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一章

沙尘脸色有些阴沉。

他没想到,幽冥地府竟然敢算计他。

已经跟佛门同流合污了,想要从分身口中,套出他的信息。

其实这点,他倒是不担心。

分身是不会暴露他的信息的,因为一旦不对劲,分身可以自爆。

就算他爆不了,隔着这么远,沙尘也能让他爆掉。

也就不用担心,信息能够被泄露。

但是。

分身寒山道人培养起来不容易,成长至今已经立下赫赫战功,沙尘对他也是抱有极大的期望。

若是就此爆掉,实属浪费。

最重要的是,沙尘从阎王的口中得知,地府至少过半数投靠了佛门,甚至是整个地府都已经在佛门的掌握之中。

这一点,十分可怕。

若是真的如此,沙尘就真的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是否该往地府布局,到时候不管是抵挡还是对付地府,都有一些手段。

免得如同今天这般,分身被地府欺压,他却是束手无策。

不过。

阎王若是以为,将分身寒山道人处死,就能一了百了,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寒山道人带去忘川。

忘川之上有奈何桥,沙尘都可以想象得到,阎王带他上去,估计是要洗涤他的记忆,甚至是掠夺他的记忆。

传闻忘川之上有孟婆,神通广大,还有神水可以让惹忘记前世的记忆。

然则。

沙尘觉得,忘掉前世记忆的可能性,不是洗涤,而是被掠夺。

不管是洗涤,还是掠夺。

总之,都是对分身寒山道人来说,是一个考验。

若是真的依靠孟婆汤就能够让喝的鬼魂,将前世记忆都给喝出来,那可就真的是大忌了!

掠夺他人记忆,从来都是为人所不耻。

历来也都是大能最忌讳的事情,毕竟他们转世重生,若是被人掠夺记忆,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但是。

沙尘觉得,忘川孟婆汤真的可能会掠夺他人的记忆,否则为何孟婆汤从来不给强者服用?

还不是害怕招惹强者!?

而普通人的记忆,可以成立独立人格。

沙尘眼神之中闪过思索之色,“若是将前世的记忆打入某个灵魂之中,那么那个灵魂就可以借此成为独立个体。”

“即使不是如此,将普通人的记忆拉出来,借此机会搜索有用的信息,或者掌控所有普通人的前世今生,就等于手握信仰。”

沙尘想到这里,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若是如此,那么地府就真的可怕了。

沙尘甚至都不敢想象,若是这些记忆被佛门掌握,岂不是说佛门能够掌握天下人?

掌握了前世的记忆,还能够推断出此人的一生,下一世多半也是同等轨迹。

以此就能研究出很多东西来!

沙尘越来越不敢想了,但是他眼睛却是越来越绽放光芒。

若是地府真的这么做,若是爆开,很可能会让地府瞬间成为众矢之的。

到时候。

地府还有办法搞他?

还敢配合佛门,来抓他的分身?

自身都难保了。

沙尘觉得,不管此事是真是假,他都可以试一试,要让此事引爆,就要将证据收集到。

还要有足够多的强大见证人,不然,空口无凭,没有人会相信。

就算信了,也只是怀疑,地府不会伤筋动骨。

而且。

沙尘是打算把这件事往佛门身上引,不管跟佛门有没有关,但是不妨碍沙尘算计他们。

谁让佛门已经把手伸到了地府,而地府的阎君也都俯首称臣。

既然如此,已经沦为一丘之貉。

那么。

他就不客气了。

沙尘皱起了眉头,“幽冥地府的事,我必须要有个人去替我办了才行,但是此人身份地位和实力,都要足够。”

“最好还是多人,而不是一两个人。”

沙尘深思熟虑起来,目光闪烁之间,已经有了心中的人选。

他继续闭关打坐修炼。

至于分身的事,他并没有过多担忧,莲藕之躯的寒山道人,根本不用担心会被拘魂。

忘川水也别想洗涤他的记忆,因为肉身挥不掉。

就看分身怎么从阎王等人手中走掉,最好是让他周旋久一点,得到更多的消息。

三天之后。

三圣母和七娘从八宝水塔之中走来出来,她们手拉着手,完全亲密如同闺蜜一般。

沙尘看了都有些发愣,也有些错愕。

再看三圣母,神光焕发,看起来精神不错,完全没有之前精神萎靡的状态。

此时的她,估计还能再战三百回合。

沙尘道:“看来你精神恢复了,继续用宝莲灯帮我修炼吧。”

三圣母来到近前,却是给沙尘微微欠身,脸色微红,笑道:“河主,小女子之前不了解你,多有冒犯之处,还请你见谅。”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二章

杨小葱几人被安全的带回到大楼内。

楼内的倭国员工看着他们这些人的目光,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楚仙甚至能够听见那些倭人的小声议论。

“你知道吗,那几个鼻青脸肿的家伙,是华夏来的间谍呢!”

