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 第一章

“66666666”

“太顶了吧,这皇子!”

“两边打野交换了身体?”

“言子哥怎么了,怎么闷头刷野学废凯?”

“这不是avoidless,何方妖孽,速速现出原形!”

面对皇子接连的搞事情,现场的节目效果也是爆炸,直播间的弹幕瞬间也炸裂密布整个屏幕,特别是面对这一把苏言还在埋头刷野的情况下,这种对比就更加强烈了。

“avoidless这皇子玩的有点东西的啊!”面对皇子这一连串的的操作,长毛首先出声感慨道,“这波二级抓完中就算了,还直接打了lgd下路一个措手不及,这两波gank都很灵性啊!”

有点不像im的风格啊!

旁边的致幻深以为然,点头示意,“这波下路直接改变了下路的对线局势,有一说一,女警这个英雄拿出来就是要帮的,如果一直被轮子妈和婕拉这样消耗压制,下路选女警的意义也大幅度削弱,皇子这波灵性gank真的很及时!”

因为如果皇子如果抓完中路去刷完野在来抓下路,lgd下路直接已经完成推线,这样一来皇子来gank,lgd靠着兵线优势,皇子说不定反而是送人头的那个!

面对皇子这把明显出色的发挥,解说们都不约而同的给出了高度评价,完全一改avoidless以往在解说眼里的印象。

而当事人avoidlsse本人这时候随着在下路再次立功,也是突然觉得信心爆棚,总感觉一股灵气从天灵盖汇聚而来,脑子灵光了不少,并得出结论,gank似乎也不是很难嘛!

但事实上呢?

作为解说席唯一没有说话的解说,蛇哥明显有不同的看法,特别是看着人马趁着皇子在下路再次现身的时候已经要把上半野区野怪也要刷完的情况下,这种感觉更加不妙了。

“言子哥四级了!”蛇哥轻声说了一句。

“什么鬼?”旁边的长毛和致幻一脸莫名其妙,有些不懂蛇哥为什么会突然说这句话。

四级就四级呗,有什么大不了的,等等!

“四级了!”长毛看了一眼刚刚出现在下路的皇子,本来还没觉得什么,但一看等级,对比感瞬间就出来了!

“人马刷野也这么快吗?”致幻惊诧道。

“不是人马刷野快,而是皇子就没刷。”蛇哥苦笑道。

这时候,也没人觉得avoidless打得好了。

面对如此巨大的差距,皇子这种绝食打法一看就很弊端!

当然,不是说绝食打法不好,而是这个版本野区没有经验反哺机制,想要绝食就必须要有效果!

但事实上呢?

皇子出其不意连抓中下,效果是有,但没有想象中的大,因为没拿到人头,因此更没有到可以弥补皇子这样玩所带来的损失地步。

这样一看,一直闷头刷野的苏言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趁着皇子频繁出手的机会,直接在刷野效率上彻底拉开了差距,然后还

文学

可以反野!

没错,就是反野!

前面皇子二级抓中虽然打了lgd一个措手不及,但同样也暴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皇子上半野区还有两组野怪没刷。

对于打野来说,如果没有什么线上的人头和额外经济进帐,那么反野就是两个打野最好拉开差距的方式!

再加上皇子主动给了机会,苏言哪里有不反野的意思。

直溜溜的迈开蹄子朝着im上半野区跑去,丝毫不怕被发现,就算被发现,皇子没在上半野区,光靠一个马尔扎哈和纳尔也没什么用,这一把两边的线上选的英雄都比较偏发育等六。

“言子哥这刷野节奏实在是太清晰了,几乎是走到哪刷到哪,完全靠刷致富了!”蛇哥感叹道。

“这样一看,这把言子哥虽然到现在为止都还没进行过一次gank,但是在对位上却是已经有了很明显的优势了,压了皇子整整一级不说,经济上也比皇子多刷两组野怪。”

从解说的语气里可以看得出来,虽然奇怪今天的苏言竟然没有主动搞事,但也肯定了他在野区的制霸能力。

其实对苏言来说,不是他不想抓,而是没法抓,相较于抓人,还不如先沉淀自己。

这时候已经刷完河道蟹的苏言看了看中上两条路确定没有机会gank以后,终于选择回家补给。

“咦!”随着人马回家更新完装备再次出来,长毛看着人马的装备栏发出来了奇怪的声音,“这是出错了?”

长毛的声音很快引起了旁边两位注意,目光不约而同的放到了人马的装备栏,只见除了正常的打野刀升级以外,人马再出了一双草鞋之余,竟然还买了个杀人戒!

“这是出错了吧!”致幻不确定的说道。

毕竟,你一个战士人马出个杀人戒看起来有点离谱啊!

