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一章

馨影高挺着肚子,有些疲累的躺在凉亭里。

“影儿,张嘴。”奉彻温柔的为了一颗酸梅给馨影。

馨影享受与奉彻的服务,一口一个酸梅。

嘴里含着酸梅,馨影说话有些不清不楚的,“奉彻,最近你空闲了很多呀!”

奉彻笑着,没有说出自己是怎么辛苦腾出时间陪伴馨影这个待产孕妇。“前些日子忙于凌国皇朝的统一之事,自是冷落了你,现在事情结束了,怎能不陪你?”

“嗯哼,算你有良心。”馨影满是笑意的说道。

“等孩子生了之后,我们下江南游玩一个月吧。”奉彻知道馨影整日待在皇宫里无聊的紧,心里有些心疼,遂提议道。

“哇,真的啊?可是,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经常不在皇都不太好吧?”馨影的语气是雀跃的,但还带着点小心翼翼,她可没有忘记,她的夫君还是个责任重于山的皇上呢。

“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奉彻安抚馨影。

馨影喜逐颜开,“奉彻,我爱死你了,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父皇,母后。”奶声奶气的娃娃声在旁边传来。

涟漪一脸抱歉的看着馨影,说道:“皇后,太子殿下他嚷着要见你。”

“辰辰,母后抱抱。”馨影看着小版的奉彻,心里也是疼的紧。

辰辰有些摇摇晃晃的扑到馨影怀里,却被馨影庞大的肚子挡住了。

“弟弟。”辰辰嚷嚷着。

“辰辰想不想弟弟出来陪你玩啊?”馨影哄着辰辰。

辰辰才一岁多,话还不能连着说,侧着头想了想,嘴里蹦出一个字,“想~”

“噢,辰辰真是个好哥哥。”馨影夸奖道。

辰辰似是听的懂一般,笑着,还露出了嘴角的酒窝。

“真可爱。”馨影越看辰辰越是欢喜。

“亲亲。”辰辰扑腾扑腾的隔着馨影的大肚子,使劲的想凑到馨影的脸上香一个,可惜一个一岁多的小屁孩,胳膊短,腿短,根本就碰不到馨影的脸颊,不过辰辰毫不气馁,一次一次的努力着。

馨影被辰辰的模样逗笑了,弯下腰,抱起辰辰,让他轻而易举的能亲自己。

辰辰心满意足的亲到馨影的脸颊,咂巴咂吧嘴巴。

馨影娇嗔的瞪了一眼奉彻,“你个大色狼,生出一个小色狼。”

奉彻搂住馨影,说道:“皇儿是像你。”

馨影睁大了眼,听着奉彻的后文。

“我一直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就一副倾心的模样,一副女色狼的模样。”奉彻想到当时的场景,微微笑了,对影儿的第一印象,可真算不上好,当时怎么也没料到,这个女子会成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另一半。

馨影嘟嘴,“你还说,当时被你冷淡的模样给吸引死了!”

“现在这样不好么?”奉彻皱眉。

“当然好!温柔的奉彻更好。”馨影得意,“奉彻的温柔只对我一个人绽放,嘿嘿,看着别的大家闺秀羡妒的模样,我心中那个得意啊!”

奉彻微笑聆听馨影的话。

“母后,母后。”辰辰奶声奶气的打断两个大人的话,他可不愿意自己被忽视了。

“辰辰怎么了?”馨影关心的问道。

“皇叔叔不见了。”辰辰瘪嘴。

馨影轻笑,说到古代人那个早熟啊,颜浩也才十五岁吧?就情窦初开,喜欢上女子,现在整日里都想着法子接近那女子呢!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二章

云雁听见房间里面似乎是有声音。一推开门看见一个男人正是藏着自己的手里的东西,还是能够轻易的就能察觉的道那是一条婚纱。

“你要结婚了?”云雁看着那聂朝阳的惊慌失措的模样。“马上就是小羊的生日了,这个不会是你给她的礼物吧,哪里有送婚纱的,你不会是喜欢小羊把。”云雁是开玩笑的说道,现在是两个人的关系是比较的熟了,经常的开一些的互损的玩笑,平时的时候也是没有什么事情。

坏就是坏在了那聂朝阳是满脸的窘迫,并没有否认。

竟然是真的。

“要是让小羊知道了,她肯定是不会让你留在身边的。”云雁是惊讶的看着那满是冰冷的眼睛里都是惊慌失措,那聂朝阳的眼睛里从来都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表情。

“要是你有了老公,小羊也不会跟你亲近的。”聂朝阳是忽然是抬起眼睛来说道,说的决绝让云雁是不得不相信那就是真的。

“什么。”

“小羊最是讨厌麻烦的人。你有你的老公,有人陪伴,她不会愿意跟别的人去争取在你的心里的位置,要是争来的东西,她宁愿不要。她不会相信男女之间有纯净的友谊。”聂朝阳也是可怜的眼神看着那云雁。

就像是云雁那般的看着他一样,一下子就是也是把云雁也是变成了可怜人。

不如!!

