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第一章

拜师申林?

史密斯是傻了吧?申林是导演,可不做特效的。

了解申林的网友在心中想着。

但有更加懂里面事情的人发现,朱嘉信一脸的服气。然后有人就重新找回来当初米国人拍的视频。

他们猛然发现,特效动作的每一个环节,布置的都是申林而不是朱嘉信。

甚至于说,朱嘉信都没有上手的机会。

难道说,这特效就是申林做出来的?

起码是按照申林的想法做出来的?

这种方式,显然就不同于以前的特效方式啊。

“申林旁边的是朱嘉信,香江特效新起之秀,大家还记得申林的短片《少林足球》嘛?特效团队就是朱嘉信。”

网上有人给科普了。

哦~

有很多网友开始咂摸出味道来了。

“但为何是拜

文学

师申林?”

还是有人想不通,上来就问,求科普。

好为人师的人不少,特别是网上,关键人家也有这本事。

“答案很明确,也许有人已经想到了,这特效是申林带领做的,申林首创实物捕捉加电脑构图渲染的特效手法。”

我靠。

首创?而且连名字你都给取好了?

关键还真的是申林做的?

那申林对于电影的各个方面,堪称是全方位无死角的能手啊。

“不只是特效思路,人家申林的那几个特效的背景音乐也是用得非常好。烘托手法的运用,很快会成为典范。还有,注意里面1.5秒的慢镜头了没有?那也是点睛之笔。”

我靠。

网上这位越是分析,越是让人觉得,申林真的是神啊。

本来很多人只是对比的看热闹,觉得申林的片段好。觉得牛逼,但就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这下好,全都给自己分析出来了。

“申林牛逼。我就说嘛,申林什么时候输过?什么时候打没有把握的仗?这群米国佬,该!”

“可不是嘛,申林在网上干的那些事情,有一件他吃亏的了?最后还不都是被他用才华踩着别人的脸在地面上摩擦。”

我天,这位比喻打的好啊。

真的是踩在地上摩擦啊。

申林完成了胡宇交待给自己,在网上帮助自己吹嘘……解释的任务,收起手机。

史密斯一脸忐忑的望着在玩手机的申林,不知道这位是要自己呢,还是羞辱完自己,就让滚蛋了。

毕竟申林旁边站的是李安。

这是什么人?

一伸手就能把自己的公司收购,甚至收购绝大多数的特效公司,让自己失业的人。

并且这样的人,站在申林的旁边,也不满脸的霸气了。

反而有点……乖巧的感觉。

史密斯就更加大气不敢喘了。

“朱嘉信,你帮史密斯成立一个新的团队,参与特效的制作。还有,既然是拜我了,……咳咳,那我只要有任务交给你,你必须接了,别推三阻四的。”申林道。

翻译和史密斯翻译着,史密斯心想,我还推三阻四的?你收留我就行,要是你不收留我,我特么是没地方去了。

米国肯定是一时半会回不去了。

“申导,谢谢,不不,师父,谢谢。”

史密斯没想到,申林还能给自己成立团队。这也是给自己手下几人活路啊。

虽然中国、亚洲的特效也没什么活。

申林像是猜到了什么。

“特效的活多了,而且,你的待遇工资不变。想好了就留下。”

“我留下来。”还想个屁。

米国特效大佬,被申林以这样的方式留在香江,是谁也没能想到的。就连李安都没想到。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第二章

“是谁付了钱?”

电话里姜导声音洪亮:“就是您。”

苏长青笑了起来:“别逗,怎么可能是我。”

“差不多这意思吧,有人留了话,在我这,您过来吧。”

有人留了言,这个账是为他结的?

苏长青突然意识到真有这个可能,记得祥云基金筹款的时候,西门樱和丁嘉洛跑巴黎之外还去了伦敦,说明那也有她们的人。

如果这人与与基金有关系,自然也就与苏长青有关系。

总台小姐说是英国伦敦腔的亚洲人时,苏长青一度怀疑过基金内的人出于感激偷偷帮他结了帐,可能搞不清状况就把两个剧组的账都结了。

可做这种事总得先打招呼吧?

另外西门樱和丁嘉洛接触的人出身都不一般,似乎不是那种容易心怀感恩的,真的会干这种事?

