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千关没有听懂古树的意思。
但是女子明显听懂了,她抬手一拍千关的额头,一缕金光闪动,一个金光闪闪的‘仙’字从千关的额头缓缓飘出。
女子伸手握住‘仙’字,道:“他可是货真价实的那个人,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就是了。”
水面荡起微微波浪,清澈的水面下,古树错综复杂的根部正在缓缓挪动。
千关这时才发现,古树其实一直都在移动,而他一直站在古树的下方,被带着一起移动。
古树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一直都没有说话。
据说每个禁地都埋葬着许多仙人墓,这里是第十禁地,里面自然少不了仙人墓地。
只是这放眼望去都是水的地方,墓地都在什么地方?
难道在水底?
千关低头透过水面向着水底望去,但是深不见底的水潭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女子率先打破了沉默:“你是在犹豫什么?十六大禁地现世,不正是意味着时间到了吗?”
阳光照射水面反射进树底的淡淡光芒,温暖但并不耀眼。
古树的枝叶在微风中轻轻摇晃,千关抬头望向茂密的枝叶深处,那里有一颗散发着淡淡红光的果实。
果实形如椭球,包围着果实的红色光芒在昏暗的环境中犹如燃烧的烈焰。
等了许久,古树上终于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紧接着古树说道:“也罢,这跨越几个时代的恩怨是时候该结束了。”
古树的藤蔓在空中晃了两下。
女子见状,轻笑一声,然后转身对着千关说道:“你上去吧,接下来……嗯……估计你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
千关一听,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一段时间是多长时间?我可是很忙的!”
女子不屑的说道:“你不就是担心你那个陨仙宗吗?那里我可以帮忙照看一下,还有你捡回来的那个仙界的小女孩,我也会让她成长起来的。”
千关眉头紧蹙,女子的言外之意就是他将会在这里度过漫长的时间,而他现在甚至不知道他留在这里要干什么。
这时,古树的声音悠悠传来:“接下来你必须将那颗心脏融合,这个过程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十年,甚至可能是百年,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
“心脏?什么心脏?”千关问道。
“你现在问这个有什么用?如今全世界都在围绕着你在转动,你自己一手引导的计划如今也需要要有个结局了。”古树仿佛陷入了深深地回忆当中,声音中充满了一种穿越时代的沉重感。
古树沉吟片刻,继续说道:“枯北魔域的复苏,仙界的开启,一切都不同你当初所言,你的回归是必然的。”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女子此时却突然开口:“枯北魔域的复苏是也没能想到的,但是这似乎也在你的意料之中,当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还有……”
说到这里,女子突然沉默了,她的表情显得很低落,然后再次缓缓开口说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当我回来的时候,大家都不在了?无论是你……还是师父……”
“你在后悔吗?后悔当年没能陪在他身边?”古树悠悠而道,“那一千年里发生了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甚至连我都不曾知晓,只知道最终出现在这里只有这满地的尸体。

文学


千关静静的听着,他也插不上话,关于女子口中的‘你’和古树口中的‘他’到底指的是谁,他隐约也能猜的到。
但是他并没有印象,这份感伤并没有传达给他。
“十六大禁地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千关抬头问道。
这个问题是该古树来回答的,所以女子并没有说话。
古树沉吟了片刻,才缓缓开口说道:“禁地并不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是因为有禁地存在才有其他种种存在。”
“听不懂……”千关摇头。
“听不懂就对了,你有没必要知道,老老实实去干你该干的事情就可以了!”
说着,古树的藤蔓突然将千关缠绕住,然后猛的扔进了阴暗的树冠之中。
千关的眼前顿时一黑,等到他再次见到光亮的时候,出现在他的眼前的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水球,水球里有一个发光的绿色球形水藻。
而千关现在正趴在水藻上,在这里他能正常呼吸,能自由移动,唯独离不开这水球的范围。
“我需要在这里干什么?”千关抬头对着外面大喊。
声音不断在耳边回荡,没有人回应他,他也看不到水球外面的情形。
只能认为处于另一个空间,对于古树这种存在,制造一个独立的小空间很简单,所以千关并没有感到太吃惊。
“这里只有一个球形水藻,想来这个东西才是我留在这里的目的了。”
千关伸手在球形水藻上轻轻抚摸着,因为不知道这东西的强度,所以他也不敢太用力。
球形水藻的表面光滑如镜,上面隐约能看到一些错综复杂的纹路。
这些纹路呈现墨绿色,与绿色水藻的颜色或许相近,以至于很难看出来。
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发现这些纹路虽然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走向却有迹可循。
“难道这个就是他们说的‘心脏’?”千关犹豫了一下,将脑袋凑近球形水藻的表面。
这才发现,这个球形水藻的里面竟然有心脏的跳动声,这是个活物!
