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一章

“夫君。”
“何事?”
“我有孕了。”
杨德利呆滞了。
随后他连夜请了产婆来看。
至于郎中,大唐医者的地位不高,郎中的人数也不多,这等事儿最有经验的就是产婆。
“有孕了。”
产婆查问过后,很笃定的道。
“平安那边才将得了孩子,你就有孕了,可见天不灭杨啊!”
杨德利抱起大丫来抛了几下,得意非常。
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他没埋怨,而是继续等待。
可老杨家也灭了,就剩他这根独苗,若是没儿子,老杨家就断根了。
“娘子你好生歇着,不可劳动。”
杨德利下厨做饭,吃了早饭后,又叮嘱大丫乖一些,有事情去隔壁叫人。
然后他出门,路过丈人家时喊道:“丈人,娘子有孕了。”
门开了,赵贤惠看了他一眼,接着就冲进了杨家,“大娘子!”
王学友也出来看了他一眼,冲进了杨家,“大娘子!”
这是怎么了?杨德利愣住了。
王大锤出来,看了他一眼,“为何早不说?”
呃!
“昨晚你们都睡了。”
王大锤无语,进了隔壁,“阿妹!”
“我错了吗?”
杨德利摇摇头,见丈人家门没关,就想拉上。
墙头,黑白相间的脑袋冒出来。
“嘤嘤嘤!”
“阿福!”
贾平安出了家门,过来看了一眼,“还敢跑!回家!”
阿福一脸纯良的看着爸爸,然后慢慢的缩了回去。
从孩子出生后,阿福就有些怕,躲着不进后院。
“都不省心。”贾平安头痛,“表兄你怎地还不去?”
“娘子有孕了。”
“咦!好事啊!”
贾平安知晓表兄一心就想生个男娃,所以颇为欢喜。
“嘤嘤嘤!”
阿福出来了,抱着爸爸的大腿不放。
“这是何意?”
贾平安要上衙,可阿福不送手。
“平安,我先走了。”
杨德利不是贾平安,作为户部最勤奋的官员,他从不迟到,更不会和表弟般的早退。
到了户部,杨德利先去上司向长林那里露个面。
向长林在收拾案几,抬头看了他一眼,“最近仓部干的不错。”
“多谢向郎中。”
杨德利笑眯眯的准备回去。
“等等。”
向长林叫住了他,“马上议事。”
“有事?”
杨德利过去帮忙。他从小干惯了活,手脚麻利。
向长林直起腰,反手捶捶后腰,笑道:“你倒是手脚快,好好干,以后说不得能直接上到员外郎去。”
“不能吧?”杨德利心中渴望得到肯定的回答,就故意说得不可能,“员外郎是从六品上呢!下官差了老远。”
“想想先帝时的马周。”
杨德利,“……”
他虽然很好学,但毕竟底子太薄,连马周的履历都不清楚。
向长林笑了笑,“马周才将为官,第二年就做了侍御史。大唐官吏大多按部就班的升职,不过也有例外,你若是能出类拔萃……记得上次高尚书说为你升官说话,可不就是上了奏疏?”
上次高履行说话算话,真的上了奏疏为杨德利唱赞歌,可却有人说杨德利不学无术,岂可让他幸进?
为此高履行还和那些人争执了一番,放了狠话,说是这个功劳谁也不能抹杀,下次一起算。
看来有希望啊!
杨德利不禁暗喜。
晚些众人都来了。
“关门。”
门一关上,值房内就暖和了些,只是有些昏暗。
向长林干咳一声,“开始议事……”
事情一件件的说出来,大家集思广益,最后向长林拍板。
议事结束,高履行那边来了个小吏。
“向郎中,高尚书马上进宫备询,问仓部谁熟知各处粮仓的情况。”
所有人都看着杨德利。
要去见陛下吗?
杨德利一阵激动。
晚些进宫,杨德利跟在高履行身后,亦步亦趋,一步都不敢走偏。
看看那些宫殿,真威严啊!
以往他问过表弟宫中什么样,表弟说也就那样,一群宫殿,外加一群宫人。
宫人美不美?
表弟说没看清。
怎么会没看清呢?
传闻天下的美女都进了皇宫去伺候陛下,里面随便遇到一个女人都如天仙般的。
有女人!
杨德利眼角瞥到了右边有几个宫女。
他先看一眼前面。
高履行步履矫健,引路的内侍走的小心翼翼……
毕竟是长孙无忌的表弟,他得罪不起。
没人注意,机会来了!
杨德利飞快的看了右边一眼。
打头的宫女……
国字脸,脸颊微陷,一双眼睛无神……
这是美女?
杨德利干咳了一声,大失所望。
记得在华州的时候,没事儿他就蹲在家门口,看着村里的女人。那时虽然穷,但穷乐呵啊!
现在我做了官,为何不快乐了呢?
杨德利纠结着。
前方止步时,他停住了一切纠结。
我想这些干啥?
每个月有钱粮,家中有妻儿,这日子以前想都不敢想。
当时老贾家太惨了,他决定不成亲照顾表弟一辈子。
所以……我还纠结啥呢?
杨德利抬头,眉间多了欢喜之色。
这日子,真好啊!
内侍进去禀告,随即出来带他们进去。
杨德利低着头,跟着高履行进了大殿,旋即行礼。
他头都不敢抬,只听到争辩的声音。
“如今吐蕃摆脱了内患,正磨刀赫赫。而高丽那边也在盯着新罗,一心想剪除了后患,阿史那贺鲁此次失败,但下一次呢?下一次他若是能在安西搅风搅雨,如何应对?”
崔敦礼侃侃而谈,“府兵囤积于边塞不可过多,如此当增加各地上番长安的人数,在长安囤积兵力,各方有事,长安派兵。”
长孙无忌皱眉,“可长安缺粮,人口再增加,粮食定然不够吃,老夫以为此事不妥。”
“为何不妥?”
崔敦礼原先是兵部尚书,早就建议过增加长安的军事力量,今日再度提议,就和长孙无忌争执了起来。
“粮食!”
长孙无忌说道:“洛阳那边转运粮食艰难,不可再增加人口了。”
崔敦礼觉得长孙无忌太过迂腐了,“就算是不增兵,长安每年新增人口就不在少数,长孙相公却是有些因噎废食了。”
长孙无忌微怒:“前隋时长安就时有歉收,于是只能去洛阳就食。去岁长安是丰收了,可今年如何,谁能担保?若是粮食不够,难道要让陛下带着群臣和军队再去洛阳吗?”
崔敦礼微微一笑,“此事还得要问户部。”
长孙无忌看了一眼高履行,“若是要核算此事,少说三五日,如此,暂且搁下。”
李治旁听了半晌,此刻微微点头,“户部先说说。”
高履行说道:“陛下,此事臣大致知晓,长安存粮今年供给不会有问题。”
这是基本数据,不但高履行知晓,宰相们也知晓。这也是崔敦礼这个建言的根源。
李治点点头,“如此朕心中就有底气了。”
长孙无忌问道:“长安存粮能结余多少?”
呃!
这个数据不断在变化中,高履行也不清楚,“此事下官不清楚,不过……”
他指指杨德利,“户部主事杨德利知道。”
杨德利浑身哆嗦,“臣……下官……下官……”
长孙无忌皱眉。“慌什么?”
“下官……没慌!”
李治微微一笑,“好好说。”
“是!”
杨德利开口,“长安……长存存粮……”
他低着头说话,越说越流利。
“……己酉仓存粮三千三百九十石。”
“……丙丁仓存粮五千四百石……”
开始君臣只是平静的听着,渐渐的就有些惊讶了。
李治上次见过杨德利,记得这是个极为较真的臣子。可今日一看,这

