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PS:新书重生在奥匈帝国已经发布,还请诸位推荐、收藏支持!

人类同变异野兽的大战取得暂时性的结束,大伤的变异野兽在未来几十年之内都不会对欧洲的人类造成毁灭性的危害。

兽潮的完结代表着大军团制度的结束,诺德王国百余万士兵最终能够留下的只有十五万,其中还包括三万的皇家禁卫军团。

不用说这些下面的士兵,就是师团长一级别的军官也纷纷被安排到沿海地区担任市长、地方执行长官,因为本身具备一定的战斗力,因此安全上可以得到保障,毕竟现在不是新纪元前的世界,一个地方长官如果没有强大的战力根本不能带给本土公民安全感。

巴赫.海森堡已经卸任军团长和元帅的职务,他经过约瑟夫的册封已经成为南部一个地区的总督,因为地区里也有他的领地在内,巴赫.海森堡在这片管辖区域内则是如同国王一样的人物。

对于这件事查理很不解,约瑟夫这样的做法不就是给下面臣属们一个个独立权?其实不单单是查理,就是其他人也同样很不解约瑟夫的做法和什么目的,巴赫.海森堡这些总督兼领主都很是忐忑的赴任。

总督们如何忐忑约瑟夫不做理会,他关心的只有自己的军制问题和裁军之后那些士兵们的生活安排。

因为都具备一定的战斗力,他们很多都投身于捕杀野外变异野兽来做为生活来源,毕竟就是普通的变异野兽一头也能够卖上一个不菲的价格。

大规模的兽潮几乎已经不会再出现,因此军队主要的目标则是那些野外的强大变异野兽们,单独相对的情况下速度显得尤为重要。为此……诺德王国留下的主要是骑兵和狙击士兵,机炮和重甲陆军都在裁员的行列之内。

新纪元11年,这对于末日之后的人类来说是很特殊的日子,当然这里只是指诺德王国和整个欧洲世界,亚洲地区的人类还在努力的奋斗着!

北美、南美、南非地区?我的上帝,也许那里已经成为变异野兽野兽的世界。如果此时有人能够远渡重洋前往那里,那么……你看到的则不是11年前的繁华都市而是一个个残垣断壁。

军队大裁员,诺德王国留下的整体军队数量不过十万,这比刚开始约瑟夫预计的还要减少三分之一。

新的诺德军制是以骑士团为主。这是效仿梵蒂冈,但不能否认三千五千数量的精锐骑兵组成的骑士团很符合现在的情况。

因为剩余的士兵薪水很高、社会地位也非常的高贵,尤其他们以骑兵为主,因此他们也被称之为骑士,并且这个称呼就这样被传递下去。

骑士团的团长几乎等同于1年前的师团长。只不过军衔制度已经取消,他们更多时候被称之为团长而不是准将、少将阁下。

诺德王国一共拥有二十三个骑士团团长,他们统一都是大剑师的实力,并且其中还有两位剑圣。随着时间的增长,诺德王国的剑圣也增长到八人,其中三位是军中年轻将领,剩余三位则是几位老将的造化。

雷诺.勒克莱尔是新任王国元帅,因此他获得约瑟夫的赏赐,赏赐中就有一枚圣兽魔核,因此他成为诺德王国八大剑圣其中之一。

剩余的则是巴赫.海森堡和亚当斯。不过巴赫.海森堡的魔核并非来自于约瑟夫,而是他花费高昂的价格安排人由梵蒂冈购买而来。

这样的东西也有人卖?这个自然是肯定的,世间事情太多太多,千万不能否认一些人的幸运,例如意大利一个很幸运躲避灾难的小农庄里的几个少年,他们就稀里糊涂获得一颗魔核。

可是因为并非一人获得,而且这样的东西也不是没有前奏直接吞下就能够成为圣阶高手,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贩卖出去,获得一些可以现在就提升他们实力的东西。

一个新纪元前就有的古老拍卖行负责这一件事,他们邀请教廷的同时也邀请诺德王国。约瑟夫也安排人前往,但他对于这样的东西并不是太热衷,毕竟手里已经有很多,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让巴赫.海森堡得手。

凭借巴赫.海森堡一个人的能力自然不会是教廷的对手。约瑟夫也在其中帮一些忙,因此说这枚圣兽魔核是约瑟夫赏赐给巴赫.海森堡的也勉强说得过去。

至于亚当斯……他的年龄已经不小,但是它的圣阶实力则完全来源于自己的突破,天赋显而易见!

