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一章

“这个洞,到底有多深?”

这时候的龙王也是在急速的下降着,他的脸色也是有些不太好看,没想到他们会遇到这种情况。

但是他们下坠速度来看,这一会儿,足以下降上百米了,可是仍旧是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故此,这令龙王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时候的余生则是大声道:“没法说。”

“难道我们就要被摔死了不成?”八爪鱼忍不住开口道:“有没有法子自救?”

余生闻言,也是脸色有些凝重,道:“绳子,把身上的绳子都绑好,将绳子扔向岩石,看看能不能将我们挂住。”

“绳子……”

众人听到这个名字后,这令在场的人全部都是神色一喜,急忙道:“绳子……”

众人纷纷是将身上的绳子记在自己的身上,紧接着,他们便是将绳子扔了出去,他们想要让绳子,将自己的身体挂住。

众人的速度,也都是极快,他们都是经历了专业性的训练,因此,遇到这种事儿还能够保持绝对的冷静,也算是很厉害了。

若是换成了其他人,估计早就别吓死了。

可是……

他们却是惊骇的发现,他们的绳子根本无法挂住这些石头,即便是挂住了,可是他们强大的冲击力,也根本无法支撑着他们的身体。

“水……”

就在这时候,余生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这令余生神色大喜,急忙开口道:“这周围的岩石已经被水腐蚀的非常严重,我们坐水滑梯,不然的话,我们都会被活生生的给摔死。”

“水滑梯?”

待到他们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是楞了一下。

显然没有搞懂余生的水滑梯是什么意思。

“按照我的做法去做。”

余生大吼一声,他将自己的身体迅速的靠近周围的石壁,余生的身体紧接着便是顺着石壁滑了下去,同时,余生心里也是在不断的祈祷,希望这石壁上没有石笋的出现,如果出现了这些玩意的话,估计能够将他给刺个透心凉。

余生迅速的朝着下方坠去,这时候的龙王以及大白鲨等人见到这种方法,也全部都是有样学样,按照余生的做法,迅速的朝着下方滑去。

加上他们身上,绳子的减速,故此,眨眼间,他们便是来到了这水底,紧接着,他们的整个人就仿佛是来了个跳水一般,一下子便是跳入了这海水里面。

伴随着众人跳入了海水里面,众人全部都是迅速的游着,这一刻的他们急忙朝着上方游去,他们都需要氧气,如果在这里面待得时间过长的话,这将会对他造成巨大的麻烦。

众人迅速的朝着上方游去,然而,余生则是没有了那种想法。

在他遇到水的一瞬间,这令余生神色大喜。

“太好了。”

余生知道,遇到了水,那么他就不用死了,也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他在水里,甚至可以一直游下去,因为他所拥有的技能,完全可以支撑他在水中一直游下去。

想到这里的时候,余生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气,余生迅速的朝着另外一处地方游去,这方向自然也是龙王他们所在的方向,可是……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二章

……

官道边,暗夜里,火把熊熊。

袁继咸带着保定营百总以上的十几个官佐在道边等候。

许定国就站在袁继咸的右手边。

和刚才相比,此时他眼神中的惊慌更多,虽然深夜凉爽,但额头的冷汗,却始终不曾退去。

而在袁继咸的右手边,虎子臣肃然而立,他身后,五十个充当前锋,随他赶到保定的五十个保定骑兵,都立在马前,等待太子,他们中间,骆养性和手下的五六个锦衣卫,被五花大绑,严密看守。

像是知道

文学

反抗无益,骆养性和手下都是垂头丧气,

……

“来了!”

