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小说 第一章

当天晚上吃晚饭之后,王凯又陪着孩子们玩耍了一番,走的时候还叮嘱他们一定要听母亲花想容的话,没事的时候千万不能到船外面去晃悠。

和家里面的女人孩子们挥手告别之后,王凯登上小船又回到前面的大船,刚回到船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想到闷葫芦卢静却一脸晦气的找到王凯,小声嘀咕的说。

“老爷我问清了,抓的那小子是一个软骨头,我刚打了它两鞭子,他把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来。”

王凯一看到闷葫芦如镜,这郁闷的表情,就知道抓到这个人肯定是一个非常小的小虾米,套不出什么情报,一询问闷葫芦卢静哭笑不得的说道。

“老爷正像您想的那样,这是一个小虾米拿钱办事儿的下三滥,他们是精灵城里面的一个地痞流氓,叫什么苍狼会?”

“被一个神秘人用500两银子雇佣,跟踪咱们团队,准备在晚上的时候骚扰咱们,让船队的护卫疲惫。”

“而他们行动的时间只有一点,这是故意分散咱们的注意力,重点应该是在晚上,要按照我分析下手的时间应该是在后半夜。”

王凯满意的点了点头,放下手里面的茶杯往软榻上一靠,翘起二郎腿,一边抖呀抖一边说道。

“那从这个小虾米嘴里面能不能得到别的重要的信息,要是实在得不到的话,就把这只小虾米解决掉,省着浪费粮食。”

闷葫芦卢静摇头苦笑着说道。

“老爷不光我问了,就连李平都上手了,他的手段你还不了解吗?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只小虾米的胆子给吓破了,他知道的全都和盘托出,不知道的你再问也没用啊。”

“另外老爷不用咱们脏手处理它了,这小子被道上的朋友一刀扎在了后腰上,左面的腰子已经完了,上药止血了但是活不过今晚,所以我都会很快把它处理掉。”

没想到费了半天劲才弄出一个小虾米,受薛家雇佣的来骚扰自家团队,让王家的护卫神经紧张,然后弄得很疲惫,薛家真正的杀手才会露面。

薛家这么做可是深得兵法精髓,这叫敌疲我扰,可是他们太小看王凯,对自家安全的考虑。

挥挥手让闷葫芦卢静去办他的事,把那只半死不活的小虾米赶紧处理掉,王凯往软榻上一靠一边抽烟袋锅,一边皱着眉头的在想。

薛家的那个神秘的老虎组织什么时候能出,现听说都是高手,也不知道高到哪里去,是不是满山遍野的到处乱飞那种无人圣手,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好像不太是对手。

在王凯受到记忆当中的那些武侠片影响比较深,世界上哪有在树梢上飞的人,所谓的武林高手也只不过是比正常人强几倍,他有数的真能变成超人呀,漫天乱飞哪有那样的。

所以王凯想和满天乱飞的那种武林高手,过招的想法不可能实现,要真论起身手高低王凯,在这个时代那也算是顶尖的一批,比他高的少之又少。

吃完饭消消食儿,喝了杯茶抽了抽了两口烟之后,王凯就感觉到很疲惫,窝在软榻上就睡着了。

可是睡着睡着灵敏的听觉就让王凯惊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居然是醉金刚倪二端着盆热水,出现在自己的船舱王凯一边揉眼睛一边打着哈气的问。

“老二啊,什么时辰了?”

少妇白洁小说 第二章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朱玉宁依然沉浸在能够出宫的喜悦之中,所以听到李节有事要自己帮忙也毫不在意的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出宫那天,能不能把吴盈玉也带上?”李节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把自己的请求讲了出来。

听到李节要自己出宫时带上胡盈玉,朱玉宁也立刻脸色一变道:“原来你费尽心机的求皇爷爷答应让我出宫,只是为了见一见那位胡小姐!”

