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一章

“是你?”

震惊的不止是司念念,还有司牧恩。

因为眼前的人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

“容天华?”

司牧恩的眉头拧在一处,身子朝着司念念那边移动,始终保持着防备的姿势。

“我三叔说的那个背后之人是你?”

司念念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容天华。

这几年他一直负责云国那边的业务,很少回国。

“容朔曾给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一个人会突然变了?我当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只以为他又失恋了,从那以后,他就再没了消息,现在想想,他说的,是你,对吗?”

司念念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人,此时在他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冷酷与邪恶。

曾经那个她以为的不拘小节的容大叔已经不复存在了。

容天华也没想过会突然被认出来,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隐瞒。

点点头,“容朔胆子太小,胸无大志,这种人,不配做我的儿子。”

“你把他怎么了?”司念念连忙问道。

她已经很久没有容朔的消息了,本来打算在解决这件事后亲自去云国看看的。

容天华笑了,“那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污染这个世界的空气罢了。”

“你杀了他?”

司念念不敢相信,“他是你儿子!”

“那又如何?”

在容天华的眼里,看不到一丝一毫属于人类的感情。

在提起容朔的时候,他的眸光甚至没有任何波动。

司念念和司牧恩心中的警惕又提高了许多。

“我三叔和期叔叔在哪儿?”司念念再次问道。

容天华没有回答,反而转身打开了窗户。

晨光熹微,洒了进来,带来的却不是清新的空气,反而是令人作呕的腐蚀之气。

“大小姐,不如我们先来看一场大片如何?”

容天华笑着说道。

司念念和司牧恩上前两步,待看清外面的景象时,瞳孔猛缩。

空旷的街道上,挤满了丧尸。

奢华的南郊著名商业街此时已经被破坏成废墟。

而刚刚司念念和司牧恩来的时候,一切还是好好的。

这前后也不过是半小时左右的时间。

“丧尸军团!”

司牧恩没有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亲眼目睹末世时才有的场面。

“容天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要再次掀起末世狂潮?”

这人疯了吗?

远处,哀嚎一片。

早早出门准备开始一天美好生活的人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传说中的丧尸,而且还就这么莫名其妙丧了命。

很快,鲜血染红了大地,血腥之气弥漫空中,与丧尸身上的腐蚀之气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末世独有的气味。

“哈哈哈……”

容天华看到这个画面,得意大笑。

“恩少,这你可错怪我了,我哪儿有这个本事,能够打通两界通道,放丧尸入人界啊?”

“做这一切的人,是司三爷,你们的好三叔啊。”

“这不可能!”

司牧恩厉声反驳。

“我三叔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司念念也同样不相信,但是她想的却比司牧恩多了一层。

“期叔叔在你手里?”

如果放丧尸入人界的真的是三叔,那么就只有这一个原因。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二章

顾弈:“我妈死后,我就改跟我妈姓了,跟我外公住在一块,我外公因为我妈的死,特别恨他,开始不管什么事都针对他,也逼着我报复他,整死他,我下不了手,但外公不停的逼迫又让我喘不过气来,后来,我就从外公那搬了出来,也不跟我外公住一块了。”

然后,就都是他一个人住了。

直到遇到她。

跟她交往,两人同居,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

谁知道,又发生了别的事,一场大火,让两人就这么分开了三年,好在,现在他和她又是在一块的。

叶安安想叹气了。外公之前就说过的,说他大概知道她老公为什么当时不跟他说他们结婚的事,说要是当时说,他肯定会反对,不会让他们在一起,因为那会,他心里只有仇恨。

很明显,顾弈也想到这个事了。

所以,接下来,顾弈就开口说这个事了:“外公太恨顾伯烨了,我当时就算想告诉他关于我们的事,也不能告诉他,他只想我报仇,想我也联姻,让实力变的更加强大,然后,就可以整死顾伯烨了,他要是知道我们的事,只会搞破坏,绝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我考虑到这一点,索性两边都不说,不跟外公说,也不跟你说,让你以为我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根本没有别的亲人。因为那会,我也不知道我外公会这样子持续多久,我要是告诉你了,也是徒添你的烦恼。我不想你烦恼。”

叶安安点头,理解。

她老公就是这样,想什么他都自己扛着,不让她扛一分。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三章

京城的锣鼓南巷里有一个刚刚搬来的大户人家。

文学

说,那户人家的房子竟然是他们家女儿花大钱买来的。

要知道京城里锣鼓南巷的房子可是不便宜,里面住的不是京城有钱的商户,就是一些低调的官员家属,或者其它。

至于搬来的这户人家,以前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小百姓。

甚至以前的时候,只能管着自己家吃饱不饿肚子而已。

所以周围的人就好奇了,这家大户人家的女儿到底是怎么做到暴富,并且买了这么一大栋房子的。

难道,是嫁给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得到了一笔不少的赏钱?

