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教授h 第一章

更多,尽在言情后花园。请记住本站:

病房里一下陷入了沉默中。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anognkVlc

“大山,我把警察请来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对着躺在病闭着眼睛的段大山,李如柳不敢太大声,“大山。”见他没反应,李如柳又用手推了推他。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v8XixgcILVv

“噢,如柳。”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dahvnEJTzse4ACZ

“警察来了。”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ZpLAtdmaK71bhx8

“你叫段大山对吗?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在路上,李如柳已把段大山的情形和警察说过了。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MDea4LZrVJL

“我要自首。”听闻段大山的这句话,一屋子的人都愣住了,特别是段大妈,她不敢相信自己忠实憨厚的儿子真的犯了法。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JMznH627WlH7CfZKtDw3

“你先谈谈情况吧。”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Vj

“嗯。<>”可段大山说完这个字后就没有了下文,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悠悠地开口。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ord6FlvmeB5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他把自己如何向赖虾通风报信最后导致钢筋被偷,守材料的人被打死的事一一向警察说了一遍。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qgemBOKIFHQR6qXE

“这些情况你当时为什么不上报?”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TU6iFdk

“我害怕,我怕自己会坐牢。”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gW

大家都沉默了,根据我国刑法,他最多判个三年以下,如果有立功表现的话,或许根本就不用坐牢,可他选择了背道而弛,虽然暂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但自己的心却将自己关了整整10年,也让他在外东躲西藏了10年。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Dx2

那时,由于赖虾团伙的一个被抓,供出了那起杀人案,但做为主谋的赖虾闻风而逃,至今未被抓到,而段大山也因此成了惊弓之鸟,他在别人的介绍下进了一个偏远的砖厂做制砖工人,那是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刚开始,他很庆幸运自己找到了这么一个藏身之地。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在那里一待就是8年,在那里面,一天到晚都是无休无止地干活,稍有不从,就会挨打,没有工资,没有自由,吃的都是一些最差最差的饭菜,一个年难得见一回肉。虽然段大山没进过监狱,但他确信,监狱相对于那个砖厂绝对是天堂。他满以为自己会死在里面,却没想到在全国举行的一次名为“打击黑恶势力,保障民工合法权益。”的专项整治活动中,被警察营救了出来,由于是受害人,警察只做了简单的记录,所以他用的假身份证也没让警察认出来。<>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Q1hLhCz0Ee33

出来以后,他仍旧是四处游荡,也不敢回家,做点零工赚点吃饭的钱。直到有一天,他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城市,在无意中碰到了陈秋枫,才结束了这种四处漂泊的日子。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i9DDC0fFLUxEW6n8

“秋枫,你是秋枫吧。”段大山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百感交集,因为她,自己染上了毒品,在那个砖厂里,自己不仅要干活,还要忍受毒瘾发作时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那种痛楚,只要经历过一次,绝对是刻骨铭心的。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a5hCILS2fPPebsbsbsp;“你是谁?”陈秋枫嫌恶地看了他一眼,她是真的没认出来,眼前的这个又黑又瘦的老头会是当年那个身强体壮的段大山。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8Zs2MSd

“我是段大山呀。”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UrBoKb0Es9Ib

“大山,段大山?不会吧,你怎么成了这副德行。”陈秋枫还是在眉宇间找到了他当年的影子,“我和虾哥都以为你回老家了呢,怎么,你没回去?”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nzXCckufG2N23

“没有,你现在还和虾哥在一起吗?”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kHijxmeuvm7kU

“嗯,我们到外面躲了几年,风头一过,我们就又回来了,虾哥还做老本行。<>”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hP9wcGhEwt

“你能带我去见见他吗?”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PFaj8FwwXAl7eC

“行,走吧。”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hNZ1LZ4GXGMmI

在见到赖虾时,段大山心中有怨恨,但也有对他的依赖,他不知道自己除了投奔他,还可以去哪儿,那种流离失所的日子他真的不想再过了,只是他忘了,其实他还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那就是家。

