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9 第一章

凭借这些力量,陆铭相信,他一定能够穿越空间风暴乱流,成功回到自己的位面,现在就等着传送门的建成了。

位面传送门,这是一个相当复杂浩大的工程,看着下面忙碌的众人,陆铭起身,亲自参与了进去,这边可以说也没有了什么牵挂,那些他关心的人,都过的很好,也没什么担心的了,现在他最想的,就是回去,见到霍雨桐他们。

一个多月后。

位面传送门终于建成了,整个诺大的广场,完全被魔法阵所覆盖,而在魔法阵之中,镶嵌着无数的魔法材料,用于启动这个传送门。

所有材料之巨大,让有着近千年积蓄的,教廷中的众人都为之咋舌。

他们从纳斯山脉中,带回来的材料,根本就不够,然后几乎,掏空了教廷所有的积蓄,才完成了这个魔法阵,这让原本打算以权谋私,带些好东西回自己位面,给众人当礼物的陆铭,也不好意思伸手了。

而此时,所有的人都站在广场,这个巨大的魔法阵中,默默的看着教皇,因为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耗资惊人的魔法阵,是用来干什么的。新中文网更新最快电脑端:htt

文学

ps://www.@xzw@@.com/

陆铭满脸的欣喜,欣赏着这个集合了这个位面,最大组织,所有高级人员,耗费了一个多月心血,用了无法估算的宝贵财产,而完成的杰作。

欣赏了半天,他志得意满,这个魔法阵,也算是他在这里,留下的旷世之作了,足以流传千古,让他名垂青史。

“克里斯蒂娜。”陆铭喊了一声。

龙殿骑士克里斯蒂娜,立刻跪在了教皇的面前。

这时,陆铭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他将代表教皇身份的皇冠摘下,放在了她的头顶,然后把权杖也给了她,然后一拍手,说道:“从现在起,升你为代理教皇,龙殿骑士长,总管所有教务。”

“什么?”

不但克里斯蒂娜差点惊掉下巴,一众高阶教廷成员,一个个更是震惊不已,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的教皇。

陆铭一笑道:“这么看我干什么,本教皇要去探索新的位面,你们就好好的在这里呆着,等我开拓了新的位面,一定会回来,让你们一起去传播龙神的光辉。”

听到这话,众人的震惊,变成了无比的钦佩,因为自从殇出现后,他们也已经知道,有了异位面的从在。

而他们的新任教皇,竟然就要去做这项伟大的工作,去异位面传播龙神的光辉,实在太伟大了。

但陆铭心中却是在偷笑,传播个鬼的龙神光辉,现在龙神教会损伤惨重,财富也几乎被他掏空。

而拥有天然魅惑的爱丽丝,正在崛起,相信不久之后,自由女神就可以,和龙神教会分庭抗礼了,自由女神教会的壮大,就是增添殇的实力,正合他的心意。

至于那头老龙,他可从来不需要信仰这些东西,他只需要献祭,估计这个龙神教会,很有可能,就是这头老龙的一个小小属下什么的,要不然,他灵魂中的,那个呼唤感觉怎么会出现。

这些事情,也是他近日才想明白的,估计这个所谓的龙神,感受到了他体内龙力,或者是那头老龙的气息什么的,才会对他发出召唤。

而老教皇也非常识趣的,把这个位置给了他,更让那头老龙,给了他一个,位面开拓者的称号。

这个称号,现在看起来还没什么作用,不过,那头老龙的每一个举动,绝对都含有深意,并且有着有着一定的实用性,绝不仅仅只会是个称号而已,陆铭坚信,这个称号,一定有着它的作用。网首发www.(xzw).comm./xzw/.com

但就在这时,克里斯蒂娜却是说道:“伟大教皇陛下,您孤身一人前往异位面,是不是太危险了,让我跟随在您身边吧。”

陆铭一愣,随即立刻拒绝道:“你有你的任务,并且,你脆弱的身体,是无法通过空间风暴乱流的冲刷,我一人前去即可。”

年轻的馊子9 第二章

天宝道人大多数时候都留在紫微宫内修行,因为他不仅是紫微宫普通弟子,更身兼重则,负责管理紫微宫一些事务,例如给道门弟子划分府邸、修炼场所等等。

平日里,还会在道场传道。

道祖讲课不知道多少年一次,平时大多是天宝道人这样的不朽,在道场讲课,一些修为较弱的弟子都会去聆听。

宅院清风雅静,树木葱郁。

卓师弟,最近你可很少有时间回紫微宫,我们上次见面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天宝道人邀请卓不凡坐下,报以善笑。

