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 第一章

/Www.151Kan.Com/李宇河的手里虽然还举着枪.但却摇摇晃晃的一直沒有开枪.

稚嫩的面孔上因为紧张和犹豫变得苍白一片.食指扣在扳机上.全身上下却在瑟瑟发抖.

“宇河.你别冲动.”王一凡不敢上前.只是遥遥对着他摆着手劝道:“刚才的事情你也都看到了.这个社会.并沒有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人的本心.终是善良的.所以.你听我的话.把手里的枪放下.千万别做傻事.”

李宇河摇了摇头.远远看到舞台上倒毙的卓文君.一张年轻的脸上更显绝望:“你不懂.现在就连老师都离我而去了.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大哭起來.一只手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握紧了手枪.

王一凡一时语塞.他隐约感觉到李宇河和卓文君之间必然有着某种复杂的感情.但姚远的威胁言犹在耳.会场内还藏有随时都可能引爆的沙林毒气.万余人的性命危在旦夕.若是眼睁睁看着他们就此死去.岂不是一样遂了姚远的疯狂愿望.

正在他束手无策的时候.刚才姚远出现的升降舞台木板又开始缓缓下降了.不久之后.李向华站在木板上.慢慢的升起在舞台上.

“宇河.你快看看.这世界上还是有你值得留恋的事物.你的父亲.他从小就一人身兼二职.将你好不容易拉扯大.难道你就要用这种方式來回馈他么.”王一凡大声劝道.

头发早已花白的李宇河身子已是摇摇欲坠.土气的老花眼镜早已被泪水打得模糊一片.他颤颤巍巍的对着李宇河喊道:“宇河.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啊.我们父子俩相依为命过了那么多年.难道你现在就忍心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爸.我犯了大错了.现在不死也沒用了.”李宇河的心头一阵激荡.却哭得更加起劲了.

但握着手枪的手却还牢牢顶着自己的脑袋.沒有一点放松的样子.

“宇河.难道你忘了.”李向华老泪纵横的大声喊道:“你小的时候.做错了事情总会來问我怎么办.我不是一直都告诉你.错了.就要自己主动去改正么.你把枪放下來.配合你王叔叔.把今天犯的错事都改正过來.我相信政府会给你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

“爸.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李宇河终于开始动摇了.慢慢将顶在脑门上的手枪放了下來.

毕竟是十八年华的青春少年.一时冲动和迷惘总是难免.但若是就此轻易结束掉正处在人生最美好时期的生命.却是沒那么容易下定决心的.

眼见情况还有转机.王一凡忙跟着说道:“宇河.你要相信我.相信政府.只要你肯配合.将姚远藏在会场里的沙林毒气给找出來.这个重大立功表现一定能给你带來宽大处理的机会.”

会场里的众人也忙着帮腔道:“对对对.一定可以的.”

李宇河一手痛苦的抓着脸.忽然举起枪对着周围的人晃了起來.疯狂喊道:“你们全都是骗人.你们只不过是怕死.才想联合起來骗我的.是不是.”

“宇河.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执迷不悟呢.”一直好声相劝的李向华也骤然发起怒來.

他的腰杆挺得笔直.身上那件有些古旧的老式西服看上去格外显眼.

一直给人一种落魄知识分子感觉的李向华.却在这一刻变得异常高大了起來:“孩子.我从小就告诉你.虽然我们每个人从生下來.就难免是要走向死亡的.但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于鸿毛.像你这样的死.就是遗臭万年的死.因为你不光是害死了你自己.也害死了会场上这千千万万的无辜群众.”

他剧烈咳嗽了一声.继续大声喊道:“还有.我曾经和你说过.我们学知识.不光是因为它能够改变我们的命运.更重要的是.我们学來的知识.能够使这个社会进步.让每一个人都享受到科技带來的好处.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学來的知识都干了些什么.”

听到他这一番义正言辞的厉声批评.李宇河手里的枪渐渐无力的垂了下去.已是泪水横流的脸上.满是羞愧难当的神色.

选择了化学这一门相对冷僻的学科.他本想不再重蹈父亲的覆辙.好好用学來的知识做一番大事.

但现实却是残酷的.到了江东大学这个全新的地方.一直是学习尖子和众人瞩目的李宇河.突然之间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疏离和陌生感.

虽然大学校园距离真正的社会生活还有一段距离.但却已经让他感觉到一种强烈的等级和阶层差距.

以往无往而不利的考试分数.在这里却像是完全无用武之地.不能给他带來一丝一毫的安慰.

校团委、学生会和各种兴趣组织.都被那些更会为人处事以及背景强硬的学生所占据.以往他赖以为敲门砖的优异成绩.在这里却是处处碰壁.