言情后花园(),提供精品言情小说阅读!fqQIVkBljIblwEmG

“哈哈,大山兄弟,好好,没想到这么多年我们还能相逢,这是缘分啦。”赖虾对有着天壤之别的段大山倒没有表现出介意,他知道,段大山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傻冒甚至比自己更害怕当年那事被人知道,这从他现在的情形就看得出来,如果他要告发早他妈几年前就去了,何至会到如此地步,所以,见到这样的段大山,赖虾对他反而更放心了。

高冷教授h 第二章

雷鸣自然知道这一次他得了多大的好处,哪怕之前险些丧命,也险些叫自己成了银獬的口粮,拿着本源和神魂滋养那东西,可是最后他却依旧活了下来。

不仅保住了性命,甚至还反吞噬了银獬的魂灵本源,借着他血肉重塑身体。

哪怕雷鸣此时未曾与人交战,可是浑身上下充斥的气血之力,还有那仿佛用不完的灵气都让他清楚感觉到,他如今这具身体到底有多强悍。

不仅是身体,他的修为更是从刚踏足域主之境,甚至境界都还不算太稳,一跃到了域主巅峰,甚至隐约已经能够感受到了更高一层的壁垒。

雷鸣虽然自觉天赋出众,也不认为域主之境就是终点。

可是他也清楚,到了这般修为之后哪怕再想进阶一级都是极难,需要耗费无数时间,可如今他一下子越过好几级,甚至只差一点就跨越一个大阶,甚至还拥有了比他原本身体要更适合修炼的躯体。

再加上他银獬魂灵本源之中摄取的那些记忆和修炼体悟,还有关于域外之地和属于银獬几十万年积攒下来的经验。

说一句撞了大运简直都不足以形容他这次的收获。

雷鸣有些唏嘘:“之前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居然还能活下来……”

境灵在旁开口:“你能活下来是你命大,也是你运气好,刚好遇到银獬魂灵受损虚弱之时,否则他如果还在全盛之时,早就在得到你的神魂本源之时就将你彻底炼化了,哪还有你后来活命的机会。”

银獬最初欺骗雷鸣,从他口中得到承诺让他心甘情愿“奉献”出本源的时候,打的就是直接侵占雷鸣躯壳强行夺舍的主意。

高冷教授h 第三章

“不许胡说。”秦南风捏她脸,正色道:“就算我三哥哥真走了,我也不会同她如何的。”

“我又不曾说你会如何。”云娇手放在他腰上,又往他怀里靠了靠:“我是说,你嫂嫂打的不会就是这个主意吧?”

秦南风轻笑了一声,一手挑起她下巴:“把小九,你再胡说,我可不客气了,这回你再求饶,我也不依你。”

他说着,便要有所动作。

“别,别。”云娇双手抵着他胸膛:“你别动,我哪里是胡说了,这不是同你说个体己话吗?你能不能老实点。”

“你还说是不是?”秦南风抬腿压住她,作势要上去。

“你以为我怕你啊!”云娇不甘示弱,两手放在他腹部,胡乱咯吱他。

秦南风最是怕痒,当即便笑的往后躲开,也伸手去咯吱她,两人笑闹了一阵,这才相拥而眠。

翌日,把家清早便派了马车来接。

满月该是娘家人接姑娘同新姑爷回去吃饭,不过,这才出门的姑娘总不好空着手回娘家,要依着规矩备礼。

云娇昨日便预备好了,秦南风让小厮们将该带的东西都搬上了马车,又扶着云娇上了马车,这才也跟着跳了上去。

很快,马车便驶动起来,一路奔着把家而去。

马车离开之后,秦家大门口的角落里,顾婉淑走了出来。

她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眼前出现的都是方才云娇同秦南风亲热恩爱的模样,尤其是秦南风看着云娇的眼神,那柔情几乎都化为实质了,且面上的笑意就未断过,一瞧便是新婚燕尔。

可为何秦南风对她,却是半分也不假辞色?

她越想越是嫉恨,她比把云娇差什么了?

