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一章

而在叶凡前往枫海的时候,江北之地发生的西湖惨案的余波却是依旧没有彻底消散。

每一天,燕山之巅的武神殿外,都有大批的炎夏武者抗议游行。要求武神殿将叶凡绳之以法,给江北死去的炎夏强者,一个公道。

不过,这种抗议,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无疾而终。

无论是对一个国家,还是一个民族,做任何事情,都是讲求利益的。

当付出大于收获的时候,国家自然也就不会去做。

就像这次对叶凡的处置,或许武神殿倾尽全力,可以做到将叶凡斩杀。

可是,这值得吗?

答案是显然的。

纵使叶凡有错,纵使武神殿倾其全力真的除掉叶凡,那些死去的炎夏强者,也都不会复活了。

所以,对大局而言,当今的结局,无疑是最好的。

更何况,叶凡在江北的杀戮,也是事出有因。

这种情况下,武神殿自然就更不可能不顾一切的去擒杀叶凡了。

这些事情,很多人其实都能想明白。

但是江北之人不甘心,他们亲友惨死,岂容叶凡逍遥法外。

尤其是吕子明,他堂堂江北第一豪门吕家,宗族人口数百人,而今就落得他一人独活。

此时的吕子明,恨不得将叶凡给千刀万剐了。

但是这些人恨归恨,他们自己也清楚,以叶凡的实力,便是他们整个江东的武者加起来,也不是叶凡一招之敌。

所以,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裹挟民意,给武神殿压力。

让战神他们出手擒杀叶凡。

不过,吕子明这些人,明显高估了他们的影响力。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谓民意,又算的了什么?

就像拳皇,他也想顺应民意杀了叶凡。

可是没用,拳皇自知自己的实力,最多跟叶凡打个平手。

败宗师,杀宗师难。

更何谈,拳皇连打败叶凡都不一定能做到。

“拳皇大人,那叶凡罪该万死啊~”

“求您了,再劝劝剑圣他们吧…”

这时候,拳皇一身灰袍,正好从燕山之下走来。

见到拳皇莫孤城之后,吕子明等人像落水之人见到救命稻草一般,便疯也似的直接围了过来。

上一次,吕家能把吕华从武道法庭之中捞出来,就是靠着拳皇的能量。

所以,这一次吕子明自然也是将更多的希望,寄托在莫孤城身上。

毕竟,吕子明也深知莫孤城与叶凡之间的恩怨。

那叶凡不止抢了拳皇儿子的封号名额,之前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抽了拳皇一巴掌。

傻子都猜的出来,武神殿之中,若说最想杀叶凡的,也就是拳皇莫孤城了。

然而,面对吕子明等江东人士的拜求,莫孤城面无表情。

只是淡漠的看了他们一眼,而后便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了,对他们理都不理。

“拳皇大人~”

“拳皇大人,求您看在我父亲与您多年的交情上,再帮我们江北一次吧~”

吕子明不甘心,还在央求。

拳皇突然站住了,他背对着众人,寒风撩起他的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

短暂的沉默之后,莫孤城低沉的声音,徐徐响起。

“劝你们一句,都死了那条心吧。”

“武神殿已经决定的事情,你们便是裹挟再多的民意,也无可改变。”

“趁早回去吧,留在这,也只是浪费时间。”

说完之后,拳皇便起身离去,很快便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而他身后,吕子明以及一众江北之人,却是面如死灰。

“难道,泱泱炎夏,都奈何不了一个江东少年吗?”

吕子明跪服再地,仰天泪流。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二章

<>这一切发生地太快,形势转瞬之间天翻地覆。.org雅文吧沈芸梦震惊地

文学

望向身旁的神影卫,但见他一手在自己下巴下方摸索了一下,蓦地一用力揭下一张人皮面具来。

而面具之下的那张精致绝美

文学

的面孔,正是薛瑾瑜无疑!

“瑾瑜!”沈芸梦惊喜地喊了出来,克制不住蓦地扑向他的怀中,欣喜激动的泪水刹那溢出眼眶。

薛瑾瑜一手持剑,一手紧紧将她搂在怀中,似长舒一口气一般,轻吻着她的鬓发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里。”

三十多个日日夜夜,他都潜伏在她的身边,暗暗关注着她,保护着她。无数次他都想冲出去,将她据为己有,大声告诉她自己就在这里。但他以莫大的意志力忍住了,就是为了这一刻能够无后顾之忧地将她揽在怀中。

“我就知道你没事…你不会有事的…真是太好了…”沈芸梦语无伦次地说着,在他怀中哭得稀里哗啦,又笑又泪。

本以为他已不在人事,自己也打算就这样追随他而去。但他竟然又如同奇迹般出现,让她再一次投入他温暖安心的怀抱。他就是上天给她的奇迹,这一次他们再也不要分开。

在薛瑾瑜的轻声软语安抚下,沈芸梦终于渐渐止住了哭泣,仰起头娇嗔地望着他问,“你到底逃到了哪里?为何会扮成神影卫?教我担心死了。”

