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一章

南陆的工作组其实在入夜时分就到了小县城,但是他们没有急着过来找赵大爷,而是先等袁政委到位后当面了解情况,另外还做了一些必要的部署,决定利用今

文学

晚的时间完成,第二天天亮后再去拜访赵大爷。
于是,袁政委赶到后,在九点半左右给李帅打电话,让他和牛军马上赶到劳动宾馆开会。南陆工作组住劳动宾馆,很复古档次很低的宾馆,但是是属于县劳动局的。不想惊扰到地方武装部之类的相关部门就只能住这里了。
李帅和牛军赶到之后,工作组组长、南陆政治工作部吕副主任马上召开会议,袁政委挂了个副组长的头衔。
一看这个阵势李帅就有点晕了,副军副主任带队下来,这个规格比他预想的高了何止一级,也体现了南陆机关对赵大爷事迹的重视。
“我们出发的时候开始查找赵明德同志的服役信息,这么多年过去了,部队经过多次的裁撤整编调防,很多信息短时间内反应不上来。李帅同志,牛军同志,你们最了解情况,先把具体情况介绍一下。”吕副主任开门见山地说,没有半点虚的。
李帅和牛军对视,李帅示意牛军说,牛军微微点头。
牛军说道,“各位首长,情况是这样的……”
“你就是牛军同志吧,战区政工部的大记者。”吕副主任笑着打断牛军的话。
牛军连忙说,“是的,我是牛军,吕副主任。”
“好好好,让你受委屈了,请说。”吕副主任笑着请牛军继续,态度很客气。
可见记者的地位是真的不一样。
牛军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逻辑比李帅的清楚多了,末了,她说,“其余的李帅更清楚,请他补充一下。”

文学

是。”
李帅整理了一下,说,“赵老首长是在副团长的职务上转业的,他的服役单位没有变过,一直在某军某师英雄团。”
“是那个在抗美援朝中打得只剩下一百多人的英雄团吗?”吕副主任下意识的坐直了身板,盯着李帅问。
李帅点头,“是的,首长。也就是咱们南陆某旅的前身。”
“原来是某旅的老首长老英雄!是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到位啊!”吕副主任一拍桌子,满是自责之色。
年轻干部们也许对英雄团的历史不是很了解,但是现在的某旅他们是很了解的。某旅是南陆部队中的绝对王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用的是最差的装备,但是战斗力却是排在前面的,这个部队的性格非常硬,作战风格彪悍。现在改成了中型机步旅,用着军中最好的装备,战斗力突飞猛进。
一般来说,要出动一支部队执行某一项任务,战区机关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支部队,是在调配不开了才会考虑其他部队。
袁政委感慨着说,“是啊,我们,地方,相关部门的工作是存在很大疏漏的。怎么能出现这样的漏洞呢?即使按照以前的政策,副团级领导干部转业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情况。”
“是啊,说明我们的工作依然存在很大的不足。一等功臣,英雄团的老副团长,流落在小县城里成为孤寡老人,我们惭愧啊!”吕副主任也是个感性的人,眼里隐隐有泪花。
整整半个世纪,在座的年轻干部很难想象到底是一种什么精神支撑着赵明德坚持做一件事情直到今日。几乎是一辈子了,所有的钱全部用来资助烈士家属的生活,单单是这件事情就足以让世人震撼。
吕副主任调整了一下情绪,马上进行了工作部署,会议结束后,大家连夜展开工作,依然决定暂时不和地方联系,部队先进行调查把赵明德老同志的事迹整理出来。
散会后李帅没有走,袁政委对吕副主任说,“老吕,李帅同志有些话说。”
吕副主任走过来,道,“小李,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李帅说,“首长,赵老首长的情况比较特殊,对大张旗鼓的宣传可能比较反感。”
吕副主任沉吟了起来。
宣传肯定是会大张旗鼓的,如此事迹太值得大力宣传了,但是不能不考虑赵明德老同志的感受。赵明德老同志能隐姓埋名半个多世纪,吕副主任是能够体会到其中的情感的。
“好,我会把握。还有什么补充的吗?”吕副主任说。
李帅说,“首长,既然我的任务完成了,我想归队。”
吕副主任不太明白。
袁政委笑着解释道,“小李现在是全军侦察教官集训队的总教官,部队正在进行拉练,他这个总负责人不能长期不在位。”
“原来这么回事,好,可以,那小李你先归队。赵老首长和你应该是比较谈得来的,后面需要你配合的话,我会让袁政委给你下命令。”吕副主任说。
李帅立正敬礼,“是!谢谢首长!”
目送吕副主任走了之后,袁政委对李帅说,“全军侦察教官集训搞得怎么样,听说你搞了个创新,在十四天的拉练中完成所有科目的训练。”
“是的。”李帅说,“海特瞧得起我,我得拿出点东西来。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虽然海特是新部队,但是人家条件好,出来就是高富帅,面上是挺客气的,骨子里是很傲气的,话里话外的就是想让我拿出点真本事来。您不知道,那位赵副营长可是为很有城府的人,说话客客气气的,其实一直在委婉的逼着我展现实力。”
袁政委很意外地打量着李帅,很是惊讶地说,“小李,你考虑问题很深刻啊,当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呐。我一直以为你除了带兵之外,脑袋就是一根筋。”
李帅笑着说,“政委,怎么说我也是在部队里干了八年,这么浅显的问题都看不出来那这个兵真的白当了。”
“说得对,一名优秀的军人不仅仅是体现在战场上的,你也是八年党龄的党员了,分得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懂得集体荣誉集体利益至上这个道理。按照你这么说,他们把你抬上总教官这个位置,也是存了一些小心思的。”袁政委思考着说,“我是纳闷了,他们主办的集训凭什么就把馅饼砸你头上呢,看来是做了两手准备。”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二章

