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芬第1部分阅读 第一章

85_85899大炎国西边边陲有一个名为祁阳城的小城落,此城落地处天祁山脉西边边界,右接淮河,西南方向是了无人烟的荒漠,虽然地势险峻,少有外人进入,但稀奇矿脉无数,土地肥沃,倒也是块天外宝地。

祁阳城地处边陲,朝廷势力薄弱,长期以来都由几个大大小小的世家掌控。这些世家之间明争暗斗,培养高手,抢夺地盘矿脉,由此衍生出了崇尚武力的风俗。

“霍……哈……”

祁阳城唐家练武场上,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稚嫩练武声彼此起伏,打破了清晨的平静。

“你们都给我听着,在祁阳城平均每天都会有一个到两个家族凭空消失。这都是他们青年一辈不努力修炼守不住家业的结果。我们唐家若不想步它们后尘的话,你们就得给我往死里修炼,废寝忘食地修炼!”

练武场看台上,一名穿着灰色布衣、撸起衣袖,露出横练肌肉的中年汉子神色冷酷,对着看台下面众少年呵斥道。

中年男子眼神所到之处,那些练武场上的家族弟子不敢有丝毫大意,个个卯足力气、努力修炼,生怕引起男子不满。

此时,在练武场下的一棵大槐树下,一名面容俊秀,一身白衫的稚嫩少年正在盘膝坐定、吸气吐纳,似乎是伴随着练武场上的节奏进行修炼。

“好了,修炼到此为止!”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后,中年男子双手拍了拍,示意晨练结束。旋即眼神若有若无地瞟向那盘膝坐于槐树下的白衣少年,中年男子暗自摇了摇头,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叹息转身离开了看台。

“哎,终于结束了。每天如此高强度的修炼,真是有点吃不消了。”众家族弟子从练武场上下来,三两成群地抱怨道。

当他们路过槐树旁边,看到盘坐在青石上面的白衣少年,个个眼中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果然,这个废物又在这里!”

“哼,这个废物筋脉断裂,已经无法修炼了每天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给谁看?”

“是啊,其他不能修炼的家族子弟都去市集门面打理生意去了。他倒好,每天游手好闲不说,还有脸跑到练武场来!家族可是有族规的,禁止不能修炼的家族子弟到练武场来!”

“嘘!小声点,他毕竟是前任族长、三叔的儿子。”

“前任族长的儿子又怎么了?就算是现在的族长,他儿子唐奇在不能修炼的时候也被安排到家族门面干过,凭什么他就显得金贵!”

各种刺耳的议论声肆无忌惮地传入白衣少年耳中,少年嘴角微翘,露出一丝苦笑:“这些同辈的话从来都是如此的刻薄和不近人情吗?”

似乎遭受这样的议论已经习以为常,白衣少年就地起身,拂了拂衣袖,落寞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少年名为唐风,还有半个月就要满十六岁成年了。他的父亲唐青山在唐家排行老三,本来是唐家族长。唐风贵为族长之子,本身又有不俗天赋,早在五岁的时候便被唐家老爷子指定为了下任族长继承人!按理来说,唐风的未来本应该是一片坦途才对。

可是,造物弄人、世事难料!

五年前,唐风父亲在一次外出押运货物的时候遭到了强敌埋伏,当时一起去的两位唐家长老和带去的侍卫全部战死!他父亲也神秘失了踪,如今五年过去了,依然是生死未卜。

父亲突然之间遭难,唐风非但没有受到唐家族人的同情。相反,他大伯唐雄还趁机将本来属于他的族长之位霸占,理由是唐风年龄太小、还未成年,无法担任族长之位!紧接着又处处排挤他,将他和他母亲从前院赶到了唐家偏僻残破的后院生活!把他和族人完全孤立了起来!

面对这一切不公平的待遇,势单力孤的唐风只能把心一横,强子隐忍。心里打算着:“大不了忍辱负重五年,努力修炼,等我成年了再顺理成章地从大伯手里把族长之位夺回来。”

可是,老天却和唐风开了可怕的玩笑,某一天早上起来,唐风无奈地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无法修炼战气了。后来被诊断确认竟然是筋脉断裂,才导致无法凝聚战气!

