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一章

梁贤说完,这个考察员也消失了,与此同时,主神的提示音响起,[十秒钟内开始传送]。

哦,是传送,不是返回!庞志华很快明白了不同。

一片虚无的空间里,除了一个更大的白球闪烁着柔和白光,就剩庞志华身上带着冷冷蓝白色光晕。

一个宏伟的声音似乎在整个空间响起,“你没有必要放出绝对防御,这个空间适合人类存活,更适合你这样实力的轮回者存活。”

这个应该也是主神光球,不过更人性化,应该是一个管理者在后台加入了控制。让庞志华撤去绝对防御很好理解。这种情况就没办法意识交流了。意识交流节省时间,估计这个管理者属于赶快处理问题,留更多时间给自己去做自己爱做的事情那种类型。

庞志华撤去绝对防御,用意识沟通到,“什么任务?”,任务是不会停止的,除非自身增强到八阶,既然这样也不用多少废话了。

“三个可以选择,一,作为主神空间的管理员之一;二,以你目前实力,接管一个任务空间;三,探索任务。”

“我选三!”,庞志华知道一些内情,当然不会选一,一看这挺好,其实没什么权利,就是苦力,和自己对话的这个管理员就是这种,很无聊。第二个选择相对好点,和梁贤类似,有个自己在一定限度下为所欲为的空间,不过那是夜郎土皇帝,提高太慢,一直受着制约。第三个选择危险性最高,但也伴随着收益最高。

“好,我看看..那你被分配到一个河星系规模的DND空间进行探索…”,这里说的探索,庞志华了解,一般是说去了进行控制,哦,要是对方太强,那就慢慢沟通一下,施加控制影响,总之,将该空间纳入主神的管理中来。

“行,你回个人空间吧,三天后你会被传送过去。哦,Shit,这个空间这么多注意事项…”

后面的讲解似乎可以让庞志华自己去查看,但似乎规定中要求管理员解释,让当事人确认了解才行。所以这个管理员只好烦躁的开始解释,当然也是照本宣科的开始解释。

“第一,这个空间实力强大且不友好,建议探索员封闭记忆。”

第一条庞志华听了就心中一跳,封闭记忆进去,其实就是进去做卧底,或者说做木马,冒充原住民在里面搞事。这种危险性最大。不过这也是庞志华想要的,危险越高,收益越大。

“第2,鉴于该任务危险性大,建议探索员使用夺舍穿越方式…第N-1鉴于该任务危险性大,….第N,鉴于该任务危险性大,个人主神空间归属探索员。好了,结束了,这些你都清楚了吧?”

“嗯。不过有一点。你说的第23条,我在执行任务前有个探亲假,为一天以上。能过明一下吗?”,庞志华对这个很感兴趣,因为来之前,庞志华已近发现,回到家乡世界的选项已经没了。

管理员已经有些不耐烦,“对呀,就是一天以上的探亲假,这个不是很好理解吗?”

“但这个时间定义很模糊。”

“这都不明白,根据你现在的实力而定,实力越强时间越短。”

“那最长是多长时间呢?”

“哎”,管理员这一声叹息,似乎理解了庞志

文学

华所想,[语气]变得好了起来,“有些事情该放下的就要放下,这个道理你过上几千年就会明白了。”

或许再过几千年庞志华就能看开了,但现在还不行,“能麻烦你查一下吗?”

“看你这么执着,或许你已经知道了,主神空间的甄选工作结束了,已经对[生源地]解除了[时空锁定]。现在还能回去,确实是个不错的福利。那我帮你看一下,嗯,是二十年。哦,错了,这是没达到四阶时用奖励点兑换的,和你情况不一样。你的情况也是二十年,不过限制很多。”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二章

作为一个能够一击灭杀数万人的无上强者,区区几千人的规模,甚至都比不上他的一根手指。

奥森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用,他只是脑子里随便一想,一条巨大的“运兵船”就被轻松碾成肉渣。

这仅仅只是开始,随着“运兵船”的阵亡,其他的齐塔瑞人开始怒吼着发起冲锋,他们都是灭霸的死忠,灭霸的死亡对他们的冲击是巨大的,为了给灭霸报仇,他们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即便这毫无意义。