卓不凡点头,拱手道:天宝师兄,我这些年一直在府邸陪伴两位妻子,而且我无法继续修行,来紫微宫也没用。

哎。

闻言,天宝道人沉沉叹息一声,只是觉得惋惜,当年卓不凡何等风光,只是伴随着卓不凡无法继续修行的消息传出来后,大家逐渐忘记了他曾经的荣耀,如今变得默默无闻。

天宝道人同样为这位师弟感到惋惜,天资卓越,嫉恶如仇,将来必定有更高成就,只可惜,止步于此。

卓师弟不要气馁,道祖肯定会想到办法,你是他真传弟子,他心里一定记得此事。天宝道人安慰道。

道祖的确跟我说过还有第二个办法,只是我心中牵挂两位妻子,还没去见道祖询问。卓不凡说道。

天宝道人闻言,微微一怔,然后皱紧眉头,道祖既然有办法,为何不直接告诉卓不凡,除非这个办法凶险异常,成功几率很低。

那卓师弟今天来见我,难道是为此事?天宝道人忽然问道。

卓不凡额首道:应该跟这件事有些关系,这些年我虽无法修行,但一直在琢磨剑道、枪法、秘术等等,也多亏陈枫师兄送我的玉简,让我将‘五行天元剑诀’修炼到‘五魂’层次。

我通过琢磨,还有汲取‘五行天元剑诀’,创造了另外一套剑阵,取名‘火莲剑阵’。

创造‘剑阵’或者说创造‘秘术’‘武学’并不稀奇,修行者大多会根据自己的经验、掌握的法则,创造出各种奇奇怪怪的剑阵。

但卓不凡突然来找他,恐怕创造出的剑阵没有那么简单。

哦?卓师兄,你来找我是为这件事情,你想将‘剑阵’送入功法阁?天宝道人一下猜到卓不凡的来意。

嗯,我的确有这个想法,不过先想请天宝师兄看看我这套剑阵,是否有资格被收纳入功法阁。卓不凡说道。

紫微宫乃是三界道家最强势力之一,不说收罗三界最强典籍,但功法阁内的秘术、武学均是万中取一,不是随随便便创造一套武学、剑阵便能被收纳入功法阁。

好,既然卓师弟愿意先给我过目,想来‘火莲剑阵’威力绝伦,我先布下阵法。天宝道人目光闪烁,手掌虚空一挥。

一道金光阵法笼罩整座宅院,一来可以进行防护,二来也不会被人窥探。

卓不凡起身,走到院子里,屈指一弹,一道剑气飞出,刹那间化作万千剑气,化作一条条火焰长蛇,当空而舞,盘踞腾飞。

炽焰升腾,火舞长空,蔓延肆虐而开,形态如同一朵红莲,其中蕴含凌厉剑气,纵横切割一切。

年轻的馊子9 第三章

天京市时间希伯历3034年2月15日晚上8点47分,伴随着平安阁国家大会堂的这场惊天动地的世纪大爆炸,备受全球吃瓜群众瞩目的东华国第二十四届全国全民事务委员会全体大会闭幕会后半程会议,不出意料地被迫取消。东华国最高机关秘书处在半小时后紧急宣布,会议后半程决议将在二月份结束前向全球公布,内容包括正式敲定东华国的新一届领袖以及委员会最终六万人大名单,并同时确定第二十五届全体大会的开会时间和地点。

但全球吃瓜群众,对此并不是非常关心……

相比起东华国的新一届领导人选,人们更在乎的,还是耿江岳和唐威到底谁打赢了。

在这个极冬节刚刚过去,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节,憋了一整个寒冬的瓜民们,仿佛是迫切需要这么一个大事件

文学

,让自己精神振作起来。

天京市的直播画面,很快重新被连上。

平安阁的上方,几十上百架无人机悬停在夜空中,照亮地面上的残垣断壁。数不清的消防车、救护车和工程车辆,从天京市的四面八方紧急奔向国家大会堂。

东华国方面,丝毫不掩饰地将一切画面,转播给全世界。

这是无声的抗议和呐喊。

屋子,是耿江岳弄塌掉的……

人,是耿江岳害死的……

客观事实不容否认,至于到底是对是错,就留给全世界的瓜民们自己判断。

很高明,但显然也很愤怒。

混乱的人群中,耿江岳不管不顾他人的目光,四处拦下被人从废墟瓦砾中挖出的大佬尸体,拦住一个,现场复活一个,原本废物一般的大复活术,今天却一招一个准,搞得前来救援的医护人员各个都产生自我怀疑,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李太虎也看得傻眼,一路跟在耿江岳身边,目瞪口呆问道:“神仙哥哥,你已经这么变态了吗?”

“进化了。”耿江岳淡淡道,“我这十天,顺便参透了天机。”一边说着,把一个被炸得肠穿肚烂的知名科学家从坟地里拉起来,拍拍他满身的灰,就蹦跶着继续朝远处飞去。留下那衣衫褴褛的大佬,满脸愕然地盯着耿江岳的背影,暗自奇怪自己的老花眼、颈椎痛等等毛病怎么都没有了,浑身上下前所有为的舒服,看世界还那么清楚,仿佛回到了少年时候。

这特么,被炸得值啊……

李太虎像个游手好闲的混子,跟在耿江岳身边不肯离开,不停追问道:“什么天机?大哥你要是不建议,说不出大家一起探讨一下啊?说不定我还能在补充一点什么玩意儿。”

“你补充不了的,已经是世界规则的边缘了。”耿江岳装逼地解释道,“我给这个境界起了个名字,第八重境界,叩天门。”

“第八重?”李太虎微微皱眉,“破魔剑诀第八重?”

