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周五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秘书进来给欧阳诀送了一份周末的行程计划表,他接过来随意扫了一眼,看到上面第一项就写着:“周六中午十一点,百年饭店,顾锦时女儿满月宴”,后面还付了一张请帖。

他打开那份请柬,手指在上面敲了敲:“谢逅,这名字取得真别致。”

秘书笑啊笑:“能给孩子取这个名字,顾姐两口子感情肯定特别好。”欧阳诀和薄伽丘组队脱团之后,顾锦时一直在孜孜不倦地促使两家公司保持良好且长久的合作关系,秘书跟顾锦时也很熟,偶尔还会一起约着逛街。

欧阳诀对着她笑了一下:“薄伽丘也收到请柬了?”

秘书点头:“已经送过去了。”

欧阳诀站起身:“成,那我跟他一起去。”

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进来一个高鼻深目的英俊青年,青年带着一脸欠揍的笑容:“哟,还没走呢?”

欧阳诀瞟了他一眼:“希望你不是来找我约晚饭的。”

薄伽丘很哥俩好地过来勾他的脖子:“我是来找你一起去喝酒的,前女友生娃了孩儿她爸不是我,这样悲伤的故事简直不能更适合来当做喝酒的借口了。”

秘书倒抽一口冷气,震惊地瞪大眼睛:“前女友?顾姐居然是欧阳总的前女友?”

欧阳诀斜着眼睛瞟了薄伽丘一眼:“我觉得你最近似乎是皮痒,很有必要让陶晶晶来收拾一下。”语毕又对秘书解释:“你顾姐要是我前女友,谢大师早就把我给切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能力是吃醋,特长吃五缸。”

薄伽丘拍拍他的肩:“其实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兄弟,我打算结婚了。”

欧阳诀一捂胸口:“为什么你们都结婚了……而我还在不断相亲的道路

文学

上。”

薄伽丘哈哈大笑:“可能是因为你总是喜欢拿数据库代替戒指和玫瑰追姑娘。”

秘书的脑门上闪耀着八卦的光芒,兴致勃勃地看着薄伽丘表示求科普。

欧阳诀挂下一头黑线,赶苍蝇似的挥手把秘书赶出去:“问什么问,既然你这么不急着下班,那我再给你安排点工作好了。”

薄伽丘笑眯眯地看着秘书蔫头蔫脑地出门,松开欧阳诀的脖子,转到他对面坐下:“唉,顾锦时家姑娘的满月酒,你还真打算去喝啊?”

欧阳诀看了他一眼:“咋,没处上对象还不兴当朋友了?我要这么忠贞,早在签合同的时候我就翻脸了。”

薄伽丘很无辜地看着他:“我什么都没说啊,我就是问你一句,你激动什么啊?”

欧阳诀摸摸鼻子,开始整理桌面:“我什么都没说啊,我就是吐槽一句,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拿她来噎我,不就是追求失败了么,至于吗?”

薄伽丘想起来他当年的追求过程就想爆笑:“别逗了哥们,你能不糟蹋追求失败这个词吗?你追求了吗你就失败。”

欧阳诀默默摸了一下自己的膝盖,感觉上面已经扎满了箭矢:“我觉得我追求了啊,我追求的多有诚意,新型数据库一代市场价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免费给她投入使用了。”

薄伽丘点点头:“那个谁注定孤独一生。”

欧阳诀瞟了他一眼:“老薄,我觉得你最近中文大有进步,连俚语都会说了。”

薄伽丘很及时地发现他已经不受欢迎了,急忙站起身:“还是老师教得好,那这样,我回去把手头工作了一了,下班后我来找你。”

欧阳诀皱起眉:“你别捣乱了,今天我姨妈给安排了一桌相亲,据说女方挺有背景的,无论如何我都得过去一趟。”

薄伽丘咂咂嘴:“你作为白手起家的优秀人才,居然沦落到去相亲的地步,真的合适吗?咱们公司这么多莺莺燕燕环肥燕瘦的,你居然没有一个看得上眼?”

欧阳诀表示绝对不能行:“我绝对不能啃窝边草,我媳妇绝对是跟咱这个行业不搭边的。”

薄伽丘瞅着他嘿嘿发笑:“害怕新人知道你和旧人之间的风流韵事么?”

欧阳诀有点抑郁:“如果真有风流韵事就算了,连唯一一次告白都被误以为是开玩笑,薄伽丘,你以后再敢提这桩事,我就跟你势不两立。”

薄伽丘欣然道:“好呀,你等我嘲笑够了我就再不提了。”

欧阳诀低头去看手上的文件,等人出去之后才拉开了手边一个抽屉,里面整整齐齐地分门别类放着各种小东西,最外面的格子里,放了一个旧旧的优盘。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

文学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四年后,安以沫生了个儿子。

“宫羽辰,你别把儿子给当玩具玩。”安以沫心疼的看着自家可怜的儿子,刚学会趴,就被无良老爹给逗来逗去的。

宫羽辰不以为然,“老婆,这儿子生出来就是让人给折腾的,一个男孩不至于娇生惯养。”

安以沫听着他那理直气壮的声音,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别以为她听不出这是嫌弃她生的是个男孩,要是生了个女孩,她看宫羽辰不得乐翻天了。

安以沫看着他们两父子的互动,自从宫羽辰把血族的一切弄好了,李文杰也死了,他们的生活逐渐步入正轨。

李文杰临死前还在执迷不悟,想要长生不老,想控制整个血族。

安以沫看到他那个样,半死不活的,突然心中的仇恨放下了,仇恨一旦放下,她心中就轻松了很多。

现在一切都向着美好的生活进发,她有了个爱她的老公,还有个可可爱爱的儿子,而自己的姐妹们也逐渐步入了结婚的礼堂。

安以沫走过去从地上抱起自己的儿子,然后白了宫羽辰一眼。

“宝宝,妈咪带你逃离魔鬼的爪牙。”安以沫哄着快要哭起来的儿子,走去花园。

安以沫给自家儿子取了个小名叫晞晞。

目的是想让自己儿子想阳光一样开朗活泼。

晞晞一生下来就不太爱说话,就连护士让他哭几声都要轻拍他的屁股好长时间才哭。

她怕儿子向宫羽辰以前那样沉默寡言。

一想到儿子可能以后长成宫羽辰那种性格,她就忍受不了,所以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小名,寄托美好的愿望。

宫羽辰嘴角轻笑,从地上站起来,走到花园,从后面抱住两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