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二章

苍云山,轮回峰后山。
祖师祠堂。
没用三天,只用了一天,原本凌乱的祠堂,就被四个姑娘给恢复的七七八八,地上散落的灵位,被重新摆好,散落的蜡烛也被重新扶起点燃。
几乎看不出来,在几个时辰前,这里还宛如被几万斤黑火药炸过一般。
现在鬼丫

文学

头与小七,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玄婴马上要前往龙门。
小池体内住着一位伐天的头号战将祖龙,肯定也要去凑凑热闹。
阿香大哥姐也会去。
龙门那边未来几天一定是风云际会,这两个小丫头最喜欢凑热闹,自然是心痒难耐。
可是,她们却不敢去。
尤其是小七,她知道自己的父皇就在龙门,若自己前去龙门,肯定是自投罗网。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内心挣扎之后,两个小丫头决定还是不要去龙门凑热闹了。
小七给的理由很充分,她不想看到自己所爱的男人,与爱自己的男人打起来。
鬼丫头开始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小七所爱的男人是叶大厨,爱小七的男人是西帝。
于是,鬼丫头又开始和小七互掐了起来,捍卫叶小川是自己妹夫的铁一般的事实,抨击小七鲜廉寡耻,整天就想着第三者插足,挖别人的墙角。
二女不吵着去龙门,倒让妖小鱼轻松了起来。
十年前,老祖宗妖小思交给她的任务,可不是监禁小七与鬼丫头,而是寻找到取出混元老祖藏在小七丹田里的古画的方法。
这么多年过去了,妖小鱼至今还是束手无策。
如今西帝亲自下界,若是让她带走了小七,再想将小七抓回来,可就不太容易了。
现在两个丫头主动提出留在祖师祠堂继续蹲苦窑,这可就再好不过了。
出发前往西域的,只有玄婴,阿香姑娘与小池姑娘三个人,至于妖小鱼,妖小夫,贤夭三人,则没有前往。
妖小鱼要留在祠堂里,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是不会轻易离开祠堂的。
妖小夫要赶回天池才行,最近天池封印震动的非常厉害,尤其是一个多月前,封印差点就被神秘力量给冲开了。
单凭小白,小青,小月三位狐妖,很难镇住的封印,她得回去协助。
贤夭虽然拥有着极为恐怖的战力,但她却是人间所有须弥强者中,最不自由

文学

的那个。
在和平时期,她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但现在是浩劫时期,她的行动就受到了苍云门的约束,除非有玉机子的调派,否则她是不会轻易离开苍云山的。
不过,贤夭很清楚,只要明天一早,人间传出玄婴,瑶光高调前往龙门助战,玉机子就一定会有所动作,极有可能暗中派遣自己前去龙门。
天刚亮,玄婴三人就启程了。
而这时,远在数万里外的魔鬼湖,还是朗月当空。
随着拓跋羽的教主令的发出,魔鬼湖数万散修,在前几日,大部分便已经前往了圣殿,此刻尚在魔鬼湖的,都是一些顶级的大佬。
郭子风,天鹤角的主人,绰号地煞魔君,是魔教的六魔之一,与千夜魔君,黑山老妖等人齐名。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三章

近乎同时,在本体现身的刹那,八道残影同时动作,面向核心的目标,近乎同时飞纵而至,如同蝉翼的刀锋八面割裂,不留生机!
瘦秃子还不等退后,就见刚才静止的残影此刻已经逼到眼前。同时鲜血如注,在光华交错的一瞬间,八道致命伤口已经在顷刻间结果了他的性命。
最后一丝意识残存,瘦秃子看着涌出的鲜血,虽然张开嘴,却已经说不出一句话。
流淌的血液,僵硬的身躯。宵万斛轻轻一推他,负罪累累的身躯随之倒落尘埃。
光影交错落幕,宵万斛看着地上的尸体,表情始终是悠闲的随性。
好像想起什么事,宵万斛收刀的同时,指间闪过一丝光芒。只见满地鲜血霎时化作飘飞的金粉点点,随微风吹过,顿时消湮无踪。
底下律向熙与他正好对视。明月升至中天,皎洁的光披散在两人的头发与帽冠上,看起来银白如雪。
“搞定。”宵万斛从屋顶跃下,来到律向熙面前。
“江先生身手超绝,委实值得万两银。”律向熙笑道。
“嘁。”宵万斛撇过头。之前收钱买命,这万两银他还没正眼瞧过。
他低头看了看那几个儒生:“他们怎么样了?”
律向熙轻拍了两下身边儒生的肩膀:“并无大碍,我已经给他们治疗过了。只是青崖书院支派藏拙府被灭,实在令我沉痛。”
儒生们也是各自悲恸,看起来都悲愤填膺。
“既然已经如此,你们冷静处理吧。”宵万斛始终并不很关心他们的事,“不过刚才那些汉子好像说到,他们家影旗使的事。”
他虽然现在毫无头绪,但是说不准在这些凑热闹的地方能找到线索。
律向熙先跟儒生们交代了在这里安顿休养的事宜,这才转过头来:“影旗使,是九彻枭影的四位主将之一吧。”
“你知道得还真详细。”宵万斛撇嘴,对他冷笑道。
律向熙一愣,随即淡淡拂过笑容:“昔日有所听闻而已。”
远天飞过几只吵叫的乌鸦,在月轮之下穿过。宵万斛对它们颇有忌讳,很不爽地揉揉耳朵。
“江先生要去直撄其锋么?”律向熙立即问道,似乎想摆脱刚才他的怀疑。
“啊,是啊。”宵万斛回过神,他还真是对自己这个“江先生”的身份不很熟悉。
律向熙深沉地叹道:“也好。事已至此,保全黎庶才是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