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一章

郭瑾的货币改革成功了,全新的金币、银币和铜币取代了五铢钱,成为魏帝国的法定官方货币。

三种钱币面上都刻着郭鹏的半身像,所以民间亲切地把这种新钱称呼为【太皇钱】,很乐意使用这种钱币。

新币的推广和旧币的回收并未受到民间多大的阻力,较为顺利的推行下去了。

数年过后,货币改革成功,到兴元十七年前后,市面上已经看不到五铢钱的踪影。

除了少数有收藏爱好的人把这种五铢钱用做收藏之用,大部分的五铢钱都被回炉重造,铸造成全新的钱币了。

郭瑾坐拥如此大好局面,越发深刻的感受到他的父亲是一个多么眼光长远思虑深沉的智者。

越是当皇帝,就越感到他的父亲其实值得他顶礼膜拜。

他一度产生想要超越父亲的想法,可是在淮河上冻之后,这个想法就就一起冻结,然后碎成了渣。

他承认,他无论如何都超越不了他的父亲,他所能做的,就是接下父亲的职责,继续维持父亲留下的局面,而仅仅是这样,也让他几乎用掉了所有的精力。

郭瑾越来越感觉自己刚继位时郭鹏对他说的话是真的。

只要他能维持住这个局面,他就是个值得称赞的合格的皇帝了,至于魏帝国的未来,是否会覆灭什么的……他哪里还敢追求更多呢?

倒是他的父亲,数年如一日的泡在农部和学部里。

他督促着农部不断改良农具,发明新的农具,在肥料制造技术上下功夫,改良了肥料制作技术,接着又派人下乡指导农民

文学

科学耕种土地。

和郭瑾商量之后,郭瑾规定每一个农部官员必须要有三年下乡的经历才能得到升迁。

以此要求更多掌握最先进农业生产技术的官吏前往更多偏远地区指导农业生产,积累实践经验。

如此局面之下,在气候越发寒冷的当下,魏帝国粮食的产量依旧维持在一个相当的局面,并未出现明显的跳水下滑。

至于学部那就简单多了,就是建造更多的县学,并且推动学部官员前往各地县学当老师,也是设下了最低三年的执教经历限制。

郭鹏多次提出力争每一个县都能设立县学,尽可能多的吸纳更多的学子入县学读书。

坚持减免学费,提供一顿午饭,以吸引更多穷苦人家子弟入学读书,全方位的减少文盲的数量,扩大科举考试的受众群体。

时时监督,时时催促,让学部始终不敢怠慢。

更高的要求他不敢随意提出来,但是在全国的每一个县都设立县学,在他看来并非不能办到。

而这一目标在兴元十七年秋天、伴随着秋收的进行也终于完成。

在魏帝国建国三十年的档口,县学普及计划成功完成。

魏帝国全国每一个县都设立了一所县学,规模或大或小,入学子弟或多或少。

这一目标达成的当天,郭鹏非常高兴,把郭瑾喊到了泰山殿后花园的小亭子里,和他坐在了一起。

“学部,从今天开始就还给你了,我不管了。”

已经六十七岁的郭鹏笑呵呵的看着那不曾变过模样的小池塘,说出了让郭瑾没想到的话。

他当皇帝十七年了。

十七年来,他始终不曾干预过学部的事情,学部的大小政务都是郭鹏一言以决,他习惯了。

虽然后面几年郭鹏实际上也没有再管过什么事情,但学部还是按照郭鹏既定的路线再走,郭瑾没有干预。

忽然间郭鹏说要把学部还给他,他还有些不习惯。

学部对于他而言,并不关系到他权力的完整和地位的稳当。

“父亲是觉得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了吗?”

郭鹏点了点头。

“退位以后啊,我最大的念想就是要让整个魏国每一个县都有一所县学,能让尽可能多的农人子弟去读书识字,能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就能放心的去死了。”

“父亲!”

郭谨一惊,忙说道:“父亲怎么能说如此不吉利的话?这种话不敢再说!”

郭鹏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看开啦,我都六十七岁了,多大岁数了?头发都快全白了,还有什么指望呢?”

