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一章

这一十五拳中,陈厚负隅抵抗,但他已经落了下风,更何况在这漆黑的夜中,他就像瞎子过河一般,摸不清方位,又怎么能和吴羡对招。
吴羡第十六拳正要落下,“嘿嘿,没有……力气……了吧。”陈厚冷笑一声,语气断断续续,却又有两分嘲讽意味,他随意吐出一口血痰,双目灼灼,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情。
陈厚从吴羡拳力之中感受到,吴羡拳力越来越小,且速度也愈发迟钝,显然亦是强弩之末,后继无力。
吴羡睁开眼睛,冷眼一睨,拳头攥得死死的,他手臂一个转动,拳头正向陈厚面门而去,咚一声,陈厚倒飞出去,犹如断线风筝猛然摔倒在废木渣里,吴羡也赶忙后退数步,他没有在乘胜追击,而是小心谨慎的运功调息,一方面又提防着陈厚突然间出手。
屋内漆黑一片,气氛沉重如水。两人各安心思,吴羡没了力气,而陈厚先前在黑夜之中,失了地利,此方又中了十六拳,五脏六腑皆有损伤,况且吴羡拳上附着的内力,也藏在他四肢百骸的之中,随着那些被打散的真气之中,一时之间难以清除。
陈厚冷眼瞧着四方的黑夜,心中十分震惊与后怕,但他赶忙摈弃杂念,他刚想说话,喉咙里顿时涌出一口鲜血,他喉咙一吞,摇摇欲坠站起身来,问道:“刚才你那招……是什么功夫?”
吴羡微抬着头,忽而一笑,说道:“怎么,想学啊你,我教你啊。”
陈厚摇摇头,并不再问话,他拖着身躯,根据刚才吴羡说话的方位,一步一步想往前走,吴羡心中一震,目光惊疑看着陈厚,吴羡方才一十六拳,虽然不具巅峰时刻的一半实力,但他绝不相信,承受了一十六拳的陈厚,还有一战之力。
况且吴羡真气全部用尽,只可说是一个具备拳脚功夫的普通人,面对一个内家高手,几乎没有一战之力,倘若陈厚还能够战斗,吴羡干脆乖乖等死好了。
吴羡听见耳畔传来的脚步声,他忍着伤口的疼痛,一个翻滚,手臂一动,一把断刀握在手中,他手上断刀一晃,刀身轻轻颤抖,吴羡低头一眼,心中暗暗想到:自己力气也要用完了么?
陈厚抬起了手,手上掌心向前,他目光中汹涌着强烈的杀意,霎时间大喝一声:“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陈厚奋力奔出,但他只一个动作,便感觉到身心撕心裂肺的剧痛,冷汗从他苍白的脸上涔涔落下,他钢牙一咬,额头上青筋如同起伏的山脉,在一倏间全部凸了起来,他冷哼一声,不管不顾,掠去的速度越来越快,转瞬间就至了吴羡跟前。
吴羡刚欲抬手执刀横劈,刚一抬手,他的手臂又轻轻颤抖起来,力量愈发地孱弱,已经筋疲力竭了吗?吴羡感受着陈厚那一掌上的力道,他连忙侧身一闪,陈厚扑了个空。
但陈厚去势不止,喀喇一声,陈厚一掌击在门框之上,木门一下子坍塌了,门外有着淡淡的月光,氤氲月光宛如一池溪水,缓缓的从门外就流淌过来。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二章

两个月后,张道灵彻底完成了对钧天道国体制的完善,而钧天道国也与青夷神廷签订了一系列的盟约,并且在太一城举行了祭天仪式。
这场祭天仪式无比盛大,钧天道国大小道职、青夷神廷大小神灵,还有各个门派的掌门、观主,全部都来参加了祭天仪式。
尤其是张玉鸾和林清棠,二人共同登上九重高台,一起焚香祭祀,祭拜天地。
当然,青夷山的那些丫头们也全都来了。
不过,比起白鼠精白淑、山羊精漾漾、野花猫冷冷、白兔精七七、凝香山山神秀秀、巡岩山山神药药她们,一进入繁华的太一城就玩的没影了,熊猫精滚滚就显得有些孤单。
她一个人坐在那里,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堆好吃的食物,但她却嘟着嘴,一脸不开心地吃着。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怎么不和你的姐妹们一起去玩?”张道灵在滚滚对面坐了下来,笑着

文学

问道。
滚滚‘哼’了一声,道:“还不是嫌我走的慢,可是我本来就是熊猫啊,熊猫本来就走不快!我有什么办法!”
张道灵哈哈一笑,伸手捏了捏滚滚肥嘟嘟的脸蛋,道:“那我陪你玩吧?”
滚滚抬起头,看着张道灵道:“你?你能陪我玩什么?”
张道灵将桌上的食物推到两边,滚滚连忙伸出手护住,免得掉下去,然后眼睛直直地看着张道灵。
只见张道灵不知从哪来搬来一张棋盘,两盒黑白棋子摆在桌上。
“来,我们下棋。”张道灵说道。
滚滚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张道灵将黑白棋子抓在手中,朝滚滚说道:“这就是你啊,你看它们是黑白分明的颜色,你也是黑白分明的颜色,但黑中有白,白中有黑,有意思吧?”
滚滚听了,顿时来了兴趣,“好有意思啊,快,教我玩。”