“一夜之间筋脉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断裂了?”唐风至今都无法想通这件事情。

从那以后,唐风地位一落千丈,族长继承人这个身份名存实亡。那大伯唐雄早就对族长之位虎视眈眈,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会将族长之位还给他这样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

“恐怕再过半个月,自己举办了成年礼以后不是去担任族长之位,而是被分配到后山的矿脉上做苦力了。”唐风内心一阵酸楚,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五年来,在一片嘲讽中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自然不想去练武场上找不自在,可是早上的练武场上是整个唐家战气最浓郁的地方,几年来,唐风依然不放弃自己,每天早上坚持去武场修炼。为了能够重聚战气,忍受点嘲讽又算得了什么。

云芬第1部分阅读 第二章

“……”

滕青山顿时黑了脸,没好气地白了苏昊一眼,埋头往前走去,都懒得跟他说话。

“哎呀,小青山,你这也太没有礼貌了,我在跟你说话呢!”

苏昊嘟囔了一句,拉着涂山苏苏追了上去:“不要不理我呀,我也是为了你好,所以才要拉着你的,你看看我,拉着苏苏跑的多么快,对不对,苏苏?”

涂山苏苏被苏昊拽着一路小跑,现在还有些懵逼,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群主,我就不用你拉着了,我能跟得上。”

滕青山语气坚定地说道。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强求了,真是浪费了我的一番好心。”

苏昊有些失望的说道。

“群主哥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要找的人呀?”

涂山苏苏抬头看了眼刚飞过去的巨鸟,可爱的小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她倒是没有觉得害怕。

只是觉得这里的环境不太好,让人感受到了深深地压抑。

涂山苏苏很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苏苏,不要着急,我们很快就能找到了,前面不是有个村子吗?”

苏昊说道:“我们要找的人,就在那个村子里,你朝着前面看看,一眼就能看到那个村子了。”

“呃,确实有个村子。”

韩嘤嘤点头道。

“对,我们加快速度,去了那个村子,就能找到要找的人了。”

苏昊直言道。

“群主哥哥,我们快点走吧。”

涂山苏苏着急的说道。

“好。”

苏昊也没有拖泥带水,拉着涂山苏苏的手,朝着前方的村子冲了过去。

一路狂奔,很快就超过了走在前面的滕青山,甚至在超过他之时,还朝他翻了个白眼。

“……”

滕青山无语的看着苏昊的背影,小拳头都握了起来,好想打这个讨厌的群主一顿。

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主要是打不过。

如果能打得过,滕青山早就动手了。

现在只能记在心里。

等到今后能打得过了,再来算这一笔账。

“群主哥哥,我们不用等青山弟弟了吗?”

涂山苏苏问道。

“不等了。”

苏昊说道:“他傲娇的很,不让我拉着他的手,就让他一个人慢慢的走吧。”

“可是,群主哥哥,要是青山弟弟遇到危险怎么办?”

涂山苏苏担心的问道。

“哎呀,苏苏,你也太好心了,不过不用担心的啦,我们相隔不是很远,真要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我也能及时出手。”

苏昊说道。

“群主哥哥都这么说了,苏苏也就放下心来了。”

涂山苏苏眯着眼睛,明显是松了口气。

“好了,村子就在前面,我们再加快速度吧。”

苏昊说道。

“嗯,群主哥哥,跑快点,我能跟得上。”

涂山苏苏说道。

你当然跟得上了。

我现在拉着你,要是都跟不上,那就怪了。

苏昊在心里吐槽了两句,终究是没有说出来,而是加快了速度。

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村子的外面。

没有马上进去。

而是选择在村子外面等待。

滕青山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疑惑的问道:“为什么现在不进去呢?”

“小青山,我跟苏苏是在等你过来,然后一块进去呢。”

苏昊回头看了滕青山一眼,笑着说道:“你也不用感谢我们,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谁要感谢你们了?”