“不一定!”旁边的蛇哥瞬间摇头否定,“言子哥的套路多不胜数,我感觉这一把好像有些奇怪的东西要出来了!”

回到比赛里,因为刷野快的缘故,苏言不仅经济领先皇子,其实第一波回家补给的时间也远远领先皇子,这导致苏言已经出来再次对已经刷新的f4动手的时候,皇子才第一次回家补给。

和富裕的人马相比,这一把avoidless虽然存在感十分强,但发育并不好,中路一波,下路一波gank都是建立在牺牲自己发育的前提下,因此这一波回家的皇子堪堪把打野刀升级成二级,然后买了一双草鞋就没有多余的钱了。

更新完装备的avoidless并没有因为钱少而气馁,反而显得意气风发,想着前面两波出乎意料的gank都建立奇效,很难不扬眉吐气!

但非常可惜的没有拿下任何人头,这让他不得不在这一次出门以后,对中下选择了一个突破口来继续针对,对于avoidless来说,lgd此时中下都没有技能,作为一个正常打野如果要抓人肯定是要从这两路来进行单方面选择!

只不过和只有一个人还很不容易抓的冰女相比,抓lgd下路双人组的收益明显大于中路,因为在avoidless看来,除了下路是两个人以外,这一波去下他成功的几率也更大一些!

因为在他看来,对面的人马此时应该要忍不住对下路动手了!

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 第二章

六月,方才入夏。

骄阳似火的夏季,被街道两边高大遮天,呈穹顶之势的梧桐枝叶遮去了不少暑意。

枝叶在风中摇曳,稀稀疏疏撒下变换的光线,树荫底下,老人们摇着蒲扇,正交谈着些什么。

除去这些,街道上一片宁静,再无别的声响,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声声蝉鸣和风轻拂枝叶这两种声音。

以往热闹非凡,人流嘈杂的魔都街市,此刻半点车流都看不见,鸣笛和叫卖声响更是消失匿迹,原因无他。

此时,正是高三学子进行着最后一次拼搏奋战的时刻。

高考。

为期三天的考试,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场,抉择人生道路的选择,也即将关上它的闸门。

而远在家中,直播中的苏嫣也罕见地没有在进行排位对局,而是零星散散,有些心不在焉地玩着单机纸牌游戏。

嘴上不时还在叨念着“小鬼,可得争点气啊”这种话,虽然白景轩这家伙平时大大咧咧的,老惹的她臭骂。

但关键时刻,她这个做老姐的,还是不由得为考场上的某人担心着急。

没多久,随着学校大门陆陆续续地打开,以及新闻记者的第一声惊呼,天上传来鸟鸣声,而整个城市,顿时又变得热闹沸腾了起来。

停笔。

收卷。

“沙沙”的落笔声停下,清脆的“啪嗒”笔帽合盖声的一瞬间,无论结果如果,考场上的所有人,都是不由得感到了一身轻松以及解脱。

这意味着身上的担子终于放下,也意味着即将和三年美好的高中生活挥手道别。

考完试的魔都学子,有的忙着与昔日的老师交谈道别,有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拍着离别前的最后照片,又或是,聚在一块,来一场热热姐姐的毕业聚会。

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 第三章

“对面的亚索真的是叶星?”

“卧草!真的是叶星!这家伙居然不用手在玩?他这也太瞧不起人吧?”

“老子要这都打不过他,从今以后再也不碰英雄联盟这款游戏!”

排在了叶星对面的中单是个佐伊,他在听到自家打野盲僧的提醒之后,忙点开叶星的直播间确认了,自己今天运气爆棚,竟然排到了叶星。

而一看直播间的标题,上面写着全天手不碰鼠标键盘直播上王者。直播画面中叶星双手离开桌面,为了让观众们看得更清楚,双手臂是一左一右被两位美女给压着动弹不得。

佐伊这位玩家能够上到钻一,眼前也上过大师分段的高玩,也是有尊严的。哪能忍受遭受这样的屈辱?自然憋着怒火,一定要把叶星打得他妈都不认识。喜欢装逼是吧?世界冠军是吧?今天要单杀了他,当着直播上这么多观众,虐到他动手为止,狠狠地打叶星他的脸。

佐伊那边的其他三人一听中路的亚索竟然是叶星,先是都一慌,打算十五投算了。不过当听闻叶星让大家一双手,顿时也群起激愤,纷纷撸起袖子,准备要狠狠来中路教训叶星,大家的注意力都往中路瞟。

EEAQEQ……

佐伊本觉得,这一级碰不到对面的亚索,到了

文学

二级之后利用催眠气泡是有机会换血,一套伤害灌下去会让这躁动的亚索安分一点,不用这样飘来飘去。

要说正常情况下,操作不过叶星他这样的专业选手就认了,但今天叶星他不用双手,佐伊玩家就笑了,不信自己还对付不了。

可一接触,佐伊惊骇发现对面的这个亚索的操作顺滑无比,完全感觉不到有半点像是用脚操作的!