然后,新一轮的屠杀开始了。

奥森什么都不做,他甚至连动一动手指都懒得去做,他就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静静的看着冲上来的齐塔瑞人一个接一个,一群街一群的化作漫天碎肉,然后飘散在宇宙中。

远处那些不准备为灭霸报仇,早已经决定收手的齐塔瑞人们,此时都看傻眼了。他们见识过很多的前者,在灭霸的手底下,他们永远都不会缺少强大的敌人,但这么强大的,他们显然还是第一次见到。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动手的,自己的同族就一个接着一个,在极端的时间内,损失了超过数千人,这样的损伤速度,显然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而这其中最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对方,仅仅只有一个人。

当最后一个灭霸的死忠也死在奥森手啊的时候,时间才过去了三分钟,三分钟的时间杀死几千人,如果是奥赛之前的实力,他是根本做不到的,杀死几千人没问题,但三分钟的时间也太短了,但现在的奥森,尤其是这个世界内的奥赛呢,他就是堪比创世神的存在,他甚至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只要他认定这些敢于攻击他的家伙是在违背宇宙的规则——实际上还真是如此——他就可以一言定生死。

这些敢于对他出手的齐塔瑞人就是这么死的,他认定这些人该死,这些人就绝对活不下来,当然他并非无敌。任何一个实力接近他的人,都不会那么容易,但对于这种大规模的战斗,他的能力简直就是为此而生的,人海战术在他面前。将会毫无价值,只有绝对的高手,才能对他造成威胁。

不过这种威胁也是非常轻微的,最多是不那么容易被杀死,这个宇宙目前能够和他正面交战的,却对不超过一百人。而能够在他手下安全逃离的,不超过十个人。至于说能够击败他的,那是一个都没有。这样的实力,已经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轻言击败的了。甚至不要说击败,能够从他手中活下去。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空间、时间、灵魂、力量、现实、心灵,这六种力量在自我的配合下,完全契合奥森,奥森就是新的创世神灵,他在神灵这个圈子里,都是最强的那一部分,以他现在的实力,甚至就算是宇宙毁灭,他都不一定会出事。只要他继续钻研这些力量,有朝一日将自身也转换成相关力量之后。他就会成为真正的最强,成为这个宇宙最无敌的存在——没有之一。

而相同的,比如说创世五神灵中除了行星吞噬者以外的四个人,他们各自代表了各自的力量。他们甚至都不存在真实的躯体,但他们的存在,却不容置疑。

奥森现在就差这么半步了,虽然相互之间并没有实力差距,但他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他就能成为宇宙最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最强”的后面还要加一个“之一”。

……

轻松解决了敢于反抗的齐塔瑞人之后,剩余那些不准备反抗他的齐塔瑞人,他信守承诺的放他们离开。

以他现在的角度,这些普通人已经完全无法进入他的视线,就如同人类对待蚂蚁,即便蚂蚁真的咬你一口,你莫非还能恶狠狠的记在心头吗?

不可能,所以对于那些并没有对自己动过手,也没有动手意念的齐塔瑞人,他很大反的放他们离开了。

等这十数万的齐塔瑞人全部通过迁跃离开这片宇宙空间之后,奥森这才抬起头,看向一出虚无的星空。

“来了这么久,不准备出来见见面吗?如果我没猜错,你来这里是应该想要为灭霸报仇的吧,其实要我说这完全没有必要,这种实力的蝼蚁,可配不上你这位‘真神’。”

奥森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随着他话音飘落,虚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道诡异的波纹,波纹中,一直洁白玉手缓缓伸出,随着这只手从虚空中伸出,虚空波纹突然扩张,然后一个曼妙身姿缓缓的出现在奥森面前。

“死亡女神。”

掌控死亡的王者,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神灵,算是灭霸的恋人。

灭霸的突然死亡,惊扰到了这位女神,她跨越无数星空出现在这里,其目的不言而喻。

文学

可奥森却没有丝毫的紧张之意,无他,只因为这个女神的实力,差了他依旧很多。死亡女神,也就是传说中的死神,掌控死亡的力量,论统属的话,应该算是灵魂之石范畴之内的力量,但却只能算是灵魂之石力量的一种体现,就如同马和白马的关系,论力量等级,灵魂之石更在其之上。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三章

