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医生 第一章

赵昀自然看得出,胡命桥阻拦韩晦烛,其实已经偏向了杨璟,但胡命桥是他的贴身死士,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之人,他的心里虽然不悦,但能用这一次机会,换取胡命桥下半生最坚定的忠诚,赵昀认为是值得的。

韩晦烛的血泪流下来之后,似乎也开始失去视力,但他并没有恼羞成怒,也并没有暴跳如雷,而是默默地站着,似乎在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

过得片刻,他才朝赵昀请命道:“官家,事已至此,杨璟此子逆反之意昭然若揭,留之不得,臣恳请官家下旨,将杨璟捉拿归案!”

赵昀也知道,杨璟若离开临安,从此天高海阔,再无任何东西能够困住杨璟这条潜龙,此时便朝韩晦烛道。

“此事便交由韩真人与胡卿家去办吧,另外,派人到国舅府去看一看,朕今早就宣召国舅,此时他却仍未入宫,朕有些不安…”

守候在外头的徐佛等人自是各行其是,韩晦烛虽然在赵昀前面能够保持镇定,可出了宫殿之后,整个人都在浑身颤抖!

他是皂阁山的符箓大宗师,若眼睛看不见,他如何画符?如何配药?如何跟人动手?

他绝不容许杨璟全须全尾地离开临安!

韩晦烛和胡命桥点兵点将,准备捉拿杨璟之时,杨璟已经出了皇宫,正打算赶回家中,却被一辆黑色马车给拦了下来。

“侯爷…瑞国公主殿下有请!”

那马夫压低声音,朝杨璟如此说道,杨璟也没太多犹豫,便登上马车,钻进了车厢。

许是出来得匆忙,这马车并不大,杨璟钻进去之后,与瑞国公主几乎是身子挨着身子,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处子芳香扑鼻而入,杨璟心中不免感到可叹。

“杨大哥…天孙儿知道,今后只怕再难相见…天孙儿…天孙儿的心意,杨大哥可曾感受得到?”

她也知道杨璟即将离开,往后的人生之中,只怕再与杨璟无缘,眼下也顾不得羞涩,当即袒露了心迹。

杨璟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朝瑞国公主温柔一笑道:“你是个好女孩儿,杨大哥一辈子忘不了你…”

杨璟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虽然委婉,但瑞国公主也知道,杨璟一直知道她的心意,只是也一直将她当成妹子罢了。

虽说如此,可能够让杨璟铭记一生,她的心里始终觉得甜蜜且满足,她也知道杨璟接下来要逃命,并不敢耽搁杨璟的时间,将一只锦囊交到了杨璟的手中。

“杨大哥,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聚,小妹没别的东西,这礼物请大哥一定要收下!”

杨璟轻轻捏了捏那锦囊,里头四四方方一块令牌样的东西,杨璟顿时会意,内心涌起温暖来,不由将瑞国公主拥入了怀中。

这一个拥抱并无男女之情,也是杨璟发自内心,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而后在她耳边轻声道:“照顾好段妃和小皇子,小妹你可明白?”

瑞国公主微微一愕,双眼圆睁,仿佛有些难以置信,可很快又变得暗淡下来,眼中有过憎恨,但却有一闪而过,最终变成了无奈的接受。

“杨大哥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们的。”

瑞国公主感受着这倾城一抱,又是永别一抱,心中既是羞涩甜蜜,又是肝肠寸断,欢喜又悲伤的眼泪哗啦啦直流,可惜那恋恋不舍的成熟体温,终究还是与她的身体分开,下了马车,很快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瑞国公主正要往回走,却有一道身影出现在马车边上,那大内高手假扮的马夫,竟然后知后觉!

“什么人!”

马夫从马鞭之中抽出一支缝衣针般的细剑,而瑞国公主却认得来人的面容,朝那马夫道:“不碍事的。”

马夫虽然没有放下武器,仍旧警戒着,却没有阻拦,那人便走了过来,瑞国公主才抹去眼泪,朝那人说道。

“姒锦姐姐还有什么话要交托?”

姒锦走到马车边上,朝瑞国公主道:“谢谢你送的大礼,我替他给你送个回礼,不过这礼物需要你父亲来拆,你可信得过我,可敢收下?”

瑞国公主见得姒锦抱着一个四方锦盒,迟疑了一阵,也受不了姒锦激她,当即咬牙,倔强地说道:“姒锦姐姐的礼物,小妹自然是要收的…”

姒锦笑了笑,也没再多说,将锦盒放在车辕上,就要离开,瑞国公主却朝她说了句:“姒锦姐姐,小妹…小妹好羡慕你,你可知道?

