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肥岳 第一章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之前,在与刘主任谈过之后,张言就拨通了那边的电话。

“喂,是杨立吗?”

电话对面传来风雨吹拂的嘈杂声,受到雷暴天气的影响,通讯声音没有往日来的清晰可靠,“是张队啊,我是杨立。”

“杨立,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陈队回来了吗?”

“张队,搜索还在进行中,陈队还没回来。”

“那你能联系上他吗?”

“估计不行,无线电干扰太强了,只能等他回来后,我再给你联系吧。”

“那好吧。”

无奈之下,张言只得挂掉电话。这个鬼天气,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给人添乱子。

何止是添乱,这个案子情况复杂,领导所下达的黄金48小时破案要求,只怕没办法完成,到时候责任由谁来承担,又是个麻烦。

“脐带……脐带……”

男人的身体里,怎么会有这种玩意?

到底又是谁为四个人切开胸口的?

其中一人为何没有缝补?

为何发现的六个人里面,只有四个人有创口,而另外两个人没有?

这可真是非常的古怪!

张言沉思了片刻,四个有创口的人都有个相同的特点,全是留守在矿场的人。但为什么唯独梁可欣一个人全身没有任何伤口?

拍了拍小武的肩膀,张言说道:“我到10号病房去看看,你先守在这里。”

“好的,张队。”

没有说什么,小武立即点头答应下来。

还没走到10病房,张言就听见里面传来女孩子的大喊大叫:“我要出院,我要回家,你们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

“怎么了?”

走到门口,看着守在门口的两名警员尴尬无比的模样,张言皱眉问道。

“张队……她一直闹个不停,我们也没办法。”

面对倔强无比的少女,两个年轻的警员又是无奈又是苦笑,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还必须拦着对方,这警察不好当啊。

“好了,你们守在外面。”

张言刚走入进去,一个黑影扑面迎来,敏捷地伸手一抓,却是个被扔过来的枕头。

放下一看,梁可欣站在床上,眼睛红肿,气呼呼地盯着他。

“梁小姐,请安静一点,这里是医院,不是集市。”

“关你什么事?”

“梁小姐,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也请理解我们警方的难处,为了尽快搜寻你们失踪的同伴,就需要你们密切的配合才行。”

“……”

梁可欣慢慢从愤怒中平静了下来,忽然开口问道:“我听说死了几个人,是

文学

不是?”

“死人?”

张言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门外,心中暗自记下两个大舌头的名字,缓缓说道:“梁小姐,我不知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传闻,但现在情况还不明切,具体的情况还要等之后的搜索才能得知……所以配合我们工作,也是为了你着想。”

梁可欣没有耐心听张言说这些话,打断话语道:“韩立臣呢?他怎么样了?他不去找他的女朋友了吗?”

“韩立臣?嗯,他现在情绪很稳定,正在配合我们警方工作。”

“放屁,他之前哭着要死要活地去找他女朋友,怎么会情绪稳定?”

死死地盯着张言,梁可欣冷冷问道:“忻冉……刘忻冉找到了吗?”

张言沉默不语,看他这样子,梁可欣已经有所了解了,仿佛泄了所有的力气一样,猛地哭了起来:“我知道、我知道,我就知道,这都怪我,要是我当时不去那个地方的话,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梁小姐……”

张言安慰她道:“现在我们正安排大量的人力进行搜山,我想你的同伴们都会没事的,如果有眉目,我们会立刻通知你。”

见梁可欣情绪低落,埋头哭泣不理会他,张言也不好继续询问,这少女脾气倔强起来真是很可怕,昨晚在给她初步检查之后,再想继续抽血化验检查,就闹着出院打伤了护士。

只能等她情绪有所稳定以后,才能再来询问一下了,毕竟对方是受害者,不能当嫌疑犯来对待。

黑黑的肥岳 第二章

回到公司,邵安娜是立刻开始了加班,她查阅了很多的信息,把最近一段时间的公司里那些专家的分析全部都找了出来,一条一条的仔细查看。

庄子维也是没有离开,他就是坐在邵安娜办公室的沙发上,陪着她加班,庄子维自己也是找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工作起来的邵安娜真的是相当的废寝忘食,直接沉浸在一大堆的资料分析里面去了。

经过了一整晚的研究,邵安娜发现陈家俊说的没错,她也是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日元即将升值,而且就是在这段时间,公司里养着的这帮专家似乎都是分析的有问题,而且喜欢人云亦云。

立刻的,邵安娜就是直接把陈家俊交代的事情给搬完了,并且自己也是投入了一笔,然后自己公司账户上面的资金,也是大笔买入。

看样子,这次不光是可以弥补玩关友博损失的钱,她还能够大赚一波。

终于是搞定了所有的事情,邵安娜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回过神来,邵安娜是发觉了已经是在自己办公室沙发上躺着睡着了的庄子维,她忽然是露出了微笑。

