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奶好涨怎么办徐蓉蓉 第一章

牛大花在冲向左边的这只狼雕时,三个嘴巴同时张开,欲咬向前面的敌方,同时后面的尾巴也快速地做后横扫着,欲用尾巴攻击后面的这只。

左边的这只狼雕看到牛大花三个嘴巴同时向它咬来,也不畏惧,立即拍打翅膀跳将起来,两只巨大雕爪对准牛大花的左右嘴巴抓去,它的嘴巴也咬向牛大花上面的头部。

牛大花在即将接近前面这只狼雕时,看到对方的双爪及嘴巴一起向自己袭来,为了避免对方的爪抓对自己下面的两个头部,立即用前脚脚掌同时拍向对方的双爪,然后快速地将三个头各歪向一边。

前面的这只狼雕被牛大花的双脚拍中双爪,立即整个身体和爪子向右转了半个圆圈,落向地面,在旋转即将落向地面的时候,张开的翅膀也跟随着身体歪向右边,左边的翅膀,怕的打在牛大花的脸上。

牛大花在拍落了前面的这只狼雕后,紧接着就原地打转,转过来面多后面袭击过来的另外一只狼雕。

牛大花在原地转身的当儿,被向地面落地的狼雕左边的翅膀扫向了它的整个头部。

落向地面的狼雕的翅膀,“啪”地一声,重重地击在本来是双腿站着的牛大花。

牛大花随即也跟着侧翻向地面。

在牛大花倒落地面的当儿,右边的那只狼雕也刚好袭击到牛大花跟前,双爪即将抓到牛大花时,没想牛大花突然被翅膀拍倒下去,它的双爪刚好从牛大花站着的位置一击而过,扑了个空,飞向了刚才左边这只同伴所在的方向。

在右边的这只狼雕扑了个空的当儿,盘旋在头顶的另外一只也向地面的牛大花飞扑下来。

说迟时,那时快,牛大花在倒下的当儿,眼睛无意中看向上空,看到盘旋于头顶的那只怪物狼雕也向地面的它俯冲下来时,牛大花也趁着倒到地上之时,顺便从地面向另外一边快速地滚了几滚,瞬间即离开了刚才倒着的地方。

从空中俯冲下来的这只,也扑了个空,并且翅膀也拍在到底的那只狼雕。

就在这时,马老大赶到了,一看,果然是三只怪物正在和牛大花交战

文学

当马老大看到牛大花背上有鲜血流下时,立即被牛大花受伤之事惊呆了一下,心里想,我们刚从阴间回到阳间还不到一天,身体就从原来的虚幻之体,变成了实务之体了?不然牛大花什么会流血?既然我和牛大花的身体从原来的虚幻之体变成了阳间的实物之体,那以后在和敌人打架之时,力量就比原来的大很多了,同时杀伤力也提高很多,但是如果碰对强硬的兵器,我们受伤也快了。

马老大这样想,立即对着牛大花吠吼起来,叫牛大花快点向树林里跑去。

牛大花明白马老大的意思,立即转头向刚才跑来的路上飞奔而去,马老大也转头飞向地面,跟在牛大花后面向树林里闪电般飞跑。

三只狼雕看到马老大也过来了,却没看见另外一只同类跟着追过来,心里想,是不是另外一只同类被这只三头怪物打死了!于是三只就此起彼伏地发出呜呜呜的呼叫生,似乎是在向被马老大咬伤的同类打招呼。

第一章奶好涨怎么办徐蓉蓉 第二章

百里安:“……”

他没有回答。

方歌渔对这个条件十分自信,她慢慢放松身体,强忍着羞涩。

她轻轻在他耳垂上咬了一口,红了脸,柔软着嗓音,又问了一遍:“好不好嘛?”

百里安身体蓦然一僵,他忽然低声咬牙喊出一个名字:

“小霜……”

隔着浅浅的低语,这一声,却是唤得她犹如寒冬腊月里,想要推门取暖,却迎头浇来一盆含着刺骨锋利冰渣子的冷水,浑身湿透狼狈,又寒又惊。

方歌渔面上的绯红瞬间褪色成苍白,如霜一般!

他这是在喊谁的名字?!

这又是在回答谁?!