这样说着,郭鹏又叹了口气。

“子龙走了,子孝也走了,云长也走了,志才也走了……那些跟我一起打天下的老朋友们,该走的都走了,没走的,也没剩几口气了。”

郭鹏叹了口气,把手里的鱼食掰了一块下来丢到了池塘里,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

兴元十三年往后,很多老臣都走了。

兴元十三年三月,赵云病逝在老家常山。

同年七月,曹仁病逝在谯县老家。

魏帝国旧五虎上将的两位同年病逝,魏军为之感伤,两人的塑像被建造在首阳山讲武堂,每一位入学的武学学子都能目睹他们的塑像,听着旁人诉说他们的功绩。

关羽在张飞去世之后便辞官回乡,兴元十四年四月病逝在老家河东郡。

戏志才积劳成疾,兴元十年就辞官归乡,于兴元十四年五月病逝。

也在同一年,失去一切的枣祗也病逝了。

在他病逝前一年,郭鹏还秘密在首阳山讲武堂见了枣祗一面,与他说了过往的事情,说自己并没有怪罪过他,只是感到遗憾,枣祗为此痛哭流涕。

兴元十五年二月,赋闲在家的乐进病重,唯一的念想就是想见郭鹏一面。

家人上报给郭瑾,郭瑾告知郭鹏,于是郭鹏秘密赶赴乐进家中见了他最后一面,握着他的手表示自己早已原谅了他,并且表示自己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郭鹏离开之后第三天,乐进安然离世。

兴元十六年,张辽在扬州生病,回洛阳医治不成,六月,病逝在洛阳,郭鹏为之流涕。

建国之初的五虎大将只剩下于禁一人,而于禁也早退出了现役军队,转而在首阳山讲武堂担任教务长,抓起了魏帝国的武学教育工作。

随郭鹏打天下治天下的老伙计们一个接一个的病逝,郭鹏一开始感到悲伤,越往后,便习惯了,觉得这是不可避免的命数。

他们这帮人到时候了。

吃过苦,受过罪,苦尽甘来,也享受过庞大的权力和尊荣,迷失过,警醒过,到生命的最后时刻,每一个人都看开了。

他们的态度影响着郭鹏。

从一开始的悲伤与共情,到最后的慨然,郭鹏对于死亡已然看得很开。

他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虽然年代久远,他已经忘了死亡是什么感觉,但是再死一次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随着时间流逝,他也感觉到这具身体日渐疲乏,精力越来越不济。

有感于此,郭鹏也开始着手布置自己的后事。

说是布置后事,其实也没什么可布置的。

也就是亲笔写了一份遗嘱交给郭瑾,让郭瑾在自己死后按照自己的命令办理后事,不要拘泥于传统礼制。

他很早就退位,把皇位交给了郭瑾,他现在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老叟,就算马上就病死了,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他的陵寝早在很久以前就修好了,修在了遥远的狼居胥山。

他要在那里永眠,永镇北疆,不论这片草原是否会失去控制,他都要留下一个足以让后人再次兴盛起来时发兵北疆的借口和必要性。

这片大草原对于中国来说绝非没有意义,这广阔的战略纵深将为任何一个政权提供充足的庇护。

所以他死后,遗体会运往狼居胥山陵寝入葬。

与他一同入葬的只有他的妻子和几名贵人,不会让任何其他人和他一样葬在那么遥远的北方。

而为了方便后世帝王祭祀、举办典礼之类的活动,郭鹏决定在洛阳首阳山下留下自己的衣冠冢,让后世君王不必大费周章去狼居胥山祭祖,只要在洛阳边上的首阳山皇陵祭祖就可以。

首阳山是他开创讲武堂的地方,葬在这里,也能让后世帝王注重首阳山讲武堂,注重武学,注重武力,不可荒废武力、自废武功。

剩下的,其实也没什么。

该做的都做好了,没做的也做不了,该埋下的也埋下了,爆发的日子他是看不到了。

郭珺开创的西蜀公国蓬勃发展,节节胜利,席卷南印度已成定局,无人可挡。

郭琼在印尼艰难发展,为应对多雨气候并且发展农业,大量修缮水利,并且积极发展渔业和水果种植业,作为副食补充,减少人们对主粮的需求。

反正千岛之国的渔业资源是真的超级丰盛,只要愿意劳动,怎么也不会饿死人。

他也取得了军事胜利——别看他一派佛系作风,到了他建国的时候,收拾那些土著也不留情,驾着大船横冲直撞,一个岛屿一个岛屿的占领,大大小小已经占据了几百个岛,势力初成。