就在千关想要握住球形水藻的时候,球形水藻突然发出“叽叽叽”的声音,然后从他手中溜掉了。
千关在原地愣了一下,看见球形水藻在他的眼前不断的晃悠。
他伸手去抓,球形水藻就迅速躲开,再抓!再躲!一人一藻如同躲猫猫一样,你追我赶,却始终没有个结果。
“你是在挑衅我是吧?”
千关有些恼火,运转灵力,速度提升到了极限。
与此同时,球形水藻也发出激烈的“叽叽叽”的声音,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一溜烟的跑了起来,速度竟然不亚于尽全力的千关。
……
在水球外部,女子优雅的站在古树旁边,目光眺望着远方:“人我已经带过来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古树的枝叶微微颤动了一下:“你这个人真的会给人找麻烦,把拿到丢过来就跑,怪不得当初整个方天十域的大修士都被你得罪光了。”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冯君感觉到了在星系里,有异乎寻常的能量波动,忍不住侧头看去,“嗯?”
出现能量波动的地方,其实在星系边缘,距离他不算很远,但是距离别人有点远、
冯君看到了一片庞大的空间涟漪,甚至还有灰蒙蒙的能量光环,“跃迁能量场?”
感受到这种波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澹台玉湖甚至直接传送到了他的身边,纤纤玉手抬手一指,“冯山主,那里出现了异常能量波动。”
澹台家跟冯君,真的是不打不相识,此前的恩怨已经了结,这次还来了一名真仙,但是那名真仙也听澹台玉湖的调度。
澹台玉湖虽然只是坤修,但是布局能力非常强大,再加上澹台家也不缺钱,所以她在距离冯君不远处,直接架设了一个传送阵——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此刻冯君的周边,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保镖,比如说管红袖什么的,闻言他们往冯君身前一闪,显然是想遮蔽可能的攻击。
冯君摇摇头,无奈地叹口气,“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只是跃迁的能量场。”
“跃迁能量场?”澹台玉湖的美目白他一眼,“是虫族跃迁过来了吗?”
其实跃迁时候的现象,这个世界的人族未必能感觉到,但是来自天琴的修者个人素养太高,只要愿意观察的,多少都能感受到一点。
所以澹台玉湖也只是问一声,其实她的心里已经有猜测了。
“当然是虫族了,”冯君苦笑一声,“你还指望人族舰队这时候跃迁过来?”
“那得赶紧处理啊,”管红袖着急了,“咱们也不知道跃迁过来多少虫族,要不……还是呼叫真尊支持一下?”
“我也在考虑啊,”冯君无奈地挠一挠头,“该呼叫哪个真尊呢?”
“如果是跃迁的话,你还有十息考虑的时间,”颜家的真仙冲了过来,一脸的严肃,他的手里还拎着颜雨汐,是从行星上一路瞬闪过来的,显然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正色表示,“咱们不知道对方来的规模有多大,尽快联系吧,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真不多了,跃迁跟神降相比,花费的时间确实长了很多,但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长,正经是跃迁过来的规模,真的不好判定,所以必须郑重对待。
跃迁的时候攻击不行吗?冯君揉一揉额头,“还是得招呼真尊来?”
“必须喊真尊来啊,”颜家的真仙正色发话,“而且得是随叫随到的那种,我颜家老祖……真的抱歉,出来的时候没有商量,不能直接招呼过来。”
顿了一顿,他看到冯君没有反应,于是又说一句,“其实壬屠真尊不错,不过,如果只是指望他,万一喊不来的话,就只能指望冯山主了。”
指望冯山主,那当然就是指望“师门气息”了,不过很显然,颜家真仙不是这个目的。
冯君快速盘算一下,这个时间还真的有点挠头,壬屠真尊回了太虚不到十天,肯定是不赶趟儿了,现在再去通道口等两门调派真尊,也不一定保险。
去寻钓叟倒是可以,相信自己撇开壬屠真尊再去前线,钓叟估计不会再玩什么吊胃口的花样,但是……前线也需要真尊压阵。
所以现在最可靠的,就是去炽焰板块召唤銮雄真尊,至于说帮壬屠真尊遮蔽……却是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由此也可见,手上有个把机动的真尊配合,在异世界的征战中,真的很方便。
这些想法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到了炽焰,而且是在最外围的区域。
冯君嘴里轻声发话

文学

,“銮雄真尊,虫族世界有急事求援,请赶快现身。”
他现身得是如此突兀,正好百余米外有两个外来的金丹真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连法宝都掣了出来,如果此处不是金乌重地,没准就已经出手了。
但是听到他的话后,一名金丹高阶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友,咱们开玩笑也得有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蓦地出现在了冯君面前,虽然是收着威压的,但是只从气场就能感觉到,绝对是高阶修者。
冯君的反应倒是还好,不远处两名金丹只觉得两腿发软,忍不住往地上跪的感觉。
更远处有金乌门的弟子也发现了异常,一眼看过来,马上恭敬地施礼,“见过銮雄真尊(大尊)(老祖)(叔祖)……”
冯君不能判断,銮雄真尊是不是囫囵过来了,“可以走了吗?”