文学

臣子不但较真,而且本职工作也搞得极好。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二章

石鼓山大营,一间挂了张硕大湘省地图的会议室,军议正在进行。
除了第二军军长陈文淇带着第二军北府子弟师,以及登嘉楼师的两个主力团驻守在昆明以外,复兴军、汉儿效节军、少年近卫、归义军的统帅都到齐了。
叶开拿着一根木棍点了点地图上宝庆府,特别是宝庆府和衡州府的交界处。
“很明显了,根据投靠士绅的线报和南镇抚司特务处的侦查,从宝庆府新化县之黑田、白马关到衡州府的三合桥堡和水口堡,这一片区域都有清军活动的迹象。”
“可是根据特务处小旗罗拱诗等人传回来的消息,在醴陵方向也有大队清军活动的迹象。
醴陵之昭陵、涂田等地已经有民众不堪军队抢掠大批逃亡的事情发生!”李阿水摸着下巴补充到。
“这些清狗,又在祸害人!”汉儿效节军右军参将,何元石的次子何成愤怒的锤了一下木桌。
“这些狗官兵,除了抢掠百姓作威作福以外,什么都不会干,真是军人之耻!”
屋子里面的高级将官们都跟着点了点头,现在叶开的军队中有一种非常好的风气,那就是很有军人的荣誉感。
像满清那种私下抢掠百姓,窝藏财物等,不但抓住了轻则上军法处的军事法庭,重则直接砍头,更会被所有人鄙视,视之为禽兽。
这大半年时间以来,栽在军法处的士兵,都快跟战场上阵亡的差不多。
到了现在,在严刑峻法和荣誉感的双重影响下,叶开军队中的风气为之一新。
这也是衡州府乃至隔壁的宝庆府士绅争相来投的一个重大原因,他们从不扰民、不抢掠、空了还帮乡民修修桥、挖挖灌溉水渠的叶开军队中,看到了无限的光明,对比起满清土匪一般的军队,现在的明军,绝对称得上是天兵天将!
黄老四轻轻的喝了一口热水,这个曾经的无赖疍家泼皮,现在已经是复兴军第一军终将军长明德侯了,是整个叶开麾下武臣之首。
“大王,看来阿桂有可能是把清军分成了两部分,其实也要这样才合理,要是在一起的话,十几万大军的粮草转运压力可不小,就是吃,也能把宝庆府给吃垮。
而且醴陵和湘潭方向不驻军,那阿桂就是在把长沙的大门打开,送给我们打,他肯定不会这么傻的,所以兵分两路才更合理。
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必须要知道,清军东西两方的配置是怎么样的?阿桂到底是在宝庆还是醴陵!”
“报告!大王,南镇抚司千户,署理宣教处武文鸯报道!”门外响起了武文鸯的声音,叶开乐得一拍手,“情报来了!”
“大王,好消息,找到阿桂的踪迹了!”武文鸯接过叶开递来的水猛灌了一口,然后才气喘吁吁的说道。
“别着急,慢慢说,事关重要,你首先告诉我这个消息你们宣教处是怎么得到的,是否可靠!”
“大王,这消息是满清的长沙知府沈廷瑛提供的,我们又从长沙城付家证实了的,付家的船队最近被征用,正在帮清军运送粮秣!”
武文鸯满面红光的说道,显然能立下这么大的一个功劳,他也很兴奋。
“满清的知府会给我们通消息?”叶开的连襟武性惊讶的问道,这可是一省会城的知府,会这么轻易的就投靠?
“说吧,又不是什么秘密!”看着武文鸯投来的询问眼神,叶开点了点头,现在是高级军官会议,蓝色三级机密,他们可以知道。
“长沙知府沈廷瑛是浙省台州人,先于侯官侯就义的顾真逸子爵,是他的远房表弟。
大王准备进军湘省的时候,我们南镇抚司特务处,就把沈廷瑛的家小族人三十余口,给接到福州安置了,所以他没得选!”
高!武性竖起了大拇指,还没开战就把对方知府的底裤给扒了!
接?说得好听,说是绑架可能更合适一点。
同时他心里对于叶开新设之锦衣卫,又多了一分忌惮,这些人还真是无孔不入啊,还最喜欢拿捏别人的短处。
看来自己不能跟小姨子阮氏玉琬走的太近了,说不定他自以为隐秘的动作,早就在叶大王的监视中了。
“沈廷瑛知府让我禀告大王,阿桂率满清主力大约八万人驻扎在醴陵、湘潭、石潭等处。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三章

