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一章

????申公豹看着十几位混元大能,心中早就有了想法,不过不能够表现出来!

而是故作慌张的说道:“诸位道友这是什么意思,方才贫道就说了,不能占据贫道的保命名额!”

看着申公豹如此慌张的神态,这十多位混元大能都是脸色一变!

他们知晓,前往西方必定是死路一条,那么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寄托在申公豹所说的保命名额上面!

可是,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撬开申公豹的嘴,知晓这保命名额究竟如何做!

“申道友,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等同为玄门,道友岂能见死不救!”

十多位混元大能,都是故作生气的说道!

仿佛他们下一刻就要大打出手一般!

文学

比演技?

申公豹可不惧他们!

只见申公豹直接便是说道:“你们太过分了,贫道乃是道祖嫡系徒孙,此乃道祖传下的玉符,你们若是胆敢无礼,贫道现在禀报道祖!”

看到申公豹取出了一块玉符!

这其实也就是一块寻常的玉符罢了,但是这个时候的十多位混元大能可坚信这就是道祖的玉符!

“申道友且慢?我们也是一时情急,还请见谅!”

这些混元大能连忙说道!

但是,随后又道:“申道友,现在你已经说出了这个隐秘,吾等已经知晓,若是传到了道祖的耳中,恐怕道友也不好做吧!”

说到这里!

十多位混元大能都是笑了起来!

“你们….你们….竟然如此!!”

申公豹指着十多位混元大能,眼中充满了血丝,语气之中皆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贫道好心提醒你们,你们却要害贫道!”

申公豹可谓是肝胆欲绝!

但是十多位混元大能都是一副无奈的笑着!

但是在他们的心中,则是出现了一句话!

死道友不死贫道!

他们才不管申公豹的死活,他们只想着能够活下来,这才是真理!

申公豹知晓他们心中所想!

不过为了让他们乖乖的上钩,只能继续演戏!

天机混乱,混元大罗金仙又如何?

还不是与大罗金仙一样,都无法明天机!

“你们究竟想要如何!”

申公豹怒气冲冲的说道!

“也不想如何,只是请申道友帮一个忙,给我们也整一个保命的名额!”

“是呀,申道友,你若是能够帮我们,这可是大人情啊!”

“今后,申道友有何吩咐尽管说!”

其实,他们不仅仅想着活下来,还想着结交申公豹,因为申公豹是道祖嫡系徒孙!

与道祖有着直接的联系,要不然道祖怎么会赐下玉符呢?

申公豹狐疑的看着这十多位混元大能,有些质疑的说道:“你们的话可信?”

“自然可信,申道友若是能够帮助我们度过此劫,今后我们愿意与申道友结为兄弟!”

这些混元大能不过是想要糊弄申公豹!

不过越是如此,他们就要装的逼真!

果然!

他们看到申公豹的脸色变了,有些缓和了下来!

“诸位道友,贫道可以告诉你们这保命的方法,但是你们今后得听贫道的,不然的话,贫道宁愿被道祖责罚,也不会说出!”

申公豹坚定的说道!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二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

文学

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三章

第454章伉俪界主(大结局)

眼看着章敏冲了过来,对这个在整个真龙星域都享有不小声望的女子,关于她的消息,都快把逍遥签的耳朵磨出来茧子了。

曾经,在章敏公开招亲的时候,逍遥家彪也前去求亲,只可惜那时候,他是将那次活动当作了掩饰,暗中却是针对着龚怀明设下了埋伏。等到日后他认识到章敏的价值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已经不可能再跟章敏有任何实质性的发展了。

以前,逍遥家彪无论如何都不会认为有一天,章敏会追杀他,但是就在今天,这一幕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逍遥家彪像是被踩着脖子的鸭子一样,发出一声难听的尖叫声,“快,快拦住她。”

护卫在逍遥家彪身边的几个散仙,连忙分出了两个,迎向了章敏。章敏双手一分,两道黑影飞出,分别扑向了那两位散仙。

两位散仙冷哼一声,章敏虽说在修真界已经是站在了最顶端的位置,再进一步,就要飞升仙界了,但是在他们眼中,大乘期根本不算什么,他们俩根本就没有把章敏放在眼中。

两位散仙手掐灵诀,各自放出仙剑,斩向了扑向他们的黑影。孰料,那两道黑影却像是活了一般,其中一个极其灵活的绕开仙剑,另外一个连躲都没有躲,迎着仙剑就撞了过去,只听当的一声,仙剑斩在黑影之上,仅仅是迸射出来一点火花,那道黑影仍旧是以疾速冲向其中一位散仙。

两道黑影同时扑了过去,两位散仙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撞飞了出去。这时候,逍遥家彪再次发出了一声尖叫,“见鬼,你怎么也是天命者?”