环紧他腰身的纤细双腿仿佛瞬间就被抽干了所有的气力一般,无力地滑落下来。

她的身子簌簌抖动着,捏着他发丝的手有些颤抖,但仍然握着,没有松开。

如此可笑。

真像是一个蒙在鼓里尚不自知的丑角,被人带上了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假面,她就隐没在这假面下,欢喜窃笑。

毕竟被人握在手里,藏进心里的感觉,真的很好。

可是,不是她的。

都是假的!

眼角滑落湿痕,混乱之中仿佛有什么涩苦的东西泛了上来,哽得喉间隐隐发疼。

生平,第二次,她发现自己的意志原来还可以如此薄脆,脆弱的几乎全面崩散。

她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两只手掌重重地捧住百里安的脸颊,自残一般地挺起身子朝他撞去。

疼楚袭来。

泪水抹干之后,她神色恢复如常,全然没有羞涩与痛苦,只是漠然高傲地看着身上这名少年。

百里安忍不住蹙起眉头,双手却是飞快地奇探而出,扣住她的纤瘦的腰肢,险而又险地及时停了下来,尚未酿成大错。

他撑着身子,眼瞳之中倒映着方歌渔的脸,咬牙又唤了一声:“小霜……”

方歌渔挑起眉梢,露出淡嘲的微笑,道:“你弄痛我了。”

她揪住百里安敞开的衣襟,将他用力拉到自己的眼前。

四目相对之下,她瞳色幽暗,看起来危险极了:“我方歌渔,睚眦必报,你给我的痛我记下来了,接下来,你可要牢牢记住我给你的疼。下一次,可莫要在喊错名字了——”

随着话音落定,她屈腿朝上狠狠一撞,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毫不留情的力度,无异于贯穿尸珠般的剧烈。

百里安发出痛苦的哀嚎,倒在床上,肩背都在痉挛颤抖。

方歌渔冷笑一声,偏首看了一眼惊呆僵住的女尸荷砂,形状漂亮的眼尾处殇落出一滴泪。

抹干泪水便绝不会再继续无用哭泣的她,自然不是因为悲伤难过而落泪。

那颗泪水,是金色的。

坠落之际,金色的泪水便无声燃烧了起来,金焰耀目,却没有任何温度,就像是天神冷漠的目光注视万物一般。

可是女尸却发出极为凄惨的声音,她双手掩住脸庞,裸露在外的肌肤开始飞速变红,如同被火烫伤一般滚滚地翻涌出可怖的火泡。

黑雾一散,女尸夺窗而逃。

很快,焰泪如散尽的烟花一般,转瞬即逝,顷刻之间凋零成一缕淡淡的薄幕青烟。

方歌渔身子一软,仿佛消耗极大,面色苍白如纸。

第一章奶好涨怎么办徐蓉蓉 第三章

随后,谢重光马上下令!

“我去冰河畔亲自部署防御!”

“若是河道防御被破,两岸防御再坚持不住,那冰河就会成为苍梧国方深深刺入我英氏城之尖刀!”

谢重光语气严肃的说着,带领一批将领一起快速冲出了大厅!

……

……

方宏毅左手有些不适的握着铁剑,微微黝黑的脸色充满了痛苦和虚弱。

他的右臂齐肩而断,在服下丹药和草草包扎之后,虽然大量的鲜血流动被制住,但依旧透过厚厚的纱布,有鲜血滴答滴答的落下。

在之前的激烈战斗之中,他所指挥的战船是故幕国这边,最后一艘被击毁的。

他当然知道如果失去战船,那冰河上的防线根本就拦不住苍梧国强大的战船向前突进。

到时候冰河彻底失守,苍梧国的战船就可以沿着冰河长驱直入英氏城的深处!

本来铁桶一块的英氏城,就被破开了一个严重的口子,以此引发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