第1309章洛尘撸袖子
两人短暂的在虚空之中停滞,一人身上太极图涌动,另一人魔气澎湃,似有黑云横空之势。
“该拔剑了吧?”
洛尘脸上带着一丝玩味之色,他对张三丰的剑法也是十分的好奇。
这么多年来,未曾见过张三丰出剑,对张三丰也是十分的好奇之色。
“嗯?”
魔尊看着自己的倾力一剑竟然被张三丰的太极图缓缓消磨,眼中也是带着一丝惊色。
“没想到,你的太极拳法竟然如此之神奇!”
“呵呵!”张三丰淡淡一笑:“暗含阴阳,不足为奇。”
“一招定胜负吧!”
魔尊淡淡的瞥了张三丰一眼,有些急不可耐!
“好!”
张三丰一声低喝,手腕翻转,手中多了一柄七尺青锋!
“嗯?”
魔尊看到张三丰突然出剑,眼中带着一丝诧异之色,静静的等待张三丰的解释。
“拳法只是下乘,试试我的剑法吧!”
“剑法?”饶是性情冷淡的魔尊此时也是面露诧异之色,“你竟然还会剑法!”
张三丰淡淡一笑,轻声道:“接我一剑!”
话毕,手中的太极剑猛地朝着魔尊杀去,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剑,没有任何的玄妙。
许久之后,只见一道人影静静站在原地。
“这……”
“就这……”
不仅仅是玄苦等人惊呆了,后来的重楼也是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洛尘的脸上尽是诧异之色,一剑?
就这么平平无奇的一剑?
大概过了一刻钟时间,只见一道人影猛然角落之中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洛尘的脸上带着一丝淡笑之色:“张老的剑法恐怖如斯!”
魔尊一脸骇然的看着张三丰,脸上也是带着一丝颓废之色,静静的看着张三丰,沉声道:“你之剑法,已然大成,为何却用拳法糊弄与我?”
张三丰嘴角一抽:“我以为拳法能后解决你!”
……
武道宗师之战彻底结束,武道大会也是逐渐落下帷幕,武林盟主之位杨过收了。
回到皇宫之中,洛尘唤来沈万三,询问工厂之事。
“万三,我们的纺织厂如何?”
“可能供应制衣厂?”
沈万三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之色,轻声道:“陛下,这两个月,我们一直在扩充规模,如今不只是我们的子民在疯狂购买,就连一些其他国家的商人,也是大肆购买,还是供不应求啊!”
洛尘稍作沉吟,轻声道

文学

:“不可盲目扩大产量,但是一定要让每一个百姓都能买得到!”
“另外,通知锦衣卫,让他们查商户,一但发现有人恶意囤积,立刻封杀!”
“诺!”
“万三啊,如今商行的营收直接与国库收入挂钩,各地都在大兴土木,搞建设,今日我给你讲一讲,何为扩大内需!”
沈万三听到扩大内需四个字,一脸的茫然,洛尘淡淡一笑,便开始了装逼之旅。
“陛下,赵小国公回来了,如今正在殿外等候!”
郑和轻声慢步的走了过来,轻声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