话音一落,李凤生、陈修然、徐怀安几人立即就围了上来。
徐怀安满脸兴奋,巨斧往肩膀上一扛,大拇指一抹鼻子,道:“太子老大,你就说怎么干吧!”
陈修然也笑了笑,道:“低下的士兵,也已经迫不及待了。不过我这时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在招太子卫时,要动用审核制了,这招的确高!招进来的人都是和我们一条心的,命令执行得很彻底。”
就连李凤生,此时也是满脸笑容,道:“经此一战,京都就没有什么能够再给我们造成大麻烦的势力了,一下子损失掉这么多人,也足够燕王疼的!只是可惜啊!就算知道是他,我们也造不出任何证据。”
梁休笑了笑,道:“要证据的话,其实并不难!一来范轲暴露了,二来……燕王府要养这么一支军队,开销会非常大,而且还得培养这支军队的野心和贪欲,那要砸的银子,就得是个天文数字。
“只要把这两个消息告诉密谍司,让密谍司审问范轲的同时,追查这几年燕王府的往来账目,相信很快就能查出燕王养兵的证据的。”
听到梁休的话,徐怀安双眼顿时大亮,道:“那就把消息告诉陛下,让密谍司去查啊!”
梁休无语一叹,道:“算了,兄弟相残,没意思……咱们的目标要膨大一点,把目光对焦外敌,才是正道。”
大家还不知道梁休是什么人啊!那是个得了好处就卖乖,吃了亏就骂娘的人,被燕王这么算计了!还无动于衷?
说得这么义正言辞!骗鬼去吧。
李凤生脸色一沉,一拳轻轻锤在梁休的肩膀上,道:“说人话!”
梁休抬头,就看到众人正双目炯炯地盯着自己,当下抚着胸口道:“我特妈烦啊我!要不是为了大局,老子现在就拎着剑上燕王府,找他算账去了。”
众人闻言这才点点头,嗯!对嘛,这才是真正的太子。
梁休心里正窝着火呢!见到众人都一脸欣慰的样子,当下气就不打一处来,给三人一人一脚,怒道:“你们特妈能有点良心吗?没看到本太子现在很不爽吗?
“事情闹到这一步,兄弟兵戎相见,我特妈恨不得将所有事情查实,直接递给父皇,把燕王撸掉。
“但是不行啊!如今的朝堂,官员不是誉王一派的,就是燕王一派的,中立的只有少部分。
“青云观刺杀案!誉王倒了。
“京都造反案!燕王倒了!
“一下子倒了两个权势最大,最有可能夺储的皇子,那那些朝臣肯定会失去主心骨,朝廷会大乱的。
“现在京都已经够乱了!北境战事又呈焦灼状态,要是朝堂再乱了……那特妈整个大炎都成一锅粥了。
“老子能怎么办?老子也很绝望好吧!父皇等这一场胜利,已经等了太久了,我能在这时候添乱吗?一切以战事为重,一切以战事为先。
“所以,老子只能先委屈一下自己了。”
当然,还有一点梁休每说,要是把燕王谋反的证据传给炎帝,那炎帝自己处理就好了!他万一不自己处理,像处置誉王一样,直接丢给了他。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三章

