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第一章

春去秋来,十年光阴在历史的长河中犹如一粒沙尘。

龙洲大陆,四国交汇的金宫城里,已过三十龄的慕清秋,亲手做

文学

了馅料,招呼一家人包饺子,今天是年夜。

丈夫、儿女、弟弟、弟媳……

连公爹天赐国王轩辕龙胜、弟弟南阳国王宫珝、以及北蛮国太上王君无涯都来了。

家人团聚,总有说不完的热闹。

如今的金宫城,耸立着几簇宽大的三层建筑物,每一片都有庭院大门,每个大门外都写着名号。

皇家学院-小学部;皇家学院-中学部;皇家学院-大学部;皇家学院-女子部;皇家学院-技术部……

经过七八年的沉淀,金宫城里的数座学院,已经有了一套完善的教学课程与制度。

如今整个龙洲大陆的权贵人家,甚至包括领近龙洲大陆的其他大陆与小岛,都乐意将后辈送来龙洲大陆的皇家学府就学。

就连龙洲大陆四国国王的儿子,都会在启蒙的年纪,被送到这里。

十年前,元玄苏醒后,和慕清秋一起来了金宫城,龙洲大陆从来没有像那时候那般团结,四国一致对待,抵御外敌。

慕清玥如愿的成了海上将军,战功赫赫。

由于龙洲大陆势如破竹的势,和坚不可摧的力,外敌始终讨不到好处,动荡维持了两年半,就渐渐平息下来。

曾经的海外侵略者成了邦交,他们送来珍贵的礼物,对龙洲大陆的团结非常惊奇、艳羡、佩服。

他们将子孙送来龙洲大陆的皇家学府,就是想让子孙们感受龙洲大陆的凝聚与团结。

动荡平息后,慕清秋和元玄回到了竹山村,他们在那里像平常百姓一样生活。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正如当年慕清秋梦醒时的推测,咖啡田消失了,好像它从来没有出现过。

甚至,连郝平生、慕清槐等人都不曾记得,这世上曾经有那么一片,四季如春的世外桃源。

好在早些年,为了供应市场需求,慕清秋将咖啡树移栽了一些进温室,如今更是在南阳国开田种了咖啡树,这才保留下了咖啡在龙洲大陆继续风靡。

轩辕龙胜想传位给元玄,元玄竟来了个:除了慕清秋,我谁也不认识!

惹的慕清秋满心的幸福、满心的酸楚,三年的沉睡让元玄忘掉了很多东西,唯独将她的一切,事无巨细的记在灵魂里。

四国统一,动荡平息,整个龙洲大陆一派安泰。

君无涯没事儿找事,将北蛮国国王的位子传给了北蛮国十三皇子,【】,自己跑到金宫城开办学府,三年后,教出了一批淘气、捣蛋来。

君无涯焦头烂额,为保颜面,他千里迢迢跑到竹山村,向慕清秋求助。

那时候慕清秋和元玄的第二个孩子刚满三个月,看着君无涯顶着老巴巴的脸、却一副含泪欲泣的委屈样,慕清秋没脾气的点头。

这几年,慕清秋和元玄带着孩子,几乎在金宫城安了家。

因为女帝慕清秋的入驻,很多当世学者、大儒纷纷慕名而来。

他们听了君无涯初稿、慕清秋完善后的教学理念,都非常吃惊。

更多曾经受读书斋影响的人,终于站在了人前,给恩人女帝助威添势。

新制度、新科目、新类别,又有很多优秀的学者加盟,金宫城里的各大学府,渐渐步入正轨。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第二章

“是你?”

震惊的不止是司念念,还有司牧恩。

因为眼前的人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

“容天华?”

司牧恩的眉头拧在一处,身子朝着司念念那边移动,始终保持着防备的姿势。

“我三叔说的那个背后之人是你?”

