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桃花源 第一章

第728章

陈老知道凌墨寒不靠谱。他压根就不屑于问他,反正问他也是白问他。面对陈老的询问,凌奇沉默了。不是他不想说是他没脸说也说不出口,好在陈老也不傻。

见凌奇不说话,他顿时就了然了。

他叹了口气道:“照理说,这些话不该我来和你说,可你爷爷走得突然,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交代过你什么。”

“没有,我们今早才发现爷爷走了。”

陈老愣了下,内心里一阵嘘唏,“既然如此,那我就代替你爷爷叮嘱你几句。”

“谢谢陈爷爷,我听着呢!”凌奇感激道。

“实不相瞒,我现在确实非常迷茫和不知所措,爷爷奶奶不在以后,家里好像瞬间就乱了,没了主心骨的那种。”

凌奇知道陈老和凌老爷子是老相识,感情非常好的那种,因此,他非常坦然的说出了他现在的不知所措和慌乱。

看着他稚嫩的脸,陈老一阵欣慰和感慨。

“你爷爷要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一定会非常高兴,既然你真心相问,那我也就不跟说那些虚的

文学

。”

说完,他抬头看了眼凌墨寒和宁佳惠所在的方向。

见状,林老道:“老陈,孩子还小,你慎言!”

“我知道。”

“林爷爷,没关系的,我相信陈爷爷,爷爷之前跟我说过,他说他这辈子最信服和相信的就是陈爷爷。”

凌奇都这么说了,林老也不好再说什么。

“奇奇,如今你爷爷奶奶不在了,你们家的情况肯定会大不如之前,你爸妈看着也不像是靠谱人,你要尽快成长起来,不然,你爸妈迟早会把你爷爷奶奶这些年的积累毁之殆尽,到那时你爷爷奶奶怕是要死不瞑目了……”

林老听到陈老的话眉心一跳。

这话也就陈老敢说。

换做其他任何人都不会这么跟凌奇。

凌奇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凝重起来。

他一早就知道他爸妈的问题,但没想到陈老会说的这么严重。

“换做任何一个懂事的精明的人都不会在你爷爷奶奶过世以后得罪姜丫头,甚至他们还会想法设法的和姜丫头搞好关系,可你爸妈做了什么?人家好心好意帮你们的忙,结果你们把她气跑了不说,连带着将她身边的人也得罪个彻底……”

说到这里,陈老就一阵无语。

“你奶奶那么精明的人竟然生出这么一个愚钝的儿子也真是挺让人不可思议的……”

林老:“……”

你当着人家儿子的面子吐槽他的老子也没聪明到哪里去。

“姜丫头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当家做主了,你没有她这个能力也不用急于走她的路,毕竟,她的路是不可被复制,但你要想办法拿捏住你父母,让他们不敢再乱来,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不再闯祸惹是生非,你爷爷奶奶给你们留下的这些资源足以支撑到你长大成人,其他的你和你爸暂时没这个能力,因此,不要再做任何的妄想,安分的低调的长大成人才是最重要的,记住了吗?”

妈妈的桃花源 第二章

八月份,三天两头大暴雨,顾衍之在悄摸摸地准备婚礼,他妈跟妹妹帮了他很大的忙。

本来是顾衍之一人做决策的,被他妈看见了,他妈看到他选的布置现场的那些花啊,布景啊,脸色极其难看,直接把婚礼总策划从他手上抢了过去。

顾衍之也乐得清闲。

商七野被转送去了国际法庭,因绑架罪,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

顾衍之觉得那是他罪有应得,不过据可靠消息,商七野底下的人可跃跃欲试着想要劫狱呢。

真是一群亡命之徒。

九月中旬,不冷不热的季节,秋高气爽。

顾衍之终于和周南迎来了大婚。

彼时,周南甚至没邀请她爸参加,因为周颖的事,她和她爸算是彻底闹翻了。

不来就不来吧。

总司令却说他可以在新娘进场的时候让她挽着胳膊,还说以后会拿她当亲生女儿看待。

周南感动不已,蹦出一句:“司令,我何德何能?”

顾衍之看着热泪盈眶的人,她至于吗?他爸怎么随便说句话就把她感动成这样啊?

以后成了顾家的媳妇儿,他是不是得成天跟自己老子吃醋啊?

