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厘米把女友干到走不了路 第一章

颠覆一书写了一年,刚好一百万字,本来前两天就可以结尾的,因为肋骨和一个朋友约好了,要等星期天才结束,所以拖了两天。

这本书刚开始构思的时候,仅仅是由于和一个朋友的一句戏言,他说洪荒文到现在应该已经没有可能再玩出什么花样了,当时肋骨不太同意,说封神和西游随便那一章抽出来都能写个故事,然后就有了这本书。后来才发现自己掉进了坑里,白天上班,晚上写书真的是累得要命。不过还好坚持了下来。

刚开始写的时候,也没想过要怎么,后来就有编辑和我联系,要我签约。签了之后,糊里糊涂的推荐,封推,上架。在肋骨的记忆当中,好像很少跟编辑直接联系过,因此后来有很多朋友在群里问肋骨有关签约上架的信息,肋骨只能说不知道。这个不是矫情,是真的不知道。唯独有一次是刚刚上架后,编辑主动找肋骨,就一句话,说上架了要每天多发一些。肋骨当时唯唯诺诺说是是是,其实没怎么往心里去,实在是没有时间。要像某些高人一般一天一万来字,还不如杀了肋骨好些。

更新不快,加上本身文笔所限,本书的推荐一直上不去,还好订阅还成(其实肋骨也不太清楚多少算多,多少算少),这里非常感谢花钱看肋骨的书的各位朋友,也感谢不花钱看肋骨的书的朋友。不管看的是哪种,都是对肋骨的支持。没有你们本书就不可能完本。

谢谢群里的朋友,玉鼎、表弟、逍遥、扯蛋、小青等,无法一一列举,给肋骨非常宝贵的建议(当然很多也是胡扯,笑),肋骨十分感激。也谢谢编辑老大们给肋骨的机会。

再次感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20厘米把女友干到走不了路 第二章

唐僧啊唐僧,你可别忘了然后,孙悟空追和气木灵儿这俩丫头还在人家清风宗大小的缺是的少的缺是的主手里,虽然后后那个清风宗大小的缺是的长老少量定会信守诺言,但是的唐僧你不能满足于此间接受,你必须要将她们两个带回来啊,这不是的他少量开始就决定好的缺是的吗?

……

是的啊,唐僧啊唐僧,冷静下来,少量次序催动不了然后就两次序,两次序不行走就三次序,少量直少量直下去,那个把百次序千次序,也要让自己进步啊!

唐僧这么然后鼓励着自己,继续开始修行走和气练功,可是的没想到由于次序数太多,这少量次序即使是的唐僧用尽了然后权利去催动金掀起系列的缺是的砖块,缺是的实又是的没什么然后效果,已经非常的缺是的费力量气了然后。手机端https://m.

永远都是的别人不知道路的缺是的时间情况且,这是的他们所想要的缺是的,不过是的如此间接受嘛,想到,这也不过时这件时间情况且的缺是的少量些评星星二三代替的缺是的东西方。

这让唐僧在这个时候,又是的有些『不正』了然后阵脚,又是的少量次序开始焦虑了然后起来。

……少量切断的缺是的,东西方,是的来源这里的缺是的镇定。不是的这样的缺是的。

不光明是的会到来的缺是的,少量切断都是的会让所有得到信服的缺是的,没有其他!

165

少量切断的缺是的平安都是的,想要的缺是的结果!哗——

修行走和气练功的缺是的瓶颈

运转功法,源源不断的缺是的灵气传入金掀起系列的缺是的砖块之中。可金掀起系列的缺是的砖块回馈给自己的缺是的缺是的实寥寥无几,这和气之前那个种感着了然后完全不同。

又是的修行走和气练功了然后少量会,还是的途做无用功。唐僧决定先出来去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然后启发。也顺便把这几天的缺是的负担减轻少量点,都在杀人可是的会产生心魔的缺是的。

不光明是的会到来的缺是的,少量切断都是的会让所有得到信服的缺是的,没有其他!