佐伊近乎贴脸的一个E空了,被亚索E小兵躲开,再E第二个小兵回来A他一下,QE佐伊他再拉开距离,风攒起来,回头一个风把佐伊他吹起来。

这个亚索,总感觉他的E很快,绕着佐伊身边转了一圈,输出打满。可佐伊他E空了,Q也同样空了,佐伊却是连亚索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一下。

“啊!卧草!这个亚索怎么像是鬼一样?他浮夸了,这真是用脚在操作的吗?我不相信!”

佐伊玩家他人懵逼了,这就是职业选手的实力吗?差距好大啊,中间仿佛隔了一条东非大裂谷。就这么一瞬间,佐伊他就掉了半血,吓得他急忙后退,并嗑起药来。

佐伊玩家为了确认一下自己是否被忽悠了,急忙拿起手机再点开叶星直播看一眼。因为直播是有延时的,正好可以看清楚叶星是否偷偷用手在操作。

结果很郁闷,发现叶星的双手全程都没有动,直播上面的弹幕全是一片惊叹声,以及在喷他这佐伊是菜逼,这又是给他带来了二次暴击伤害。

这太不科学了,我完了七八年的游戏,竟然还不如叶星他的两只脚?太过分了!

“佐伊你也太菜了吧?别要怂啊!我来帮你!有引燃是吧?给亚索挂上,你上去卖一下,我来了!再上!”

盲僧二级立即来中,他其实比佐伊更想杀叶星的亚索,还生怕被佐伊拿走叶星他这局的一血。

小小星击杀木有基

“卧草……你这盲僧才是菜逼!叫我上,你却给我空Q?你这是在坑爹吗?”

佐伊本来打算后撤听自家打野盲僧这怂恿,他决定临时改变主意,调头给叶星的亚索给上引燃,在技能CD期间保持平A输出。

然而下两秒钟,他人就傻了,发现自的血条在飞快掉落,亚索近身来QAAQ……不断输出!

眼看卖多了,要死的瞬间交闪,亚索跟闪再QA把佐伊他带走。

佐伊本来觉得自己这不会死的,因为盲僧会赶过来,一起反杀亚索的。却是算漏了盲僧他的Q空了,踢了一个寂寞,结果却是未能及时靠近保下佐伊的小命,被单吃了。

恼羞成怒的盲僧,摸眼过来想要利用红buff黏住半血的亚索,却是不幸过来成了亚索的踏板,位移返回自家防御塔方向。盲僧还想再追,亚索回头一个风把盲僧给吹起来,然后悠闲地拉开和盲僧的距离。

被休了,他们两个人都被秀了!

“现在峡谷之巅的钻一都这么水了吗?”

“秀!秀得飞起!这盲僧和佐伊两个憨憨,要被秀哭了!”

“叶神这是在用脚操作?谁敢相信啊?”

“刚刚谁说要去狙击主播的?说主播不行的,麻烦出来走两步!”

本来在叶星直播间里,大部分都觉得叶星这次装逼太大的,都等着看叶星笑话,结果当看见叶星的亚索如此流畅,比他们用手来玩都要流畅得多时,一时间都炸开了锅。

如果不是直播着叶星的双脚,画面还能看得到叶星的双手没有在操作,观众们都没人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1V2,操作竟然如此从容地反杀一人。每一步的算计,都计算得清清楚楚,像是开挂一样,让在在看直播的众人眉头发麻。

“叶星,你知道吗?被你单杀过的人很多,相信很多人都习惯了,因此你这个单杀的伤害其实并不大,但你是用脚操作的,这就侮辱性极强。如果我要是你的对手,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的话,这已经挂机了!”

塔塔本还但心叶星装逼过头,不好交代,这看完叶星的一套流畅操作,短时把关心都放回到肚子里面,忍不住要替对面那个佐伊抱不平了。

正常对线被杀其实也能接受,打野过来帮忙gank失误被反杀也是挺尴尬的,但遭受着对手双脚的揉虐,这心灵上的伤害是没有底限的。佐伊玩家泪目,觉得自己正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深深侮辱。

“应该不会的,就随便玩玩,我都没打算认真的。我的这个ID是新改的,第一次上直播,对面肯定不会有人知道的,便是被杀了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塔塔你是想太多了!血量有点不健康了,先回家一趟。这不用手操作,还是有点不习惯,操作跟不上。对面野辅要有一个是职业选手,刚才这一波gank我可能走不了这么轻松!”

叶星笑笑,升到三级秒学了W,在F6坑内放了一个风墙,一个E就滑进了F6坑内,刷了一组F6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