哑巴兰一下就高兴了起来,可他身上的气已经黯淡下来了——刚才铁蟾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损伤。

白藿香已经跑过来了,手里拿了一个盒子:“找到了。”

打开一看,里面是个白色的东西——很像是煮熟了的鸡蛋清,上面缠着一丝一丝的红颜色。

仙灵气和阴气都极为盛大。

这东西一靠近,哑巴兰身上的黯淡瞬间重新完满了起来。

白藿香让他赶紧把回灵玛瑙含在嘴里——这东西跟定尸丹能保证尸体完整一样,但凡含在了嘴里,就能保证三魂七魄的完整。

可哑巴兰抬手推开:“我留着,给那些姐姐妹妹用……”

贾宝玉都没你这么多情。

白藿香没管,已经塞他嘴里了:“管好你自己吧,最多,一会儿你吐出来。”

哑巴兰一呆:“吐出来,那不就……间接接……”

你想的还挺多。

不过,能把他接到了,我心里是无比的踏实。

可我转过脸,就看向了那个铁蟾仙——接到了哑巴兰,就可以大闹一场了。

铁蟾仙看向了我,邪气的眼睛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不过,似乎并不意外,而是喃喃的说道:“凶星过境,还真是名不虚传……”

要我说——是你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自己没抓这么多女人,谁会来找你的麻烦?这是你的报应。

他盯着斩须刀,眼神迷离:“这东西——好久不见。”

还真是上头来的,底下的杂毛,认不出这种高端的东西。

而他抬起眼睛,邪气的眼睛照出了我现在的脸来:“你到底是谁,跟白潇湘,什么关系?本仙不记得——她有孩子。”

还敢提潇湘——潇湘的名字,从你嘴里吐出来,都是一种折辱。

我冲他一笑:“我是你爹。”

铁蟾仙的脸色一变,丹凤眼沉下来:“也好——自古以来,美人跟好马一样,得驾驭。”

话音未落,一股子破风声,奔着我脑袋就砸过来了。

我一下护住了哑巴兰和白藿香,斩须刀对着那股子气就劈了过去,那股子气被斩须刀硬生生劈成两段,分别往左右炸开,四面的架子哗啦啦到了一片,空气里一股子浓郁的药味儿。

白藿香一回头,就倒抽了一口冷气——那些药材都极为珍贵,她心疼。

她都心疼,更别说铁蟾仙了。

只觉得面前一阵风起,我立刻把白藿香和哑巴兰推远:“找个安全的地方,躲!”

这一阵破风声,几乎是贴着我的身体过去的。

我反应很快,躲过去了——但这个时候,就觉出了一阵力不从心来。

刚才把气分给了快要魂飞魄散的天女,虽然立刻调息了,但还没有恢复到平时的状态。

果然,勉强才躲过去,就觉出胳膊上一阵发冷。

一转脸,就看出来了——妈的,我左胳膊的袖子破出了一个大洞,冒出了一股子青紫色的烟气。

那个味道——极为刺鼻。

这个青紫色——我想起来了,脑袋就一阵发蒙。

剧毒!

白藿香的声音也立刻从后面的格子那响了起来:“李北斗,小心——别让他碰到你!”

看来我猜对了。

一阵剧痛猛然就在胳膊上炸开了。

一转脸,我呼吸一滞——那一片皮肤,先是缓缓起了一个水泡,接着,逐渐扩大,鼓胀了起来。

那感觉,剧痛剜心,好像比腐蚀了一样!

“美人,你放心——只要你以后听本仙的话,本仙保准给你治好了,还跟以前一样,”那邪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本仙舍不得,让你的美貌,有一点损伤。”

可他话没说完,斩须刀已经旋出了一道满月似的银光,对着他就劈过去了。

这一下,我用上了全部的力气,斩须刀带着九尾狐的邪气,一下对着他就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