“听说过这事情了,而且我还敢大胆的猜测,咱们老板和华夏人有秘密交易。”

“……其实我倒是觉得,老板她这样公然的包庇华夏间谍,恐怕不好吧?说不定都会连累到我们这些老老实实的上班族。”

“晴子啊,你那样想就大错特错了,这事儿咱们应该高兴庆祝才对!”

“为什么?”

“因为那说明咱们老板手段通天呀,你想想,咱们能够在如此的大人物手下工作,岂不是应该感到非常荣幸?”

“呃,那也很对呀……”

……

很快,大楼内的倭国员工为杨小葱等人送来了干净的衣服和疗伤药物,这些人在看向自家老板的时候,眼睛里的敬畏程度,简直比往日多出了几十倍都不止。

花小织香帮杨小葱取下脑袋上的手臂,笑嘻嘻的说道:“葱小子,你这回的麻烦大了呢,忍者一脉已经撕破脸皮,会对你这种小卒子展开无休止追杀的。”

“幸好我出来得早,不然小葱就给那些家伙捉去了。”楚仙淡然说道。

杨小葱低垂着脑袋,将那根断臂狠狠的丢进垃圾箱,郁闷的道:“就是这个家伙说了,若是我们被抓走,会被折磨致死……”

“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矣,有什么好怕的?”初音巫女在一旁笑盈盈的安慰道。

杨小葱立即哭丧着脸说道:“我还很年轻,还有老爹的大把财产等着我去继承挥霍,不想现在就死掉。”

他心里头清楚得很,如果这个时候不向叶青等人求助,以他们这些人的能力绝对无法走出倭国,会真的死在这里的。

而且叶青早已说过,不会帮助他。

此时,他唯有向其他的“姐姐”们恳求生路。

楚仙这时候面露难色,其实她对眼前这小子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很想帮忙,但是说穿了,她自己也还是在主人的庇护下,才能在倭国安然无恙,哪里还有能力将杨小葱这十人安然送回华夏?

花小织香倒是有心帮忙,但是能力有限,只能在一旁沉默不出声。

初音巫女笑吟吟的看着,就是不说话。

叶青看向杨小葱等人,淡然开口:“这一趟倭国之行,你们明白没有?”

“我……”杨小葱几人突然感觉语塞。

叶青继续说道:“你们几个小家伙并未萌生死志,远不配去做普通人的英雄,这也是我不愿庇护你们的原因,这一次倭国之行,你们几个无非是参与一场危险的游戏,付出的代价远低于你们的所获,回去了就老实生活吧。”

然后他又转向初音巫女说道:“将这几个小家伙送回华夏,还有,不能让他们带着荣誉回去,下机之前,让人再揍他们一次,尽量弄得狼狈些。”

此言一出,十个华夏狗仔尽皆面露苦色。

杨小葱更是在心头不住的抱怨:叶青大人您也太不够意思了!兄弟几个来倭国为的什么?无非为的是载誉而归的那点风光时刻吗……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三章

“轮回光轮?”眯眼看着那横亘在洪荒世界之外的巨大透明迷蒙光轮,面色略显狞厉的黑袍世界神墨言不禁有些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以为凭这个就能挡住我的攻击?真是做梦!”

