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9 第一章

也不知道其他地方的银行招工是不是跟选兵一样需要政审。

反正三水市的银行招工蛮严格的。

李俊不熟悉陶敏,但是相信张芳芬,承诺有张芳芬担保,收下陶敏不成问题。

张芳芬反问道:“陶敏和你一样,都是我眼看着长大的,用得着特意担保吗?”

李俊连忙道:“有您这句话就足够了,其实用不着特意写什么材料,让她马上就来上班吧!”

“行!一刻钟后,我让她过去。孩子只有半年工作经验,老实巴交的,以后还请你多带着点,别让人家欺负到她。”

“放心吧!您交代的人我肯定用心培养。我们这儿绝大多数是刚刚出校门不久的,还没学会欺负人呢!”

“这我就放心了,跟你爸爸说一声,哪一天来家里喝一杯。”

“好的!”

关系户的子女当然不止陶敏、黄鸿运这两个,人民银行、农业银行等等银行干部、职工的子弟也收了不少。

这不奇怪,国家的退休顶替制度才取消了两年,子女接父母的班已经深入人心。

爸爸妈妈在银行上班,子女被银行招工根本没人质疑。

因此“三水城市银行”还没正式营业,已经有二十几个财会班毕业生被内定了。

李俊把年轻人和借用的老会计进行了搭配,设立十二个柜台准备收股金发股票。

谁知一个上午,认购股票的群众寥寥无几。

前来监管省人民银行领导们大摇其头,两千九百万的股份全部由干部、群众认购,这任务太重了。

这个三水市有点好大喜功,明明是有五十万本金就可以报批“城市信用社”,为什么吹出个本金六千万的大牛逼办城市银行哗众取宠。

现在呢,麻烦大了,本金募不齐怎么收场呢?

全部由政府和企事业单位出资,这就跟三水市上报的股权组成不符,况且三水市的企事业单位拿得出这么多本金吗?

这得好好查一查,别都是用银行贷款入股。

“三水城市银行”确实是开了先河,上面很重视,省人民银行派来了三个老成持重的干部。

他们见募股现场内见不着几个人,门外却是人山人海,还以为是群众特意来看笑话。

三人商议过后,决定下午打电话给省里,如实汇报今天的真实情况。

在接近十一点钟的时候,李俊接到了实验中学郭校长的电话,这时两个副行长,三个监管领导,包括宋解放都在。

“郭校长,您好,您好,没想到您能给我打电话。”李俊也是实验中学毕业,当然熟悉郭校长,用上了敬语。

“小李,当上副行长了,不错不错,可喜可贺啊!”

“谢谢!我们银行刚刚组建千头万绪,等忙过这一阵子,我请您喝酒。”

“不客气,我今天打电话找你就是为了你们银行募股的事儿。”

“您的意思是?”

“我们市自己的银行,我肯定要支持,我个人准备认购五百股,我们学校的老师也愿意参股,有的准备认购二百股,有的准备认购三百,人数不少呢!”

郭校长的声音很大,屋子里的人都听见了。

李俊道:“还是您觉悟高,我其他话不能说也不好说,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向您保证,我会认真干好工作,保证用好、管好每一分钱。”

省人民银行的监管领导们听得不住点头,因为李俊这样表态没毛病。

“哈哈……,有你这句话足够了。”电话那头的郭校长哈哈大笑。

然后他言归正传,道:“对了,我打电话给你是让你安排人中午加个班,我和老师们利用午休时间去认购股票。”

“没问题!我们换班吃饭,中午不休息!”

“我听说还有不少高三同学准备利用中午时间去你那儿认购股票,他们的时间更加紧,你优先给他们办!”

“高三的同学?”

“对!都是黄瀚团队的同学,有不低于一百号人!他们认购的数额不比老师们少。”

“怪不得,怪不得,我明白了!”

“不仅仅是我们实验中学,实验小学高彩萍老师刚刚走,她早就和很多实验小学的老师说好了,她们也准备中午去认购股票呢!”

“欢迎欢迎!郭校长,谢谢您。”

“用不着客气,谁投资谁收益,我们都看好三水城市银行,你不能让我们失望哦!”

“我信心百倍!”

“哈哈……,这就对了!”

宋解放和放下电话的李俊相视而笑,他俩当然知道肯定是黄瀚利用影响力把老师、同学发动起来了。

监管领导们不明就里,一个个瞪大眼睛,什么?学生、老师高达几百人中午特意来入股?