许定国正忧思,耳边忽然听见一声喊,抬头望去,只见官道之上,隐隐闪现火把之光,由远而近,渐渐而来,而随着距离的临近,火把光亮越来越清晰,马蹄之声也渐渐听闻。

是一支马队,人数看不出多少,但马蹄声音非常急促。

哒哒哒哒。

很快,这支马队的前锋距离他们已经不足一百步了。

袁继咸急忙领着众将上前迎接。

马队停了下来。

没有旗帜。

借着火把光亮,许定国看到了一张张疲惫,风尘仆仆,但却刚硬的脸,身材也都高大,一看就知道都是军中的健硕将士,轻甲轻装,但弓箭刀枪却齐全。

一眼看过,许定国就知道,这些骑士都是百战的精锐,远非自己麾下那些新募的保定兵可敌。即便他照骆养性的命令伏击了,也未必就能成功……

……

此时,这一队骑兵向两边分来,闪出中间的那一个带队百总官来。

这百总年纪很轻,骑着一匹黄骠马,面孔白皙,眉如卧蚕,身材比平常人高出一个头,见到道边迎接的众人和袁继咸的旗帜,他翻身下马,急步来到袁继咸面前,抱拳深深见礼:“王辅臣见过制台大人!”

“免礼,殿下呢?”袁继咸急不可耐的问。

“不远了,随后就到。驸马都尉,虎总镇,都在身边跟随。”王辅臣答。

袁继咸点头,继续翘首等待。

许定国的心,忽然咚咚咚地跳了起来……

他年近六十,经历过很多很多的事情,更几番沉浮,好几次都差点要被主官推出辕门斩首了,但靠着机巧,他一次一次的转危为安,但今夜,面对滚滚而来的太子马队,和那听闻很多、但却

文学

从未见面的太子殿下,他心情竟然无比紧张,有一种即将要大祸临头、屠刀即将要落下的不安和忐忑。

但他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太子驾到,即便是他最心腹的家丁,此时也都是屏气凝息,不敢有任何动作。

许定国在心中一叹:听天由命吧。

……

隆隆隆隆,官道之上的马蹄之声更加密集,火把也更明亮,连续有两大队的骑兵赶到。

而就在第二队骑兵赶到之后,先行赶到的虎子臣和王辅臣都是肃然,接着,骑兵大队向两边一分,闪出了护卫在中间的几骑来。

“参见殿下~~”

袁继咸虎子臣王辅臣都已经跪了下去。因为太激动,袁继咸淳厚的声音,这一刻竟然是无比沙哑,甚至是带着一丝的哽咽。

许定国急忙也下跪。

“保督快起~~众将也快起~~”

听见一个年轻、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许定国心中一震,这就是太子。

随即,微微抬头,向声音来源处偷看。

—火把光亮下,看见一个披着大氅,戴银盔,着轻甲的年轻骑士缓马而出,随即翻身下马,将手中的马鞭交给身边的一个宦者,然后迈步来到袁继咸面前,伸手搀扶。

因为就跪在袁继咸的身前左侧,所以许定国清楚的看到了太子的脸。

年轻、英俊,脸色严肃,虽然风尘仆仆,疲惫不已,但一双眼睛却像是天上星星一样的明亮,目光冷静而清澈。腰间悬着宝剑,走路不急不缓,俨然是王者气息。

而在太子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有驸马都尉巩永固,东宫典玺田守信,还有原保定总兵虎大威,河南总兵陈永福,另外的几个年轻小将,许定国却是不认识了。

许定国只偷看了一眼,急忙又低下头,和众人一起喊道:“谢殿下!”

众人都起身,许定国跟着站了起来,然后随着众人,一起后退了几十步,给太子和保督留出了单独谈话的空间。

太子托着袁继咸的手臂,和袁继咸小声说话。

火把光亮下,他不时微笑点头,像是在感谢袁继咸的担心,忽而脸色又严肃,像是为袁继咸所禀报的情况而担忧。

许定国心跳更急。

他知道,袁继咸一定禀报了他试图带兵伏击的事情。

“带骆养性!”