三个月后,张玉鸾卸任钧天道君职位,并永远废除钧天道君一职。
并将钧天道国的最高权力,移交给了七大监国长老。
从此,钧天道国进入了监国长老的统治制度,并且一直延续了下去。
而这一切,除了在天下百姓、神、妖、修士之间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外之外,钧天道国的正常运转却丝毫不受影响。
卸去职务的张玉鸾和张道灵来到了青夷山,向林清棠她们告别。
“你要是走了,那我以后跟谁下棋啊?”滚滚眼眶通红,双手拉着张道灵的衣角,十分不舍地说道。
张玉鸾在一旁笑道:“无妨,我卸任之前已经在道国中设立了钧天棋院,以后每十年举办一次棋圣大会,成为棋圣的人就可以入主钧天棋院,成为钧天道国棋圣,地位相当于道国理政护法,仅在七位监国长老之下,很快就会有无数下棋的人出现,你永远都不缺棋下了。”
“可我舍不得你。”滚滚泪眼汪汪地看着张道灵说道。
张道灵用袍袖擦掉她的眼泪,笑着说道:“我只是回师门去,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真的吗?”滚滚问道:“什么时候?”
张道灵想了想,道:“当你夺得十届棋圣名号之后,我们就会再见面了。”
滚滚顿时来了精神,点头应道:“好,我一定会做到的。”
一旁的林清棠默默叹了口气,傻丫头,十届棋圣,可是一百年啊。
最后,张道灵向林清棠拜别,林清棠看着张道灵笑道:“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你我相识不过数月,但我还是祝你一路顺风。”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三章

高明高觉兄弟没想到萧升会主动垂询,不过既然萧升问起了,两人便也不再迟疑。
只见顺风耳面色肃然道:“禀帝君,如今祖洲之上的各路修士,

文学

修为大多参差不齐,脾性也是千差万别。
若是强行逼迫其加入道宫,恐怕容易适得其反。届时祖洲之上恐怕会大乱不出,小乱不断!”
千里眼亦是在一旁点头道:“不错!帝君,此辈虽然鱼龙混杂,但是大多都是为了求道修行,并不是什么嗜血好杀之辈。与其强逼,不如怀柔!”
其实萧升早有吩咐,不允许有邪法魔修出现在祖洲之上。
倒不是他心性迂腐,而是这些人修行着不知从哪里学来的邪魔之法,心性之中通常都有极大缺陷,一不小心便会失控。
届时什么万里之内寸草不生、生灵绝迹的场面,恐怕就要频频在祖洲之中上演了。
这些心性凉薄的魔修可不会顾及别人,说自私自利已然夸奖他们了。
最怕的就是那些魔性深重,已然开始损人不利己的魔修出现在祖洲。
毕竟像这种垃圾早已不将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即便三元道宫事后将此辈碎尸万段,也弥补不了任何损失。
也是因为萧升立下的这一规矩,方才使得祖洲越来越受那些散修的青睐。
毕竟这样的疯子,他们也是厌恶之极!
有千里眼与顺风耳在,那些心怀鬼祟的邪魔歪道在祖洲上潜伏不动还好,一旦被两人察觉,最后都无一例外都被无支祁麾下挫骨扬灰了。
不过萧升也知道深浅,只要这些魔修不来祖洲搞事,他也懒得招惹是非。
而三元宫之中,无论是诸多城隍土地、还是一干道兵神将,在听完千里眼与顺风耳想叙说之后,都不禁若有所思。
半晌之后,只见风后出列道:“禀帝君,两位神将所言有理,末将觉得或许可以暂且试行一二,若有妨碍再改不迟!”
此言一出,便是先前反对的无支祁等人也不由沉默下来。毕竟他们虽然好战,但是也不是傻子。
对面既然给了台阶,他们自然也就顺势下去了,以免最后没了面皮。
萧升见状殿中诸臣算是统一的思想,便也不再犹豫,直接面色郑重的说道:
“自今日起,以无支祁领雷府掌征伐之事;风后掌灵府,管理人道诸事;冥府之中以无怀骊连为首,负责阴司诸事!
三府之下再有九宫分列,若尔等忠心任事,本尊自有尊位相酬,故诸卿切莫懈怠!”
三元宫之中的主动仙神,没想到萧升竟然就这般果断的将诸事定下。
一时间虽然心知震惊不已,但是此刻也顾不上细想,连忙一个个的都应声称是。
……
其实无需千里眼与顺风耳禀报,对于某些事情萧升也心中明白。
洪荒天地之中虽有有万灵并列、无量生灵,但是实际上只有极少数生灵,才能成仙了道。
就好似即便是在鲜花似锦的盛世之中,也总有人活得如蝼蚁一般卑微!
但是偏偏就是这些看似如蝼蚁一般的生灵,才是人道的根基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