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一章

袁善看着远处的战场,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穿越之前经常看到小说上出现的那一句话了!“板砖在手,天下我有!”

尤其是当你拥有一个可以无限变大的金板砖的时候,这洪荒简直也可以横行无忌了!想必后来的哪吒那么吊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手中的这块板砖吧!

不过阐教的这帮人也太不要脸了吧,怎么可以这样玩,虽然在洪荒奉行的是拳头至上原则,谁的拳头大,谁的道理就大,可是这个拳头可不仅仅是修为的意思,有时候灵宝是比修为更加变态的玩意!

一个混元金斗,加上一些凡人组成的混元金斗大阵,连本来阵法实力的一半都没有发挥出来就虐了阐教的十二金仙,说到这个,袁善着实有些佩服云霄三姐妹,这三位虽然修为并不是太变态,单打独斗也排不上号,但是这个对阵法的理解却是三界中除了圣人之外少有的人才,虽然在原著里面三宵,因为他们大哥赵公明的事情,消去了阐教十二金仙的顶上三花,胸中五气,但好歹还给他们留下了复原的希望,道果还给他们留着那,只不过法力全没了而已!这也就是时间长了点,但闭门苦修个几元会也就复原了。

如果把那些凡人换成有修为根基的存在,嘿嘿,别说道果了,估计消得他们连渣渣都剩不下来,直接灰灰,连转世的希望都没了!不过虽然留手了但一下子把元始的宝贝徒弟们给玩坏了,脸皮也全没了,这能忍?

好吧,话题扯的有点远,让我们回归正题!袁善看着从一开始就被狂虐袁敖,看着那巨大的金色板砖,只感觉自己的脑门疼!看着大发神威的杨戬,头一次袁善有些讨厌装备流的‘人民币’玩家了,这简直是不给我们这些‘穷比’活路啊!

袁敖这一刻眼冒金星,口鼻喷火,是真的喷火!这倒不是被金砖打的,而是被气的!看着又要再来一次的翻天印,袁敖怒吼一声!

“给我涨!”话吧!袁敖的身躯再次开始疯涨,三千丈,两千丈,五千丈,直到六千丈才停了下来,虽然捆仙绳还是牢牢的如同一只大蛇缠绕在袁敖的身上,但是来不及使力的它已经不能阻止袁敖了!

袁敖手持同样变得巨大无比的星辰棍,方向瞄也没瞄,一棍子就朝着翻天印拍了过去,“碰·······”整个空间似乎都是震了一震,袁善的眼皮有些发跳,暗自埋怨袁敖分身竟给自己找事做,但还是不得不加大法力,神通,牢牢的护住方圆万里的山石草木,让他们不至于遭受灭顶之灾。

袁敖势大力沉的一击,把翻天印打的朝后飞了出去!只不过还没等袁敖高兴,一道震动其元神的钟声响了起来,还有一道白光朝着他飞了过来,“我········”袁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又是一晕眩。

等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整张脸差点没黑下来!这一次已经不是一座大山了,而是变成了三座大山了,一座金山(板砖),两个大印,一个翻天印,一个龙虎印,三面夹击朝着袁敖飞来!

“啊!欺人太甚········三头六臂·····”憋屈至极的袁敖一声怒吼,但是奈何身躯被缚的他,行动异常的不便,不过还好在这关键时刻,袁敖发动了八九玄功中的三头六臂的神通。

随后三个头,六只手臂的六千丈金色暴猿出现,六只手两两一对,抵向了三座大山灵宝。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二章

不够努力,还要再加把劲?

刚刚还在说着关于怀孕的话题…

明明壮的像头牛,动不动就欺负人,明明刚把她拖进小黑屋,这憨憨居然还想再加把劲?

“去死。”罗兰白了他的一眼,打落了他再度开始不老实的手,起身向门外走去…

她觉得和憨憨单独相处太危险了,很容易走路扶墙…

“孩他娘,别走呀。”陈昊很不要脸的喊道。

“孩他娘?”听到这三个字,罗兰向前走的步伐微顿,娇躯微颤,心底深处生出一种别样的**感觉。

因为此生她第一次听到这种称呼,第一次有人用孩他娘这种

文学

称呼喊她。

更因为这三个字实在…

“太肉麻了!这个臭流氓!”罗兰好生气恼,气着陈昊太不要脸,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同时也是气自己不争气,因为每每憨憨肉麻的时候,她就有一种类似享受,甚至想要沦陷的感觉。

陈昊却趁机从后面抱着她的腰,疑似又想做什么坏事。

文学

“先…先出去。”罗兰红着脸说道:“时间太长了,电影应该都播放完了,她们找不到咱们会着急的。”

她一边找着借口,拉开了通往大厅的门,料想人多的时候陈昊应该会收敛一些。

然而,当门再次被打开后,她却看到一副没有想到的画面。

大屏幕上播放的电影的确已经完了。

但是,大厅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了!也不知道蔷薇带着那群妹子去了何处调皮捣蛋…

关键在于,大厅里若没人。

“没人正好,你看…这是天公作美呀。”陈昊无耻的笑了起来。

客厅里没人就没人,这没什么大不了,毕竟都在飞船里面,谁也不会跑掉,更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相反,此刻没人,更方便他做些事情。

于是,他从后面抱着小妞,半推半就的又把推倒在沙发上,似乎是打算继续加油努力,抓紧造一个小天使出来。

“不…不要…”她有些扭捏的推着他,眼睛不停的向四周望去,担心会有人忽然过来。

“不要?不要什么?不想要孩子么?”陈昊却虎着脸,对她的不要表达着不满。

罗兰以为他有些误会,于是又连忙改口:“要…”

她本来是想解释自己不是那种意思,也希望以后和他有一个小天使,拥有一个爱情的结晶。

然而,她刚说了一个‘要’字,陈昊那混球便一脸坏笑的再次堵住了她的口。

于是,那所谓的要,好像就变了味道…

“呜呜…坏蛋!”罗兰觉得陈昊这混账觉得是故意的,自己被欺负的好惨。

更惨的是,就在她如此想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脚步声!以及女孩子们的窃窃私语声…

真的有人来了!