修行走和气练功少量途本就枯燥乏味,虽有长生,美人,宝物,冒险无时无刻的缺是的在吸引芸芸众生加入这场博弈。

然后后利益总是的伴随着风险,妖兽,瓶颈,小人。茫茫修仙路,与天地人斗。少的缺是的不了然后的缺是的就是的鲜血,而杀戮是的被天地所不容易的缺是的,杀戮过多必定会有心魔。据说南蛮之地的缺是的死人谷中有躲避心魔甚至摄心魔为己用的缺是的至邪功法《死人经》,其他如果同天魔门的缺是的《天魔解体大小法》貌似也有控制心魔的缺是的作用。

可那个是的损天利己的缺是的功法,不到万不得已唐僧可不会去做。况且且,就是的想修行走和气练功那个也没那个功法啊!而对于不是的魔门中人的缺是的自己来说,心境上不去,有了然后心魔唯少量的缺是的办法自然后后便是的让自己念头通达。

除了然后心魔,杀戮过多肯定会有损功德。所带来的缺是的也会变成霉气,自己这几天老是的被人追杀,应该该就是的如果此间接受。

而修行走有四大小喜时间出来门捡宝物,仙子怀中抱,元婴化胎时,他乡遇同门。

20厘米把女友干到走不了路 第三章

“如此实力,确实是有资格与我一战。”金魔看向江玉郎,笑道:“不愧是祝融一脉的传人。你若是早生个十几年,恐怕就没燕南天的事了。”

依照他言下之意,燕南天怕也是五神宫的传人?是了,燕南天和邀月的实力冠绝江湖,看来便不似世上之人。也只有这个说法才能够解释,他们为何会如此之强。

“神锋门的上一代掌门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燕南天?当年五大神宫齐心协力围攻我,都不是我的对手,如今就凭你们这些余孽,又能如何?”金魔狂妄自大道。

江玉郎冷冷地笑着,这金魔确实是有猖狂的资格。如果他遇到的不是自己这个异数的话,在这方世界还真无人能够治得了他。

但他也发现,这绝代双骄的世界,本不该存在这些人的。五神宫和五魔宫的存在,明显是超纲的。至于是谁添加的,就不得而知了。

但这神魔之间,超越了凡俗的存在,已经接近了天人境界,这里的武学境界明显高于往常,可是算作是中武世界了。

战,一触即发。

金魔身形晃动,已经攻至了江玉郎身前。

但这些都不是真实,而是二人的神念。

在邀月和其他人眼中,只是短短一瞬间,但实际上,二人的神识已经交锋数百回合了。

庞文当年从五行魔宫箱子里捞出来的武学中,就是有一门无相天魔功,他修炼这门武学,让他能够相貌百变,甚至轻易模仿他人的武学,但也导致他最终失去了自我,变成了金魔的傀儡。

二人的神识交锋一瞬间,却是不分胜负。

金魔自认为已经看透江玉郎,便自信地进入了江玉郎的神识世界里。在他看来,江玉郎或许才是更好的宿体。

如果他能够获得这具躯体,肯定能够更进一步。

而江玉郎最为强大的也是神识,这是金魔万万无法料想的。

他一进入江玉郎的神识世界,便感觉这个神识世界关闭了。

他还没来得及嘲笑,便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神水宫的水母阴姬!

“是你!”

“是你!”

水母阴姬和金魔异口同声道。

金魔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如此打算的。”

他还以为江玉郎引他进来,是为了和水母阴姬一起对付他,但转念一看,发觉不对,水母阴姬似乎是被囚禁在此?

金魔觉得有些诧异。他和水母阴姬曾经见过,她再不厉害,也是一个接近天人境界的玄关强者,神识之强大,绝不可能衰败至此地步。

金魔蹙眉道:“你怎么会如此?”

水母阴姬露出一丝苦笑:“你难道以为他当真是我神宫传人吗?金魔,你自诩魔门第一高手,但你万万想不到,他是天外之人吧?”

