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第一章

范克勤接着往下说道:“或者是地雷阵之类的东西。如果有像是这一次大批货物存入,或者是大批物资运出,只要

文学

运输队一到埋伏点,立刻引爆。就完全可以摧毁对方的物资。”

钱金勋道:“嗯,那柴明明和小鬼子的机要办呢?”

“一锅端。”范克勤道:“这次咱们的布置总不能白费吧。最起码往伪政府的机关单位扔两个炸弹还是非常轻松的。现在柴明明的踪迹我们知道了,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利用他做一些文章呢。比如说他现在在物资统筹办上班,那统筹办内部的情况,我们就可以从他身上充分的了解。从而定制进攻计划。”

钱金勋道:“还有鬼子的机要办。这个部门也不能放过。正好可以一道解决。就是……”

范克勤见此,问道:“就是怎么了?”

钱金勋道:“就是弄得有点大啊。你看看啊,鬼子的机要办,伪政府的物资统筹办,强兵仓库的物资破坏行动。这三个地方可都是紧要的部门,而且我们必须要争取一次性打掉这三个地方。计划恐怕要相当周密才行。”

范克勤笑道:“怎么的?退缩了?害怕了?感觉难度太大了?”

钱金勋挑着眉毛道:“顺口溜说的不错,还挺押韵。不过我说的也是客观事实,你看看啊。这个强兵仓库的埋伏,是在对方运输途中,我们才能完成破袭任务。也就是说,这个时间几乎是完全随机的,毕竟咱们不能控制对方的物资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出。即便老韩在那,现在有了一定的反推截获电报的能力,但我们只能说确定个大概的时间。对吧?

然后呢,这个时间依旧是不能确定的。因此,另外两个地方,伪政府的统筹办,小鬼子的机要办。这两处的进攻也就会变得非常随机。”

“嗯。”范克勤点了点头,道:“说得对,不过……”

钱金勋翻楞着白眼,道:“学我是不是?……我可不像你,满嘴顺口溜。有什么想法赶紧说。”

范克勤道:“谁学你啊。我的意思是,我感觉这事依旧可以完成。”

钱金勋“嗯”了一声,看着范克勤,不过就看范克勤依旧不说话,于是咧了咧嘴,道:“说啊。”

“别着急。”范克勤道:“我正在思考关联性,从而确定计划的先后顺序。”

“这还差不多。”钱金勋说着话,再次掏出烟来递给了范克勤一根,自己也点上后,吹出一口烟雾,道:“我看啊,得先让老韩那面注意一些,如果他能够截获相关的电文,最起码咱们能够确定个大概的时间。”

“嗯。”范克勤道:“你说得对……鬼子机要办,伪政府的市政物资统筹办,强兵仓库的两条埋伏点……嗯。如果分开看呢,前两个地方,需要配合强兵仓库的破袭时间。全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可能。我们先确定一下,鬼子机要办和伪统筹办,有没有条件不分白天还是晚上,能够一起进攻。”

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第二章

“备车,赶紧备车!”严不闻出去后就喊道,于碗不明所以,让人将自己的车开过来,严不闻立即上车,手指颐和园,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王国维可不能死,现在就是严不闻的金疙瘩,这种大师级人物可不好找,都是金疙瘩,死一个,少一个,严不闻的肉都疼。梁启超就不说了,去年就因为尿血症,久治不愈,不过梁启超信仰西医,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之后就比较悲催了,手术要切肾,一个好的,一个坏的,然后好的被切除了,暂且不说这做手术的院长是不是“美帝”派过来的间谍,反正梁启超现在已经是“白丢腰子”,再也救不活了。严不闻也尝试着联系别人询问,能否肾移植,但这种没人做过的手术,谁也不敢操刀,就算严不闻花重金请美国的医生过来,恐怕也不敢做,肾源又是另一个问题。

本来清华国学院的四大支柱好好的,现在梁启超这根基本宣告崩塌,而后王国维要是再一死,严不闻手中大师可是越来越少。这清华的泰山北斗,王国维和梁启超,就像三国时期的卧龙凤雏,不至于说得一可以得天下,但在学术界横行无忌是妥妥当当的,现在卧龙身患绝症,明年就会离世,现在凤雏还处处想着自杀,也让严不闻非常头疼。这也是严不闻马不停蹄赶过来的原因。

严不闻一路直奔颐和园,现在颐和园已经成了风景区,花点门票钱就能进去游玩,门票也不贵,六角钱,大约是普通工人一天半的工资。严不闻丢给售票员一块大洋后,就冲了进去,本来王国维是今天早上就投湖自尽的,但因为严不闻邀请吃饭,所以推迟了半天,还是应该来到颐和园,毕竟这事皇家的园林。王国维这人对先帝溥仪非常挂念,定然来到这里,而且王国维虽然国学修养颇高,人胆子却不是很大,所以听到北伐军一路扫荡,以秋风扫落叶的气势,将军阀打的落花流水,自己却很害怕,惶恐,怕自己这个前朝余孽,他们容不下,所以经常与人谋划应变之策,但又不愿意躲国外去,所以就难免有点极端想法。

严不闻想的是,如果能正好将王国维救下,自己一定要跟他科普一下这个世界有多美好,你看外面的工人这么苦还活着,你一个大师,你着什么急去死。保持着这种想法,严不闻跑到颐和园内的昆明湖,不大的湖,周围建筑还挺多,一眼看不到个人影,现在正是傍晚,游园的人都出去了,剩下的人也要被清出去。

“鱼藻轩,鱼藻轩。”严不闻想起来王国维投湖的地点就在鱼藻轩门口,于是一路狂奔,终于见到一个人后,问清楚鱼藻轩的位置,就跑了过去,可这时候已经晚了,只见到昆明湖上一具尸体漂浮着,穿着王国维款式的马甲。

“我艹!”严不闻大吼一声!

