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H紧致 第一章

“叶不凡?”

听到这三个字,凤天翔立即皱起了眉头,心中升起一股不快。

“他今天不回来了,你的对手是我!”

说完之后,他再没有任何犹豫,属于炼虚境强者的气势陡然爆发,随后一掌拍向对方的面门。

这么多年在天峰分院,他从来没有展露过自己的实力,一直等待着爆发的一天。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今天一出手,马上就会赢得万人敬仰。

所以这下他没有任何保留,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

一掌拍出,在强大的真元灌注之下,周围的空间仿佛都颤抖起来。

“好强,实在是太强了,不愧是我们的天榜第一……”

“我的天啊,原来凤天翔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修为,人家早已经达到了炼虚境……”

“凤天翔,实在是太棒了,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他这边刚刚一出手,台下便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天峰分院的学员们,纷纷表达着自己的兴奋。

特别是那些花痴般的女学员,一个个纷纷的表达着自己的爱慕之意。

而看到这一切,狄荣却是无比的恼怒。

自己自从上台,一直在压制着修为,等的就是出其不意,好好教训一下叶不凡。

可是眼前这家伙却说,对方不会来参加今天的交流赛,这让他倍感失望,同时一股无名火从心中升起。

“既然姓叶的不来,那你就承受我的怒火吧!”

愤怒之下的狄荣,再也不压制自己的修为,属于炼虚境强者的实力完全爆发,抬手一掌拍了出去。

凤天翔正在得意洋洋,以为自己已经彻底锁定了这场对战的胜利,可却没想到对方,突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比自己还要强大十倍百倍。

“这……这是炼虚境中期?”

一股莫大的恐慌从心底升起,他没想到隐藏修为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眼前的对手。

炼虚境初期和炼虚境中期,虽然只差着一个小级别,但实力的差距则是天堑鸿沟一般。

到了炼虚境之后,每跨一个境界,差距都是极其巨大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的心中无比慌乱,连劈出去的掌法,也变得杂乱不堪,漏洞百出。

原本他的实力就比不上狄荣,再加上惊慌失措,哪里还有半点抵抗能力。

眨眼之间,他的掌势便被对方缴的粉碎,随后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他的脸上。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脆响,刚刚还风光无限的凤天翔,立即如同皮球一般飞了出去,直接摔落在擂台外面。

一招秒败,全然没有半点抵抗能力,这

文学

一下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原本还在呐喊欢呼的学员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所有人都没想到,自己的天榜第一败了,而且败得如此干脆,如此凄惨!

就连凤行空都是一愣,他也没想到自己精心培养的侄子,竟然连对方一招都没挡住。

随后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连凤天翔都败了,那今天的天峰分院怎么办?岂不是颜面扫地?

最为憋屈的还是凤天翔本人,苦练了这么多年,隐藏了修为这么多年,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一鸣惊人。

限H紧致 第二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限H紧致 第三章

京城,华夏的首都,一个宛若巨兽一般飞速蓬勃的庞然大物,每年光是从全国各地怀揣梦想来到这里的人都不计其数。

这里是很多人梦想开始的地方,也是无数人噩梦的起点,现实的残酷撕裂着无数年轻人心中的梦,让这个光鲜亮丽的城市背后透露着无数的悲凉,视乎到了晚上总能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听到抽泣的声音。

当列车驶进车站,彭博不由得想起了前世,那时的自己身无分文,背着一个麻包,走出车站后一脸的茫然,不知所措。

今生,满怀梦想和斗志,立志要在这片土地上将自己的名字刻下。

车站外有一辆辆等候新生的大巴,每当火车到站,总是会有无数的学生登上大巴,向着他们梦想中的学府圣殿驶去。

清华园位于京城西北郊,大巴还未停下,就发现前方人头攒动,无数家长和新生提着包裹来到这里,还有很多家长站在清华园前拍照留念。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们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刻了。”彭博将背包上肩,微笑着道。

张倩儿微微一笑:“是啊,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在同

文学

一所学校,可学的并不是一个专业,你报考的是考古,我报考的是新闻,我感觉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恐怕莫过于此。”

彭博道:“那可不一定,或许有一天在我考古的时候,你会来采访呢?号码已经给你了,有事打电话。”说着迈着步子大步离开了。

清华大学共有十九个学院,五十五个系,每个系前都排满了前来报到的新生,唯独考古系前门可罗雀,只有几个新生等在这里。

“嚓嚓嚓,为什么没有接待咱们的?难道就因为考古系是个冷门专业,就可以把咱们抛弃在这里?”一个身高一米九左右,身材魁梧的新生不满的说道。

“天呐,新闻系好多美铝啊,我真是脑袋让驴给踢了,当时为什么没有报考新闻系呢?”一个一米七左右,长得贼眉鼠眼的家伙捶胸顿足。

“就你?长得和黄鼠狼一样,别做白日梦了,你这样的就算报了新闻系,也只能是撑死眼睛饿死吊。”一个胖乎乎,十分憨厚的家伙说出一番打击人的话。

“敢说小爷长得像黄鼠狼,信不信我打掉你的牙?”

高个子男生点头,自恋的说道:“他说的不错,你这样的就算报考了新闻系,也只能是撑死眼饿死吊,至于我这样的么,绝对会成为万花丛中一点绿,成为她们的梦中情人。”

“的确是一点‘绿’。”

“哟,哥几个聊上了啊!不好意思哈,刚才尿急,去方便了,那啥,把你们的录取通知书拿来,我帮你们登记。”一个戴着眼镜的学长一脸歉意的走了过来。

“哇,你尿了一个多小时?好大的膀胱啊!”胖子吃惊的说道。

戴眼镜的学长脸色一沉,随后笑出声来:“等明年这个时候,你们负责接引新生的时候,就知道我的膀胱有多大了,行了,废话不多说,跟我走吧!”

“话说考古系就我们四个人吗?”贼眉鼠眼的家伙问道。

“今年考古系一共有五个,还剩下一个,可能是路途遥远的关系吧,没事,我先带你们去宿舍。”学长很是留恋的又看了眼那边排队的新闻系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