“呵,破魔剑诀算个屌?”耿江岳道,“从今天开始,这一整套玩意儿,叫江岳心法!查庸自己都没悟到这一重,凭什么老子要给他打广告?”

李太虎道:“大哥,你这就过分了吧?”

“我过分?”耿江岳脚步一停,反问李太虎道,“海狮城现在全国两百二十万人靠玩《李太虎猎鹰传》发电,谁特么更过分?”

李太虎无辜道:“这破游戏是特么右前额电力集团开发的,我只是卖了个版权啊!我每次看我家领导玩这个游戏,我特么自己心里也很尴尬啊!”

两个中二少年和青年站在废墟上吵吵嚷嚷。

不远处,朱星峰搀扶着刚被救活的荀继新看着他们两个,双双沉默无语……

这一夜,耿江岳忙活到大半夜才走。

所有因参会和观礼而受伤和死亡的大佬,尽数安然离去,只有唐威下落不明。

耿江岳甚至还顺便收拾了一下现场的建筑垃圾,把一整幢国家大会堂的房子都搬走,只留下一个清清爽爽的地基,所过之处,真心寸草不生,看得所有人全都无言以对。

这战斗力,这空间后勤能力,这战场清扫能力……

顶一个集团军都有富余……

靠着平安阁国家大会堂的建筑垃圾,耿江岳的储备灵力值勉强回了百来万。离开平安阁大会堂后,当晚就退掉了东华国的养老院,把痴呆的祖母接回海狮城国内,在缺少职业护工和各类专用护理设备的情况下,勉强把老人家安顿下来。

随后数日,东华国便完全没了耿江岳的身影。

而受灾后的东华国国内,舆论也诡异地平静和理智。

许是因为耿江岳的善后工作做得太清爽,人没死,垃圾也没留下,顶天了,就是东华国突然少了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地标建筑——但这屋子的寿命差不多也快三百年了,原本就是打算要重建的,这下被耿江岳整体断掉,貌似都省了一笔爆破费——这种结局,就在人们心中很难留下“损失”的念头;但更大的可能,还是耿江岳在和唐威作战时所展现出的非凡战斗力,终于让人们从心底里对他产生了敬畏感。这种敬畏感,很直观地在网络上表现出来。人们甚至开始开玩笑说,打个唐威都要把房子炸了,耿江岳这个渣渣……

玩笑能开到这份上,显而易见的,全球上下,已经完全达成了某种共识——那就是耿江岳要搞死一个人,无论是谁,就是该不费吹灰之力的。

哪怕是前救世主,也照样该一刀秒了才对。

至于唐威到底有没有袭击过耿江岳的老婆孩子,以及耿江岳当着全世界的面弄死唐威到底对不对,这两件事,说实话,不管真相还是对错,人们何止是不关心,根本就是不在乎!

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丛林社会温情脉脉的外衣,终于还是被耿江岳用绝对的暴力无情地掀开。

对此耿江岳自己也深表无奈。

“平安阁事件”次日,光明神教反应神速,迅速宣布就地解散光明神教圣战骑士营,所有圣战骑士就地解散。同一天下午,雨林大陆联盟宣布,将在二月底之前派舰队接送维和部队回家,不劳耿总理费神。中南次大陆联盟则在强撑了12小时之后,于深夜时分偷偷给海狮城市政厅秘书处发报,承诺将在月底之前,先解决滞留海狮城长达一个多月的新移民的问题。以三哥的不要脸逻辑底线,这也算是已经做出了相当大的妥协和退让……

而为了避免三哥再次耍赖,栗子当天晚上就把这条消息,公布给了全球。多重压力之下,到了2月20日这天,中南次大陆联盟终于派出相关人员,对海狮城的滞留人员做了处理。

处理的主要办法,是抽签……

两万人直接转为中南次大陆联盟的现役军人,补充进维和部队。剩下还没来得及自杀、自残、被杀、受伤的,就跟随船队返回中南次大陆国内。

至于副正员级待遇……当然是不可能的。

中南次大陆联盟现场撕毁承诺,筒子楼区里,顿时一片鬼哭狼嚎。负责接待中南联盟政府官员一行的端木翔和幺筒,对这些痛哭流涕跪下求收留的人们,半点都不同情。耿江岳昨天刚给他们开了会,洗了脑,做了思想工作。这些人的去留问题,就是做给全世界看的。没有后悔药,离开了海狮城,就不再是自己人。哪怕要留下,海狮城也只收留顶级的科学家。但这些人当中,没有一个符合条件的。

没抽到返回中南次大陆“新家园”的签的人,现场被强行换上了中南军协的军装,像被押送犯人一样,被押进了距离筒子楼区也就最多五公里远的西区军营。两万人走在街上,看着眼前曾经那么熟悉,今后却再也不属于他们的地方,嚎哭声响彻天际。不少人互相憎恨地在路途中厮打起来,立马就被中南军协的军官们无情地鞭打制服下去。对待这些连被耿江岳抛弃的海狮城二五仔,中南军协的军官们,下手可是丝毫不留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