滕青山黑着脸,没好气地嘟囔道。

“青山弟弟,不要这么说话,很没有礼貌的。”

涂山苏苏强调道。

“好了,我们先进村子吧。”

苏昊不给滕青山说话的机会,拉着涂山苏苏朝着村子走了过去。

这个村子被群山环绕,周围到处都是高大的密林,其中隐藏着很多凶残的猛兽。

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之下,村子能够生存到现在,全都靠了村头的祭灵。

当然,在很久之前,村子的祭灵,还不是现在的老柳树,而是一块石头。

突然有一天,老柳树从天而降,取代了石头,变成了石村的祭灵。

在这凶残猛兽横行的蛮荒地带,有了祭灵的保护,一个个人族小村子生存了下来。

石村的面积不是很大,人也不是很多,男女老少加起来,也不过是三百来人。

整个村子都是用石头搭建起来的,防御力很强,有效的避免猛兽的攻击。

再加上祭灵的保护,才让石村在蛮荒中生存了下来。

苏昊拉着涂山苏苏的手,还没有跑到石村里,就遇到了石村里的熊孩子们。

一个比一个调皮,一个比一个机灵,一个比一个捣蛋。

“哎,你们是谁?怎么到了我们石村?”

“好漂亮的小姐姐呀!”

“这个小弟弟很可爱,跟小不点差不多!”

“后面还有个小哥哥,长得好强壮呀!”

“不,他没有我们强壮!”

熊孩子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将苏昊跟涂山苏苏包围了起来,甚至连后面赶过来的滕青山也没有放过。

这么多的熊孩子,将他们三个团团围住,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个没完。

苏昊听的头都大了。

“咳咳……你们好呀,我们从外面过来,是来找人的。”

苏昊干咳了两声,打断了熊孩子们的喧闹,直接开口说道。

“找人?”

“小弟弟在开玩笑吧?”

文学

“说不定是真的呢。”

“要不让小弟弟说说他要找谁?”

熊孩子们又开始闹腾了起来。

“呃,你们能不能带我去找你们的村长?”

苏昊无奈的说道。

真正的熊孩子太难搞定了。

一个个都不好对付。

难怪有人说,熊孩子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没有之一。

苏昊现在也是这样认为的。

尽管在外人的眼中,他也是个熊孩子。

但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熊孩子。

“小弟弟,你要去找村长爷爷?”

“村长爷爷好可怕的,居然有人要去找他!”

“真是活见鬼了!”

熊孩子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诉说着村长的可怕,仿佛是什么恐怖的大魔王似的。

苏昊翻了个白眼,真心觉得跟熊孩子们没什么共同语言。

云芬第1部分阅读 第三章

第590章去索科维亚,海洋人在跳

布鲁斯问女装青年:“我都不确定我的后手会成功,你就现在就能确定了?”

女装青年点点头:“他来跟我们透露信息,是为了让我们立刻赶往索科维亚。”

布鲁斯一点就透:“所以他不但怀疑我在汉克皮姆那儿呆的那些天做了某些事情,而且还会亲自过去查看?”

“不是亲自过去,他会在索科维亚埋伏我,去汉克皮姆那儿的是别的小喽啰。”

“我去,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这已经不是靠智慧就能做到的了吧?”布鲁斯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以前他也没注意到女装青年这么聪明啊!

还是说,他这个以智慧而闻名阿斯加德的三皇子其实一直都是虚有其表,遇到真正的聪明人就暴露无遗了?

女装青年轻笑道:“确实不是简单的智慧可以做到的,不过你要是能够到我这种实力程度的话,然后又刚好掌握某些秘法,那么自然也可以像我现在这样一眼看穿过去未来。”

布鲁斯:“什么东西?”

看穿过去未来?这莫不是在说笑?

“哈哈,放心吧,只是看到了一小部分的未来,太远了波动太大我也没法看。”女装青年显然知道布鲁斯心里头在想些什么。

布鲁斯:“……”

得了,看来女装青年这个透视挂是开定了,他就好好的跟在对方的身后当一个混子好了。

正好,接下来在索科维亚的那一场他也实在没什么信心。

一个合体氪星人就跟他不分上下了,再多来几个,他是真的有心无力,更别说按照女装青年的说法,那个来传话的年轻人还会等在那个地方等着阴他们。

【真是的,也太现实了吧……难道我不才是那个真正的主角吗?】布鲁斯在经过了这么多的剧情之后,此时就不免发出了很深很沉的疑惑。

他怎么感觉自己的主角光环貌似在某一刻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呢?

