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第一章

此时此刻,白薇正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整个人面色苍白十分虚弱,就像是生病了一样。

冬儿守在一边,不停的给她擦汗,担心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赫连枭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当看到白薇病态的样子之后,心里顿时一紧!有种说不出的难受!立刻关切着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他来到白薇身旁停住脚步,向来沉着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担忧之色!

看待白薇的目光之中,也尽是浓浓的紧张和心疼!

白薇安静的躺在床上,轻声着回答道:“只是受了些风寒而已,没什么大事。”

她的声音虚弱无力!气色也异常的差!

额头两边的汗水,不时的滴落而下,令赫连枭多看一眼,都会心疼不已!

立刻看向一旁的冬儿,严厉着质问道:“你们是怎么照顾郡主的?好好的怎么会受风寒?”

赫连枭平日里虽然严肃,但对待下人却很

文学

少疾言厉色!更别说是春儿和冬儿了!

像是此刻这样发怒斥责!完全是因为担忧白薇所致。

冬儿也是真被他吓到了!立刻双膝着地,自责着回答道:“都怪奴婢没有照顾好郡主,请王爷责罚!”

几乎是在她下跪请罚的同时,跟着赫连枭一起进来的春儿,也一并跪了下去,深深的低着头,等待主子降罪。

见两个丫鬟无端受其连累,白薇自然是于心不忍,急忙开口说道:“是我自己身子弱,和她们有什么关系?王爷可别错怪了她们。”

话音未落,白薇就想坐起身来,只是此刻的她太过虚弱!刚一欠起身子就止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我没说责怪她们,你快好好的躺着。”赫连枭赶紧坐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扶着白薇重新躺好。

白薇缓了口气,看向依旧跪着的两个丫鬟,轻声说道:“你们都起来吧。”

“多谢王爷,多谢郡主。”两个丫鬟感激道谢,起身之后,都默默的擦了把冷汗。

只是还不等她们缓和太久,赫连枭又看向近处的冬儿,冷声说道:“去请太医令。”

“是。”冬儿连忙应了一声,正要转身的时候,又被白薇叫住,阻止道:“回来,我自己就是大夫,还去麻烦太医令做什么?”

冬儿应声止步,转过身来看了看白薇,又看了看赫连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听谁的了?

她自然是不敢违背赫连枭的命令,可也不敢违背白薇的。

毕竟,连她们的王爷,也是要听白薇的话呀!

果不其然的是,赫连枭没有再对冬儿发号施令,而是看向白薇,柔声问道:“常言道,医不自医,你现在又是特殊时期,还是找太医令来给你看看吧?”

他是怕白薇强撑,再耽搁了自己的病情。

毕竟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万一出了什么闪失?可不是小事啊。

白薇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淡淡的笑了笑,回答道:“风寒又不是什么大病,况且我现在不能吃药,即便是太医令来了,也无法医治,顶多是交代几句多喝水,多注意休息的话而已。”

白薇简单的解释着,一再表示不让惊动太医令。

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第二章

白浅沫重新回到书房时,白康言正准备签字。

看到白浅沫重新回来,乔海媚脸上微变。

她知道这个丫头不好对付,没想到竟然连手铐都困不住她。

既然她回来了,那么,自己派出去的那两名手下只怕已经遭遇不测了。

“拦住她!”乔海媚声音拔高,朝身旁的手下吩咐。

几名壮汉一起掏枪朝白浅沫走去,白康言惊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住手,你们敢动她一下,这合约我就算死也不会签!”

乔海媚冷笑一声:“白康言,现在话语权不在你手里,我想怎么对待她,就看你的态度了,只要你签了这份转让书,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白浅沫冷嗤一声:“不会为难我们?表面说让手下护送我们出去,结果出了门,就想让那两个人暗中对我们下手,乔海媚,你这毒蛇的名头可真不是虚的。”

听到“毒蛇”两个字,乔海媚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这丫头怎么会知道“毒蛇”?

她在华国隐藏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乔海媚盯着白浅沫,心里暗思。

这丫头看着年纪轻轻,到底是什么来头?

能查到她“毒蛇”身份的,整个华国只怕也找不出几个人。

就在乔海媚心里发慌时,落地玻璃窗传来一声“砰”的巨响。

有人用微型炸弹将落地窗直接炸了个粉碎。

一行穿着防弹衣的人行动有素的闯了进来,他们手里拿着冲锋枪,气势恢宏、杀气腾腾。

乔海媚和她的手下顿时神情大变。

容不得他们多想,对方的人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

乔海媚眼见形势对自己极其不利,她拔出自己的手枪,身影快速闪到了白康言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用力将枪指向他的太阳穴。

“谁敢乱动,我就立刻杀了他!”

“乔海媚,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要伤害我老公!”韩宋妍焦急的想要冲上来。

江小鱼及时伸手拦下了她。

“白太太,你别太冲动,夜哥和姐夫会救白先生的。”

韩宋妍哭着看向白康言,心里如刀割一般难受。

如果不是自己被绑架,他也不会跑来犯险。

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也就不想活了。

白浅沫此刻也被乔海媚的手下拿枪指着。

乔海媚冷笑一声:“不想他们两个人被打成马蜂窝的话,你们所有人现在立刻退出这个房间,不,你们要退出别墅五十米之外,不然,我立刻杀了他们!”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测,当下只能拿白浅沫和白康言的命来作为人质,拼出一线生机。

只要能爬到顶楼天台,就能等到接应她的人。

顾爵晔冷冷朝乔海媚看去:“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吗?”