这有可能吗?老师一个个都是精打细算的,要他们出钱都跟与虎谋皮差不离了。

学生?学生哪来的钱啊?这三水市太奇怪了。

结果让三个监管领导大跌眼镜。

因为实验中学、实验小学来了三百多老师一百多高中生,平均每人入股两千三千块,股金一百四十多万到手。

陆瑶、王慧玲、刘晓莉等等都去了,黄瀚团队一百多人几乎一个不缺。

学习小组的同学们都把自己的积蓄和“家园集团”的分红拿了出来,只不过有点少,因为他们以前的存款都入股“家园集团”了。

黄瀚干脆都给他们拿了一个整数。

一人一万块算不得什么,黄瀚根本不要他们打借条,然他们都是规矩人,你的、我的分得清,都留下了借据。

黄瀚是真心希望相处了足六年的同学亲如一家,希望他们永远别为钱发愁,故而刻意带上他们参股。

年轻人而且是实验中学的准大学生,心高气傲那是必须有。

黄瀚直接送钱不会有谁接受,只能采取借给他们钱的办法。

即便如此还有可能借不了。

因此黄瀚事先跟成文阁和钱爱国说好了,只要黄瀚提出借钱给学习小组的同学参股,他俩都要立刻表态支持,当场拿钱。

哼哈二将家里有钱,入股一万块不是个事儿,但是他俩无条件服从黄瀚。

听黄瀚说入股“三水城市银行”,以后的收益不亚于“家园集团”,想让学习小组的每一位同学都能享受投资红利后,俩人都很高兴。

年轻的馊子9 第二章

文学

第2534章

管家如实回答道:“老爷,视频的影响力还在不断扩大,现在已经从国内,逐步扩散到了海外,整个舆论的局面,对咱们苏家是极其不利。”

“除此之外,杜

文学

家的杜振华已经打了不下10个电话了,我没敢接”

“燕京的几位领导也让人打电话过来质问,对这件事情非常震怒,要求苏家必须给出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我借口说您身体抱恙,暂时拖了一下,不过他们让我们24小时之内,必须给一个明确说法”

苏成峰不禁叹了口气,咬牙道:“短视频平台在叶家的手里,我想搞这个公关是不可能了,至于杜家,我们也不用管他,杜振华想怎么样都随他,反正我是不会见他的,大不了这辈子都不见他。”

管家急忙问道:“老爷,那领导那边”

苏成峰叹了口气:“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那个刘战,竟然捆着爆炸物去挟持人质,这种事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现在全部曝光出去,所有的锅都得我来背”

说着,苏成峰冷静下来,开口道:“你代我跟领导们反馈一下,就说我人在国外养病,等身体稍微有些好转之后,就立刻去向他们负荆请罪!”

“好的老爷”

苏成峰揉了揉太阳穴,有些颓然无力的开口问道:“对了,苏杭这边综合实力最强的家族是哪一个?”

管家认真道:“实力最强的应该是吴家,不过吴家前段时间出了不少事,实力折损近半,本来他们是江南第一家族,现在已经排不进前三名了。”

苏成峰点了点头,道:“苏家这几年的视线一直放在海外市场,并没有对国内市场进行深耕,现在是时候,赶紧重新把国内的市场以及人脉资源抓起来了,而且我可能要长时间待在苏杭,还是跟当地的大家族熟络熟络会比较方便,最好是能把这个吴家收为己用,那就更好了。”

年轻的馊子9 第三章

“那师兄,你打算怎么办?”女子沉道。

“我觉得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较好,你们先稍等,我跟柳师妹聊聊。”

男子说罢,直接转过了身:“柳师妹!我问你,你李师姐的南中针是不是被你拿了?”

“什么南中针?师兄,我不知道啊。”柳如诗呆呆道。

“不知道?还装蒜?”

那女子直接冲了过去,一把从柳如诗的口袋里掏。

随后一个巴掌大小的针袋被取出。

女子将针袋摊开,里面赫然是一根根闪亮的银针。

“是南中针!”

“这是李桃师姐的南中针!”

“人赃并获了!”

“你还有什么可抵赖的?”

众人气愤无比,纷纷叫骂。

柳如诗整个人都傻了。

“我没有,你们莫要冤枉我!”她接连而呼。

但很快便明白了一切。

这些人摆明是在陷害她。

柳如诗知道自己现在怎样辩解都没有,只能深吸了两口气,稳住心神道:“师兄师姐,你们想怎样?”

“怎样?当然是把你带去见尊长!由尊长处置你啊!”那李桃师姐怒道。

“李师妹,别这样,只是小事一件!犯不着惊动尊长!”

男子忙是呼道,随后将柳如诗拉到一旁,低声道:“柳师妹,你有什么好东西,就拿出一些来平息此事吧,不然真的闹到尊长那去,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闹了半天,你们是在敲诈我?”柳如诗暗暗咬牙道。