门外是云雁走过来的声音。一开门看见两个人正在接吻。那穿着婚纱的女子一扭头看见小羊是满脸的娇羞,赶紧的躲进了那聂朝阳的怀里。“小羊姐姐,这样人家好害羞啊,还是被你发现了。”聂朝阳僵硬的抱着云雁。那件裙子本来是给小羊的,穿在那云雁的身上勒出来了一圈的肉。

“看来我要去准备大红包了。”小羊笑笑带上了门。给他们留着私人的空间。

孙博洋看着那监控里的一幕,声音都是清清楚楚。“你真的相信。”

小羊手里拿着一杯酒。现在是晚上习惯的都会是喝点东西。“我身边的人哪一个没有一点心思,只要是懂得收起来自己的尾巴,我可以不计较。”

这句话也是给孙博洋说道。留在她的身边可以,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屏幕里的两个人相拥噗嗤一笑,尴尬之中也是带着一丝丝的温暖。

“怎么开始买这种鞋了,你不是不喜欢吗。”小羊看着那一双限量版的球鞋,看着花里胡哨的就很像是那男孩子玩的变形金刚。

“石英来了,总是要给点见面礼的,我不知道他喜欢什么,这个是我找人买的。”

“多少钱。”小羊觉得肯定是价格不菲。

“买了一个平价的。十二万。”孙博洋带着试探的问着那小羊。这个价格在他的眼中都算不上是平价。

“去掉两个零再折半就差不多了。”这是小羊开出来的价格。

“啊。”孙博洋都是以为是听错了。

“我明天回家一趟。以后就再也不会回去了。”小羊淡淡的看着那外面的星星说道。“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了。”

一开始她并没有觉得这两个孩子有多么的难得。从一开始就没有觉得自己会是一个好的母亲。可是这两个孩子眼中的对于小羊的渴求,让她觉得自己活着很是有价值。

“姐。你下次放假回家去看看爸妈吧,他们很是想你呢。”石英是说的有那么一些的苦口婆心。两个人在马路上压马路。

对于这个弟弟,一半的血缘关系,小羊真的是没有多么的亲近。

只有那在她大二的时候他才是主动的联系过小羊开始,那是他觉得小羊开始有价值的时候,也是从那时候他开始叫她姐姐的。一直到是现在他叫她姐姐,小羊都是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一开始就是打下的冷意,最后也是琺适应。

“好。”小羊应下了。总归是要回去一趟的。

“怎么了。”孙博洋一回来就是看见小羊是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的手里的手里。在小羊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孙博洋还是没有去看。

小羊主动的把那手机推到了那孙博洋的面前。

“这个是。”要不是看见那发件人,他还以为是哪个编辑投错了稿子了。

一篇祥林嫂在世的委屈痛苦的哭诉,全篇没有说那自己的不是,都是这小羊的长大了翅膀硬了的无情无义。小羊不肯回家还说着是让小羊懂懂事,体会一个母亲的心情。

“心情,他们什么时候在乎过我的心情啊。”小羊都是觉得这么的而可笑呢。

“不想去就不去了。你已经长大了,还会害怕他们不成。”现在都是这样的跟小羊算旧账,说是小羊吃他们的喝他们的,这以前小羊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还是不知道是怎么欺负她的呢。

“你是不是给石英那个你买的礼物了。”小羊是看着那孙博洋。她不是心疼那份钱,是石英不配在自己的身上获得那般的快乐。

真正的快乐是藏不住的一如是那真正的悲伤一般。

“本来就是给他买的。”孙博洋一看是当不过去了,不是都跟那石英说了不给小羊说的吗。

一想起来那石英是满是高兴的像是那个小孩子一样的抱着鞋很是开心的什么都跟小羊说了。

第一次,这个弟弟跟自己敞开心扉,自己却是那般的可悲。

他们希望她顾念亲情的照顾这个弟弟,可是这二十多年谁又是照顾道自己的亲情了。

原本以为是潇远可以理解自己,就把自己的一切都是告诉了他,结果换来的是更大的伤心,她以为那口口声声的说是在乎自己的孙博洋会懂,可是也只是最后说事因为那是自己的弟弟就要照顾他。