“好了,接下来我们就飞过去吧,将速度保持在跟你的小伙伴们同时到达就好。”女装青年对布鲁斯说道。

布鲁斯:“嗯?”

“传送门会传过去送的,他们有专门针对空间传送的方法,你扛不住。”

“那你来啊。”

“我也一样会被针对,只不过我不会受伤而已,但是传送还是一样会打断。”

“……”

可以了,现在没问题了,他就老老实实的跟女装青年一块飞好了。

于是,在大镜头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中,在每一个关注着超英新闻频道的观众们的注目里,布鲁斯跟那个突然出现的很好看的陌生女人,飞上天空并且很快就摆脱了直升飞机的追随,消失在了天际。

“看来机器人危机是终于解除了啊。”

“天呐,想不到这次的危机这么可怕,那两个外星

文学

人实在是太可恨了!”

“什么氪星人,以后再也不要相信什么氪星人了!”

“我很怀疑,这次的机器人危机根本就是那些氪星人搞出来的!”

“想不到,两个外星人差一点就要毁灭地球!”

“神秘皇子他要去哪儿,才发现他的方向不是回纽约的方向啊!”

“楼上的,刚刚的钢铁侠他们也是去那个方向的,他们肯定是还有其他的任务的。”

直播间中,所有的观众们都开始讨论起这次的事情,华盛顿差点失陷,这个话题至少是足够他们讨论上三天三夜的了。

布鲁斯在飞行途中,在通话频道内联系到了史蒂夫他们。

“你们现在在干嘛?”

霍华德:“我们已经发现了奥创的行踪,找到了他可能逃跑的地方,现在正在追过去。”

布鲁斯:“是哪儿?”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大概猜到了答案,因为女装青年已经给他剧透过一遍。

史蒂夫:“索科维亚,那儿是九头蛇的最后一个基地,我们原计划这次之后就进攻过去的。”

布鲁斯:“嗯,那就对了,我也很快就到。”

托尼:“啊哈,我就猜到你是朝着我们这儿飞的!”

布鲁斯:“……说另一件事吧,我现在很想知道,那个发射核弹的傻瓜命令是谁下的?”

这个话题终于被提及了,显然,这并不是一个你不说我不说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的事情。

史蒂夫:“佩姬正在查,暂时还没有结果。”

“什么?”

“我们发现当时所有同意发射指令的人,全都受到了程度不同的催眠。”

“包括佩姬跟尼克弗瑞?”

他们两个现在可是神盾局的扛把子,虽说发射指令不需要他们同意,但是就凭他们的脾气,在发射指令下达的第一时间他们是绝对会想尽办法将其隐而不发的。

甚至就算后面他们没有捂的住,有人愿意去执行这个发射的任务了,他们两个也依然不会善罢甘休,而是会尽一切可能将那个载有核弹的战机直接一炮给轰烂。

他们不可能让那颗核弹出现到布鲁斯的身前。

但是……

但是后来的结果,却是那一炮实实在在的飞到了布鲁斯他的脸上——情理之外意料之中。

布鲁斯现在想想,都还是觉得自己竟然是那么的睿智那么的具有先见之明。

“是的,包括了他们。”史蒂夫沉重地说道,“而且他们已经是受影响最轻的那一批人了,在看到核弹出现在镜头之中时,他们就第一时间清醒了过来。”

布鲁斯:“……”

看向女装青年:“他们做的?”

女装青年笑着摇头:“他们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如果说他们控制了全美的核弹然后轰向了地球各国,那么倒有可能是他们的手笔。”

布鲁斯:“……”

这样一来的话,他一时间就是真的想不起来谁会有这样的本事了啊。

“咦不是,你怎么不问问我不是他们还会是谁呢?”女装青年问道。

布鲁斯眨眼:“你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