不光是自己到处不受待见.那些有钱有势的学生还像对待怪物一样处处捉弄他、整他.

处身在这里.他完全找不到到自己的存在感

文学

.那些过去一直被自己当做金科玉律去遵守并严格执行的原则.也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变得一文不值.

所以.他堕落并投入到了姚远的麾下.也就变得那么顺理成章了.

他痛恨周围的一切.甚至就连父亲以前灌输给他的那些道理.都被他一一否定.

在他的思维里.人.都是丑恶的.都是为了自身利益而不惜互相残杀的动物.

他还记得.第一次找姚远做心理辅导的时候.姚远关上门.给他放的一部电影《大逃杀》.

穿着校服的学生在圣洁庄重安魂曲下.那一幕幕自相残杀的血腥画面.曾让他吃惊得目瞪口呆.

但仔细一想.其实自己现在的状态.不也像是电影中的场景一样真实得令人发指么.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似乎就是当前社会的缩影.

在残酷的生存法则面前.一切的道德观念都已经不复存在.人们只是为了生存就相互倾轧.在血色中掠取到卑微的生存权力.这恰恰是对人性的重大讽刺.

所以.虽然他也曾经怀疑过姚远的用心.也曾在姚远被捕入狱后质疑过.但在如同生命中唯一女神的卓文君的劝诱下.他还是继续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但刚才会场里发生的一幕场景.却让他开始怀疑起之前所笃信的一切來.

人性.在遇到生与死考验的时候.终是不像姚远所说的那么不堪.

当那个警察取下自己脸上的面罩.将生的权力交给那个年幼的小女孩时.他的心里就已经在激烈的交锋.内心深处潜藏着的最后一点良知.在无情的拷打着他的灵魂.

所以.他才沒有按照之前布置好的一切.举枪自杀.

与其说是他贪生怕死.倒不如说是他已经对姚远所宣讲的一切理论.开始动摇了起來.

王一凡见他已经渐渐失去了自杀的决心.便慢慢走下台來.來到他的身边.轻轻将他手里的枪夺了过去.轻轻说:“宇河.重新再來过吧.你毕竟还年轻.”

李宇河的精神此刻已经接近崩溃.他大哭着扑到王一凡的身上.大喊道:“王叔叔.我错了啊.我不应该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王一凡理解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沉声问道:“沒事.既然你悔改了.一切都还有机会.快告诉我.姚远藏着的沙林毒气在哪里.”

“他藏在了舞台上的音箱背后.”李宇河泣不成声的回答道:“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才制造出一小瓶沙林毒气.姚远在上面安装了定时引爆器.引爆的时间就定在十点钟.”

王一凡立刻将他交给一旁赶上來的警察.飞奔着爬回到舞台上方.匆匆在舞台上放着的几个音箱后面寻找了起來.

终于.他从里面扒出一个如篮球般大小的金属圆筒來.用力抱在怀中.

“现在是几点了.”他对着身旁的人大喊道.

一个人飞快的看了看手表.颤抖着答道:“现在已经是九点五十六分了.”

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 第二章

邱峰回到沪江才知道汪晓雨带朋友来金尊射箭好多次了,两人虽然打过一两次电话、发了一次信息,但都是简单的问候而已。

邱峰一下飞机,是李德鑫去接的他,路上向他汇报了金尊这段时间的VIP卡办理的会员特别多,说生意现在不但非常稳定,最近几天办卡的特别多,都是你那个开揽胜的朋友介绍来的。李德鑫还交代说,你这个朋友真够意思什么的话。

邱峰听了心里也特别高兴,进圈子了,真的就是不一样。

同时他也明白,这个汪晓雨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无外乎想让他再给算上一卦。

路上,明静给他发了个信息,说自己刚回到沪江的家里,问他有时间没有,有事情想和他说。

邱峰让李德鑫在明静的住处附近下了车,直接去了明静的住处。

敲门进屋,好久未见的两人互相看着,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还是明静笑着先开了口,“最近忙什么去了,怎么还拉着个行李箱?”

看着明媚如花的明静,邱峰也非常高兴,扫了一下里边的卧室,“你妈呢,怎么没听见她说话?”

明静边给他倒茶边笑着道:“保姆带我妈去医院做理疗了,要几个小时候之后才回来!”

