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二章

关于沈锦乔那点儿嫉妒劲儿,容君执不但不讨厌,反而助纣为虐,亲自挑选衣服。

两人一身同样的明紫色龙服,配套的头饰和玉佩,连鞋子都是同样的花纹,用料都是同一块布料上裁下来了,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们是一对儿似的。

沈锦乔挺着个大肚子还挺不方便的,容君执倒是有心想帮她,可她现在这样子,背着不行、抱着也不行,只能扶着她慢慢的走,好在乘坐轿撵过去,倒也不用走多远。

等两人慢悠悠的去到大殿,该来的人已经来了,就等着帝后二人。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恭迎陛下,恭迎皇后娘娘!”

容君执都没空搭理他们,小心翼翼的扶着沈锦乔走上去坐下,自己这才坐下,抬手:“免礼,赐座!”

“谢陛下!”

容君执举杯:“两国使臣远道而来,辛苦了。”

两国使臣立刻举杯:“陛下客气了,能来夏朝学习是我等的荣幸。”

金国使臣上前:“陛下,吾王令我等前来吊唁太上皇,送上牛羊五万,珍宝两箱,以表心意。”

赤炎使臣也道:“吾王送上十箱明珠,海味珍宝三十箱,请陛下笑纳。”

容君执点头:“替朕谢过两位王上。”

又寒暄了两句,舞姬上场开始跳舞,宴席也就此开始。

襄王和安王陪着几个时辰说话,回答他们的问题。

容君执这个皇帝却是悠闲的给皇后布菜,最近肚子越来越大,沈锦乔就算想吃也不敢吃太多,所以每天得吃好几顿,每次只吃一点点,结果养成了容君执有空就投喂一下的癖好。

沈锦乔本来是来坐镇不让别人觊觎陛下的,结果没坐一会儿身体就不允许了,只得提早离开。

容君执倒是没有跟着一起走,不过沈锦乔一走,明显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冷淡了不少。

而金国的使臣看到皇后离开,顿时觉得机会来了,立刻上前道:“陛下,我等特意准备了金国的舞蹈,请陛下欣赏。”

金国的舞蹈,也不算陌生,毕竟之前金国也送来了人,还是什么第一美人,最后却灰溜溜的走了。

既然人家说了,也不可能不给个机会,容君执微微点头,很快舞姬就换成了金国人。

金国的舞蹈热情奔放,比夏朝的自然是不同,金国的舞姬更加开放,同样的舞蹈,夏朝的人却挑不出那样的感觉,偶尔看一看,让人耳目一新。

一曲终了,几个舞姬上前拜礼:“参见陛下。”

容貌深邃出众,热情大方,异域风情的美人,看着倒是很有诱惑力。

金国使臣立刻道:“这也是吾王献给陛下的礼物之一。”

容君执倒是没有拒绝:“留下吧,襄王负责安置。”

把人交给襄王,还

文学

一脸兴致缺缺的样子,显然是没动心的。

金国使臣想要的显然不是这个结果,但是也不敢说什么。

爸爸妈妈为什么半夜一直叫 第三章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了,欧语见欧锋依然盯着屏幕,忍不住咳了咳。

“小叔,你不用工作了吗?”

欧锋回过神,耳朵有些红。

他轻轻咳了咳,重新低头看起文件。

但是没一会儿

文学

,他的目光又再一次的瞟到屏幕上,听着电视里传出的蓝香雪的娇笑,他也不由的笑起来。

欧语:“……”

这人究竟还工不工作了?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欧锋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都没看就接通了电话,对面传来一声醉醺醺的声音。

“出来开一下门。”

欧锋猛的起身,连手机都不管了立刻就跑去开门。

欧语被他这一举动弄得整个人都傻了,一脸懵逼的看着欧锋匆匆忙忙的背影。

欧锋一打开门,就见到蓝香雪正靠在墙上,双眼迷离,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见到欧锋,她直接倒在欧锋怀里,将脑袋埋在他胸口。

“快点进去,等会儿被媒体拍到了就不好了。”

欧锋扫了一眼门口,虽然没有见到可疑的人物,但是他还是皱起眉,留了一份疑心。

他先带着蓝香雪回到客厅,欧语见到蓝香雪醉醺醺的模样,立刻上来搭一把手。

“这是怎么了?”欧语问道。

“喝醉了。”

欧锋十分的冷静,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喝醉了……这脸这么不正常的红真的只是喝醉了吗?”欧语有些担忧的看着蓝香雪,“怕不是中药了吧?”

“她中药不是这个模样的。”欧锋十分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你会那么肯定……欧语无语的看着欧锋。

“你见过?”

“那可不。”欧锋骄傲的回答。

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现在的话还是先把人安置一下吧!

“蓝小姐要不先睡在我房间?”欧语道。

“放我房间就行了。”欧锋回答,“我来照顾她。”

对此,欧语保持怀疑的态度,交给他真的没问题吗?

醉酒的人要是没有人好好照顾的话也是会出人命的。

“你不相信我?”欧锋瞪了她一眼,“我照顾她喝醉酒的的次数比照顾你还多呢!”

欧语摸了摸鼻子,这难道不应该说她少喝酒吗?

“而且我也不会对醉酒的人下手。”欧锋道。

“我没有说这个问题。”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非就是担心我趁人之危。”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

欧语叹了一口气,“那总要先帮人家洗个澡吧?一身酒味你受得了?”

这个自然不可能。

欧语扶着蓝香雪来到浴室,蓝香雪虽然已经醉了,但是还是有一点意识的。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自己脱掉了衣服,直接走进浴缸里。

欧语:“……”好像不需要她来搭把手了。

“我这里没有她的换洗衣服,等会儿你把这一套衣服给她穿吧。”欧锋敲了敲门。

欧语打开门一看,是一套睡衣。

“哦?我还以为你会趁机送白衬衫呢!”

“老套。”欧锋抬手轻轻敲了敲欧语的脑袋,“我都说了我不会趁人之危了,你就不能相信我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