“还不松手?这么漂亮的脸蛋花了,可比死了还难受咯!”
可这个时候,一个低低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说……谁没用?”
五毒女顿时就愣住了,她难以置信的低下了头。
白藿香已经睁开了眼睛,对着她笑。
“啷个可能……”
五毒女的声音发了颤,但刚说出这四个字,她忽然就捂住了自己的喉咙,露出了极为痛苦的神色。
紧接着,她的眼珠子暴凸了出来,身体倒下,剧烈的打滚,发出了一声长又尖锐的哀嚎。
白藿香呼吸已经十分困难了,但她还是竭尽全力对着我笑:“你想做什么,只管做,我——绝不会给你拖后腿,你只要记住,你是谁就行了。”
我是谁——混沌的思绪,像是猛然从高空坠落到了地上。
我想起来了,我是商店街李北斗。
千眼玄武的眼珠子转动了起来,叹了口气:“还是跟以前一样……”
而这个时候,金毛忽然从一边冲了出来,嘴角全是血,浑身上下,好像用秃了的鸡毛掸子,几乎没有一个好地方。
伤的不

文学

轻,可它歪着头,一脸骄傲。
我注意到了,那两个青狮子,没有再出现。
可这个时候,后面一阵响声:“李北斗,你闯下大祸了!”
“他成了一个灾……”
源源不断的人。
天师府的,还有更多风水行的人。
“早就应该收拾他,咱们一直没做到,养虎为患……”
来吧,来吧……
熊皮人已经没有出的气了。
我把脚从他身上拿下来,你们来的正好。
“你已经是咱们这个圈子的公敌了,你要是识相,就束手就擒,我们带你到天师府,去见首席天师……”
我不识相。
人是不少,也都带了杀心,这个颐指气使的样子,我似乎以前也见到过。
一个巨大的网子,对着我的头就套了下来,退无可退。天罗地网。
可那股子妖邪之气炸出,我一手就把九星连珠网,全部扯碎!
所有抓着网子的人,呼啦啦全跟烟火一样,散出去了老远。
伤了多少人,我记不清楚了,我不分老幼,一视同仁。
有些想跑,可是跑不掉。
宽仁的太久,我不想宽仁了。
血腥气越来越重了,在极度兴奋之中,我面前的人越来越少,直到晨风扑过,已经一片安静。
我脚底下,堆积如山。
站在最高的地方,果然能看的最远。
我下来,去看白藿香和哑巴兰他们。
可刚要低下头,一道破风声,对着我后颈就过来了。
这东西带着一股子铁锈味儿——竟然能穿过身侧的气!
是个神器?
“李北斗,我不信——你死不了!”
不远的地方,是汪疯子的声音。
喘息的很剧烈,显然因为青狮子的缘故,伤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