说话间的墨言,便是手掌缓缓抬起般对着洪荒世界一记掌刀竖劈而下,引得无尽威能澎湃的黑水汇聚,化作了一柄巨大无比的黑色能量巨刀向着那轮回光轮狠狠斩下。

嗡..可怕威势弥漫开来,使得那巨大轮回光轮震颤扭曲般欲要崩溃,却又始终坚挺着。

“哼!”冷哼一声的墨言见状目中寒意更浓,旋即双手翻覆间便是接连几下拳掌交替的击出,好几道拳影掌影接连变大般引动可怕威能向着洪荒世界而去,好似浪潮般前赴后继,威能不断叠加,最终轰击在了洪荒世界外巨大轮回光轮之上。

眼看着轮回光轮就要崩溃了,一道迷蒙倩影却是在轮回光轮之上凝聚而成,正是后土娘娘。

面对这般已经到了眼前的可怕威势,神色平静的后土娘娘只是缓缓抬起虚幻般的手掌,刹那间无形的轮回威能汇聚,引得整个洪荒世界都是散发着迷蒙光芒,世界本源之力汇聚,和那轮回威能一起形成了又一个轮回光轮,迎上了墨言那可怕的浪潮般攻击。

嗤..轮回光轮旋转般,将墨言的攻击威能折其锋芒,一分为二,使得那般凝聚无比的攻击力向着两侧分散开来。如此虽然依旧冲击得洪荒世界微微震颤,摇摇欲坠,但终究是难以毁灭洪荒世界。

可是,一大一小两个轮回光轮却是悄然消散崩溃了般,后土娘娘虚幻般的身影同样烟消云散。

“后土!”洪荒世界三十三重天外混沌深处,世界本源混沌空间中,一身混沌

文学

色道袍的李笑风第二元神分身正屹立在那足有丈许直径的洪荒世界本源光球之下,面色略有些难看的目光透过层层空间阻碍看向洪荒世界之外,眼看着面色阴厉的墨言再次出手一拳向着洪荒世界狠狠砸来,不由面色一变的慌忙引动洪荒世界本源威能,刹那间洪荒世界外壁耀眼光芒汇聚,化作厚实的光幕般挡下了墨言那威能可怕的一拳。

然而,洪荒世界太大了,防御范围也太大,虽然借助洪荒世界本源威能,防御的效果也很有限。无形威能透过洪荒世界外壁渗透入洪荒世界之内,虽然消弱了九成九的威能,却是依旧使得大片空间扭曲崩溃,使得部分海浪咆哮起来,陆地崩裂,一时间不知多少生灵死去。

紧接着,墨言好似疯了般,不断疯狂攻击着洪荒世界。即使李笑风引动洪荒世界本源威能全力防御,仅仅片刻功夫整个洪荒世界内部也几乎变得支离破碎,好似末世般。<>

“混蛋!”又急又怒的李笑风,正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一股澎湃可怕的气息波动好似巨龙苏醒般传来,让其浑身一震的瞪眼面露惊喜之色看向了洪荒世界内的娲皇天方向:“女娲..”

洪荒世界之外,察觉到洪荒世界中那猛然觉醒般的气息,墨言也是忍不住停了下来,面露惊疑之色:“这一方混沌世界之中,竟然还有一位世界神?好像还是刚刚突破,怎么会这么巧?”

“不过,一个刚刚突破的世界神罢了,应该不至于也和那小子那般厉害。哼,敢杀出来,那就是找死!”很快墨言便是冷静下来,目光阴冷的看着迷蒙光芒耀眼的洪荒世界。这会儿,他倒是有些期待女娲会冲动的直接杀出来了。那样的话,杀死洪荒世界一位世界神,也可好好的出一口恶气。

仅仅片刻,便是如其所愿般,一道红色倩影从洪荒世界中飞掠而出,正是一袭赤红色罗裙的女娲娘娘。

“女娲,这厮实力了得,不可硬拼,你不是他的对手,”李笑风焦急的声音传入了女娲娘娘耳中。

然而,女娲娘娘却是恍若未闻般美眸泛冷的看着墨言:“堂堂世界神,竟然要覆灭一方混沌世界,无视一方世界众生的死活,你还真是不要一点儿面皮了。”

“呵呵..”墨言有些疯狂狰狞的笑了起来:“一群蝼蚁,能够死在我的手中,是他们的荣幸。”

“别想拖延时间了,我会先杀了你,然后在毁灭这一方混沌世界的,”转而冷漠说着的墨言,便是翻手取出一柄幽蓝色先天极品巅峰至宝神刀,浑身气息滔天的挥动神刀携着无尽黑色浪潮领域威能化作一道漆黑刀光巨浪般向着女娲娘娘席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