听着她轻松的话语,邱峰感叹人的命运真是奇妙,从前的那个哀伤的明静彻底不见了,她崭新的人生开始了。

从明静的叙说中,邱峰知道她和汪晓雨的音乐公司签的合同每月的收入不菲,加上各种商演活动,已经完全改变了她从前的窘境。

人火了,亲戚朋友都找来了,真是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

明静说,和保姆去医院的还有一个远方的亲戚表姐,现在抢着过来帮忙照顾她的妈妈,她现在去哪里,都放心方便了许多。

最后,明静告诉他,她现在已经重新找到了合适的房子,过两天就要搬家。

听到这个消息,邱峰丝毫没觉得意外,这是早晚的事情,再者,红了的明静住在他这里,对现在的明静也确实不大方便,人红是非多,何况已经跻身明星身份的明静。

从明

文学

静那里出来,邱峰一个人去宠物店牵着噜噜回了家,噜噜见到了主人,一路欢跳着,不停地摇着尾巴,那副样子好像是在说着它想主人了。

收拾停当,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站在床前,看着外面的朦胧的路灯,想着明天就去找物业负责人谈房子的事情,而且他也知道房子的产权属于原开发商,具体价格还需要商榷,所以他安排个饭局,把汪晓雨带上,把事情敲定下来。

明静搬家后给邱峰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最近事情很多,加上母亲病重又住院了,邱峰一听就问,那怎么办?

明静说,现在还好,有保姆张姐和表姐在医院照顾我妈,就是现在网上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人烦心。

邱峰这才注意到网上,网上那些关于明静不实的传闻报道。

这也是难免的,半年前的明静窘迫、贫困潦倒,带着病重的母亲回到沪江,谁也没想到仅仅半年时间,明静就能够火速蹿红,全国上下各大商家纷纷找明静做产品代言。

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 第三章

第1543章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

“杀秋夕?!”

帝玉惊呼了一声,瞳孔震动。

她眨巴着眼睛,盯着林凡看了许久,一声不吭,像是听到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一般。

林凡倒是一脸得意洋洋的表情。

帝玉的震惊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表扬,他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然而。

帝玉再次开口时,却让他大跌眼镜。

“林凡,你脑子没毛病吧?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刚才在逆途的过程中,脑子受损,已经丧失了判断和理智。我现在得进你大脑看看,有没有萎缩或者受损的迹象。”

林凡听到帝玉的这番评价,差点没摔倒在地。

“喂喂喂!帝玉,不带这么羞辱人的。谁脑子有毛病,谁脑子受损了?!”

“你啊。”

帝玉面不改色,还真在林凡的脑子里晃荡起来。

林凡气不打一处来,无奈至极。

“我现在跟你说正经事儿呢!你跑到我脑子里闲逛什么,还东瞧西望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切断神识。”

“没受伤啊……”

帝玉背着双手,四处打量着、琢磨着,并没有发现受损之处,便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林凡气得差点没抽过去,面颊剧烈地颤抖着。

“帝玉,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听着呢,你要说什么,你最好多说两句,让我好好判断你到底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不过你也不要慌,脑子有毛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咱们有病就得治,千万不能放弃治疗。”

“我去你大爷的!”

林凡终于按耐不住,爆了句粗口,怒目圆瞪。

帝玉听到叫骂,这才缓缓地抬起头,用一种匪夷所思、含糊不清的眼神看着林凡。

就像是看着一个脑袋有病的傻子。

“老子脑子没有病!”林凡气鼓鼓地说道,狠狠地凝视着帝玉。

帝玉也凝视着林凡,沉默不语,似乎在琢磨着林凡的眼神。

良久,他冷不丁地说道:“看来真的有病!这伤口隐藏得真够深的,看来我得好好找找。”

“帝玉你特么……”林凡是彻底服气了,这家伙怎么比自己还轴!自己都三番五次地说没病了,还非得浪费时间找那什么不存在的伤口,这不是煞笔嘛!

不过他也拿帝玉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她在自己的脑子里游荡了半天。

帝玉仔仔细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寻找了一通,的确没有找到任何损伤,这才不甘心地放弃,回到了林凡的面前。

“没伤口啊。”

“我说了,我脑子没受伤,我脑子没病。我现在怀疑你脑子有病。”

“我是器灵,我又没脑子。”

“……”

尴尬的沉默。

帝玉倒是一脸得意,自己总算是能有一回在嘴皮子上占了便宜。

只不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那你说,为何蓝正清不杀你而要杀秋夕?你这么个大活人,不朝你动手,朝这个半死不活,眼看就要归西的秋夕动手……难不成蓝正清的脑子有毛病?!”

林凡眉头紧皱,深吸一口气。

“他的确想杀我,但是杀我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刚才他想杀我都没杀成,现在我已经是太古至尊九层,想杀我更加得好好估量。”

“这的确也是,杀你也不是像杀猪,并不简单。”

“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在骂人呢?”

“我反正没骂你。”

“算了。”林凡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既然杀不了我,他就必须转移目标,朝秋夕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