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江晨也后退了两步,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表情玩味的看着他。

这无疑于莫大的嘲讽,光头男气的脸色铁青,这次彻底绷不住了,一句废话也不再多说,直接冲了上来,沙包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向江晨的脸。

江晨的嘴角,掀起一道邪魅的弧度,微微侧身,然而,却并没有躲开光头的重拳。

李一龙脸色剧变,忙呼喊道:“江晨,小心啊!”

“嘿嘿,晚了!小子,你的肩膀要废了!”光头男咧嘴一笑,蓄尽全力的一拳,狠狠的砸在江晨的肩膀上。

莫大的撞击力,疼的江晨也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不过他的拳头却直接砸向光头的脸。

光头脸色剧变,这才意识到,江晨哪里是不躲,只是想以伤换伤。

刚才的情况,如果江晨躲得幅度过大,那这次对碰,他就只能防御,根本没有机会出手,就算有出手的时机,也会被光头轻松挡住。

毕竟这个光头,虽然块头够大,但一点也不笨重,反应速度,足以和江晨媲美,综合能力不知道甩了杨志几条街。

但如果只微微侧身躲避,光头的拳头虽然能够砸在他身上,但却能卸下一些力,同时把握住最好的出拳时机,痛击对手。

光头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为江晨的心机和魄力,感到无比震撼。

同时,一个硕大的拳头在他瞳孔中急速放大,让他的瞳孔随之缩小,强烈的恐惧感袭上心头,这一拳,他根本抽不开手来抵挡。

“轰——”

整个的大厅都安静了,李一龙目瞪口呆,惊讶的嘴巴微张,彻底失态,哪里还有名门世家保镖的样子?

光头男子的身形如同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大厅之内。

脸是命门,尤其是太阳穴和下颌处以及鼻子下方的三角区,任意重击一个,轻则直接晕眩,重则原地去世。

光头觉得鼻子发酸,但很快又没有了知觉,同时眼前发黑,额头上似乎有几颗星星,在围绕着他疯狂转动。

嘴上和鼻子上的剧痛感,又如商量好了一般,一同袭击他的神经,疼的他惨叫不止。

“我的鼻子!我的鼻子!我要杀了你!混账!我一定要杀了你!”

反观江晨,在挨了一拳后,身子往后踉跄的两步卸力,而后又像没事人一样,眼神冷漠的盯着光头。

“好,站起来,杀了我。”江晨语气冰冷的说道,而后迈开步子,缓步朝着光头的位置走去。

在暗室里的米勒看着这一幕,惊讶已经说不话来,他的浑身开始止不住的颤抖,眼神也变的恍惚,灵魂神游,觉得眼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不是真的。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小子怎么可能这么强,连理查德先生,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不可能!”

米勒如同神叨了一般,一边摇头,一边碎碎念着,加上肥胖的身躯和一头卷发,看上去颇像一个中年发福的老怨妇。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二章

眼看着周雨恬黑黄欣的热度,就要降了。

果果娱乐马上就买热搜,再次把热度刷起来,推到了娱乐头条。

“呵呵呵,我就知道,就凭我一千多万的粉丝流量,公司不可能放弃我,只会牺牲无足轻重的黄欣。”

“现在看到了吧,看到我热度降了,还给我买了热搜。”

周雨恬看着这两天,娱乐圈头条,全是关于她的新闻,欢喜得不得了。

她的粉丝也是如此。

都觉得帮助周雨恬讨回了公道,声张了正义。

真正为自己的偶像,干了一件大事。

而黄欣看到新闻热度,又一次被刷上来。

知道是果果娱乐在背后使力。

一开始很无语。

既然请她出演,是为了捧红周雨恬,见她被黑,没帮她处理就算了。

还帮着周雨恬黑她。

真当他们这些有演技有实力,就是没什么名气的老演员,好欺负?

不过就在她,准备打电话,质问果果娱乐为何要这么做时。

她突然想到,果果娱乐一开始,作出了对周雨恬罚款一百万的处罚。

然后才是周雨恬利用罚单炒作黑她。

她笑了。

凭她在娱乐圈多年的经验,她知道,这背后肯定没那么简单。

果然,就在周雨恬沾沾自喜,果果娱乐因为她拥有千万粉丝,而不敢把她怎么样,只能保她,牺牲黄欣时。

梁成金偷拍的视频,突然在一些最新的新闻中曝光了出来。

视频中,可以看到黄欣找周雨恬走戏。

黄欣特别认真在那里走戏。

周雨恬却在那里玩手机,让助手帮她对台词,而且还极不耐烦,说黄欣打扰了她玩游戏。

然后她吃鸡游戏没有吃到鸡,心情不好,还直接罢演离开,丢下剧组那么多工作人员不管。

最后副导演和黄欣去找她道歉,她也不听,直接让司机,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视频肯定是经过了剪辑。

留下的,都是周雨恬耍大牌,罢演,目中无人,无法无天的片段。

当然,事实也主要是这样。

在新闻最后,影片投资方代表,还有果果娱乐董事长,均发言询问广大网民。

要不要换掉周雨恬。

再最后,是周雨恬去与留的投票选项。

由于周雨恬黑黄欣的热度没有降。

所以这些周雨恬耍大牌罢演的新闻,直接就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上了热搜头条。

周雨恬和黄欣的热度,甚至被炒到了新高度。

“原来这才是真相啊,难怪会被罚款一百万,罚得好啊!”