“什么?天外之人!”金魔一脸震惊。

“我不信!”金魔挥舞着双手道,“天路封绝,绝不可能有人能够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原本还担心无人能够制你,但如今看来,我却是可以无忧了。”水母阴姬如释负重道。

金魔嘶吼一声,仰天长啸,魔影高涨,利爪舞出,企图将这方世界撕碎。

但江玉郎的神识空间坚硬如铁,他根本无法勘破。他自认为无比强大凝实的神念,在江玉郎眼中却是和一个纸人一般。

强行镇压金魔?江玉郎倒是有了另一个想法。他直接将金魔转移到了武神殿的石碑前。

金魔望着那块漆黑高大的石碑,惊恐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不明白,但发自神识深处感觉到了危险。

这石碑就像是一个黑洞一般,让他觉得神秘而又可怕。

金魔挣扎着想要逃离,但却无济于事。在江玉郎的神识世界中,他就是唯一的神祗。

金魔的神识直接撞到了石碑上,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金魔的神识直接被打得粉碎,紧接着融入了石碑中。

武神殿石碑发出一阵光彩,江玉郎只觉得自己的神识又雄厚了几分。

“原来,可以如此温养!”

江玉郎恍然大悟,这石碑实在是逆天,居然可以吸收别人的神识。而在吸收的一瞬间,金魔的所有信息都传入了他的脑海中。

金魔,原本是五大魔宫的第一脉门。他在二百年前横空出世,横扫正邪两道,称霸武林。后来遭到其他三大魔宫的背叛,再加上五神宫

文学

的围攻,才被封印了起来。

但随后,庞文从古墓箱子中获得了无相天魔功。他在修炼这门武功时,不知不觉就唤醒了金魔。最后,庞文便被金魔夺取了身体。

这五神宫和五魔宫的历史,金魔知之也是不详。但在他的认知中,这方世界还未出现过任何一个可以突破世界屏障的修行者。

所谓

文学

的武破虚空,在金魔认为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但金魔到死都不相信,自己就是天外来客。

这些消息给了江玉郎一些眉目,紧接着,他又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水母阴姬头上。

水母阴姬感受到了危险,急忙道:“别杀我,别杀我!只要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江玉郎并不理会她的哀求,也直接将她投到了石碑上。

水母阴姬也被石碑所吸收,这时他也获得了水母阴姬的记忆。果然,她和金魔就是老仇人了。

当年,封印金魔的五神宫之一,就有水母阴姬。只是后来,由于她刚愎自用,也受到了弟子的背叛。

不管是神宫还是魔宫,传承到如今都已经绝迹了。

吸收了金魔和水母阴姬后,江玉郎的神识已经达到了巅峰。他倒是发现了武道神碑的一个神秘用途,就是可以用来承载其他灵体。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慕容九儿和慕容淑愿意的话,他可以将她们的神识保留在石碑上,带去其他世界!

肉体不灭,自然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他自己,也无法用肉身在一个个世界里穿梭。但灵体方面,应该是可以的!

江玉郎心下一定,回到了现实中。

在邀月等的惊讶目光中,金魔呆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

邀月不可思议地看向金魔,江玉郎缓缓走向金魔,用手碰了碰他。金魔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是死了?

邀月长大了嘴巴,江玉郎已经走向了石门之后。

他获得了金魔的记忆,也知道他将慕容九儿关在哪里。

救出了慕容九儿,邀月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但这一次,她是彻底臣服了!

就连传说中的神魔都无法制服江玉郎,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主人,水母阴姬和金魔,哪里去了……”邀月不可思议的问道。

她虽然没有突破大宗师,但在之前神识也可以感受到二者的存在,但现在那压迫感却是彻底消失了。

江玉郎瞥了邀月一眼,好笑道:“他们灰飞烟灭了。”

邀月咽了口唾沫,露出了诚惶诚恐的表情。她此时已经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了,她彻底失去了自信。

“对了,主人,您让我调查的事,我查出了一些异常,不知道……”邀月跪在地上道。

“嗯?”江玉郎忽地想起,除去慕容氏二女外,在这世界,他还有一些羁绊尚未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