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一章

@@

首先对所有跟随这个故事到现在的读者朋友们说一声抱歉。

剑灵的故事,暂告一段落了。

老实说,这个结尾并不是我想要的结尾,按照原先的预计,主角应该与同伴一道,在历经万水千山的故事以后,推开新世界的大门,开启新的冒险之路。无数碎片世界,九仙尊中的幸存者,都将是新故事的主线。

然而很遗憾,笔力所限,已经很难在有限的字数中将这一切串联起来了。

这几个月来,剑灵的更新速度惨不忍睹,一方面的确是我个人的懈怠,另一方面也是这本书的创作到了末期,已经无法维持初衷。

本打算写一个轻松幽默的日常仙侠,然而很遗憾的是,这种风格的写作非同一般的吃力,而且到几十万字以后,就连我这个创作者都缺少投身其中的热情了。

这不是一个适合代入的主角,无论对于读者还是对于作者来说,都是如此。每当将自己代入故事之中,感受到的都不是故事角色自然带来的驱动力,而是在干枯的油井中继续钻油的折磨。

在此期间,我绞尽脑汁想的,并不是如何让他的冒险故事继续下去,而是如何能尽快结束这个故事,开启新的篇章。

很遗憾,最终并没有得到一个让我满意的结果。

唯一的收获,就是在此期间总结经验教训,为自己的新书梳理了思路,接下来我会尽快投入新书创作,应该在不久的未来就能和大家见面。

剑灵的遗憾,就

文学

在那时再弥补吧。@@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二章

“不过我说的这些都是传闻,毕竟天庭这个组织是个新组织,成立不过三千年而已,传闻中的杀劫战场在何处没人知道,而且这么多年,人皇传承不断,并没有进入过杀劫战场,所以我倒觉得天庭是借着上古大神的威名,故意四处散播这些传闻,以巩固自己的地位。”

听了张云所说,唐南心中另有所想。

若是那杀劫战场在地球,是在他来的地方,一切其实可以说的通,时间上也对的上。

如此一想,他顿觉心惊,隐隐感觉背后有一只手正在操控着一切,他从地球穿越而来,也像是冥冥中被人安排的。

“对于天庭,你所知不多,不过你曾说过,你见过昊天,是他要你骗取南宫贝的信任,我想知道他有什么样的计划?”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想来是为了对付沧澜宗的。”张云想了想,继续说道“我在矿场时发现不少神秘修士,这些人不是沧澜宗的,我怀疑他们全部来自于天庭。”

“他们去矿脉做什么?”

“这矿脉连接这沧澜宗的灵脉,想要攻上沧澜宗,必须毁了沧澜宗的护山大阵,而这大阵是由灵脉激发,他们肯能是为了摧毁灵脉。”

唐南沉思片刻,心中渐渐勾勒出天庭的初步计划。

“除了这些,你还知道什么?”

“我知道的不多,只有这些了。”张云深深吸了口气,有些担忧说道“我劝你不要和天庭作对。”

“为什么?”

“他们组织庞大的你无法想象,若随意得罪这样的组织,你便是有几条性命,也不够他们追杀的。”

小凤听了这话,点点头,正想着继续劝说唐南,可唐南完全没有听进去,一摆手说道“这事你不需要管了,还有一个问题,你那还有多少曼陀罗?”

张云见唐南不听劝,只冷冷笑了一下,却也没继续劝说下去。

“当初哥哥只炼制了一炉,我这只剩下三颗,你要那玩意做什么?我可提醒你,那丹药可是会上瘾的。”

“三颗……”

唐南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张云手中曼陀罗只剩下这么少了,也不知道只有三颗,南宫贝可以撑到及时?

“你先将那三颗曼陀罗拿给我。”唐南说道。

“我怎么给你?你现在在哪里?”张云问道。

被他这么一问,唐南微微蹙眉,他只想着找先找张云拿到曼陀罗,可是却没想着张云怎么穿过沧澜镇将丹药送到自己手中。

心里一下子犯难,他肯定不能贸然让张云从沧澜镇上来,可是若不走沧澜镇,还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就在这时,小凤缓缓对着张云开口。

“你不需要管我们在哪里,接下来我会将缚妖索延伸到矿场,你只需要将丹药放在缚妖索上便可。”

“缚妖索?便你是捆绑我身体的那件法宝吧,可以,我这便准备一下。”

张云说完,他的身体便开始模糊,最后化作一团青烟,消失在唐南的神识之海内。

当他消失后,小凤对唐南点点头,然后手臂微微抬起,哗啦啦,一条条锁链冲云而出,唐南还未反应,便感觉额间一阵疼痛。

在外,唐南额间发出透亮的光芒,锁链从额间冲出,朝着远方不听延伸。

大约半个时辰后,锁链又开始回收,随着锁链破开云稍回来,锁链末端绑着一个包裹布袋,唐南伸手将布袋抓在手里,哗啦啦的,锁链又全部没入唐南额间。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三章

