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二章

在场的人包括王凯在那,听到李平这样的描述,无不倒吸了一口冷气,世界上还有这么奇怪的事情。

可是你要说李平在胡说八道吗?这也不能因为它虽然爱开玩笑,但他在王凯面前绝对不会说谎。

他能把这个杀手的所有来历,全都跟你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另外他还知道这个杀手的所有隐秘的信息,就连这个杀手醒来之后会得失魂症,都言之凿凿这能像扯谎吗?

他建议王凯把这个杀手留在身边,如果这个杀手醒来的情况下,如同李平说的那样。得了失魂症成了一张白纸,好好培养个三年5年,他就这样成为王氏家族的一把利剑,成为王氏家族敌人的噩梦。

要是这么想的话,王凯和王氏家族还真占了天大的便宜,不用费力只要编造一段记忆,只要教授这个小家伙的武功,文化知识之后。最多5年他就可堪大用了,这要比培养一个所谓的家丁,所谓的掌柜的要有用的多呀。

这就等于薛蟠这个王家的竞争对手,祖上费尽八力耗费无数金钱培养了一个金牌杀手,失去记忆了之后被王凯给带到了身边,然后把有关王氏家族的一切信息灌输给他。

本来是对付王凯的一把利剑,现在变成了保护王凯的一把战刀,人家种树施肥浇水,几十年累了个半死。

现在这颗桃树长成了苍天大树开花结果,大桃子结的像西瓜那么大又甜又美,种树的主人都望眼欲穿了,没想到被王凯先一步摘了桃子。

占便宜得好处要是都像王凯这样,那世界上将没有任何难事,能够难得住他,这便宜占大发了。

把整件事情的经过全都描述完成之后,李平这老小子偷偷的撒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包括王凯在内在场的王氏家族高层,全都低头不语了。

大家都在心里面盘算患得患失,如果一切都如同李平说的那样,那么王家就占了大便宜,如果这个过程当中出现什么意外这个损失也不小啊。

可是和收益一比较而言,所谓的风险有待评估,现在评估风险和收益不成比例,收益略占上方,这件事就大有可为。

在场的人都是王氏家族的高层,高傲的心性那是有的,既然已经都抓到了这个杀手一回,还怕抓他第2回吗?

如果是事态有所偏差,他们这些人精都会先一步察觉,然后可以先一步把不稳定因素扼杀在摇篮当中,不能让他伤害到任何人任何事,这点本事大家还是有的。

考虑了将近5分钟之后,王凯这才咳嗽了一下,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看着大家哭笑不得的说道。

“大家怎么看吧,这件事应该怎么操作好呢?”

可是这些王氏家族的高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回没人主动出来了,就连闷葫芦卢静都往后躲,因为这件事太大只有王凯自己才能做决定。

一看到大家这种情况,再加上李平誓言坦坦的向自己保证,绝对不会出问题,王凯就想试一试,最终还是王凯拍板决定。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决定这样的风险可以冒一冒,李平啊这小子就交给你了,他空白的记忆将由你书写。”

“然后由老赵教授他的文化知识,然后由闷葫芦卢静教授他武艺,三年之内我要让他成才。”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点头认可,而这时候李平开车起高调了,笑嘻嘻地凑在王凯的身边。

“老爷编织记忆我是能手,但是你想把它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把它变成一位还是再把它变成冷酷无情的杀手。”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三章

(本来想完本的,可是还是到这里吧,一是工作的原因,二是家庭的原因,三是成绩的原因,反正实在是写不下去了,在此对那些不断支持我,帮助我的朋友们,说声抱歉了。下一步或许会有新的作品出现,或许到此为止,暂时还无法确定,以后再说吧。下面是后续的故事情节,送上来算是对此作品的完结,只能如此了。)