忽然听见那宦者喊。

许定国心脏更是大跳,抬目看过去,只见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被五花大绑的推到了太子和袁继咸的面前,然后木然的跪在了太子面前。

太子和袁继咸都已经坐了下来,两人开始审问骆养性。

因为离的远,所以许定国并不能知道太子都问了什么?骆养性又都回了什么?他只能看到,太子始终冷静,面色沉沉如水,从始至终都没有发怒,倒是保督袁继咸却是连连跳起,脸色镇怒,甚至对骆养性戟指怒骂,显然是被骆养性的供词所震惊到了。

而堂堂地锦衣卫指挥使,这会跪在地上,惊恐的像是一条断脊之犬,不住的叩头,流泪……

许定国惊恐难安,他现在只希望骆养性没有将他的事情全部说不出来,不然,他纵是不死,这个保定总兵官也是保不住了,说不得还得回到刑部大狱,继续做他的囚徒去。

终于,太子结束了对骆养性的审问,并婉拒了袁继咸的入城请求,而随行的将士也已经搭好了简易军帐,今夜就要在这里宿营,明早再赶路,许定国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心中一松,正准备抬手擦汗之时,忽然人影闪动,脚步声响,太子和袁继咸以及一干护卫,竟然是向这边走了过来。

连许定国在内的保定诸将,都急忙抱拳躬身。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三章

魏征继续汇报:“臣以为,贵族全部问罪,以他们的血告慰英灵。高句丽士兵贬为贱民,发派秦岭山中修铁路,平民发配中南半岛为奴五年。”

“臣附议!”王珪表示支持。

薛万彻是将军,不是屠夫,总是要流血的,杀民这种事情薛万彻还是作不出来的。其余的将军也作不出来,其余将军们快速的交流之后,派出代表上前:“臣等也认为可以,但请圣人恩准,臣等愿为刀斧手。”

亲手砍?

这个要求倒让李世民又一次为难了。

魏征上前:“臣以为可以,但不叫刀斧手,身穿祭祀服色,告慰天地,告慰英灵,以血祭祀天地,祭祀英灵,与刀斧手无关。史书上可以写为,祭祀持香。”

这文字游戏玩的溜,魏征确实是一个脸黑心黑之主。

王珪犹豫再三,勉强接受了这个提议,却提出要求:“史书可以这么写,但必须加以注解,那位将军亲自执刀一定要写清楚。”

李世民问:“众将之意呢?”

“谢圣人恩准。”众将军才不在乎这写东西,他们象文官们还怕后世有人骂。

在将军们心目中,白起才是战神,杀出来的战神,白起没有半点错,反而有大功。

国内城外京观。

血染红了地面。

在李世民眼中,这点血似乎还不够,但唐军是仁义之军,已经不再能杀下去了。

祭祀大典,连开七天七夜,大唐以袁天罡为首的道门天师,以慈苦为首的佛门高僧,以虞士南为首的名士。

大祭天地,祭祀英灵。

战事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连绵不绝的各种祭祀,至少也要持续小半年时间。

熊本港。

李承乾要去赴任,就要在熊本港换船,皇子并没有属于自己的专用战舰,这是大唐律所不允许的,战舰全部归为国有,兵部水师司管理,除太上皇的一艘,大唐皇帝的一艘之外,其余的船只都不得专属。

原本还有柳木的一艘,柳木拒绝了,这种特权要了没好处。

熊本港内,东港舶司的别院。

六诏战场上回来的众将正在别院内有说有笑。

有护卫进来汇报:“郎君,承乾皇子求见,请求单独会见。”

没等柳木有反应,萧瑀就说道:“不见!”

柳木问道:“不见,有些不尽人情。”

“柳驸马,你身为护诏使,不可单独见任何一位皇子,若见,至少需要有两位和你同品阶,或是其余的皇子在场,更何况,承乾皇子单独见你,怕只为他受贬之事。”

萧瑀的解释合理。

柳木对护卫说道:“就依萧公的意见。”

门外,李承乾确实是想求柳木,他知道眼下只有柳木才能改变圣令。

听到护卫的回复之后,李承乾无奈的闭上眼睛,思考片刻之后转身离开。

既然不能单独见面,那么再见就没什么意思了。想必李恪也在,他不想见到李恪,特别是李恪在六诏功勋赫赫,听闻要被调任南海淡马锡,为驻军副将。

并且为来年征三佛齐作筹备工作。

李泰,成为中南半岛长史副官,负责中南半岛的五年开发工作。

李承乾有些受不了。

相比起自己两个弟弟给安排的职务,他只是一个小小边境小港的守备,如同被流放。

为什么?

李承乾走了,他没脸见到李恪与李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