文学

姒锦没有转身,也没有扭头,却将自己的短刀摘下来,虽然带鞘,但还是掉转刀头,将刀柄递给了瑞国公主。

“这是我私人送你的,希望你不要有用到的一天…”瑞国公主突然发现,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也有着如此可爱而温暖人心的一面,不由将短刀接了过来。

姒锦眼看要走,却又补充了一句,朝瑞国公主说道:“对了,这柄刀是他送给我的…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谙人情世故,不懂礼尚往来,你若愿意,这柄刀便算是他送的,我相信这也是他的意思…”

姒锦果断离开,虽然没有回头,却能够感受到瑞国公主趴在马车厢里,耸动肩头抽泣了起来。

姒锦并没有停留太久,回到住处之时,王道明和杨璟等人已经准备就绪,一家老小换了轻快便装,只等着外出的姒锦了。

“人都齐了,这就出发吧。”杨璟如此说着,姒锦也没多说什么,踏上马车,李彧早已准备好了十几辆一模一样的马车作为伪装,轰隆一声便散

文学

开,往四处八方城门快行,只希望韩晦烛和胡命桥不会这么快发现他们的故布疑兵之策。

而此时的瑞国公主,也回到了皇宫,这才刚刚到了门禁处,便遇到了外出的胡命桥等人,瑞国公主心里满满都是杨璟离开的背影,也没什么心情,便把那锦盒交给了胡命桥。

听说是姒锦所赠,胡命桥不由大吃一惊,心说瑞国公主还是太过单纯,毫无心机,差点就让人害了官家!

风流女医生 第二章

丁兰尺,夏辉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呢,忍不住细细打量,只见那丁兰尺是用精品黄铜铸造而成,上面刻着“丁”、“害”、“旺”、“苦”、“义”、“官”、“兴”、“失”、“死”、“财”、“两仪”等大格。

而又在每个大格之下下又各有数小格,如:“死”下有“失财”、“退子”、“死别”、“离乡”四格,“财”下有“宝库”、“六合”、“进禄”四格。其余格子也是各不相同。

这丁兰尺制作精美,色泽浑厚,上面的雕刻更是精细,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了。

夏辉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拿出手掌在上面细细摸了一把。

“夏小哥,怎么样?莫非你对这丁兰尺也有所研究?”一旁的贾家主看到夏辉一副爱不惜手的样子,于是问道。

夏辉反应过来,急忙把那摸向丁兰尺的手拿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丁兰尺我从前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所以有些好奇。”

贾家主呵呵一笑道:“夏小哥看来对风水之学也很有兴趣?”

夏辉愣了一下,随即心里有些期待,他装出一副不得志的样子道:“兴趣当然有了,只是没有那份机缘而已。”

贾家主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夏小哥,只可惜你不能加入我们贾家,否则我定然会把贾家风水绝学尽数传授给你。”

尽数传授?夏辉心里猛了一跳,随即又忍不住叹惜了起来。可惜啊,自己已是有主之物,就算想要加入那也是不可能呢。

一个易师,加入了某个世家,虽然不等于卖身,但也是成了利益共同体的了,所以夏辉根本不可能同时加入两个易学世家的。

夏辉叹了口气道:“有些可惜了。”

贾家主也是叹了口气,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度亮光,道:“夏小哥,我是不能够跟你透漏家族秘术的了,但是那些不相关的风水常识,那倒是可以的。”

原本夏辉还在无限的叹息之中,但是听了贾家主的说话之后,欣喜得差点跳了起来,他激动的道:“真的,贾家主,你说的是真的?”

“不错,夏小哥,你可愿意听?”贾家主似笑非笑的道。

“愿意,我愿意!”夏辉急忙说道,脸上掩饰不住惊喜,尽管这贾家主只会跟自己讲述一些风水学的常识,但是这也足够让人激动了。

见到夏辉如此激动,贾家主脸上也忍不住微微一笑,眼中察觉一道谁也没有留意到喜色。贾家主之所以有这打算,那可不是闲得无事做,所以如此为之,而是因为他对夏辉有足够的重视,所以才会如此的。

不错,他就是想夏辉承他的人情,越大的人情越好,日后如果夏辉真的成了三品易师,乃到二品易师,那么这人情可就有价值了。

他可是没有亏的呢,毕竟只是一些风水学的常识而已,没有涉及家族秘术,以自已对风水学的了解,这些不算得什么,但是对于像夏辉这种不了解风水学的人来说,那就是如获似宝了。

风流女医生 第三章

冖丬卜手卩丿

曹操一手支着头身体不停的打抖,自从曹仁战死、西川归孙以后,曹操的头痛病越来越重,犹如万根针刺一I、难以忍耐。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随着时间的流逝,曹操越觉得天下离经越来越远。

“主公,身体要卩您还是休息去吧。_些琐事交给志才处理就行。谋士戏志才见曹操如此难受,于心不忍。

曹操叹了口气,“九在时机本就I料,西川失策,.牢落陷。_I军人不稳,我若再不以身做责,亲立榜样,如何稳定夂一?’