章敏岂止是天命者,她实际上跟龚怀明一样,也是双天命者,只是为了成全龚怀明,她甘愿把嘲风战靴和负屃龙笔让给了龚怀明。不过出于种种考虑,她一直没有把她的两个亲卫灵兽——夔龙和螯龙亮出来。

在丹田龙宫的第三次大变化之时,夔龙和螯龙的实力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到了全盛状态,用来对付两个低级散仙,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章敏纤手一掐灵诀,夔龙、螯龙舍了那两个被撞飞的散仙,直扑逍遥家彪。后者那里敢跟章敏交手呀,他贵为逍遥世家的家主,只不过是唬人的玩意儿,真到了真刀真枪的时候,他跟章敏就差的远了。

护在逍遥签身边的最后两位散仙眼瞅着没有别的办法,只要临时设了逍遥家彪,迎向了夔龙和螯龙。

以往,章敏都是有秘法压制着自己身为天命者的气息,生活在真龙星域,她比谁都清楚身为天命者,并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相反是步步危机。所以,她都是暗中用力,四处寻找天命龙器和九龙的下落,但她身为天命者这件事,就连她的师傅、龚怀明都瞒着。

章敏这一次还是毫无顾忌的把自身的气息全都亮了出来,她的底牌也暴露无遗,这一战乃是最后一战,打败了逍遥家彪,她跟龚怀明夫妻两个,就能打开龙界大门,如果还藏着掖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龚怀明这时候也发现了章敏的底牌,他没想到总是让他魂牵梦系的女子,竟然跟他一样,也都是双天命者。这也就难怪章敏在很多时候,身上总是像笼罩着一层迷雾一般了。

“敏敏,我来助你。”龚怀明不敢再让九件天命龙器组成合阵了,但是让天命龙器、九龙各自为战,他还是办得到的。

心神微动间,九件天命龙器的器灵,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趐屃、狴犴、负屃、螭吻等,还有九龙中的蛟龙、应龙、鼍龙、蜃龙、螭龙等一起出动。蜃龙喷出一口蜃气,瞬间,就在周围数百丈范围之内,形成了蜃楼幻景。

蜃龙如今也到了全盛状态,它制造出来的蜃楼幻景早已是今非昔比,一下子就把逍遥家彪以及护卫他的四位散仙,多名修真者,全都笼罩住了。

那几名修真者一下子就中了招,那四名散仙却知道自己处在了幻境之中,周围一切都不可信,但是一时半会儿,他们又怎么可能从蜃楼幻景中脱离出来。

龚怀明的十四个龙种,还有章敏的两个龙种,全都冲入到了蜃楼幻景之中,对这里面所有敌对的修真者、展开了围剿。龚怀明和章敏闷头冲入蜃楼幻景之中,直扑向逍遥家彪。

逍遥家彪这些年可没有什么长进,他的蟠龙、虬龙,距离全盛状态,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护卫着他的力量,又都被龙种缠住,面对着杀气腾腾的龚怀明、章敏两口子,逍遥家彪蓦然发现他竟然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逍遥家彪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龚怀明,章敏,求你们饶了我,就算是让我给你们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呀。“

逍遥家彪话音还没落,龚怀明早就一巴掌拍在了逍遥家彪的脑袋上,啪的一声,逍遥家彪的脑袋就像是西瓜一样,崩碎了。逍遥家彪没想到龚怀明竟然一点迟疑都没有,直接就杀了他,早知道,还不如自爆呢。可是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他的元婴张皇失措从丹田中逃了出来,又被龚怀明抓住,丢到丹田龙宫中,禁锢起来。

龚怀明将逍遥家彪记录着《九龙诀》的紫色光点,还有蟠龙、虬龙全都收走,至此,他修炼以来,最大的一个敌人,算是完蛋了,再也难以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还没等龚怀明、章敏两人弹冠相庆,这时候一道传讯符飞了过来,“龚怀明,你要当心,我刚发现缠着我的,不是平天天君的真身,而是他的分身。”

这道传讯符是泰昌老祖发来的,龚怀明刚刚看完里面的内容,一股贯彻天地的磅礴气息已然如山如岳一般,从数十里之外,朝着逍遥世家的府院压了过来,“哈哈,老天助我,九件天命龙器、九龙全都凑齐了,这是老天让我做龙界之主呀。龚怀明,章敏,你们俩乖乖的把天命龙器、九龙全都交给我,本天君或许可以考虑留你们一条活路。”

是平天天君!他的速度非常快,比流星还要快数倍,短短的几句话还没有说完,龚怀明已经看到了他的身影,或许,下一个瞬间,他就要飞过来了。到时候,龚怀明和章敏两个人,谁都跑不了。

龚怀明、章敏相互看了一眼,夫妻二人同时点了点头,龚怀明一挥袍袖,他跟章敏,还有天命龙器、九龙全都进入到了丹田龙宫之中,他们俩不敢有丝毫的停留,直奔丹田龙宫上空的龙界之门。

平天天君和浑天天君为了能够将所有的天命者一网打尽,故布迷局,花费了不小的心思,原以为可以做到一击必杀,毕全功于一役,却没想到刚刚看到成功的曙光,却失去了龚怀明、章敏两个人的踪影,他将神识展开,四处搜寻,却还是没有能够找到。

平天天君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他目光一扫,看到了受龚怀明调遣指挥的诸多散仙、修真者、龙子龙孙、虾兵蟹将等等,“我抓不到龚怀明,你们就替他承受我的怒火吧。东海龙王,我先宰了你这条破泥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