庄子维跟陈家俊两个人都是非常优秀,而且长得也够帅气。

陈家俊有女朋友,而且还不止一个,这样的人,虽然非常的厉害,但是并不是邵安娜的菜,而且邵安娜看的出来,陈家俊对她似乎也没有那种男女之事的想法。

至于庄子维,邵安娜的感觉有点复杂,这个男人似乎也是有点强势,他开始的时候有点逼迫自己做出选择就是可以看得出来。

但是他庄子维似乎对自己也是有点想法,要不然他绝对不会在这里陪着自己一个通宵,而且邵安娜对于庄子维也是没有怎么排斥,要不然邵安娜也不会随意的答应他出来吃饭。

不过…邵安娜思考了起来,以前关友博开始的时候,那么的千依百顺,最后竟然是造成了这样的结果,现在她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不一样的感受。

而且邵安娜也没有了再在自己公司里面找其他人的想法,工作和生活,这次她准备彻底的把他给分开来。

日元上涨如期而至,而且直接就是开始疯长,这个势头让开始算计到的邵安娜都是有点愣住。

陈家俊倒是正常的上下班,仿佛这一切都是跟他没有关系一样,倒是庄子维这几天有点神神道道,他可是知道陈家俊这次花了多少的本钱的,这几天跟邵安娜的接触之后,他也是知道了一些基本的规则。

陈家俊这是赚翻了!

在日元势头差不多停滞下来的时候,陈家俊果断的见好就收,一个电话打给了邵安娜,虽然邵安娜判断,这还能够涨一点,不过这种事情还是安全第一,落袋为安吧,也就是听从了陈家俊的建议,直接开始清仓。

这一波的操作,直接就是让邵安娜成为了他们公司里面的头号红人。

前面关友博的事情,董事会直接无视,而且这次邵安娜竟然如此有眼光,光靠钱已经是没有办法再拉拢她了,直接是给与了一部分股份的奖励。

黑黑的肥岳 第三章

领头之人剑眉星目,龙行虎步。举手投足,带着说不出的贵气。身后跟随三个人。

左侧之人双臂过膝,粗壮如腿,极为吓人。右边是一个枪客,两支短枪背在背上,气息冲天。中间是一个老者,笑容温和,双目深邃似海。再后面,是十几个劲装大汉,太阳穴高高鼓起。

“公子救我!”年轻的公子看见来人,仿佛小孩子看见了家长,眼圈都红了。

“不要怕,本公子在这里,没人能伤的了你——”楚江河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不知何时出现的卢燕刺穿了年轻的公子的心脏,鲜血顺着剑尖流出来,染红了胸口。

“公子……救我……”年轻的公子眼中全是恐惧。

“刘危安,看来没什么好说的,那就开打吧,等你跪在我的面前,就会好好说话了。”楚江河的脸色阴沉下去。

“神拳王,你上,记得不要打死了!”

“兀那小子,过来送死!不对,公子说不能把你打死了,那就过来受打!”双臂过膝的神拳王大步走上来。

咚——

咚——

咚——

……

每一步落下,大地就颤抖一下,每一脚,有万钧之力。第三步落下的时候,《肉食者客栈》哗啦一声,倒塌了。

不管是石头砌的基座还是木质结构房梁瞬间化为粉末,在里面吃食的客人没想到会祸从天降,被灰尘覆了一身,狼狈地冲出来。

除了达哈鱼之外,金日公子、墨客、皇尸等人无不露出警惕之色。以脚运劲,摧毁一栋客栈,他们也做得到,但是让客栈在一瞬间化为粉末,力道如此均匀,他们是望尘莫及。这需要对力量的运用掌握到极深的程度,刚柔并济。

看神拳王的样子,应该走的是刚猛的路子,却没想到一出手却是阴柔之极。

刘危安揽着妍儿的腰,轻飘飘落在街道上,卢燕跟在后面,头上沾染了几许灰尘。达哈鱼本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见到这一幕却是心中一凛。

他记得刘危安是失去了功力的,难道阵法的力量已经能够运用到如此无形无迹的高度了?

“真听话,叫你过来受打你就过来,你是我儿子吗?”神拳王咧嘴一笑,表情很欠揍。

“死!”刘危安说道。

达哈鱼、金日公子等见识过刘危安可怕之人皆露出警惕的表情,看向神拳王的目光带着一丝怜悯,竟然挑衅刘危安,真是不知死活。

在蓝色之城中,刘危安就是天,要谁死,谁就得死。

然而——

几秒钟的时间过去,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神拳王活的好好的,脸上依然挂着欠揍的笑意。

“怎么回事?”皇尸和墨客相视一眼,面面相觑,阵法出现问题了?

“很意外吧?”神拳王笑呵呵,“是不是感觉和阵法失去了联系?”

“你搞的鬼?”刘危安没有理会神拳王,看向楚江河身后的老者。

“老夫五行门清泉。”老者拿出一角棋盘,棋盘上不是旗帜,而是一枚一枚五颜六色的迷你旗帜,组成一个神秘的图案。就是这角棋盘,在诛天绝地大阵之中硬生生划出了一片空间,让刘危安和大阵的感应中断。

“我说干来蓝色之城放肆,原来是有备而来!”刘危安面无表情。

“这是我五行门的阵法,我收回也是正常的。”清泉表情开心。他没理由不开心,诛天绝地大阵,单凭他一人之力是布置不出来的,他也没有阵图,就算有阵图,也凑不齐那么多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