高峰到朝廷报到,赵佶听说他来了,心中高兴,便在第二日大朝时接见了他。

不少官员虽久慕高峰的大名,却从未见过,此时看他年轻,且身居高位,都有心刁难他。高峰在朝堂上小心应对,舌战群儒,终使众臣无功而返。

赵佶带众人游览万岁山,那奇异的景致很快

文学

吸引了大家。有人倡议吟诗诵词,立马得到响应。

大家不遗余力的卖弄文彩,一时间各类华丽的词藻涌出,迎合拍颂的更胜,赵佶听得心花弄放。

别人都咏诵完毕,唯独高峰没有咏诵,直到有人提醒,赵佶才想起来。有了赵佶点名,高峰不得不上前。

当高峰指着一处渠塘咏出“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时,众人不由得对那种并无多少华丽词藻,却有着深远而优美意境的诗句惊呆了,特别是赵佶,更是喜爱,加上高峰之前的点点滴滴,他恨不得立马给高峰加官进爵。

可在这种时刻,他还是保持了理智,只赏了高峰一处宅子,同时让人把高峰的诗句进行了收录。

在正式庆典前,高峰在京城结识了一些官员,这些人即将成为历史舞台的重要人物,不容错过。其中就包括蔡京,蔡京马上要最后一次复出了,关键时刻必能起到作用。

庆典正式开始了,规模搞得很宏大,也很热闹。除了本国官员,还有不少外国来使和贵宾,其中就有金国的一位要员。

庆典结束后,金国人开始犯难,提出要与各国进行一些比试,有文比和武比。迫于压力,各国无奈同意比试。

比试中,高峰无奈出手,通过史上绝对、半球实验、魔方、数独等内容一一措败了过手,从而赢得了比试。

赵佶接见高峰,首先谈了与金国结盟的事情,表示了自己的无奈。高峰却高调支持他,说无论与金国结不结盟,金灭辽已成大势,还不如趁机讨点便宜,同时委婉提醒赵佶要预防金兵。赵佶不以为意。

第二个话题谈起了风小默,原来风小默和风小懒都是赵佶的私生子,而他们的母亲也因赵佶而死,赵佶为之悔恨。高峰劝说赵佶向风家姐弟认错并恢复他们的身份,赵佶却以时机不当为由拒绝,于是相谈不欢而散。

回去后,高峰把谈话内容说给风小默听,风小默意外的很冷静,只说了一句,他不会有好报的。

高峰开始在东京全力发展,在东西南北城分别开了四个大超市,一时间成了东京的热点,其生意也极为红火。

童贯征辽失败,消息传来,举国震惊,更震惊的是金人只派了三千人就让南辽献城投降,南辽灭亡的同时,金人占领了燕云之地,宋朝收复失地的盘算落空。

无奈宋朝只得与金人谈判,使臣派康王赵构前去,最后答应年供百万方取得燕京之地。

高峰预感到危机日近,向济州岛发出指令,命吴玠、宋江各带一军,以伪李朝皇子勤王的名义,乘船从中部和南部分别进攻高丽,此举一为练兵,二为对恃金兵做好准备。

高丽重兵陈守在北方一线,国内空虚,济州军很快攻下都城,占领了高丽,并以新皇的名义令各地归顺,高丽的大权逐步被高峰掌握。

高峰在高丽开始布局,清除异已,稳固政权,并趁金国还未稳定,把高丽国境推到鸭绿江一线,同时以装备了蒸汽机和新式武器的战船为依托作好防御,以防金兵反扑。

高丽新政权稳定,高峰大力实施新政,百姓得到实惠,民心得到保证。

镇守燕京的黄药师叛变,金人再次得到燕京,大宋的局面更加危机。金兵终于撕毁条约,开始南侵。

赵佶天下太平的美梦终于破碎,他开始准备逃亡。在主政的李刚要求下,决定把皇位传给赵恒。

众臣一力反对,而这时,高峰却站出来支持,同时提出,可令风小懒为守城主帅,以抗击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