罗兰的脸色变得更红,她可不想来什么现场直播…

陈昊本没打算轻易放过她,哪怕真的来人,也未必有什么大不了!反正都是自己媳妇,又什么好怕的?

不过,当他看到蔷薇出现在视线中以后,还是停下了动作…

因为…

此时的蔷薇女神有点怪…

她的黑袍上挂着许多红点,那些红点当然不是血,看起来更像是某种水果的汁液。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三章

冯君感觉到了在星系里,有异乎寻常的能量波动,忍不住侧头看去,“嗯?”

出现能量波动的地方,其实在星系边缘,距离他不算很远,但是距离别人有点远、

冯君看到了一片庞大的空间涟漪,甚至还有灰蒙蒙的能量光环,“跃迁能量场?”

感受到这种波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澹台玉湖甚至直接传送到了他的身边,纤纤玉手抬手一指,“冯山主,那里出现了异常能量波动。”

澹台家跟冯君,真的是不打不相识,此前的恩怨已经了结,这次还来了一名真仙,但是那名真仙也听澹台玉湖的调度。

澹台玉湖虽然只是坤修,但是布局能力非常强大,再加上澹台家也不缺钱,所以她在距离冯君不远处,直接架设了一个传送阵——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此刻冯君的周边,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保镖,比如说管红袖什么的,闻言他们往冯君身前一闪,显然是想遮蔽可能的攻击。

冯君摇摇头,无奈地叹口气,“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只是跃迁的能量场。”

“跃迁能量场?”澹台玉湖的美目白他一眼,“是虫族跃迁过来了吗?”

其实跃迁时候的现象,这个世界的人族未必能感觉到,但是来自天琴的修者个人素养太高,只要愿意观察的,多少都能感受到一点。

所以澹台玉湖也只是问一声,其实她的心里已经有猜测了。

“当然是虫族了,”冯君苦笑一声,“你还指望人族舰队这时候跃迁过来?”

“那得赶紧处理啊,”管红袖着急了,“咱们也不知道跃迁过来多少虫族,要不……还是呼叫真尊支持一下?”

“我也在考虑啊,”冯君无奈地挠一挠头,“该呼叫哪个真尊呢?”

“如果是跃迁的话,你还有十息考虑的时间,”颜家的真仙冲了过来,一脸的严肃,他的手里还拎着颜雨汐,是从行星上一路瞬闪过来的,显然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正色表示,“咱们不知道对方来的规模有多大,尽快联系吧,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真不多了,跃迁跟神降相比,花费的时间确实长了很多,但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长,正经是跃迁过来的规模,真的不好判定,所以必须郑重对待。

跃迁的时候攻击不行吗?冯君揉一揉额头,“还是得招呼真尊来?”

“必须喊真尊来啊,”颜家的真仙正色发话,“而且得是随叫随到的那种,我颜家老祖……真的抱歉,出来的时候没有商量,不能直接招呼过来。”

顿了一顿,他看到冯君没有反应,于是又说一句,“其实壬屠真尊不错,不过,如果只是指望他,万一喊不来的话,就只能指望冯山主了。”

指望冯山主,那当然就是指望“师门气息”了,不过很显然,颜家真仙不是这个目的。

冯君快速盘算一下,这个时间还真的有点挠头,壬屠真尊回了太虚不到十天,肯定是不赶趟儿了,现在再去通道口等两门调派真尊,也不一定保险。

去寻钓叟倒是可以,相信自己撇开壬屠真尊再去前线,钓叟估计不会再玩什么吊胃口的花样,但是……前线也需要真尊压阵。

所以现在最可靠的,就是去炽焰板块召唤銮雄真尊,至于说帮壬屠真尊遮蔽……却是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由此也可见,手上有个把机动的真尊配合,在异世界的征战中,真的很方便。

这些想法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到了炽焰,而且是在最外围的区域。

冯君嘴里轻声发话,“銮雄真尊,虫族世界有急事求援,请赶快现身。”

他现身得是如此突兀,正好百余米外有两个外来的金丹真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连法宝都掣了出来,如果此处不是金乌重地,没准就已经出手了。

但是听到他的话后,一名金丹高阶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友,咱们开玩笑也得有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蓦地出现在了冯君面前,虽然是收着威压的,但是只从气场就能感觉到,绝对是高阶修者。

冯君的反应倒是还好,不远处两名金丹只觉得两腿发软,忍不住往地上跪的感觉。

更远处有金乌门的弟子也发现了异常,一眼看过来,马上恭敬地施礼,“见过銮雄真尊(大尊)(老祖)(叔祖)……”

冯君不能判断,銮雄真尊是不是囫囵过来了,“可以走了吗?”

銮雄一伸手,搭上了他的肩头,“你小子用我还真的方便……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