郭珩在伏尔加河流域的建设与发展也相当不错。

据说还在那边捕捉到了一些游牧民族的踪迹,怀疑和当年被东汉赶走的北匈奴有直接联系。

他建国的时候遭到游牧骑兵袭扰,很不爽,于是率领魏军铁骑大大小小跟游牧骑兵干了几仗,取得了胜利,拓地数百里,一个国家的骨架已经搭建起来了。

为此郭瑾还感到忧虑,派遣曹休带领一批精锐前往西秦国观察指导,以免郭珩真就翻车了,那他可没法儿跟郭鹏交代。

还好,魏军铁骑对那些游牧骑兵的打击是碾压性质的,曹休去看了一阵子,指导了一阵子,然后就回来了。

回来以后曹休上表给郭瑾,说郭珩想跟他商量一下,他需要一些物资,能不能用俘虏换。

看来局势尽在掌握之中。

有了成功的案例,后续就会越来越简单,越来越熟练,外出封国这件事情也越来越会成为人们的共识,早期大航海和殖民统治,实际上已经在魏帝国的主导下正式展开了。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二章

<>永徽元年,开国郡公、特进光禄大夫、继嗣堂宗主李鱼,喜得一女。『→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自从李家有了八个儿子,就好像是引鱼一引一窝子似的,李家的女人便争先恐后地生起了儿子。作作的第二胎,依旧是儿子,杨千叶和独孤小月,也相继生了儿子。

到永徽元年的时候,二度怀胎的独孤小月和深深仍旧生下了儿子,十三罗汉啊,把个李鱼愁得,他倒不是担心李家养不起,而是这群孩子虽然有刚生的,可其他的都在陆续长大。

这个年纪的孩子,那真是爬树摸鸟儿、捅窝掏雀蛋,整天淘气的无以复加的岁数,尤其是李伯皓、李仲轩两位深爱李公爷家小朋友们欢迎的不着调叔叔前来做客后,那更是淘得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啊!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直不曾有孕,简直怀疑自已是不是身体有病,已经都死了心放弃了生儿育女打算的吉祥,居然有了身孕,整个公爷府都为之轰动了,她刚有孕三个月,潘氏娘子就安排了四个老妈子形影不离地侍候着。

终于,十月怀胎,瓜熟蒂落。李鱼守在产房外,只想着听到母子平安的喜讯,至于生女儿么?呵呵,一定是这辈子功德修的不够啊,不想了,不想了,一想起来全是泪啊!

然后,他就看见稳婆子跌跌撞撞地抢了出来,李鱼还当吉祥出了什么事,吓得脸都白了,却听那稳婆子喜极而泣地禀报“公爷,是女孩儿,女孩儿啊!”

李鱼一听都要疯了,原地转了三圈,不敢置信地吩咐“再探!啊不,再去看个清楚,究竟男孩女孩!”

最后,两个稳婆子一起跑出来,斩钉截铁地保证“的的确确是个女孩儿!”李公爷兴奋得差点儿没一蹦窜到房上去。

李家小公主的诞生,可一下子成了全家人的宝贝。不光是李鱼疼她,奶奶、爷爷疼她,娘亲姨娘们疼她,那十三个哥哥也是宠妹宠得不得了,从此他们打架的理由又多了一个,谁打赢了谁陪小妹玩。

永徽五年,因为李鱼屡立战功,把基县经营成了塞上江南,可是又不好这么年轻就封国公甚而异姓王,于是便加恩于他的妻子,又赐下两个诰命,这两个诰命便落在了吉祥和作作身上。

千叶是前朝公主,虽然不能公开这个身份,可也看不上本朝的一个诰命。至于独孤小月,那是独孤阀家的闺女,听说闺女私奔跟了李鱼,独孤阀主可是登门“大闹”过一场的。

奈何这丫头是铁了心跟了李鱼,况且两个人当时早已有了夫妻之实,老独孤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既然他接受了,那独孤小月就仍然是独孤阀家的嫡系女儿,这世家女的身份比起诰命,那也是只高不低,不在乎这个。

永徽五年秋天,李家小公主生日那天,听了一个神仙故事后,异想天开地想看大鸟在天上飞。宠女狂魔安能置之不理?于是费尽心机,造出了一台滑翔机,为了哄女儿开心,他也是真够拼了。

“哇!哇!”

李家小公主仰着头儿,站在悬崖边儿上,看着在天上翱翔的爹爹,喜得直拍巴掌。到底是女孩儿文静,她虽欢呼雀跃,也只是惊“哇”几声,她那些哥哥们可是大呼小叫,直吵着叫父亲赶紧下来,他们也想试试了。

“哎哟!”李鱼正驾驶着滑翔机在天上翱翔,突然一阵骤风卷来,滑翔机一歪,直向崖壁上撞去。

“坏了,嘚瑟过劲儿!”