正因为心里清楚这样的后果,自己所镇守位置,竟然成了敌方的突破口,悲愤绝望的方宏毅当时让部下全部启船,自己一人随着战船一起沉没在冰河之中。

但却被同袍劝阻。

结果在撤离的过程之中,那位将自己拉回来的同袍,却死去了。

就连他自己,也被对方恐怖的气刃削去了右臂。

此时左手紧紧握着的铁剑,还是那位同袍的兵器。

站在硝烟弥漫的冰河河畔,身侧尽是同僚的尸体,鲜血几乎染红了整个冰河。

靠岸的水面上,最后几艘故幕国的战船,在滚滚烟雾和大火之中,徐徐的沉进河底。

看着宽阔大河之上,威风凛凛强行突破己方河道防线的苍梧国强大战船,方宏毅的牙关紧咬,眼眶微红。

不过他很快调整了情绪,紧张的战况甚至没有让他感叹的时间。

在沿岸防守的一位将军调度之下,方宏毅带领着自己残存的部下,和其他的友军汇在一起,向码头的方向快速赶去。

那里才是关键。

此时这些苍梧国战船的目标也应该是那里,如果那里还保留,再守住几天的时间,那就又可以有战船使用。

但如果那里再次被摧毁,那么短时间之内,冰河就会真的成为苍梧国方面的内河。

他们行进的速度自然没有苍梧国方面巨大战船行驶的速度快,在这一队人马赶到的时候,苍梧国战船已经对码头上,英氏城方面最大的船坞发起了进攻。

在己方援军到达之后,船坞守军之中分出来了一小队人马进行接应。

在里面,方宏毅还看到了一个熟人,朱台,他身上的甲胄也布满了新的伤痕。

两人自从在被谢重光接见之后就在也没有见到,方宏毅没想到连朱台也真正的开始投入战斗。朱台没有想到方宏毅竟然只剩下一只手臂。

不过幸好的是,两个人还活着。

战况紧急,两人只是来得及远远点头,朱台开始向方宏毅这边的援军将领讲述此时的战况。

船坞的情况非常糟糕。

连专门的防线都已经被突破,一个船坞而已,又能在苍梧国战船的攻击之下,坚持多久?

他们这一批数百人,就算赶到,没有战船,又能如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看着最后的希望即将在眼前覆灭。

“轰隆!”

一颗足足有数丈火球在急速旋转之中,拖着长长的尾焰和黑烟,轰的一声砸在了距离此处最近的一片沿岸防线上,三架神机弩在狂暴翻涌的火焰和气浪之中被摧毁,十余名士卒当场化为飞灰。

随之而来的还有数发灵气箭矢以及灵气匹练。

有一部分攻击在阵法剧烈闪烁之中被阻挡下来,但剩余的部分则疯狂的收割着军士们的生命。

看着这一幕在眼前发生的众人们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大家已经很是麻木了,只是开始顶着攻击,向那处防线狂奔,想要补充上去。

但他们到达之后,迎来的又是更加猛烈的苍梧国进攻!

四处爆发的灵气光芒让战场的军士们,大多连周围的情况都看不清楚,只能疯狂的操控着还完好的法器,向着记忆之中地方战船的方向发动着进攻。

这样的进攻,自然更难对地方移动速度极快的战船造成伤害。

很快,苍梧国的第三艘战船也来了!

在两旁的战船掩护之下,第三艘战船将全部的攻击汇聚向了船坞!

在无数交织爆发的灵气光芒之中,用自身的修为强行隐约看到这一幕的方宏毅仰天长叹一声。

无法阻止!

没有战船!

“若是给我两天……不!一天时间,我们就能有新的战船!有了战船,就能阻挡敌军!”朱台悲愤无奈的惨叫着!

绝望的情绪将大家笼罩。

“轰隆隆!”

巨大的轰鸣声中,就连脚下的大地,连带着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振动!

新来的苍梧国战船攻击竟然如此强悍!?

大家心中的绝望更盛!

英氏城危矣!

但很快,周围一直在剧烈爆发的灵气光芒停歇了下来。

是苍梧国的几艘战船都主动停止了进攻!

方宏毅,朱台还有沿岸防线的上的英氏城守军都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而且似乎船坞受到的损害和之前没有多少差别。

刚才的轰鸣和振动竟然不是苍梧国的进攻!

马上他们就确定了这一点!

因此苍梧国的战船都明显停止了进攻,但轰鸣声越来越大,仿佛雷鸣由远及近,整个天地的震颤越来越明显,幅度越来越剧烈!

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见往常湛蓝清楚的冰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无比浑浊,崔氏更是突然有大量的白色浮沫成片成片的飘过,仿佛冰河彻底变成了灰白色。

而在浮沫之中,密集的鱼群仿佛将整个数里宽阔的河道都是填满,轰轰烈烈向着下游窜去!

轰鸣雷鸣越来越大。

河面上的几艘苍梧国战船看起来明显变得惊慌起来,在灵气光芒笼罩之中,纷纷掉头,对准了河岸边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