曹操将手中的件放在一旁,靠iI大椅上闭目养神,觉得头_舒缓了一些后,在道:“汉中的情形如何?”

还未等戏志才开口,肀强调道:“如实说来,不可隐瞒。丨

戏志才沉默了会、答道:“并不乐观。_一政一段比起刚出道时以有天攘之别。卜以川人治川,并娶西川旺族吴之妹,以政治婚姻控制住了西川,使得西川连成一气、_同时还卡徐庶驻入西川,以袭扰战术时不时派大军进入我汉中腹地捣乱。卩庶有大才,行军又异常谨慎_浮定,我军难以探他踪迹,以数次被得手,上百倾粮田被他们毁去。丨

“可恨!”曹操猛一拍案桌,怒道:“他们这是想完全断我们生路,想不到卩子羽竟会绝情。丨_话也是占占口头便宜,他知道如果情况对调,他将会I得更加绝情。

“还有,孙灿境内-地都在筹备粮草,卡刂近有大的行动。_.志才见曹操头痛病已经过去,藏在心中的情报说了出来。

这时,程昱步走进了议事厅,神色严肃的说道:“主公,孙灿分兵三路,攻打刘备。_是刘备的求救I、_”

安十年三月。

孙灿出动大军四十北上并临_-成三军由周瑜、6逊领十万攻打白马;徐晃、赵云;领军十万攻打南皮,孙灿自己领大军二十万攻打延津。

曹操得知此消息立刻调集大军准备支援刘备,介大军行至洛阳便收到彻里吉攻打凉州的消息。

已曹操让夏侯渊领部分军马前去增援可战况出呼曹操意料,彻里吉用兵神出鬼没不但大破了夏侯渊的援军,还一举拿下了凉州。

曹操得到消息后,悲痛大呼,“天亡我也!”头痛病复,晕倒在地。_爿后放弃增援刘备前去收复地。

刘备得知曹操无法增援便I庞统逐个击破的方案,出动出击。

但孙灿的三路大军仿佛事先安排好一般,刘备大军一但攻打一军,另外两军就加强攻势而被攻打的一则死守阵地,不让刘备占得半点便宜。

逐个击破地方案不但失效反而加了孙灿进攻的度。

刘备吃冖亏,亦乖了,改攻为守,打算利用邺城阻挡孙灿大军的攻势。

这时刘华献出-之策,撅漳河之水,以淹邺城、

在一个无月之夜,孙灿命十五万大军挖掘漳河。_日天刚亮,万倾洪水奔腾而下。洪水冲了邺城城门丿卜_蜂拥而入。

关羽为救丿卩亲自后,被孙灿大军重重围困。

孙灿惜其才亲II求劝他归降。

但关羽个性孤傲又极中情义在无力突围下引剑II刎麾下三将士,竟同时尾随而去场面极其壮烈。

得知关羽自刎,伤心欲绝在三弟张燕的鼓动下不理会庞统、沮授良言执意出兵要为关羽报仇血恨。

沮授以死进言撞死于堂前。丿卩醒悟,转守易京。

孙灿听取诸葛亮郭.良言,死守、用断粮拢城战法对付困守由斗地刘备。

三月后,易京内粮草断绝,老鼠匹皆以吃尽。

诸葛亮亲自入城劝下,城中无辜百姓及士兵下令投降介本人因无法报关羽之仇,一把火烧毁了城守府同烈火一起化为灰烬。

张燕对孙灿恨之入丨孙灿接手易京时,持剑刺杀,但被许林所阻,就地正法。

庞统心灰意冷,黯然归隐不知所踪。

用时一年,终定北地。

安十七年,贾诩在未得孙灿允许之下同刘华暗设离间计策。

原来,当年贾诩亲自前往羌族,化身奴仆,用麾下“毒士营”中最擅长溜须拍马的手下讨好彻里吉,并暗中策划使其成为彻里吉的谋臣。

在贾诩的帮助下,彻里吉数败曹操。卜贾诩终究卜一氵,法战胜曹操军这个团体,彻__被杀的打败二十五万大军逃回者不过三万。

在数次交锋中,贾诩敏感的现曹操有削弱马家军的意图,便时刻留意,他将曹操削弱马家军的意图告诉了马。

马性烈得知事情后,利马质问二

肀秽氵毫无芋丫之意。

曹操妙言脱身,马信其言,刂在追究。卜马却在曹操心中留下了极不可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