但也难说,基金成立以及横扫泰国、菲律宾后,一直有人建议聚一次,想见见苏长青,但他都没同意。

甚至对丁嘉洛说:“让你那些朋友安安静静赚钱吧,别总想着聚一聚,咱们是搞基金不是搞社交。”

整个八月祥云基金都在印尼,与世界游资一起所向披靡,两个月下来东南亚已经哀鸿遍野,二战后几十年积累的外汇所剩无几。

虽然世界舆论一片哗然,但也只是装好人瞎嚷嚷,这事体现的正是资本主义精神内核,谁有罪资本也是无罪的,甚至无关乎道德,反正抢的又不是他们。

于是这场金融战争越来越血腥,祥云基金顺风顺水,悄无声息地跟着获得了巨额利润。

这种钱赚到足够多时,是令人敬畏的。

基金无往不利再加上苏长青高高在上的姿态,显然镇住了这些人,连马屁都不知道怎么拍了。

苏长青能理解这些人的动机,不仅仅是感谢那么简单,金融风暴是短暂的,但人的欲望是永恒的,无非是期望接下去跟着继续赚钱。

然而苏长青很谨慎地与这些人保持距离,并不是什么风头都好出。

他立刻去了姜导房间。

没想到人还真齐全,张导等全部人都在,包括巩琍。

她并不住在这个酒店,但基本都呆在这,毕竟人多不寂寞。

所有人都表情古怪地看着苏长青,都是好演员,一个个表现力很足,仿佛在说:“厉害啊苏导,有人把马屁都拍到威尼斯来了。”

姜导把总台的条子递给苏长青:“我可不是故意拿你的留言,我们的人又去总台了解情况,他们就给了。”

这是个电话留言,苏长青先看了留言人,蜜司丁。

是丁嘉洛留的,买单的多半是祥云基金的人了。

看来就在苏长青出去吃饭的功夫,丁嘉洛打电话过来,找不到人就给总台留了言。

九七年国际电话不好打,手机还没有国际漫游业务,出了国就是块砖。

苏长青有点恼火,打不通可以再打,留个屁言,如果文字涉及到基金,回头非收拾她不可。

然而并没有,丁嘉洛不可能在留言中提及基金,这点精明劲还是有的。

条子是英文写的,大致意思是:我的一英国朋友到意大利出差,报纸上看到您到了威尼斯,出于感激和敬仰,又不敢打扰,于是就悄然买了单。

苏长青更恼火了,这家伙瞎结账,搞得他现在不好解释。

后来他打电话问丁嘉洛怎么不早点打招呼,弄得大家疑神疑鬼挺尴尬,她也很委屈:“那两天我们刚结束了印尼,按您说的到韩国等着,当时沟通不顺畅,我看到那家伙的电子邮件马上就给您打电话了,因为时差等原因就迟了点。”

印尼结束后就是香港,苏长青不准参与,于是资金转往韩国等候。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第三章

第1796章

“前面怎么了?”苏漠结束修炼探头问道。

“好像在打劫!”王景亮皱着眉头道。

“什么?”苏漠诧异道:“这可是高速路口,治安这么差的吗?”

在他看来,龙国最近的治安一直非常好,尤其是新的内阁大臣上任后,一直在扫黑除恶,很多原本的黑恶势力都夹着尾巴做人,生怕被国家盯到。

现在竟然还有人胆敢在监控摄像头密布的高速路口为非作歹。

也着实让他惊奇。

“呵呵!”王景亮冷笑一声,摇头道:“苏前辈,你可能不知道,打劫的不一定是普通人,极有可能是修炼者,而且这条路是前往药王谷的必经之路,很多前来求药的人身上都带着价值不菲之物,所以在这里打劫,修炼者能够发财的!”

苏漠听闻后不禁摇头:“看来修炼界的凶恶之处还不少。”

“苏前辈!”王景亮感慨道:“修炼界的生存法则已经决定,能够成为修炼者的,多半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尤其是那些自命不凡的一流宗门,更是藏污藏垢之地!”

嘭!

一个铁锤猛的打在了奔驰车的车窗上。

一锤下去,车窗的玻璃直接裂开。

“妈的!”窗外传来一阵怒骂声:“赶紧给我下了,别以为躲在里面我们就拿你没办法!”

“苏前辈,我下去对付他们!”王景亮愤怒道。

刚买的车就被人砸坏,他心里自然不爽。

“行!”苏漠点头,他也并不想惹是生非,王景亮身为御龙殿的弟子,御龙殿在修炼也算是交友甚广,如果亮出名号能让外面的修炼者知难而退,他也懒得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