伊籍飞一样地紧赶慢赶,还是在初平四年(193年)的元月初,才赶到成都,为刘表的外事交涉,觐见汉中王。
他连除夕都是在三峡的船上渡过的,当时给了船家和纤夫总计两个金饼的川资,那些苦力才答应在除夕夜还加班拉他过瞿塘峡。
抵达成都的时候,已经是元月五号了。
好在,汉中王还是那么礼贤下士,虽然自己还在“养伤”状态不便见客,却第一时间安排了如今实际上掌管益州事务的右将军李素,接待了伊籍。
双方的会晤就在成都城北的行宫里举行。(这一次刘备的汉中王府设在了南郑,所以成都这边算行宫。虽然成都行宫未来的建筑规模和奢华程度,不会比南郑的差。)
不过,伊籍的白跑一趟以及刘表的自取其辱,显然是早就注定了的,所以李素和伊籍的会晤过程其实乏善可称。
双方一见面之后,伊籍先非常诚恳地把刘表的诉求转述了一下:“右将军,上个月汉中王派赵伏波驻兵长沙、接管孙破虏故吏实际控制的区域,还表赵伏波兼任长沙太守,是否逾越太过了?我主刘景升为荆州牧,荆州九郡出缺出乱,理当由他表奏朝廷任命。”
李素显然已经提前掌握了全部情况,所以好整以暇地笑着说:“汉中王也是得孙破虏邀约,听说长沙情况危急,又有当年的反贼余孽从罗霄山窜出来滋扰地方,为了最快解救百姓,事急从权嘛。
再说了,我听说孙破虏因为长沙滋扰,收不上来税赋钱粮,曾经希望诸侯赞助他一笔钱粮,补上他长沙税赋的歉收,好让他继续为朝廷平定扬州提供补给,难道他没有找过刘荆州吗?刘荆州为什么不肯看在大家讨董讨李郭的盟友份上,给孙破虏一些支援呢?”
这里必须说一点:孙坚这家伙其实心中是打过两头卖、让刘备和刘表竞标价高者得的心思的。只不过他也知道,跟刘表接触不能太早,因为刘表手上握着名分,泄露后刘表如果不买,就能用别的办法使绊子。
所以孙坚是先跟刘备谈,谈完之后临成交了,才去刘表那儿询个价,发现价格不合适后就要抢时间立刻跟刘备正式成交。
换言之,孙坚跟刘表的接触,是在周瑜第一次跟李素接洽后回到孙坚那儿之后,才开始的。而且最后正式决定跟刘备交易时,孙坚也诚实地把他“曾经跟刘表接触过”的消息卖给了李素。
孙坚甚至说了,他派去跟刘表交涉的使者,是一个叫张昭的流亡北士。张昭兄弟是今年刚刚因为徐州之乱,因为曹操攻打陶谦时乱杀、从徐州南逃到淮南投靠孙坚的。
李素这才有如此把握,用这话挤兑伊籍。
如果李素说“孙坚是卖长沙”,那太难听了,买卖双方名声都不好。但因为交易金额不大,被李素砍到了三折四折,最终交付并没有超过长沙郡一年税赋钱粮,而且刘表、伊籍等外人也不可能知道刘备到底给了多少。
所以,李素说成是“弥补孙坚放弃长沙后,今年少收的税,以确保孙坚为国平定扬州之乱的军粮供给”。
这就不是买卖了,而是人家断粮的时候拉一把周转一下,一码事归一码事,说出来底气很足。