柳牵浪身外缠绕着五十五颗龙珠飞身射出了殿内,迅速朝佳人峰的桃红柳绿四院飞去,四位精灵神飞随左右。

四院离佳人堡堡主所住的大殿并不遥远,不消一刻钟的功夫就到了,四院成四合之势存在,皆是百余层的楼式建筑,翠砖玉瓦的,十分华丽。

四合楼宇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园林,其内正有众多绮丽俊美的男女在园中散步赏景,全然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过四座楼宇外围守卫十分森严,至少有五六千的灰色巨人在巡逻把守,脸色各个肃然,十分警觉。

突然看到柳牵浪从高空俯冲下来,而且身外数十个绮丽的珠球在闪烁,白发狂飞的模样,不由震撼非常,立刻发出一阵怪叫,然后纷纷踏着魔核,晃着长矛,迎面朝柳牵浪飞来。

然而柳牵浪身外的龙珠骤然向对方射去道道清灵的光波,这些灰色巨人那是对手,不消一会的功夫都强大龙灵之气化成了空气,柳牵浪一路飞驰而来,丝毫没因为他们的阻拦而停留,直接就落入了巨大的园林之内。

“喎!我们是来救你们的!”精灵皇一号看着园林中仨一伙俩一串的美人国成年准美人喊道

“嗤!嗤!”

“哎呀!这是哪儿来的丑鬼,竟然闯到我们佳人院来了,真恶心!”

“你们看,那红的和蓝的是什么东西呀,不人不鬼的!难看死了!”

……

四位精灵神一听可就来气了,本来好心好意救他们来了,可他们竟然如此不知道好歹,竟然还这般恶言恶语的,简直让人没法活了!

“冲啊!扇他们去!”

四位精灵神彼此一使眼色,都没动作,下一刻便出现在了那些人的身前。

“啪啪!”

这嘴巴子扇的,虽然四个精灵神的小手不大,但是嘴巴子扇得一声一声比一声清脆。同时嘴里还骂爹训娘的。

“啪!”

“我让你清醒清醒,眼看着出去就被天雷劈残废了,还在这臭美呢!”

“啪!真是美人无脑,还在照镜子呢,怎么照你也是男的!”

“啪!看你小妮子长得挺水灵的,怎么就这么蠢呢!”

……

四位精灵神四个飘忽的身影在巨大的园林中到处飘飞着,八只小手左右翻飞,见人就扇,扇一下骂一句,扇两下骂一筐!不过片刻功夫就扇哭了一大片。

四外的百层桃楼,红楼,柳楼和绿楼之内万余名成年准美人听到了动静,纷纷打开楼宇的窗户,拿着梳子的,举着镜子的,嘴里叼着玉钗的,纷纷眼闪惊奇之色,俯身下望。

看到蝴蝶似飞舞的四个纸片人,在园林内乱飞,正在追打兄弟姐妹们,顿时美人蹙眉,心中生恨。这还了得,纷纷自窗中飞扑而下,飞出手中的梳子,镜子之类的东西,照着四位精灵神就是一阵猛砸。

“哎呦!我的脸啊!啊!出血了,这可怎么办啊?完了,完了,这次选美,一定没机会到灵源之外去了!嗯哼!呜呜——”

“我的秀发,天啊!全乱了!”

让这些见义勇为的美人没想到的是,四位精灵神的身体也根本不怕打呀,那些投掷之物,穿过精灵神虚无的身体,纷纷都砸在了同胞的头上,脸上了。

所以哭的不是精灵神,而是自己的兄弟姐妹。

“这?”

四面飞扑而下的万余个准美人一阵尴尬,旋即就被四位精灵神挨个狂扇了一遍,那动作和速度,冷眼一看,简直整个空间到处都是精灵神的身影。其实就四位精灵神而已。

不过,柳牵浪看着眼前的一幕,一点儿都不着急,看着楼宇中的准美人都出来了,缓缓从怀里又掏出一瓶清魂泉水,然后挥袖向园林上空泼洒而去,片刻后,整个园林就笼罩在了飘渺的清魂泉水的雾气中了。

看着迷雾,柳牵浪眼中闪烁出满意之色,然后骤然操控着九天仙缘剑穿出迷雾,朝其他四座美人峰电射而去……

数个时辰后,柳牵浪出现在了巨大清魂泉的泉边,其身边还有一个十分俊美的银衣青年,他掌心托着一颗清灵的龙珠,显得十分神峻而潇洒。

二人的视线都落在脚下水

文学

波翻涌的清魂泉之中,脸色沉静,目光深邃。看着无比幽深的清魂泉,似乎都在思索着什么。

很久后,柳牵浪问道:“魔珠,其实你很早以前就发现了五位国师的阴谋,对吗?”

“是的,因为我有龙珠护体,那朵除忆花的魔性根本对我无用,而被五位国师,不!是那五个可恶的大老鼠魔化的所谓遮目泉水对我也不起作用,那些漆黑蕴含魔灵的魔果核同样奈何不了我!这次魔婚,他们就是想利用纳泽除掉我!”魔珠回答道。

“那五个大老鼠是何来历?他们为什么要霸占美人国?”柳牵浪微微点头,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