銮雄一伸手,搭上了他的肩头,“你小子用我还真的方便……走吧。”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将时间往后推移三个月。
此时的西秦已经为天下震惊……甚至秦人已经可以完全挺直了腰杆,当之无愧地自称一声‘大秦’!
原本的魏地已经彻底属秦,甚至秦国派出的官员已经开始组织魏民春耕……王兼的那一手‘乱兵计’着实是狠辣又高效,它让魏民知道,谁才是真正能够保护他们身家性命的人。
魏国贵族也没落得好下场。
因为姬正的强令,这些投降的贵族有七成去了马韩战场……然后在马韩悍民的抵抗中十去其九。
剩下这一成回到了北魏之后的姬正的确没有食言,高官厚禄一个个都供了起来。
如此一来,这些人就成了秦国在原魏之地的绝妙触手……他们自己就会替姬正做成一些他不能明面去做的事情……魏国剩下的贵族,可以预见将会面临一场大清洗。
当然,那些都与春耕中的老百姓们没关系。
马韩的陷落反而比魏国更困难一些。
一开始当蒙挚悍然出击,轻易击溃马韩守军并且与名义上由姬正统帅实际上是王兼率领的北军南北夹击的时候,马韩国都新郑没一个月就陷落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在马韩官面力量就这么放弃抵抗,理论上已经算是灭国了的时候,他们的国民却是此起彼伏地聚众反抗。
好在有魏国兵团在前面冲锋陷阵四处弹压,这才让秦军能够快速占据马韩全国重要城市,进行‘以点控面’的控制方式。
姬正和苏礼聊过不少人道之事,苏礼的‘秩序说’让他受益匪浅。
所以他没有急着去高压统治那些作乱的马韩人,而是尽量确保绝大多数的马韩人尽快回归秩序的生活中。
到时候秦国就是替他们维护秩序的人,而那些作乱的马韩人却成为了企图打破秩序的恶徒……治国御人,姬正已经渐渐地找到了自己节奏。
而秦军纪律方面更是完全不成问题……来自北地的信仰已经不知何时传遍了全军,当他们都有同一个十分灵验的信仰来约束自己的行为与道德观的时候,纵兵劫掠的事情就没有不会再发生了。
哪怕秦军将领有贪婪者……秦军的士卒都有足够的道德观自发地制止这种事情发生。
苏礼的神念徘徊在高空,感受着自己收到的那一个个虔诚信仰……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在军队中有那么多拥护者。
在他看来这些秦军何止是强军,已经算得上是‘圣骑士’了吧?
这种情形他是心满意足的,随后就带着‘出征’三个月的姬正传送返回了安阳城。
姬正没有急着回宫处理国事,反倒是又在归鞘宫与苏礼小坐了片刻。
他摇头失笑道:“这次所谓御驾亲征还真是无趣,除了在梁城下露了一个脸之后,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魏宫内处理国事了……苏先生的这些‘驿站’作用真是太大了,正哪怕离开了安阳城也能对国事了若指掌。”
苏礼笑而不语。
姬正则是叹息一声继续道:“不过这样一来我大秦又得要消停一段时间了,毕竟消化这两处地盘少说也要个三五年……多了去说,甚至或许要一代人的时间。”
苏礼摇头道:“不会那么多,三五年够了。魏国已经基本算是收心,而马韩之人本就对自己的国家缺乏认同感,当他们感受到秦国能够重新给他们带来稳定时……没人会是傻瓜。”
姬正听了也是振奋了一下精神道:“这天下还有齐国、宋国、荆南以及越国了……正有生之年,或许真有机会一统这天下!”
苏礼听了又是失笑摇头道:“那你的目标可就低了……一统这天下没什么,关键是如何坐稳这天下。”
“陛下,你应该不会想要看到自己死后这偌大帝国就分崩离析吧?”
姬正愣了一下,随后开怀道:“的确,正还要给正的儿子守好这天下……这孩子仁孝,和我当年一个性子……但是现在,怕是撑不起那么大的天下。”
这姬正的心思似乎又飘到了不知何方去了……
苏礼也没说话,陪着这位已经掌控了东洲近半人道疆域的帝王慢慢喝着酒……
他们看起来闲适无比,但是东洲天下却都因为这一场预料中会有但却结束得令人措手不及的战争而瞬间失声骇然。
秦国,在经历早年的五路围攻之后,竟然是一朝出手天下惊!
齐国已经与秦国控制的疆域接壤,他们再也不能安心内斗了。
宋国‘坐看风云起’,却是吓了一身冷汗……他们也已经和秦国接壤了!
荆南瞬间感觉压力巨大,因为他们的北面、西面都已经是秦国之地,他们就好像是嵌在了秦国的版图中一样……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