伊籍果然不得不承认,孙坚确实也找过刘表,是刘表不肯出价:“此事……孙破虏确实找过我们使君。但这跟今天的事儿无关吧?今天说的是私相授受朝廷郡县。”
李素:“不是私相授受朝廷郡县哦,是‘孙破虏找个同盟中更有公义担当的盟友,协助他平定故地’,他是看在刘荆州没有担当的情况下,才这么决策的。
而且恕我直言,刘荆州最近的表现,据我所知,确实不怎么有担当——他怎么能趁人之危,去找李傕郭汜商议,用朝廷的名义对付讨贼盟友呢?这是君子所为吗?”
伊籍闻言大急连忙撇清:“我主是找皇甫车骑、杨太尉和马太常,不是找李傕郭汜,袁绍袁术曹操也这么干。”
李素笑了:“二袁曹操那么干,时间还早,是去年七八月份时候的事儿,可以说是一时没看清形势,被李郭的假装谦恭暂时骗了。可你主去年腊月还这么干,那就不得不说是昏庸或者别有用心了——李郭早就扯掉了遮羞布,去年十一月底,就拿掉了皇甫嵩的车骑将军,改任太尉,而杨太尉和马太常也纷纷被贬斥,那就是他们用来骗关东诸侯的三颗棋子,用完就扔了!
现在,你们还敢说长安朝廷的乱命是天子本意么?幸好在他们最有欺骗性的时刻,汉中王与孙破虏依然保持了警觉,始终没有上他们的当!要是我们也跟刘荆州一样和稀泥或者为了一己私利别有用心,恐怕现在长沙郡就落到了李傕郭汜的心腹手上了。”
伊籍闻言果然大惊:“什么?李傕郭汜对皇甫车骑明升暗降、还贬斥杨太尉马太常的?我怎么不知道,我主刘荆州也不知道,真的。”
李素反问:“刘荆州给所谓的朝廷上表,是什么时候上的?去年十一月份,还是腊月初?”
伊籍咽了口唾沫,艰难地承认:“腊月初……”
李素双手一摊:“那不就结了?他上表的时候,李傕郭汜彻底露出真面目,估计已经有十几天了,只是消息传递太慢,当时他还蒙在鼓里,白白给国贼上表了。
而我军是最快知道李傕郭汜逆举的,因为当时汉中王接受了神医华佗的手术,治疗腿部因为去年七月五丈原之战箭伤留下的后遗症。
也怪我军没有严密封锁消息,李傕郭汜就是在听说汉中王箭疮复发后,才彻底露出贼子本性,裁撤朝廷旧臣、让李傕亲自担任车骑将军,明着大权独揽的。所以,我们为了防止不明真相、不肯阻挡李郭乱命祸害地方的牧守好心办坏事,只能如此快刀斩乱麻,为讨贼义军联盟多保留一些实力。”
伊籍彻底哑口无言了。
果然,刘表试图打利用李傕郭汜的伪善期打个时间差压孙坚的策略,完全泡汤了,还稍稍自取其辱,落下了“给国贼上表”的无知之名。
谁让李傕郭汜的“假装尊奉朝廷”的这场戏,什么时候演完,控制杆在刘备手上握着呢。
刘备一假装箭伤复发,李傕瞬间就飘了。
如此一来,还成就了刘备“国贼只怕汉中王”的美名。
看见了没?国贼之所以藏着掖着,就是因为汉中王当时还生龙活虎啊!汉中王有点小灾小病,连国贼都瞬间猖狂等级提升了好几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