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文学

着天气好,赶了一天的路,第二天就又淅淅沥沥的开始下雨。

吕布没有等待,披上油布制作的雨衣,就继续带着人向南而去。

一连几天,终于到了南阳南部的涅县,这里离襄阳很近,向南没有多远就是汉水,襄阳城就立于汉水南岸。

“这房子倒是不小,看样子还是个大家族。”

吕布笑着看着眼前宅院。

“庶民张机拜见将军!”

一名四十多岁偏瘦的中年男子出门对着吕布行礼道,一身褐色的葛布衣袍,发髻整齐,显得很有精神。

“张医师客气了。”

吕布笑着我从赤兔背上下来,看着眼前的张仲景。

根据手下报告,张仲景早年举孝廉当过长沙太守,不过很快就因为和黑暗的官场格格不入而被罢官,回到涅县隐居的张仲景又见南阳接连遭遇瘟疫,张仲景眼见族人和周围乡民被瘟疫夺走生命转而开始学医,如今医术已是相当了得,只是这些年一直有意避开官场,这才声名不显。

“不请我进去坐坐?”

吕布看着依旧行礼的张仲景笑着说道。

“将军请进,寒舍简陋,望将军见谅!”

张仲景本以为吕布是来看病的,但现在一见发现吕布面色红润,说话中气十足走路更是龙行虎步,根本不像一个病人。

“张医师这屋里都是药材呀!”

吕布走过前面的院子,见大厅里都是干药材,笑着拿起一颗比莲子大一些的圆形药草说道。

“让将军见笑了,进来阴雨连绵,这些药材还没完全晒干,没办法入库,只能先放在这里,等阴雨过去,再到院子里晒干。”

张仲景对着吕布说完就指挥着仆役将那些药材搬开,整个大厅都是药材,这可没法待客。

“小柴胡汤何解攻,半夏人参甘草从。更加黄芩生姜枣,少阳为病此方宗。这半夏品相不错呀。”

吕布拿着手里的半夏笑着看着张仲景。

“吕将军竟然还懂药理,这方子随口便能开来!”

张仲景满脸惊诧,他也是半道从医,对于这医道之南也是深有体会,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吕将军拿着一刻半夏就能开出药方,这小柴胡汤引以半夏等药材,最是能治疗少阳病的。

“药理倒是懂一些,都是跟着一位名医学的,一些小毛病还能说个一二,真要是看病,还得靠真正的医师。”

吕布把那颗半夏放进竹筐里,摇头说道,他这不是谦虚,若是让他帮人看病,能不能活着那就全看运气了。

“吕将军谦虚了,将军这药方朗朗上口,药物对应病症丝毫不差,草民佩服!”

张仲景却摇头说道,吕布那歌谣除了没有说明药物的用量,种类和他开出的方子丝毫不差。

“张医师,这次我来是专程请医师去并州的,并州有一所专门教授医学的学堂,我想让先生去教授一些伤寒杂病之类的学问,先生在伤寒杂病方面那是举世闻名啊。”

吕布对着张仲景抱拳说道,刚才那汤头歌其实就源于张仲景著的《伤寒杂病论》,这位算是当世对于伤寒病这个杂科最精通的医师了。

华佗精通的还是临床外科,对于伤寒这个杂科还是了解还是有限,而且华佗似乎不准备放弃对外科手术的研究,如今简单的剖腹手术,阑尾炎、盲肠炎之类的已经相当精通。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二章

@@好吧,我承认前面两次发新书是搞了乌龙,现在正式上传新书《卡师》,支持蛤蟆的朋友请不要珍力,收藏、推荐不要少,更新稳定,质量有保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三章

也可有些人说,硬拼之下没有胜者,如果这一次真的与瓦剌军拼一个两败俱伤,甚至是元气大伤,那开春之后怎么进攻亦力把里地区,怎么完成即定的目标?为了一个有如丧之犬的也先,而放弃大片土地面积,显然是不合算的。

两种意见,各有人支持,且各有自己的道理,汇总到苏合手中的时候他就是左右为难。最终他把目光落到了白双的身上,此人这一战过后就将履新军长之位,那是与自己平地平座的存在,现在听听他的意见并不丢人。

当然,私下里苏合是不是有借助着白双的招牌之意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此人可是杨晨东的学生,他做的决定就算是错了,回头杨晨东怪罪下来也不会太重。

苏合也不

文学

是不得不小心,随着杨系的地盘越来越大,五星军势头越来越盛,杨晨东的地位也就越发的高贵。任何人面对他的时候都不得不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这就是上位者的势气所在。

白双倒是没有去考虑那么多,或许是他的身份不需要去担心那些事情吧。他心中此时有着另外的想法,就算是苏合不问他,他也会主动讲出来的。他便趁着这个机会主动开口说道:“末将倒是有一点点看法。现在大战刚刚开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不如我们就做两手准备好了。”

“两手准备?”听着白双之言,其它人都是一幅费解的模样看着他。

“是的,就是两手准备。”白双以肯定的口气说道:“第一,我们自然抱着消灭瓦剌主力,甚至是生擒或是杀死也先的方法来,应有的冲锋或是支援还是必须要做,异族第一军那里应该怎么阻击还是要怎么阻击,如果可以重创对手,寻找到战机,我们就全军出动,压上去灭掉对手。第二,如果事不可违,瓦剌军拼死一战之意十分明显,且一直掌握着战场上的主动权,那我们就放弃与其硬拼,在不损失自己实力的情况下尽可能去削弱对手的实力,实在不行就放他们离开这里好了。所谓来日方长,我们今天可以打跑他们,来日就可以打败他们,将他们全数的消灭掉。”

一下子提出了两个意见,分别的考虑和照顾到了军官中两种不同的声音,众人听后,皆是点头赞成。甚至还有些人在心中想着,不愧是武南王的学生,把酌情处理四字理解的是十分透彻了。

座在首位上听着这些的苏合也是赞同般的点头。之前他还认为白双由团长直升军长是因为他是杨晨东的学生,现在看来,这种意见要改变一下了,此人的确很有能力,未必就不可以任好一军之长的位置。

白双之言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随后这份意见就被上报给了杨晨东那里,很快电报回复,就按这个意见处理。不久后异族第一军那里也收到了电报内容。

做为战后就要被降职处理的许可达军长,在看到电报之后,只是略微考虑了一下后便向着手下的四位师长说道:“一切就按电报上的内容来,我们先全力阻击,事在不逮的话便放他们从我们身边过去。”

“不行呀军座。”301师师长屠海当下就表示出了反对。“军座,这是我们异族第一军的一个机会,如果我们可以留下瓦剌军,甚至是活捉了他们的首领也先,那绝对是大功一件,或许军座就不用离开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算是把我们军拼光了也是值得的。”

“是呀,军座。”其它三位师长也尽皆的表现出了同样的看法。显然许可达治军还是很有一套的,至少很快就赢得了手下四位师长的支持。

看着四人那期盼的目光,许可达内心十分的感动,但他并不为之所动,他清楚之前的确是自己的失职和自大这才让军队失去了战机。而现在,就是要弥补过错的时候。如果仅是为了一己之私置异族第一军的所有战士而不顾,就算是最终留下了也先,可弄得一军都没有了,这同样是一种失败。

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而毁掉整个异族第一军,许可达心中有了坚定的想法。“好了,我现在还是军长,按我的命令去执行吧。”

军长之威不可侵犯,许可达都这样说了,屠海等人虽然心中不忿,但不得不去执行。但他们都已经想好,尽可能的阻击瓦剌军的突围,如果有机会,就算是拼上两败俱伤他们也要试一试能不能留下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