关于王国元帅的事情,其实雷诺.勒克莱尔继任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论能力他的确比威廉.奥托强。论身份他也是拉格纳家族奴仆出身,忠心上也没有问题,可是……开始的两个人选:威廉.奥托和亚当斯,他们一个是军方第二人,一个则是年轻、有能力、有天赋。

按道理如何选都选不上雷诺.勒克莱尔这位对诺德王国忠心耿耿、能力出众但是却一直徘徊在边缘地区的军方万年老三。当然,元帅是他也算是众望所归,诧异的同时倒是没有人反对,因为他有能力担任这个职位,只不过一开始谁也没有想到而已。

不单单是其他人没有想到,就是雷诺.勒克莱尔自己也想不到,直到约瑟夫提示说这是查理亲王的推荐,雷诺.勒克莱尔才明白什么意思。

挺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听到后半句,再加上裴云汐的真情流露,荆哲似乎懂了些什么。

站起来走到裴云汐身边,柔声道:“四姐,那天晚上其实我跟你们说练功——或者说跟三姐说的疗伤,不过是借口啊!若是我心里没有你们,怎么敢说练功呢?”

“……”

裴云汐撇撇嘴,看着他不说话。

荆哲继续道:“我对三姐当然不是疗伤,当初还不知道她是三姐的时候,我们之间就已经暗生情愫,不然四姐觉得以三姐的性子,即使就算是为了疗伤,她能接受跟我发生关系?”

“……”

裴云汐还是不说话,但似乎已经承认了荆哲说的,自家三姐的性子她清楚,所以她一直不理解为何两人能发展的那么快,现在才懂,原来他们之前认识后就已经有感觉了,疗伤只不过是推进他们走到最后一步而已…

她替清秋松了口气,但是松气的同时,又突然感觉有些空落落的…

“所以,并不是四姐想的那样,四姐现在能理解我们了么?”

“哦。”

裴云汐恹恹的答应一声,表情看不出喜怒。

于是荆哲推着裴云汐,继续坐在床上。

“好了,如果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你跟三姐的关系,那我已经知道了,你回去就是了。”

裴云汐坐下之后,情绪有些低沉,说话的口气也变得冷冷的。

“别介啊四姐,我来找你有正事!”

“什么正事?”

“就是下午那场比试…”

“那个呀…”

裴云汐抬头看他一眼,心道总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关心你四姐!

“放心吧,仇芊芊的境界只有五重巅峰,不是我的对手,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威胁!”

“嗯,这个我知道。”

荆哲绞着双手,突然表现出了跟他平时的风格特别不搭的害羞,让裴云汐看了都不禁疑惑。

“你知道?你知道那还来跟我说什么?”

裴云汐有些不满道,心想这家伙平时跟三姐清秋说话的时候,嘴不是挺甜的吗?怎么到了她这边就成了咸的呢?

说几句关心人的话会死啊?

真笨!

“那个,我是想跟四姐说…”

荆哲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道:“其实我想让四姐下午比武的时候不要下重手,点到即止,赢了就行!”

“……”

裴云汐盯着荆哲看了好久,心中突然多了某些猜想,但又觉得似乎不太可能:他的脸皮虽然厚,但应该不会这么大胆吧?

“为什么啊?你跟那个仇芊芊是什么关系?”

“四姐,仇芊芊是你弟妹…”

“弟妹…”

裴云汐反复咀嚼,脸色变幻。

“就是我的女人呀!所以四姐下午比试的时候千万不要下狠手,免得自己人伤了自己人!”

“……”

裴云汐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没有说一句话,而是转身到处去看。

“四姐找什么?”

“我的剑呢?”

“……”

荆哲一惊,就瞥到了放在床边凳子上的锋利长剑,恰在此时,咬牙切齿的裴云汐也看到了——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吕绮玲尤其坚强,袁熙和王异何时见过这样的吕绮玲。】⑨八】⑨八】⑨读】⑨书,.2≧3.o↗一时心里都有些戚戚然。

这妮子该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没事,没事了,”袁熙安慰道:“回头我帮你把武器粘结好,那半截在哪?”

“在这。”

吕绮玲急忙从风袋里,把断掉的半截武器拿出来,眼巴巴道:“师傅,真的能粘结回去吗?”

“可以。”

袁熙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王异青着脸道:“这男子的家住在哪里,走,姐姐帮你报仇。”

她已经看了,吕绮玲的根基,居然被毁的一干二净,着实有些毒辣。

“在前面的城池中。”吕绮玲说道。

袁熙把方天画戟粘结好后,吕绮玲才来了一点精神。

“修行根基悔了,没想到凡人居然有这样的能耐。”袁熙暗暗皱眉。

这种手法,他从未见过。

吕绮玲垂着小脑袋道:“我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厉害,能修行之人的根基都能毁掉。”

“没事,总该能复原。”

袁熙本想把玉湖树拿出来给她吃,但这东西只能增加天赋,和修复破损的根基,是

文学

两回事。

“这样吧,我们去无极门,到时候让他们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你恢复根基。”

王异也道:“这个世界不一样,肯定有办法让你恢复根基,绮玲别怕。”