薛瑾瑜耐心地解释道:“我之前确实逃跑了,但却没有逃出皇宫。恰巧杀了一个神影卫,就将错就错易容成神影卫在宫里潜伏下来。直到现在,终于杀了傅晟泽。”

话毕,二人回首向傅晟泽望去。只见傅晟泽了无生气地躺在地上,胸口流出的鲜血已在汉白玉地板上蔓延出一片血花,脸色苍白若纸,只剩下一口气了。

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天子,曾经睥睨天下的一国之主,如今竟落得如此凄惨可悲的下场,真可谓天道轮回,恶有恶报。

沈芸梦垂眸漠然又哀恸地望着他,“他的皇帝梦也做够了,就让我再送他一程吧。”说罢,拿过薛瑾瑜的剑,瞬间送进了傅晟泽的喉咙。

纵使青天会暂时被乌云遮蔽,但时间会为一个人正名。

解决掉了傅晟泽,沈芸梦依然没有放松下来,拉起薛瑾瑜马不停蹄地向清月轩而去,“快走,我们还要去解决一个人!”

宫里的宫女太监早已逃得一个不剩,禁卫也都赶去宫门口御敌了,偌大的皇宫一派寂静幽密。

当沈芸梦与薛瑾瑜赶到清月轩时,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动静。二人小心翼翼地走进房内查看,易普拉欣住的房间早已人去房空,只在窗台的位置留下一张字条。

“我的梦也该醒了。但女皇向易普拉欣承诺过的帮助和物资,一件都不能少。”

沈芸梦阅后抬起头,幽幽道:“易普拉欣果然狡猾,已经预料到我要杀他,提前逃走了。”

薛瑾瑜揉揉她的头,安慰道:“偏远小国无足挂齿,这次就饶他一命吧。”沈芸梦垂眸点点头,薛瑾瑜揽过她的肩向外走去,“走吧,我们该去迎接霍将军了。”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第三章

这个想法,已经演变成了霍不凡的另一个目标。

不过想做到这一点,仅凭新希望自身还不够。

新希望再怎么强大,终究是一家独立的企业,仅此而已。就算你拥有别人无法想像的科技,那又怎么样?

想把这种科技转化成实际生产力,需要无数的矿石,人力,物力。

而地球上的一切,现在都是有主的,你想制造任何东西,都需要跟别人合作。

目前来说,已经有不少地方开始对新希望设卡,正因为新希望太强大了,强大到让更高级别的人都感到忌惮。

他们必须让新希望明白,你只是一家企业,没有我们的允许,你连一颗螺丝钉都生产不出来。

公关部门经常接到采购部相关的投诉,然后再去协调。

这些事情的概率,正在逐渐增多,让宁雪晴和简思思烦不胜烦。

当黑魔神海拉出现的第三个年头的最后一天,霍不凡召集了公司部门总监以上级别的人员,进行了一次特别的会议。

这项会议的内容,让众人大吃一惊。

因为霍不凡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把公司的百分之五十股权,免费赠送给全世界!

这个提议,立刻遭到了反对和质疑。

就连宁雪晴,都无法理解霍不凡的想法。

公司发展好好的,现在已经成为全世界最顶尖的公司,没有任何企业能与之相提并论。好端端的,干嘛要把股权送给别人?

要知道,按照新希望现在的规模来算,百分之五十的股权,价值何止百万亿。

先前那些花一万块钱买一股的人,现在做梦都能笑醒,因为手里的股票,已经翻了上百倍之多。放在黑市里,价格更是能翻最少一百五十倍以上。

在世界经济趋向平稳,甚至下滑的时代,能有这样的收益,谁会不开心。

可是现在,霍不凡竟然要免费送股权,他是嫌钱太多了吗?

“你们应该知道,新希望目前在很多材料上的采购,都有受限。包括本土,都有些卡壳了。”霍不凡道。

“老板,您的意思是想用这些股权,换取资源?先不说那些资源值不值这么多股权,就算值,也没必要一下拿出百分之五十啊!”简思思道。

她算是霍不凡的死忠了,现在都提出了质疑,可想而知其他人的想法。

霍不凡早就预料到这一点,道:“正因为知道你们暂时无法接受,所以我才提出只赠送百分之五十。实际上按照我的想法,应该最少需要百分之六十甚至百分之七十左右的股权才够。”

这话一出,会议室里顿时议论纷纷,就连宁雪晴都忍不住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做的很简单,那就是真正促进并加快全球一体化的进程!”霍不凡道:“目前来说,新希望的产品已经遍及全世界,只要我们在做的行业,一定是龙头企业,没有任何品牌有资格和我们竞争。”

这番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新希望的产品确实非常受欢迎。在以智能化为主打的时代,可以说走在了所有企业最前面。

而且新希望对产品质量的把控十分严格,甚至推行了供应商反向监督的制度。简单的说,这个季度订购了供应商一亿元的原材料,就要拿出具体的计划要做哪些产品。而供应商有权力派遣监督员,在时限内对原材料的库存进行监督,并对产品进行抽查。

如果发现了问题,供应商可以直接向风评小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