很快,大家伙儿便知道了,原来这户人家家里的女儿竟然是个女医者。

曾经在跟游牧和鞑靼的战斗中上过战场,救人无数,受到过陛下和楚神的奖赏和夸赞。

如今更是了不起,通过了宫里太医院的考验,竟然成为了难得一见的女医官。

要知道,大齐国以前从来没有过女人当官的先例,当医官的女人更是不存在。

自从新皇上台之后,各种帮扶政策出台,甚至包括女人也能应征一些官位等等。

听说,这些都是楚大将军和楚夫人请旨来的。

因为女人能进宫为官的事情,宫里的老臣们一个个跪着求新皇不要打破了老祖宗祖上留下来的百年传统。

但是有楚将军,楚夫人,司徒左相,周世子,秦公爷等等新人的支持,新皇成功的用自己的魄力劝退了那些顽固的老臣。

如今的天下,一个个女子学院开了起来。

一个个偏远地方的县城村落开始有了一定的教育补助。

有了教育补助和扶持,一个个学堂建了起来。

听说,新皇说了,要让所有的孩子都有能认字的机会。

甚至他还吩咐礼部,户部和工部的人想尽一切办法派人深入各地区打探民生情况,发掘优秀人才,修建地区路段等等。

什么要致富,先修路。

什么要让天下的人都不做文盲。

什么要让所有的人都能有靠双手吃饭的机会等等。

在新皇的大刀阔斧下,大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走上繁华昌盛的地步。

尤其是新皇登基后第六年,历史上被称为齐国的太平盛世。

整个齐国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

周边的小国看着齐国一跃称为泱泱大国,忍不住翻山越岭前来拜见,想要见识学习齐国的经验。

来到了齐国之后,无一不被齐国的经济贸易和农业等深深折服。

包括齐国的民风,百姓们的生活态度和方式等等等等……

此刻,十分气派的将军府大门紧闭。

府里,一男一女两个小豆丁歪着脑袋在低声商量事情。

“酸菜包,你确定爹娘会出去游玩半个月吧?他们已经走了吧?”

“嗯哼,那是当然。根据我的观察,爹娘每年这个时间段必然出去,然后还留着宝子哥和大黑叔看管我们!”

“那我们这一次往哪个方向跑啊?可别没跑出去几步,又被拎回去了!”小女孩嘟着嘴,一脸担忧。

“没事,这次听我的,肯定能逃出去的!”小男孩自信的拍着小胸膛保证。

“真的?你每次都这么说!”小女孩明显不太相信。

“糕糕!你什么意思?若是不相信我,我就自己走了,不带你了。”酸菜包一脸生气。

“不要,相信相信。不过,我们要不要喊上宝子哥哥一起?他好厉害的,肯定能保护我们!”

“才不要。他一出现,那些女孩子疯了一样围着他看,那样我们也会暴露,到时候肯定又会被抓回来。”酸菜包摇头。

他们家的宝子哥哥人很好,长的也特别帅气,还没有及笄,就有一大帮人上赶着他们家想给宝子哥介绍媳妇了。

一旦出门,那些京

文学

城里的女子们也都恨不得围过来,各种丢手绢啊,丢水果啊,简直烦死人了。

“那,那好吧,我们什么时候走?”

“就现在,趁着没人,我们从后门那个洞摸出去。”

“嗯嗯,走吧。”

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嘿嘿一笑,随后偷偷摸摸的顺着后门被掩藏的那个洞爬了出去。

院子里的树上,一个俊美非凡,气质清冷出尘的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双手抱剑从树上跳了下来。

爹娘果真很有先见之明啊。

知道他们离开后,这两个小家伙肯定要搞事情,所以特意吩咐了他盯着。

这不,又被他抓到了吧?

不过,索性最近也闲的没事,不如改变一下样子跟着他们出去溜溜?

看看她们都想做些什么?

有了这个打算之后,楚小宝快速进屋收拾了一阵,等出来后,整个人变成了一个看起来默默无闻的路人甲。

当然,前提是忽略他那一身的气势和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

大街上,两个分外可爱的孩子带着黑色的羊毛毡帽,衣服看起来脏兮兮的,眼睛却分明的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