司念念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容天华。

这几年他一直负责云国那边的业务,很少回国。

“容朔曾给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一个人会突然变了?我当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只以为他又失恋了,从那以后,他就再没了消息,现在想想,他说的,是你,对吗?”

司念念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人,此时在他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冷酷与邪恶。

曾经那个她以为的不拘小节的容大叔已经不复存在了。

容天华也没想过会突然被认出来,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隐瞒。

点点头,“容朔胆子太小,胸无大志,这种人,不配做我的儿子。”

“你把他怎么了?”司念念连忙问道。

她已经很久没有容朔的消息了,本来打算在解决这件事后亲自去云国看看的。

容天华笑了,“那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污染这个世界的空气罢了。”

“你杀了他?”

司念念不敢相信,“他是你儿子!”

“那又如何?”

在容天华的眼里,看不到一丝一毫属于人类的感情。

在提起容朔的时

文学

候,他的眸光甚至没有任何波动。

司念念和司牧恩心中的警惕又提高了许多。

“我三叔和期叔叔在哪儿?”司念念再次问道。

容天华没有回答,反而转身打开了窗户。

晨光熹微,洒了进来,带来的却不是清新的空气,反而是令人作呕的腐蚀之气。

“大小姐,不如我们先来看一场大片如何?”

容天华笑着说道。

司念念和司牧恩上前两步,待看清外面的景象时,瞳孔猛缩。

空旷的街道上,挤满了丧尸。

奢华的南郊著名商业街此时已经被破坏成废墟。

而刚刚司念念和司牧恩来的时候,一切还是好好的。

这前后也不过是半小时左右的时间。

“丧尸军团!”

司牧恩没有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亲眼目睹末世时才有的场面。

“容天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要再次掀起末世狂潮?”

这人疯了吗?

远处,哀嚎一片。

早早出门准备开始一天美好生活的人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传说中的丧尸,而且还就这么莫名其妙丧了命。

很快,鲜血染红了大地,血腥之气弥漫空中,与丧尸身上的腐蚀之气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末世独有的气味。

“哈哈哈……”

容天华看到这个画面,得意大笑。

“恩少,这你可错怪我了,我哪儿有这个本事,能够打通两界通道,放丧尸入人界啊?”

“做这一切的人,是司三爷,你们的好三叔啊。”

“这不可能!”

司牧恩厉声反驳。

“我三叔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司念念也同样不相信,但是她想的却比司牧恩多了一层。

“期叔叔在你手里?”

如果放丧尸入人界的真的是三叔,那么就只有这一个原因。

笑话大全 爆笑简短 第三章

顾弈:“我妈死后,我就改跟我妈姓了,跟我外公住在一块,我外公因为我妈的死,特别恨他,开始不管什么事都针对他,也逼着我报复他,整死他,我下不了手,但外公不停的逼迫又让我喘不过气来,后来,我就从外公那搬了出来,也不跟我外公住一块了。”

然后,就都是他一个人住了。

直到遇到她。

跟她交往,两人同居,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谁知道,又发生了别的事,一场大火,让两人就这么分开了三年,好在,现在他和她又是在一块的。

叶安安想叹气了。外公之前就说过的,说他大概知道她老公为什么当时不跟他说他们结婚的事,说要是当时说,他肯定会反对,不会让他们在一起,因为那会,他心里只有仇恨。

很明显,顾弈也想到这个事了。

所以,接下来,顾弈就开口说这个事了:“外公太恨顾伯烨了,我当时就算想告诉他关于我们的事,也不能告诉他,他只想我报仇,想我也联姻,让实力变的更加强大,然后,就可以整死顾伯烨了,他要是知道我们的事,只会搞破坏,绝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我考虑到这一点,索性两边都不说,不跟外公说,也不跟你说,让你以为我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根本没有别的亲人。因为那会,我也不知道我外公会这样子持续多久,我要是告诉你了,也是徒添你的烦恼。我不想你烦恼。”

叶安安点头,理解。

她老公就是这样,想什么他都自己扛着,不让她扛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