“玉宁你可别误会,不是我要见她,而是她父母要回乡养老,所以才想在临走之前见她一面,而且这也是顺带的事,毕竟我也很想陪你过一次上元佳节,为咱们婚前留下更多美好的回忆!”李节也急忙解释道,他怕的就是朱玉宁会这样想。

没想到李节的话音刚落,就见朱玉宁忽然捂嘴笑出声来,片刻之后这才开口道:“看把你吓的,我和你开玩笑呢,盈玉是我贴身的侍女,当然会带在身边,到时让她陪着她父母就是了!”

“呃?多谢!”李节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过他实在不敢肯定朱玉宁刚才到底是真生气还是在演戏?

“对了,允熥说你们献上了水泥才让皇爷爷同意,到底什么是水泥?”朱玉宁这时再次好奇的问道,她虽然长年住在深宫之中,但对外界的许多事物都报有很大的好奇心。

李节当下就把水泥详细的讲解了一下,朱玉宁听后也是惊叹连连,一种能够随意做成任何形状,并且凝固后与石头一样坚硬的建筑材料,它的用途可就太广泛了,再加上她也知道迁都的事,自然也能想像到水泥能发挥的作用。

“之前的镜子,后来有热气球,现在又有水泥,这些东西你都是怎么想出来的?”朱玉宁这时忽然妙目流转盯着李节的眼睛问道。

这个问题估计很多人都想问李节,但李节一般都是打个哈哈含糊过去,老朱和朱标虽然好奇,但他们只要结果,只要这东西有用,对于这东西的来历也并不怎么看重,所以只要李节不说,他们也懒的追问。

至于朱允熥,他的年纪太小,许多事情都可以从头学起,李节也愿意教他,所以他从来没问过李节这样的问题,因为他知道自己日后肯定会知道其中的原理。

反倒是朱玉宁,对李节却越来越好奇,这主要是李节是要与她共度一生的男人,所以她也不希望李节身上有什么她看不懂的谜团存在,今天她也终于有机会向李节问出心中早就已经存在的问题。

“这个……一两句话也解释不清,不过这个水泥并不算是我的发明,事实上它和玻璃一样,都是极西之地的产物,那边的人早在千年前就懂得烧制这些东西。”李节当然没办法解释之前的发明,水泥的确是古罗马人发现火山灰与石灰混合而成,算是一种天然的矿物,像李节这种烧制的水泥,则是在十八世纪末才出现。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极西之地的事?”朱玉宁却是刨根问底的再次道。

“我不光知道极西之地的事,这世界上大部分地方的历史、地理,甚至是风土人情我都有所涉猎,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咱们婚后我可以慢慢的讲给你听!”李节不想解释,于是干脆笑嘻嘻的凑近朱玉宁道,声音中也带着几分暧昧。

“登徒子,又用这种办法转移话题!”朱玉宁被李节的贸然靠近吓的后退一步,随即又脸色微红的气道。

“这怎么叫转移话题呢,我这是在为咱们未来培养感情啊!”李节却得寸进尺的再次上前一步,几乎与朱玉宁脸贴着脸。

这下朱玉宁吓的也是尖叫一声,再也不敢在这里停留,当即转身就走,李节则是哈哈一笑没有追赶,经过这次之后,看她还敢不敢对自己刨根问底?

正月十五,也就是上元佳节的正日子,说起来上元节本来是中原的传统节日,不过蒙元入主中原后,却废除了许多的节日,上元节也不例外,直到老朱打跑了蒙元,这才将上元等节日恢复过来。

本来上元节只有十五、十六两天,不过因为之前蒙元压制的太狠,所以老朱恢复了上元节后,民间也自发的将上元节延长了许多,甚至从初八开始,直到十七才结束,整整要庆祝十天。

当然了,虽然上元节延长了,但正日子还是十五和十六这两天,初八开始也只是为上元节预热,到了十五整个节日的气氛才达到顶峰,随后十六持续一天,十七就只能算是收尾了。

十五这天下午,李节就和胡氏夫妇早早的出门,而且他还特意为两人准备了一辆单独的马车,这时大街上已经是满是庆祝的人群,大街小巷也挂着不少的灯笼,有些大户人家门前,还请高手匠人扎了特制的大灯,哪怕还没有点亮,就已经十分壮观了。

少妇白洁小说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文学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