这丫头,娶进门,可得好好跟她说说家规,丈夫必须是第一位的。

顾家的婚礼,自然是最盛大的,来的都是达官贵人,又因为宋冉和宋璇这边,还来了许多商界大佬,现场全是重量级嘉宾。

顾衍之站在台上,竟然有些紧张。

他自嘲一笑,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竟然也会紧张。

结婚进行曲的音乐响起,全场一片安静。

宋冉和顾念坐在最前面的家人席上,看着台上灯光笼罩着的人。

顾念小声道:“妈,你看,我哥真逗,那手没个闲时,看出来了,他紧张。”

宋冉轻笑:“嗯,我也看出来了。”

再一转眼,就看到她自己的丈夫挽着她儿子的妻子缓缓从红毯尽头那边走了出来。

宋冉一下子眼眶就湿了。

妈妈的桃花源 第三章

“我不仅选了阵法,还选了炼药术。”若水继续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以后可以和瑶姐你一起上课,真好。”司宇风开心的大叫。

若水虽然算是进了星辰殿,可以学习高深秘术,但对星辰学院来说,这些普通课程还是要选一些来学的。

司明台站在老生的队伍里,看到和自己堂弟聊得正开心的那个少女心情有些复杂。

前段时间和那个少女简短的交谈中,知道对方虽然年纪小,但性格却是很稳重的,再加上是堂弟的救命

文学

恩人,所以就算对方是平民的身份,他也没有拿皇族的架子,表现得算是客气友好的。

但也仅仅是客气而已,如果早知道对方有这么高的天赋,他————

说什么都晚了,当初没有更进一步,是他失策了,这样板上定钉的一个未来强者,及早的交好,绝对是有天大好处的。

不过好在也没有得罪,也算有几分因果,而且自己这个傻堂弟,似乎傻人有傻福。

与司明台的复杂不同,就在司宇风身后不远的地方,一个少年一直恨恨的瞪着若水,很想对方转头看他,他想知道对方看到他出现在这里,会是什么样的反映?

这个少年自然是已经改名的暮苍了。

暮苍只觉得眼珠子都快瞪掉了,前面那个少女连个眼角都没有给他一眼,只顾着和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子说话,他刚刚打听过,那个小子居然是北泽国的皇子,没想到才短短时间不见,这个便宜姐姐就找到靠山了。

这让少年心中更恨了。

说不清到底是因何生恨,总之很不爽。

若水其实早就感觉到那股带着恨意的视线了,也知道是那白眼狼的,不过却是故意没理睬他。

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原主对这个弟弟的感情很复杂,小的时候,原主一直是将对方当亲生弟弟疼的,结果自己被人害死了,弟弟不仅不为她报仇,还和仇人在一起,对她没有半分顾念。

原主当然是怨的,可又不仅仅是怨,还有着不甘心。

当初若水有直接杀了那祖孙俩的能力,直接为原主报仇,之所以不杀,就是揣摩原主的心情,直接杀了,原主的怨气怎么消,最好是看着她风风光光,让敌人后悔得抓心挠肺最好。

开学典礼结束后,学院就正式进入上课阶段。

非常不凑巧的,那个黄金玉儿所选的课程跟若水基本一样,除了星辰殿的高级班,普通课程都选了阵法和炼药术。

不管黄金玉儿心里是怎么想的,但都还算沉得住气,一边半个月没有直接上门找若水的茬,这让若水还挺意外的,反派不作妖,正派怎么打脸啊?

除了上课时间,若水平时很长的时间都呆在藏书阁里。

这个世界的炼药术跟修真界的炼丹不一样,这里更像是她曾经呆过的魔法世界一样,炼的是药剂,而并不是丹丸。

不过阵法倒是真的很特别,学会了,只是随便摆弄只块石头,都能布置出强大的阵法,若水学得特别用心。

阵法需要大量的推演及计算,这个世界虽有算经课,但在计算方面,还是赶不上若水原来的世界,所以若水学起来很是得心应手,让授课的长老大呼若水是奇才。

“金瑶,你真是个天才!以前可曾接触过阵法?”阵法课先生满目赞叹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没有,只是最近多看了几本这方面的书,略有心得而已,当不起先生称赞。”若水谦虚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