“嗯。”吕绮玲依旧垂着小脑袋。

三人上路,路上袁熙王异、了解到,原来吕绮玲被人骗了,身上带的本来不多的钱财,都给一个乞丐骗走了。

按说吕绮玲依旧是金丹期的修士,不用吃饭,但她显然不是那种清心寡欲的女子,哪里能真的不吃饭。

有时候可以不吃,但养成的习惯却是难以改变。

因此还是想吃的,会下意识的有饥饿的感觉,纵使不吃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身上没钱,一不小心就被看出她是修行之人的锦袍青年骗了。

请他吃了一顿饭,结果把修行根基都给毁了。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好解释多了。

王异抱着她道:“这个世界不一样,以后别乱走了,咱们一直在一起好了。”

吕绮玲默默的不言不语。

王异看了眼袁熙,使了个眼色。

袁熙笑笑,拉着吕绮玲的小手,“绮玲去,世道险恶,你终究太过善良和不经世事,以后还是跟在师傅身边吧,修炼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吕绮玲默默的看着他。

“听话,”袁熙说道:“黑珠空间现在的灵气都快成水了,正愁没人去修炼,需要你在。”

三人继续往无极门飞去,吕绮玲问道:“都成水了?怎么有这么浓郁的灵气?”

“应该是那黑花的缘故吧。”王异说道。

“这黑花有这么神奇吗?”吕绮玲记得当初离开的时候,黑珠空间里的灵气虽然也恢复的不错,但怎么看也不像是会生成水的样子。

说起这个,袁熙也有些得意,“或许因祸得福吧,黑花的成长远超乎想象,而且价值也非常非常大。”

拉着吕绮玲的手臂,“跟我们回去吧,以后就在黑珠空间里修行,别乱跑了。∵八∵八∵读∵书,.↗.▲o”

“师傅。”吕绮玲垂下小脑袋:“可我现在不能修行了。”

此时三人落在了无极门门。

“我去问问,到底有没有可以帮你修复的办法。”袁熙安慰道:“根基修复,我觉得不是太难的问题。”

其实这是个大问题,不过袁熙当然不能那么说,不然吕绮玲信心得跌回谷底。

“三位是?”

三人刚踏上台阶,便有无极门弟子上来询问。

“烦来禀报一下,就说袁熙前来看望故人。”

那弟子道:“请问故人是?”

“就是之前收的那群天赋绝伦的弟子。”袁熙笑道。

此时又有一名弟子奔来,看见袁熙道:“我认识你。”

袁熙道:“我也认识你。”

“仙师请来,”那弟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袁熙和王异,吕绮玲拾阶而上。

起先那位弟子小声道:“师兄,这是谁啊?”

“还记得前段时间我们门中收了一群天才吗?”

“自然记得,他们各个都是修为高深,天赋绝伦,甫一进门就风头无两,厉害的紧呢。”这人说起那些人,眼中身材飞扬,很是羡慕的表情。

那弟子道:“此人便是他们的主子。”

这人愣道:“当真?”

“我骗你作甚?”那弟子不近不远的跟上,压低声音道:“那天那些天才人物,我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人走后,全都跪了下来。目送他呢。”

这人倒吸一口凉气,喃喃道:“那他的修为该有多厉害啊。”

袁熙还是第一次进入这般地方,坐在客厅里,王异和吕绮玲也是一脸好奇的东张西望。

一名弟子走进来,恭敬道:“仙师稍待,师傅说他马上就来。”

话音未落,一个中年男子便大步流行的走了进来,抱拳道:“李若明,见过真人。”

“袁熙,见过李真人。”

李若明笑道:“没想到袁真人这么快就能光临本派,真是让人意外。”

袁熙也笑道:“给几位故友送来一些东西,还望李真人通报一声。”

“不知道袁真人说的是哪一位?”

“我的三十多位故人,最好都能相见。”

李若明为难道:“只怕不行,这些人都住在不同的峰头,我也只能负责通传,到达不到达的话,只能看运气了。”

袁熙眉头一皱,取出一颗玉葫芦,“我有几位故人因为某些原因,不能修炼,这次是送这东西给他们服用。”

“玉葫芦。”

李若明惊叫一声,“没想到袁真人身怀此重宝。”

袁熙心思一动,递给他一个道:“劳烦通报一声。”

李若明瞥了四周一眼,接过,眉开眼笑道:“袁真人稍待,我这就去通报。”

他顿了下,又道:“他们本身就有天才资质,又有袁真人这等故友,真是让人羡慕啊。”

袁熙笑了笑。

那人走后,王异道:“你怎么把玉葫芦给他了?”

“我们这么多,给一点也没有关心。”袁熙不以为意道:“真正需要这些的,也就那几个和你一样长吃了丹药的人,其实没必要都给,看着办吧。”

吕绮玲默默的看着他手中的东西。

袁熙笑道:“这是增强天赋的东西,以后你就算修复不好,也可以慢慢吃这些,一点一点增强你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