……

王国维还是死了,严不闻不仅仅是晚来一步的问题,是晚来了一个小时,严不闻吃了于碗给的帮助睡眠的药,直接从中午睡到了傍晚,王国维也在这期间,完成了从严不闻的住所,乘车来到颐和园,然后投湖自尽的壮举。严不闻心痛的同时,也是感叹,天意不可为,王国维或许真的活不了,自己做出了如此努力,可天意还是让严不闻睡了一个香喷喷的午觉,王国维也在这期间,上了天堂。

也罢,严不闻叹息一声,王国维虽死,但严不闻手上还有不少人,至少陈、赵、李泽三位大师也可以在学界横行无阻了,除此之外,就在严不闻等人为王国维悼念之际。梁启超颤悠悠的拉着自己刚从美国回来的次子梁思永来到了史语所,跟严不闻等人介绍道:“这就是小儿,梁思永。”

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第三章

在司马懿惊恐的目光之中,只见白人骑在战马之上,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地来到了白济得身旁。

而白仁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轻轻地招了招手,只见身后的士兵待着被五花大绑的司马昭来到了司马懿的面前。

“父亲!”此时的司马昭看到远处的父亲,顿时面色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语气有些激动的对着自己的父亲喊道。

“你想都不要想了,雒阳城的军队早已经被我控制住了。”白仁看着司马懿目光有些惊讶的样子,轻轻地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语气有些得意地说道。

原来白仁早就在当太尉的时候,便安排了自己手下的心腹之人位于军中,而自己打算今天对付司马懿,于是特意带领着陷阵营的军队前去控制掌管洛阳的禁军,而陷阵营本来就是非常强悍的军队,普通的军队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对手,再加上别人的军队之中还有自己人,很快就有一半的人倒戈,于是白仁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司马昭,并且控制了整个雒阳城内的军队。

“白子符,你故意假装死亡欺骗我,我尽然没有料到你真是奸诈。”此时的司马懿面色有些恐慌的看着面前的白仁,语气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会装死来欺骗自己和世人,并且在自己成功的时候,突然杀出来夺取了自己胜利的果实。

司马懿心里非常有些不甘自己如今可是陷入了绝境,不但帮白仁解决了曹爽,而且还得罪了曹爽身后的世家大族,如今自己又要成为他的阶下之囚。

“白子符,我算你厉害,你能否饶过我一家老小的性命,我愿意在此自杀。”司马懿此时知道自己

文学

已经无路可退,目光有些冰冷的看着那一脸冷笑的白仁,语气有些平静的问道。

白仁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然后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胡子,语气带着一丝玩味的对着司马懿问道:“司马仲达,你可是一个聪明人,连你都不会放过曹爽家一人,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司马家一人吗?正所谓斩草还需要除根,免得到时候留下什么祸端!”

“白子符,这一次还真的是你赢了,我司马懿服气了,白子符,你给我等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司马懿听到白仁的话,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语气有些无奈地对着白仁说道。

司马懿知道自己如今已经躲不过去,眼中浮现出自己这人生的种种,最后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然后默默地握紧自己手中的宝剑,然后直接向着自己脖子上面砍了过去。

一代野心家司马懿最终在众人的目光下直接自刎而死,白仁终于战胜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最后一人,白仁此时心中并没有什么开心的感觉,反而是感觉到有些怅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今自己再也没有和自己能够匹敌的敌人了。

“父亲!”司马昭看着自己父亲惨死在自己的面前,顿时面色露出一丝恐惧之色,然后语气有些悲痛的大喊道。

“送他们上路吧!”白仁默默地闭上了眼睛,然后语气有些阴沉的对着一旁的白济说道。

白济听到自己父亲所说的话,点了点头,然后吩咐手下的士兵直接将司马昭给斩杀,然后冲进司马懿的府邸之中,将司马懿全家老小全部斩杀殆尽。

而刑场这一边,司马师正带着自己手下的军队正在对抗着邓艾所统领的兖州军队,最后当司马师得到自己父亲和一家老小全部被杀的消息,面色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最后直接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自刎而亡。

如今司马氏一族全部被斩杀,没有一人存活,白仁吩咐邓艾等人处理雒阳的现场安抚百姓,自己则带着白济缓缓的向皇宫之中而去。

皇宫之中郭太后和皇帝曹芳正面色有些紧张地看着白仁带着白济缓缓地走进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太傅,不,丞相,你还活着。”曹芳此时目光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语气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如今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在给他太多的惊吓。

前些日子司马懿解决了曹爽,结果把曹爽一族全部杀了,结果司马懿刚刚解决完曹爽以后,白仁突然就火了过来将整个司马家也顺便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