“片场走戏,竟然如此不认真,在那里玩吃鸡游戏,没吃到鸡,心情不好就罢演。”

“特么,居然还反过来说果果娱乐不该罚她,黑黄欣,你以为你有一群脑残粉,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啊?”

“就这种人,能够拍好戏,我倒立吃奥利给。”

“德玛西亚,难怪现在烂片越来越多了,原来都是这样的人演的。”

“换人啊,必须换人啊,要是让这种人继续出演,我保证不会贡献一分票房,甚至在网上,都不想贡献一个点击。”

“对,必须换人,这种没有任何艺德,没有任何演技的演员,就该换掉……”

新闻后面,充满了这种吐槽周雨恬耍大牌罢演目中无人,明明是自己不对,还反过来黑果果娱乐和黄欣的言论。或者要求片方换人,不让周雨恬继续出演这部影片的言论。

各媒体大平台的评论总计,超过十万条。

不是数据太夸张。

而是因为,很多流量明星拍的影视,都是烂片,很辣眼睛,不堪入眼,遭到了很多人的抵制。

尤其是遭到了很多,一直努力磨练演技,最后也没有出名的实力派老演员的抵制。

现在既然有这样的好机会,自然要好好把握,把心中对流量明星的不快和愤怒,都发泄出来。

周雨恬看到网上一面倒,对她不利的舆论,又急又气。

她连忙号召广大粉丝,请水军,帮她洗白。

然而,就是她的不少粉丝,看了视频,都由粉转黑。

只有一些脑残粉,还在盲从地支持她,帮她发贴洗白。

可单靠这些脑残粉和他们请的水军。

哪里抵挡得了广大网民,以及他们安利的自来水?

更何况果果娱乐还在背后操控舆论,请大量水军发贴黑周雨恬。

在果果娱乐资源支持下,越来越多的明星,越来越多的知名博主站了出来。

发贴或发文或发视频,批判指责周雨恬。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三章

原则,在周凤和生命中有特殊的位置。

工作伊始,他的师傅就教导他,一切要遵从原则,如果不遵从原则,化肥厂工作是要死人的。

这对于他有着血的教训,所以对于秦东私自销售啤酒,周凤和的意见其实跟孙葵荣一样,可是以前孙葵荣不提,秦东都快卖了半个月的啤酒了,他才提出来,周凤和就不得不考量了。

嗯,反常即为妖,里面肯定有猫腻!

周凤和打了个哈哈,笑着跟孙葵荣打起太极来,“这个问题嘛,厂里多次进行了研究,我与世法同志也多次交换意见,这样,我再跟陈厂长沟通一下。”

孙葵荣笑了,笑得很轻蔑,“周书记,如果这一千八百吨啤酒解决不了,你们的啤酒,我们烟酒公司一吨也不销了。”

周凤和咬咬牙,脸色却依然平静,“那你想怎么样?”

“收回,全部收回,由我们烟酒公司代销。”孙葵荣一字一顿道。

他都计划好了,收回啤酒后,他一两啤酒都不会卖给鸣翠柳饭店,看你没了啤酒,谁还到你店里吃饭?

那你也不用赚这个钱了,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代价!

周凤和知道里面肯定有事情,可是现在陈世法是厂里的一把手,他只能把孙葵荣的话反应给陈世法,一并附上自已的原则。

陈世法轻轻地把桌上的一粒烟灰扫在地上,“孙葵荣,一个小小的驻厂员,就能兴风作浪?!”

周凤和瞅一眼自已这个老搭档,自打当上一把手,说话的语气和表情与以前已是截然不同,处处透着一种杀伐果断的气势,“这件事,我跟梁区长汇报过,梁区长是同意的。”

“那我保留我的意见。”话不投机,周凤和站起身来,“无论孙葵荣是什么原因计划停止秦东销售啤酒,这我们管不着,但是秦东私自销售啤酒,这是不允许的。”

“老周,”陈世法也站起来,“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办企业的难处,我们又是区里的明星企业,现在厂里的花销指着秦东,迎来送往,职工福利,差旅报销都得花钱……”

“可是,这是原则。”周凤和坚持道,“我会把我的意见如实地向上级反

文学

应。”

陈世法不说话了,他感到跟周凤和无话可说了,那你就反应自已的意见吧。

……

中午吃饭的时候,武庚让人找到秦东,秦东一进他的办公室,武庚也不掩饰,大笑道,“秦东,办得好,这样的人就得办他!”

秦东马上明白了,武庚指的是昨晚狠狠宰了孙葵荣一刀的事。

武庚吸一口烟,笑眯眯地又道,“那,小秦经理,我什么时候也到你的饭店尝尝一行白鹭上青天?”

“欢迎你去,随时可以。”这是秦东的真心话,武庚要去,一百次他也欢迎,孙葵荣要去,一次他都嫌多。

“行了,我说你小子,能不能少给陈厂长和我找点事?”开罢玩笑,武庚关上门,“以前,你敢跟人家庐州厂的总工当面硬碰硬,敢跟张庆民掰腕子,现在又整治到钦差大臣头上,我看,你小子就是个刺头!”武庚点着他的脑袋道。

刺头?

好象上一世也有人这么评价自已。

“不过,我喜欢刺头,不就是个驻厂员吗,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拿啤酒把他灌死!”武庚豪气道。

“灌死他。”秦东眉毛一挑,他就喜欢武庚的脾气。

“说实话,你小子给我最近低调一些,别再给我惹事,好好卖你的啤酒。”武庚嘱咐道,“喏,你也不看看现在有多少人盯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