眼看着滑翔机就要挂在悬崖上,吓得李家小公主惊呼一声,“哇”地一下哭了起来“爹爹,爹爹,爹爹要死啦,我要爹爹!”

李鱼的儿子们也是唬得小脸雪白,偏在这时,李鱼和那滑翔机,就在他们的眼前,突然地消失了!那天空中,仿佛从来不曾有过这样一个人,从来不曾有一个人驾驶着一架滑翔机出现在那里!

……

神龙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阳宫仙居殿,寝宫里面,八十二岁的则天大帝静静地躺在榻上,自从张柬之和崔玄晖等人拥着太子离去,她就再也没有睁开过眼睛。

她听到了张柬之在外堂喝令宫监交出玉玺和虎符的声音,也听见了甲胄的碰撞声,知道那是在她寝殿门口安排了侍卫,但她始终未发一言,事到如今,她还能做什么呢?唯有等待。

她紧闭着眼睛,眼泪从眼角缓缓流出,她便艰难地转过身去,她不想让宫娥们看见她流泪的样子,实际上几名宫娥此刻正蜷缩在角落里为她们自己的命运提心吊胆,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动静。

武则天的心中满是悲凉,这一刻来的太突然了,以致她还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去反思自己的一生。江山社稷,皇帝的宝座,她用了数十年时间,杀戮了无数生命,殚精竭虑、穷尽心思,才建立了她的帝国。

创业艰辛啊,毁灭却只需要一晚……

“陛下……”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唤,武则天连忙拭去腮边的泪水,冷冷地道“杨帆,你还有脸见朕?”

虽然她已是一个老弱的妇人,但虎死不倒威。武则天凝视着面前雾一般的帷幔,喃喃地道“朕这个皇帝,真的这么失败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念念不忘恢复李唐?”

床侧,杨

帆清咳一声,道“陛下,不要伤心了。”

“呵呵……”武则天冷笑,缓缓转过身,凝视着她亲口所封的这位年轻的忠武将军,也是率领千骑营,毁了她的江山的少年将军,忠武啊,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说到底,人家忠的,仍然是李唐,无论她付出多少努力。

武则天淡淡地道“朕没有伤心,伤心有什么用?朕这一辈子都在斗,在家族,入宫后。当皇后、当太后、当皇帝……,无时无刻不在与人斗、与天斗,朕斗了一辈子,最后一仗,却输了,只是遗憾呐!”

杨帆默默地看着她,一言未发。

武则天轻轻吁了口气,又闭上了眼睛“张柬之他们想要的,朕会给的!禅位是么?大家都能落得一个体面,呵呵……,朕明白,你去吧,告诉他们,这份诏书,朕会写的。”

目的已达,杨帆只能喟然一叹,向武则天这位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最后行了一个臣子礼,缓缓地退了出去。

武则天挣扎着站起来,摸到了放在床头的龙头杖,几个侍女见状,急忙抢上来要扶,武则天只是淡淡地瞟了她们一眼,众宫娥急忙屈膝跪倒,再不敢抬头。

武则天没要人扶,她独自拄着杖,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出寝宫,站在白玉石的扶栏内,眺望着那天下。

一夜的兵变结束了,今天阳光很好,她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人,在将要过完一生的时候,这一生的经历,似乎都会跃现在他的眼前,这是一生的总结、也是生命结束之前的回照。

她低下头,摸索着腕上的一串珠子,那串珠子并不算珍贵,却是她从小的随身之物,那上边还有她幼年时自已在上边刻下的名字“华姑”,歪歪扭扭的,充满了稚气。

则天皇帝突然笑了,普天下所有女人没有经历过的一切,她都经历过了,但是迟暮之年,垂死之际,能够让她心中充满温暖的,却仍是那难忘的童年呐!

从什么时候,她开始热衷于权力了?从什么时候,她开始无情地杀戮了?也许,是这无聊的宫廷、无情的深宫,磨灭了她最后一丝温情与灵性的时候吧。直到此刻,这个掌握过最高的权力,拥有过所有一切的老妇人,才忽然发现,她半生苦苦追求的一切,其实完全没有意义。

如果,人能重活一回,该多好啊!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一切,都不可能再重来了。

她重又抬起头,看向那宫阙,看向那广场,一块块石头平整地堆砌出了庄严与华丽,却总是缺了那么点生动的意味。在她的幻像中,她仿佛又看到了童年,她看到了利州都督府后门外的那一片山坡,看到了那漫山遍野的油菜花,金灿灿地随风翻涌……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三章