她是小门小户出身不错,可把云娇从前还是庶女呢,也比她高贵不到哪里去。

要说差什么,也就是隔着个秦春深,不过他已经病重了,只是他自己还不知晓。

想到这里,她忽然心中一动,公爹同婆母还有何姨娘都嘱咐了她,让她瞒着秦春深,别让他知晓真正的病情。

不过他们就算不叮嘱她,她也知道,得了病的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心中害怕又不舍,惶惶不安,恐怕更加活不长。

她当机立断的转身朝着大门里走去。

“三夫人,方才不是说要出去吗?”身后的婢女怯怯的问。

顾婉淑回头冷冷瞥了她一眼。

婢女吓得低下了头:“是奴婢多嘴了。”

顾婉淑不搭理她,继续往里走,她心里头不舒坦,确实是想要出去来着,可现下,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婢女赶忙跟了上去。

顾婉淑回了房,见了秦春深,顿时又是一副贤惠的模样:“三郎。”

“你回来了。”秦春深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这么早你去哪儿了?”

“我去叮嘱厨房,给你做些新鲜的虾粥,我看昨日那虾,你挺喜欢的。”顾婉淑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不必如此烦神,还让他们特意做,我也吃不了几口。”秦春深摆了摆手,却还是有些感动的。

成亲这几年,顾婉淑同他不说多恩爱吧,左右,作为妻子该做的,她都已经做到了,而且无可挑剔。

他身子不好,长年缠绵病榻,她也不曾有过半分嫌弃,每日只是精心伺候他,他其实心里头对她是有些愧疚的。

“我也同他们说了,不必多做,先做一些送来你尝尝,你若是胃口好,不够吃,到时候再叫他们做了送来就是了。”顾婉淑伸手拉着他的手。

“婉淑。”秦春深有些动容,红了眼圈:“我这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我走之后,你和仲儿可如何是好……”

“你胡说什么呢?”顾婉淑忙打断他的话,嗔怪道:“什么走不走的,大夫都说了,你这是经年的老毛病,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再说了,从我进了门,你不就是这样吗,别老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吉利。”

“我……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心里有数。”秦春深有些哽咽:“我从前,身子虽也不好,但也不曾像如今这般沉重过。”

他说着叹了口气:“我恐怕是……病入膏肓了。”

“你再胡言乱语,我不睬你了。”顾婉淑背过身去,似乎很是气恼。

“婉淑。”秦春深用伸手去拉她:“好了,我不说了,我也不为旁的,只是担心你和仲儿。”

“你担心我们,就每天好好吃汤药,好好休息,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顾婉淑这才转过脸去看着他,满目柔情。

她只盯着他的眉眼,他的眉眼同秦南风是极为相似的,除此之外,额角也是一样,旁的地方,便不大像了。

“好。”秦春深低头笑了一声,强压住了心底的苦涩:“我看今朝天不错,让婢女来给我起身,我出去晒晒太阳。”

“太阳才刚出来。”顾婉淑看了看外头:“你在屋子里瞧着好,外头可冷着呢,霜都还不曾化开,再等一等,到晌午的时候在廊下坐一坐。”

“好,我听你的。”秦春深欣然应下。

晌午时分,秦春深叫屋子里的婢女给他起了身。

顾婉淑在廊下忙着让婢女安置暖榻,又拉了两道帘子,这样既能晒太阳,又吹不着风。

婢女都是她的人,里间的动静她一清二楚,耳中听着秦春深那拖沓无力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她抬手招呼了跟前的几个婢女。

“你们几个,都到我跟前来,三少爷要出来了,我这有几句话嘱咐你们,万不可忘了。”她一边说话,一边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果然,脚步声停了,她微微扬了扬唇角,她就知道,秦春深听了这话,一定不会出来的。

几个婢女都围了上来。

顾婉淑故意压低了声音,但她心里清楚,秦春深就在帘子后头,这些话一定能一字不漏的传入他的耳中。

“等一会儿,三少爷出来了,你们在跟前伺候,要少言慢语,千万不能露了马脚,都知道了吗?”她端出女主人的架势来。

“是。”

婢女们一个个都小声应了。

「“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你们心里都清楚吧?”顾婉淑又道:“谁要是给三少爷透露半句有关他病情的话,或是说出个什么‘活不过一两年’的话来,我就撕烂了谁的嘴,都听清楚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