“左靖妍带着孩子来过了,既然你是这么在乎自己的亲情,你要是一直待这里你的孩子以后也会厌恨我,趁着我的孩子跟你还没有什么感情,你还是尽快的而离开这里吧。”小羊说的决绝。

孙博洋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小羊,就是因为这个你就要赶我走吗。就是因为这么一丁点的事情。”

“不是一丁点,你一旦开始忤逆我,就不是一丁点。我的额孩子有自己的爸爸,不需要你。”小羊直接是拿着手机走出去,告诉保姆是把孙博洋的东西都是打包好了,已经找人拉走了。

今晚上你也不必住在这里了。

要是真的在乎我,就陪我就好了,不需要安排我的人生,这样只会是让我觉得恶心。

不听话的东西我不需要。

“妈出车祸了,因为是担心影响你的工作才是没有跟你说的。现在已经是中风了。”石英是在门口等着小羊回来。一脸的苦相看着小羊,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安慰。

“昂。”小羊淡淡的应了一声,现在的小羊的身上的那种贵气和慵懒的风格已经不是这个惨败的家中可以容纳的了。

看着那个一脸的讨好的谄笑原本的柔顺的直发因为是爸爸嫌弃给她洗头发就是直接给剪掉的石妈妈。那张嘴从来都没有对自己笑过,那双眼睛里从来都是在威胁自己不听话就不让自己上学,不给自己吃饭了。那么意气风发的女人现在是变得像是一个疯婆子一样。

“看见闺女这是哭什么。”爸爸是满眼的嫌弃。现在是看着小羊也是怯怯的表情。

“高兴。”妈妈是抽泣着说道。

“怎么光在屋里玩电脑,出去陪陪你妈。”小羊是

文学

刚刚回来休息了一会,爸爸就是追着进来给小羊安排干活,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哎呀,这是回来就是光玩,我是看看你什么时候给你妈妈的手活动活动,还是养儿子好。”阴阳怪气,活脱脱的把那个手机里的信息给读出来一样的。

“你不是我的父亲,也不是你养的我,这么多年,我花的都是我妈妈给的工资,也轮不到你来指示我应该做什么,还有。”小羊是勾起来嘴角满是悲哀的看着这个男人。“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要是抖落出来,你是可以坐牢的。亲生之女都是有对簿公堂的,我也不怕丢人。别再来烦我。”小羊是阴着脸说的这些的话。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三章

不远处,贺乐风再也忍不住了,赶紧从后面冲了出来,“我靠!你这个臭小子,也太有心机了吧!我以为你是要跟我姐告白!结果你更过分,居然是要拜师!姐!你真要收这小子为徒啊!”

“不收他,难道还收你吗?”林烟挑眉,“等等,告白?什么鬼!你这是什么神奇的脑回路!正常情况下这个反应不应该是借钱吗?”

莫书昀:“……”

女神,你的脑回路也没好到哪里去!

“为什么不能收我?怎么也该有个先来后到吧!而且我可是你弟弟!凭什么给他抢了先!”贺乐风哭丧着脸。

“别说你是我弟弟了,你就算是我儿子,我也不可能收你!你姐姐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林烟没搭理贺乐风的哀嚎抗议,看向莫书昀开口道,“莫队,云轩这星期留出三天时间给我,我给他做个特训。”

莫书昀笑道,“OK!女神你要人我哪敢不给,让他全天跟着你都行!”

云轩立即点头:“好!”

林烟失笑:“他逗你呢,哪用全天跟着我,回头训练的时候我会提前跟你说的!”

……

收了个乖巧懂事又听话的徒弟,林烟心情挺不错,特意抽空登录了她已经好久没有登录国外社交账号,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

[Yeva:下一个更好,下一个更乖^_^]

林烟国外的私人社交账号上人不多,大部分都是车队的人和她的徒弟和徒孙们。

林烟这条动态一发出来,最先炸的就是那群徒弟们。

[浪蟒:嗷嗷嗷!天呐!师傅您终于出现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等得海枯石烂!全球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师傅!都两年了!您真的还不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