“我能不能逃得掉,那就要看我手里这丫头值不值这个价了。”乔海媚邪魅一笑,她常年周旋在各色各样的男人之间,从顾爵晔进来时目光直接看向白浅沫就能看出,他们之间绝对关系不一般。

这个男人从气质到穿着皆是上乘,再加上陪他一起进来的这些手下的动作,绝对是精锐部队练出来的。

这么串联下来,这个男人大致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能在华国地段动用这种级别的队伍,只怕两个巴掌都数不完。

难怪白浅沫能对她的身份如此了解,原来是攀上了高枝儿。

乔海媚冲着顾爵晔呵呵笑了两声:“你肯定舍不得这丫头受罪吧,说实话,这丫头生的死皮嫩肉的,被我那些五大三粗的手下蹂躏的话,还真怕她吃不消呢。”

乔海媚自认为自己知道男人的软肋,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碰触。

眼下只要拿话刺激他两句,这男人保准不敢在轻举妄动。

可顾爵晔却没有丝毫的神情,他慢悠悠的揉搓着手指,漫不经心的朝乔海媚看去。

“他们没这个机会!”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如电光一般闪过。

乔海媚看到黑影袭来时,手腕处猛然传来一阵刺疼。

手里的枪顿时被人一把抢了去。

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第三章

第1838章完结

宁夫人一脸不可思议,“女子在家相夫教子,怎么可以抛头露面,不成体统。”

“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男女平等,女人用不着在家相夫教子,也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否则男人会嫌弃,还在外面搞三搞四,就像你男人这样。”宁霜说道。

宁夫人沉了脸,原来是这个原因,可她还是不甘心。

“他以前对我很好的,保证不会纳妾,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宁夫人神情有些哀戚。

以前的海誓山盟犹在耳边,那个男人却变了。

“男人的保证若是能信,母猪都能上树了,你不能把感情都寄托在男人身上,得有自己的爱好和事业,男人这种生物其实就是贱骨头,你对他太好,他就翘尾巴,你若冷着,说不定还会巴巴地讨好你。”

宁夫人心动了,她嘴上虽硬,心里却舍不得宁老头,很想回到以前的浓情蜜意。

“可我从来没工作过,我什么都不会。”宁夫人觉得羞愧。

“你以前做过什么?”

宁夫人想了想,回答道:“夫人让我去魅惑凡间男子,带他们给夫人。”

宁霜抽了抽嘴角,“除了这个,还会干什么?”

“不会了。”

宁夫人摇了摇头,更羞愧了,难怪老头子说她什么都不懂,她好像真的是废物。

“你跟着那老妖精之前是做什么的?”

宁夫人神情变得茫然,“我不记得了,记事起就跟着夫人了。”

“做饭总会吧?”

“不会。”

“你们吃什么?”

“有保姆,或者出去吃。”

宁霜突然觉得有点小骄傲,好歹她会煮面呢,虽然味道不太好,比这女人强太多了。

“琴棋书画会不会?”

宁夫人眼睛亮了,“我会跳舞,还会抚琴。”

“弹一段我听听。”

宁霜手一挥,一架古琴出现,宁夫人端坐好,弹奏了一曲悠远清扬的古曲,倒比现在很多所谓的大家强多了。

“你跳段舞我看看。”

宁夫人走到客厅中央,开始翩然起舞,但她这身子骨上了岁数,筋络都硬了,跳得不伦不类的,宁霜让她停下。

“琴艺不错,我介绍你去一家高档茶楼抚琴,以后你得按时上班,别成天待在家里,下班后也可以出去散散心,认识一些新朋友,你的世界不能只围着一个男人,这个世界有许多风景都很美,可以四处散散心。”

宁霜苦口婆心地劝说,女人如果成天围着男人转,生活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连自我都没有了,怎么会被人看得起。

宁夫人点了点头,宁老头太伤她的心了,她在家里待着也没意思,出去工作也好。

宁霜找到了一家高档茶艺馆,出入的客人非富即贵,她并不认识茶楼老板,直接就带上人去面试了,要是老板不同意,她就用点小法术。

老板是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大约四五十岁,戴着眼镜,看起来不像是商人,更像是大学教授,他见到穿着白色连衣裙像大家闺秀一般的宁夫人,眼神定了几秒钟,不过很快就移开视线了。

宁霜说了来意,老板挺痛快,让宁夫人弹一段。

当宁夫人抚琴时,老板眼睛又直了,宁霜都看在眼里,宁夫人虽然上了年纪,但保养得宜,看着顶多就四十来岁,还具有古典美,走在大街上,魅力不输那些年轻女孩,老板看直眼很正常。

一曲弹罢,老板立刻便定下了,让宁夫人在茶楼演奏,工作量也不大,一天弹个十来曲就行,时间由宁夫人自定,工资按天结算,一天一千块。

宁夫人非常满意,她对金钱没太大概念,哪怕只是一百块一天,她也会答应的。

于是,宁夫人就在茶楼上班了,每天过得极充实,弹弹琴,有时候茶艺师忙,她还能替补上给客人表演茶艺,她学起来很快,再加上她身上有着独特的古典气质,表演得比茶艺师更优雅些,有些客人特意点她的单表演。

宁夫人终于在茶楼找到了自我,宁霜去拜会了胡一诺他们后,小半年过去了,准备回上界了,出去那么久,她突然有点想冥君了,更觉得一个人在外面转也没啥意思,还是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