黄月英道:“不过最近以来,市井之间有一种声音在流传,说我们穷兵黩武,只能将帝国和人民带入水深火热之中!”马超冷笑道:“肯定是那些个士族在四处散布谣言!”张浪摆了摆手,“不完全是吧。受这几百年儒家思想的影响,很多人都天生地潜意识地病态地反对战争!”嘴角一挑:“穷兵黩武?!呵呵,这些人怎么就只记着几个贸然用兵导致兵败国颓的例子,却忘了,任何强国的崛起,任何辉煌的时代,却恰恰都是靠穷兵黩武打出来的!世俗礼仪创造不了盛世,与人为善避免不了战争!要生存,要强大,就必须学会虎狼心性,铁口烈心,与人争雄!要让百姓习惯用武力实现理想,实现价值!”

众人纷纷点头,马超兴奋地道:“正该如此!若不了虎狼,就只能做鹿羊,我们决不能做鹿羊!”

众将纷纷附和。

黄月英请示道:“大哥,是否要处理传播谣言的人?”

马超道:“要我说应该把这些全都抓起来,处以极刑!”

张辽立刻反对:“这怎么行?总不能不让人说话吧!”

张浪道:“这件事不能置之不理,但手段也不能过于激烈。”顿了顿,“既然是舆论,那就用舆论去对付吧。”看向黄月英,微笑道:“月英,这件事又交到你手上了!”黄月英嫣然一笑,抱拳道:“属下遵命!”他两个倒有些像在打情骂俏似的。

张浪笑了笑,对众人道:“既然已经准备妥当,我决定即日发兵北伐!”

“大统领英明!”众人一起抱拳道。

……

张浪回到后院中,远远地看见小薇薇拿着木棍追赶一群侍女,把那群侍女吓得花容失色、跌跌撞撞。张浪不禁好笑,赶紧过去,一把揪住了小薇薇,把她提了起来。小薇薇吓了一跳,随即看见是老爹,立刻不满地在半空中使劲摇晃身体挥舞四肢,口里嚷嚷道:“老爹,你欺负我!!”

张浪没好气地道:“那你为什么要欺负那些姐姐呢?”

这时,那些侍女们惊魂甫定,纷纷过来拜见大统领。

小薇薇看了她们一眼,撅起嘴巴,不高兴地道:“人家又没有欺负她们,就是要和她们比武罢了!可是,可是,”那调皮的小家伙挥舞着两只小手:“可是她们总是躲着我,所以我才生气的!”

张浪翻了翻白眼,把小薇薇放了下来,使劲揉了揉她的脑袋,又是好笑又是气恼又是宠溺地道:“你这个小调皮,这些姐姐又不会武功,你和她们比什么武?”小薇薇低着头撅着小嘴嘀咕道:“人家又不知道她们不会武功的!真是的,不练武功有什么用啊!”

张浪感到好笑,轻轻地敲了敲小薇薇的脑袋,没好气地道:“小家伙说什么怪话呢?什么叫做不学武功就没有用?”

小薇薇抱着脑袋气鼓鼓地望着老爹,撅着嘴巴道:“这话是老爹你说的,干嘛打人家?”

张浪一愣,“我说的?我什么时候说的?”

小薇薇撅着小嘴道:“老爹你不是经常和叔叔们说:人要像虎豹那样勇猛,决不能学习鹿羊,鹿羊的存在就是成为虎豹的食物,鹿羊没有资格所以也就不会去责怪虎豹的残酷!像虎豹那样,不就是要武功厉害吗,不会武功的就是鹿羊,鹿羊是没有用的,所以没有武功的就是没有用的人!”

张浪发了会儿傻,他没想到自己经常说的话居然在小薇薇这里扎了根,而且还被她的小脑袋发挥想象变成了这个样子!这可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坏啊!?

张浪一把将小薇薇抱了起来。见那些侍女还恭立在一旁没敢离开,便对她们道:“你们下去吧。”众侍女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张浪抱着小薇薇走进

文学

了一座水榭,“小薇薇,你的想法大部分是正确的,可是呢也有错误的地方。”小薇薇眨着好奇的大眼睛。张浪笑问道:“你月英姐姐,若雪姐姐和梦雪姐姐,她们都不会武功,难道也没有用吗?其实啊,她们有的时候能为国家发挥出比任何武将都要大的作用!”

小薇薇迷糊了,“可是,可是,老爹你不是说……”

张浪捏了捏小薇薇的小鼻子,小家伙撅着嘴巴不满地道:“人家是大人了!别总是捏人家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